第八章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差错

(十拿九稳的,一拿三稳的差不,不完全靠,情有九九希望,有希望一,在零点一或零点零一差错,变什不功。)

班登是树中滚的,蜷缩著身子,一才慢慢身子伸直,在月色面色异极。

三人不声,不但死逃生,且,沮丧极,有遭了被人欺骗的感觉。

局长首先打破沉默,语声中带著哭育:“……生了什?”

齐白手中的强力电筒,向树洞中照了一照,光芒照耀,水光漾,他:“我极快的方法,造了一口深井。”

局长声音中的哭音更浓:“……什玩笑?什方了差错?”

齐白显有同的疑问,他不知什方了差错,所他立向班登望,班登摇头:“我不知了什差错。”

齐白此际,中极乱,像,水突涌的情形,他曾遇一次,刚才的情形,圆管的面,不是江,就是河,不就是一湖,不水怎涌此急?

忽间,圆管变了一口井,那怎办呢?是不是藏宝在水底?需配备,潜水工具,潜水底,才现宝藏?有,但是又。

因一切,是在一百年前布置的,在一百年前,哪有什潜水设备,像的一口深井,估计水深在五十公尺左右,绝不有什人有本领潜,别说在潜,慢慢现藏宝了。

齐白的中疑惑极,,他的疑的矛头,准了班登,一点,他已绝不在神情加掩饰,他冷冷:“或许,差错是在我太信任别人。”

他说话,是盯著班登的。

班登坐直了身子,神情十分恼怒。

在候,应该说一说怪医生,是何齐白盗墓专走在一的经了,整怪异的故,很有点关系。

齐白的行踪飘忽是名的,且他古墓的眷恋,愈愈甚,他提“我在法国南部有一处住所”际,请千万别误他在维拉海滩边有一所别墅,那十次八九是法兰克王国期的一座古墓,他在进入,就据已有了。

所,找齐白,是十分困难的。

班登从立齐白面,真的他见面,其间隔了足足两年。两年的寻找程,沉闷无趣,不值一记,值一记的是班登找齐白的原因。

班登齐白面的原因,不必特记述,他见面的经情形,他相见的话,就完全明白。

在经了长期的找寻,利了关系,通了方法,班登医生终见了伟的盗墓专齐白,点是在瑞士一不知名的湖边,间是黄昏分。夕阳西,湖面闪一片耀目的霞光,齐白懒洋洋,连不班登,顾一块一块面包,抛向湖面的空,引各水鸟,争相飞扑。

班登了齐白气派,再加了见他,确化了不少血,所倒不敢怠慢,战战兢兢,口十分客气:“听说阁一切古墓……有兴趣?”

齐白是“嗯”了一声,不置否。

班登又:“果不是古墓,是……是……嗯,是……”

他连说了三“是”,并说文。他每说一次“是”,齐白就抛了一面包,三次,齐白又抓了一面包在手,他的神情姿势,像是面包向著班登劈头劈脑掉一。

班登忙手臂护头,急叫了:“真是十分难形容——一处所在,必须通秘密的通,才达,那应该叫什?”

班登一叫,居平息了齐白的怒火——是齐白生的所在兴趣浓厚极的缘故。

他总算向班登医生望了一眼,由班登医生的外形不讨人厌,且气度轩昂。

齐白顺手抛了手中的面包,拍了拍手,班登握了一手:“那那所在是什的定,果其中有尸体,那是一座秘密的墓,果不是──”

班登:“一传说中的巨宝藏有关。”

齐白皱了皱眉,伸了一懒腰,不算是有礼貌的方式,表示了他谈话题材的厌倦。

班登不等他提抗议,急急:“藏宝中国近代史的一兴快、覆亡快的造反行动有关。”

齐白常夸,一盗墓专,绝不简单,不但有工程。建筑、数的卓越知识,有历史的丰富知识,他中外历史,纯熟的程度、就决不在历史。

他一听班登那说,就反问:“太平国?你是说他?”

班登点了点头,齐白“呵呵”笑了:“你是欧洲人?一定是你的祖先,曾在那期中国清帝国,不但弄了一些中国古董回,弄了一藏宝传说回,是不是?是你忽在满是积尘的阁楼中现了你祖先的日记,记载著一藏宝的传说?”

齐白的毫不留情讥讽,真叫人脸红耳赤,无容。是班登十分沉住气:“你料中了一半,在确是,我祖父的一堂兄,在那动乱的代,在中国,参与了许,今我找你,就是了了他留的一份资料。”

齐白又声打了一呵欠:“太平国的藏宝传说,我随便提供三千六百。”

班登的声音很镇定:“全是在王府中?”

齐白怔了一怔,直视著班登:“王府中藏宝的传说,有一,据说珍宝数量,达了惊人步,但从太平国失败,不知有少人搜寻,一无所,有是虚传。”

班登的声音沉缓有力:“那是因藏宝处实在太隐秘的缘故,我的资料是──”

齐白一挥手:“给我原始资料,我不听覆述。”

班登点头:“,是资料不在身边,我投宿的酒店,是你的别墅?”

齐白了,指著湖边不远处,一幢,全叫“爬山虎”遮满了的屋子:“你立刻就,我在那屋子等你。”

班登十分愉快,告辞,他一次见面,说十分融洽。二次见面,班登提供的“原始资料”,包括他叔祖的日记、一张平面图若干别的图片。

平面图画十分潦草,是一摊,齐白就“啊”一声:“令祖是王府的,毫无疑问,,是外城太阳城,一排圆点代表旗杆,是牌楼,钟鼓楼,文殿,马坊,御河,朝房。再是内城,金龙城,金龙殿,穿堂二殿,三殿,一连七八进内宫……”

齐白数珍那指著那画十分潦草的草图一口气说,班登呆望著他,不必说话,神情已表明他齐白佩服五体投了。

因他在了那批资料,曾悉研究,知草图画的是什,那些殿堂的名称,他记滚瓜烂熟的了。

今,听齐白顺口念,哪有不佩服理。齐白却是不意笑了笑:“凡是有类似传说的所在,有的话,我研究一,更实考察一,所记些。”

班登由衷:“你太了不了,我真是有找错人,你曾?有现?”

齐白:“有,我勘察的结果,认不应该从建筑物的内部著手,应该在建筑物外,花园找寻藏宝处的线索。”

班登张了口:“什?”

齐启摊著手:“一是我的直觉,二,年巨宅,本是清帝国的两江总督府的旧宅扩建的,怕玩不什花。你祖叔的资料怎说?”

班登忙拣一些图片文字:“不是很详细,但是提了花园一根又粗又长的圆铁管,算,那铁管足有五十公尺高,直径约是一公尺,秘密的入口处,是在那圆管的底部。”

齐白一面著资料,一面摇头。

,他又闭眼睛一,摇头更甚:“整座建筑物中,并有的圆管。果有,是横放著的,不,必是整建筑群中最特的一点,决不叫人视不见。”

班登点头:“是,有,果是横放的,那,铁圆管就在任何方,例西花园水池中的那艘石舫……”

齐白“嗯”一声:“你实视察了?”

班登点头:“是,几次。我在获了些资料,认信,放弃了医生的业务,专攻中国语言太平平国的历史。”

齐白凝视了班登片刻:“真不容易。”

班登不无豪:“我医生,不是寂寂无名的医生,曾在瑞士的勒曼医院服务,你或许未曾听

(本章未完)

第七章 不久之前发生的一次怪异聚会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