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云泽狱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云泽狱

    蓝袍修士待得黑袍修士说完,接着道:“云泽狱是修士的流放之地,里面有许多犯了重罪的凝脉境修士,他们身上没有云牌,灵力和神识都受到最大限度的压制,如果你们遇上,可以不用和他们客气。”

    “云泽狱内还有好些穷凶极恶的三阶妖兽,如果运气不好正巧遇上,我劝你们第一时间捏碎云牌,不要妄自丢了性命。另外,进到云泽狱之后,你们的神识和灵力都将受到一定的限制,特别是一些传讯手段,在里面基本上不能使用。”

    “你们有半个月时间可以完成你们的任务,在云泽狱内不禁争斗,但是大比的目的只是考验你们的实力,不希望你们相互间出现死伤严重的事件。”

    “另外,姜祖对这关考核做了一些调整,还临时设定了一些陷阱,凡是超过三个人以上的联手组合,都将遭遇意想不到的惊喜……完成任务之后,可以捏碎云牌直接出来,祝你们好运!”

    说完,蓝袍修士与黑袍修士同时打出几手法诀,洞穴中间的白色光圈陡然散发出强烈的震动和光芒。

    耀眼的白光闪过,凌越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他晃着脑袋站稳身形,才发现他处在一处陌生的地方,四周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附近都是高大遮光的树木,暗沉沉的,空气中还流淌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凌越第一时间就放出了天翁妖鹤,“嘎唳……”,这么些天可把天翁妖鹤给憋坏了,才飞出来,它就迫不及待叫了一嗓子,冲着凌越表达它的不满。

    “行了,别叫了,我不也是没办法嘛……你先帮我警戒着点,这里是云泽狱,据说是流放之地,有点危险……我先查看一番这次的考核是什么题目?然后再看看云泽狱的地图和资料。”凌越丢了两个清魂术,安抚一番天翁妖鹤,说道。

    天翁妖鹤听得此地是云泽狱,斜着脑袋、扭着脖子看了凌越半响。

    这下它连脾气都没有了,云泽狱是著名的流放之地,天翁妖鹤有听说过,也不再闹腾,翅膀一震,把它身为三阶妖兽的气势给放了出来,在空中几个跳跃,用它那锋利如法宝的翅膀劈落无数的树枝,清出一条宽阔的通道,直接通往天空。

    凌越跟着天翁妖鹤飞到树林顶端,朝四处打量着。

    这云泽狱果然有些古怪,四处都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灰蒙蒙雾气,凌越能明显感觉到他的灵力与神识都受到了压制,大约压制到了凝脉境高阶的地步。

    凌越见天翁妖鹤在空中烦躁地飞来跳去,知道它也被压制得厉害,魂识扫过,更远处的灰雾之中却也瞧得一清二楚,还好,魂力与魂识受到的影响不是很大,还是保持着丹魂境初阶的修为。

    神识在云牌上扫过,凌越一愣,这考核的题目也太刁难了点。

    寻找到三阶妖兽的老巢,获取一颗三阶妖兽卵,加六十分值;获取到不同的三阶妖兽卵两颗,加八十分值;获取到不同的三阶妖兽卵三颗,加一百分值。

    这么变态的考核题目,有几个参试弟子能完成呢?

    凌越腹诽不已,三阶妖兽的老巢有多危险?只怕连凝丹修士也不敢轻易探查,何况还是去偷取三阶妖兽卵,这不是找死吗?

    三阶妖兽卵在没有孵化之前,妖兽大都是成双成对的,把老巢看护得极紧,一旦发现有人偷盗妖兽卵,三阶妖兽还不与窃贼拼老命?!

    凌越摇了摇头,又拿出方舟给他的玉简查看起来,比起第一次给的玉简,里面的地图要详细了许多,但还是有许多的空白区域,或者简单标着“危险”二字,那是因为方舟他们几人也不清楚其中的风险。

    从地图可以看出,云泽狱呈不规则的四方形,东西长约二百多里,南北有三百三十里左右,最中间是马蹄形的云泽湖,方圆有五十余里,在地图上,用鲜艳的红色标记着大大的“危险”二字。

    云泽湖中间散落着几个小岛,其中两个写了名称,分别是百花岛和留雾岛,都不是很大,约三五里的小岛。

    凌越对照着地图辨认了好一阵,又飞出一段距离,才认出他所在的地方是千奇狱林,离着云泽湖边缘只有三十余里,千奇狱林的狱林山标识着有三阶妖禽出没,也属于是极度危险之地。

    狱林山?凌越的目光很感兴趣地朝右前方看去。

    以他目前两关一百九十分值的成绩,只要再获取到一颗三阶妖兽卵,他的总分值将无人能够超越,御兽师大比的第一名,似乎离他不是很远了。

    只考虑了片刻,凌越就给天翁妖鹤指明了方向,乘着天翁妖鹤朝右前飞去。

    下方的密林里面,有很多潜伏的妖禽妖兽气息,因为惧怕天翁妖鹤的威压,它们不敢妄动,凌越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麻烦,一路不停地朝着狱林山而去。

    在云泽狱边缘的一片戈壁地,萧济晟一脸狰狞地踢着地上的三具破烂尸体,口中骂骂咧咧:“就凭你们几个废物流放罪犯,还敢打劫小爷,我呸,不知死活的东西,连把完整法器都没有的穷酸倒霉蛋……地裂妖鼠,把他们都吃了。”

    碎石地上蹲坐着一头灰黑色的巨鼠,豁然也是三阶妖兽,它听了萧济晟的吩咐,纵身一跃,几口下去,就把地上的尸体吞拾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斑斑的血迹。

    萧济晟气顺之后,才神识探入云牌查看考核的题目。

    片刻,萧济晟跳脚大骂:“该死的姜老鬼,怎么不去死呢?把最后一关的题目改成这样,叫小爷到云泽湖猎取三阶扁目妖鱼的鱼眼……三阶扁目鱼,小爷还想多活几天呢……该死的姜老鬼,小爷与你有仇啊,非得为难小爷……”

    云泽狱是作为监狱般的存在,空中布满了禁制阵法,即是灵婴老祖,除了几处特定的地方,也不可能探测到云泽狱所有的位置,否则,借萧济晟几个胆子,他也不敢乱骂姜恕和。

    狂骂了好大一阵,萧济晟最后无奈地掏出两张银色的符箓,灌入了灵力之后,他朝空中一抛。

    那符箓“噼啪”一声爆响,陡然化作两道银光,在空中一个盘旋之后,分别朝两个方向飞去。

    萧济晟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老祖给的传讯符箓能使用,可以通知另外两个帮手与他就近汇合,让萧济晟多了几分信心。

    “凌越啊凌越,你给小爷等着,等小爷布置好了之后,云泽狱将是你小子的葬身之地!”萧济晟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狞笑道。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