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九的妖界 > 第16章 疙瘩刀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16章 疙瘩刀

    仅做了一天的禁军教头,风微兰已觉得这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

    训练时严谨有序,闲暇时欢乐活跃。

    皇帝身前有这样一支队伍,真是他的福气。

    头领对他们三人礼遇有佳,甚至在用饭时,特意吩咐厨子给他们开了小灶。

    可是,风微兰和寒九,似乎更喜欢和兵士们一同用饭,好像能吃得更香一些。

    一天的时光,很快就晃了过去。

    月色下,头领拎着两坛酒,踏入寒九的院子。

    寒九没有拒客,于是,两只陶碗,满屋酒香。

    “小兄弟有如此害的身手,却在我这里做教头,实在受委屈了。”

    头领敬酒,说得很谦卑,却招来寒九冷笑:“你若怀疑我,又何必请我?你若请了我,又何必怀疑我?”

    这种答案,让头领连酒都饮不下去,他皱眉叹气:“我并不懂你的意思。”

    寒九起身,一脚踏碎木椅,顿时木屑飞溅。

    随后,四面八方突然闪出几十个身影,人人腰中佩刀,手里架着硬弓冷箭。

    每支箭头都对准了寒九,这是让他无所遁逃的阵势。

    寒九视眼前危险如无物,紧盯头领冷笑:“现在,你该懂我的意思了。”

    饮尽碗中酒,头领挥挥手,遣退了埋伏,再斟满一碗酒敬寒九:“我若不摸清你的底细,怎敢任你留在皇帝身旁?”

    “我的底细,你永远也摸不清。”寒九平端酒碗,掌间运足功法,冷酒立即温烫。

    露过这一手,徐徐饮温酒,寒九反问:“我若有心杀皇帝,禁军挡得住我吗?”

    头领低下头,饮一口愁酒,长叹一口气:“如果你不说清来意,总让我放不下戒备。”

    “看来,我不死,你寝食难安。”

    “除非,你有十足的理由。”

    寒九饮尽碗中酒,笑了:“我给你一个十足的理由。”

    酒浆香浓时,寒九先问了头领一个问题:“听说,吐蕃国公主要嫁过来,但中原必须有人能连败四勇,再打赢她,才有资格趣她,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比武和亲这件事,京城内外早已轰动,头领也无需隐瞒,他听寒九这样问,紧锁眉头:“所以,你给我的理由是,你要参加比武和亲?”

    “我想做官,但必须做大官。”寒九笑看头领:“我早对你说过,我不是你的兵,是你的客。”

    头领是聪明人,他瞬间懂了,如果寒九受了禁军教头的官衔,就没有资格参加比武和亲,所以他拒绝。

    如果寒九能赢下这场比武和亲,他就是吐蕃国的驸马,也是朝廷的英雄。

    凭他一身本事,如果志在仕途,至少能混个阵前先锋官。

    但做一国之驸马,朝廷之英雄,要比阵前先锋官大了不知道多少个品阶。

    原来寒九眼中并非没有名利,只是他的野心更大。

    头领不怕寒九的野心大,只怕他心意不明。

    此刻,他讲明心意,头领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他展开眉头,与寒九碰了酒碗,终于有了笑容:“以你的身手而言,连败吐蕃四勇,并不在话下,但你现在是一介庶民,哪有资格比武和亲?”

    “帮我弄一个资格。”寒九挑破话头,与头领对笑:“这是我训练你禁军的酬劳,也是你我以后在官场上联盟的凭据。”

    朝内分派,结党同盟,这是自古以来的铁律。

    头领饮酒时,心里盘算着,若我真能助寒九一战通天,日后官场上,能与他互相照应,也未尝不是好事。

    只用了一碗酒的功夫,头领已经拿定主意,他再次锁紧眉头:“比武和亲的名单已定,若要让皇上修改名单,实在难办。”

    “这件事若是不难办,我又怎么会来你禁军?”寒九对头领一笑,说得风轻云淡:“先让皇帝封我个将军头衔,再把我加进名单里,你做得到。”

    好大的口气,谁能做皇帝的主?

    头领苦笑,刚要张嘴说拒绝时,寒九突然出手,拔出头领的佩刀。

    单手抓住刀身,灵巧的翻了几转手腕,一柄上好精钢打造的官刀,居然被他系了几个疙瘩。

    寒九将疙瘩刀递给头领,唇角冷笑:“如果你办不成这件事,就将这把刀给皇帝看,你告诉皇帝,别人也许会输,而我不会输,让我比武和亲,中原必定丢不了面子。”

    头领接过刀,仔细看着几个疙瘩,背后冒出冷汗。

    寒九没有说错,他绝不会输,他的手劲,已经超脱了武艺内力,简直是神怪之功。

    同一片月光下,寒九的屋里有酒浓,年华的院子里有熏香。

    与之前的夜晚相同,年华换了紧身劲衣,正在习武练剑。

    丫鬟们眼中泛着朵朵桃花, 看着年华挥洒汗水。

    每当年华挽起剑花时,就会响起莺莺燕燕的叫好声。

    此刻,年华腾跃身躯,在半空中舞出一片剑影,比月色还要夺目。

    他落下时,没有片叶寸草沾身,潇洒的身姿,惹得丫鬟们一阵尖叫。

    尖叫声中夹杂着一阵掌声,有人爽朗的笑,向年华走来:“这套剑法如果用在卖艺摊子里,能为你赚来不少赏钱,但如果用在比武场上,你早就是个死人了。”

    能说这种讨厌话的人,也只有半月先生了。

    他走近年华时,随口又挑着年华剑法的毛病:“华而不实,艳而不俏,浓而不香,稠而不厚。”

    年华等半月先生走到面前,笑了:“先生是在说我的茶道,还是在说我的剑法?”

    “两者皆是。”半月先生说话直来直往,从不知道给年华留面子:“茶道与剑法,你都是只知其形而不知其味,糟蹋了好茶,也糟蹋了好剑。”

    “听先生讲话,总是能让我茅塞顿开。”年华轻轻擦汗,依然彬彬有礼:“若能得先生指导,方能此生无憾。”

    “我今天有点犯懒,不想指导你。”半月先生拒绝时,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对年华歪嘴一笑:“不过,我实在看不下去你糟蹋剑法,所以给你一点教训还是可以的。”

    年华疑惑:“难道先生要以手中的树枝,对我手中的宝剑?”

    半夜先生一声冷笑:“你小心点,别让我抽瞎了你的眼。”

    随后,树枝势如破竹,刺向年华的咽喉。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