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五百二十章 袁绍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百二十章 袁绍

    “哈哈~好一个飞将吕布,吾没做到的汝做到了,吾没敢想过的汝也做到了,当真是吾曹孟德知己也!”

    哈哈~曹操大笑着更是恨不得拍自己的大腿,兴奋的摇着头看着担忧的儿子,却是笑声道:“你啊你,是不是担忧为父惧怕了那吕布,甚至恐战!”

    “哈哈~那吕布乃当世豪杰也,就凭深入草原千里马踏鲜卑王庭之事,吾曹孟德心服口服,天下诸侯混战,不过是自家人争夺咱们汉人之物,就算败!为父也要败的坦荡荡!”

    曹操豪迈的大笑,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枭雄独有的气质,令人着迷。

    看着自己父亲那豪迈的神色,曹昂更是透着一股崇拜之色,双手一抱拳大喝道:“儿以父亲为荣,愿跟随父亲与战场上见识那武王吕布的风采!”

    好~好~好~

    看着自己的儿子,曹操连说三个好字,脸上充满了骄傲望着河北的方向,仿佛是在说,吾的儿子也不逊,不比你家儿子差吧。

    寿春的袁术,双手捧着一柄宝剑,眼眸仔细的盯着剑刃不管观看,一旁的下人跪在地面上低着头,而他们手中则捧着几柄断裂的刀剑。

    端详了许久后,袁术轻叹一声将宝剑归入剑鞘,眼中透着一股凝重与庆幸。

    挥手令下人退去后,袁术才喃喃自语道:“河北工匠已能铸造出如此神兵,怪不得吕布越战越强啊。”

    出身高贵的袁术从小刻苦练习过剑术,对于宝剑和普通剑更是清楚的知道差距。

    孙策快马加鞭送来了几柄兵器,还有两身铠甲,无一例外皆超出了他治下的工艺水平。

    尤其是同等重量下大军用的兵刃,砍断他亲卫兵掌中宝剑三柄,剑刃上只有几个豁口,由此可见质量。

    “传令,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吕布肯出售,令伯符统统照单全收!”

    诺!

    而蜀中,刘备从汉中带领兵马三万五千之众入蜀,助同为汉室宗亲的刘璋平定南蛮叛乱。

    可惜刘璋却不知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

    刘备自入蜀后在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下,还有大将关羽、张飞、罗成、马超的协助连战连胜。

    马超乃张鲁将领,自李世民领兵平定西凉后,马超便携带家小逃到了汉中投靠了张鲁。

    而后张鲁身死后,又被刘备发现乃是一等一的猛将,便拉拢用之,在阳平关下更是与麾下关、张、罗成三人一起大战李元霸出名。

    宛城!

    床榻上的袁绍脸色惨白,不断的低声咳嗽,发白的嘴唇更是露出了点点殷红,这一幕令下方的文武心腹齐齐一惊。

    “主公!”

    看着担忧他的诸将,袁绍苦笑一声摆手叹气道:“时不待吾,可惜明白的太迟了。”

    “主公你不会有事的!”

    武将中颜良与文臣热泪盈眶,这个这个面容枯瘦的袁绍,曾经的袁绍是何等意气风发,而如今!

    “汝等皆乃吾之心腹,绍恐怕成不了多久了。”

    仿佛在说别人般,袁绍扯着一股笑容,指着颜良、文丑二人轻声道:“汝二人领城内兵马,镇守宛城,不可令小人得逞。”

    诺!

    仿佛在安排后事般,袁绍看到了一侧那个单膝跪地面容刚毅的麹义,深深的望了眼后,最后叹气道:“汝等本事绍皆知,待吾走后,汝等便各奔自己的前程。”

    主公!

    文武诸将齐齐痛苦的哭喊,仿佛不想让袁绍在说下去了。

    而袁绍却是苦笑一声,“寿春袁术,恐怕也撑不了多久,北地吕布大势已成,长安之地李唐一脉有函谷关在手,可割据一方,江东刘辩已拿下了荆州,大势已成,下一个目标不是蜀中便是吾袁氏一族。”

    “吾走后,北方的武王吕布,关西的李唐,皆可投之!”

    说了这么多,唯独没有说刘辩此人,众人更是心知肚明,别说袁绍不说,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投靠,他们几乎都是来自世家之人,投靠刘辩然后再灭自己家族吗?当然也有一些寒门是可以投靠的。

    咳咳~

    一阵低咳后,看着掌中毛巾上那刺眼的殷红,袁绍露出了一股轻松的笑容,环视众人一眼,最后深深的看了眼麹义后,叹气道:“汉中刘备此人必不甘屈居人下,如今刘璋竟然邀请此人去南蛮平叛。”

    “恐怕当南蛮平定后,刘备此人已尽收蜀中兵将之心,到时蜀中花落谁家未知,若有意者趁此人未发家之迹投之日后必受重用。”

    呜呜~

    一个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不由的热泪盈眶,低声痛哭起来,看的袁绍打趣一笑,“吾还未走呢,此时哭未必过早了吧,呵呵~”

    主公!

    不得不说袁绍的个人魅力,但也证明了此时他的无奈,若有一块稳定的地盘,他必定会让子嗣接手。

    可如今宛城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敢接!谁敢接刘辩大军下一个目标不管是打那,都会先拿宛城开刀。

    疲倦的袁绍昏昏沉沉的模样,令众人痛苦的走出了屋子,就在文丑想要拉着颜良走时,颜良悲戚的轻声道:“汝等先走吧,吾想多陪会主公。”

    “吾下去整备兵马!”文丑回应一个坚定的神情便转身离去。

    寂静昏暗的屋内,众人都尽皆散去,只有独眼的颜良孤零零的跪立在床榻下。

    本已经昏昏沉沉的袁绍此时却缓缓睁开了双眸,此时眼中哪还有刚才疲惫的神态。

    颜良看到后却冷静的左右看下了,双手一抱拳,小声道:“主公,如今左右都已退去!”

    袁绍欣慰的点点头,叹气道:“如今吾危在旦夕,不得不防。”

    “末将愿效死力!”

    “待吾身故后,汝与文丑立刻率领全城兵马投奔吾弟袁术,到时必重用将军也。”

    颜良坚定的点着头,可双眸中却充满了痛苦与悲戚。

    脸色惨白的袁绍虚弱的一笑,“吾之子嗣,告诉他们,吕布、李唐、蜀中、江东任选一地,切记不得断绝了袁氏传承!”

    诺!

    “小心麹义!”

    待交代完一切颜良退去出后,袁绍虚弱的躺在床榻上,眼神空洞的望着昏暗的房屋。

    争了一辈子!呕心沥血得到的地盘,招揽的文武诸将,没想到到头来却要给他人做嫁衣。

    想到这里时昏暗光线下,躺在床榻上的袁绍眼角不由的流出了两行泪水。

    到头来一场空!什么都没有,就连家!他都未能留下一份基业给后代。

    袁谭、袁熙、袁尚并不差,可惜生错了时代,他们只能任选一地保存袁氏的传承。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