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难逢一笑

薄阴下的钓鱼城秀削天然,自有一番美景——远处有大河东注,汪洋滂沛,一泻千里;近处有鱼山诸峰,抑扬起伏,层见叠出;脚下则有壁立千仞,翠插天半,山岚烟波,溟蒙浩渺。振衣临渊,倚栏而望,一时脑中空空荡荡起来。这几天所发生的各种变故,因之而带来的各种烦忧,瞬间被强行从脑海中抽走,眼前只有这旖旎风景,如画江山。

江水浸云影,鸿雁欲南飞。携壶结客,何处空翠渺烟霏。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风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

酬佳节,须酩酊,莫相违。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晖。无尽今来古往,多少春花秋月,那更有危机。与问牛山客,何必独沾衣。

——朱熹《水调歌头》

张万等兵士见主帅当众受辱,各自大急。张万叫道:“张将军!”

张珏道:“你们退下。”

王立忙道:“出去,不相干人都出去。”张如意道:“哥……”

张珏知道妹妹性情刚烈,她在这里,多半要出事,忙使了个眼色。

王立会意,道:“如意,你先出去。出去!都出去!一个也不准留下!”

强拉张如意退出药师殿,又亲自掩上大门,命兵士守住大门,不放人进去。

若冰却是施然走了过来。一名黑衣侍从上前挡住她,喝道:“还不滚出去,找死吗?”若冰冷冷道:“尊师身患绝症,将不久于人世,怎么火气还如此之大?”

吴知古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若冰道:“我是医师,一看尊师脸色,便知你已病入膏肓。”

吴知古细细打量对方,见其人艳若桃李,其态却冷若冰霜,眉目凛然有不可侵犯之色,这才恍然大悟道:“啊,你就是那个大理女医师,我听过你的名字,你叫若冰,对不对?”命侍从让开,走到若冰面前,道:

“若冰娘子既能一眼看出贫道病情,想来医术十分高明。”若冰道:“我的医术出自大理无为寺。”吴知古道:“那是大理皇家寺院,贫道久闻大名。贫道听说无为寺多藏奇药奇术,常有起死回生之能,不知贫道这病……”

若冰道:“如果我说我有法子救你,尊师要如何报答我?”一旁侍从道:“娘子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家主人办不到的事,天下还真不多。”

若冰道:“那么我想先问一句,张将军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尊师?”一名侍从道:“我家主人正为亡父作法招魂,到紧要处被张珏打断,导致前功尽弃,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冰道:“原来如此。法事还可以再做,但人若是性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等身后人来为自己做法事了。”

吴知古也是个聪慧之人,低声问道:“若冰娘子是想要贫道放过张珏吗?”若冰道:“他不过是个武夫,尊师跟他计较,只会坏了修为。”

吴知古身患奇疾,宋理宗为她遍请名医,也没有任何起色。她因只剩下几个月寿命,便决意利用有限的时间去实现母亲的最后遗愿,亲来护国寺为亡父超度。虽然她早已绝望,亦不大相信若冰能比临安御医还要厉害,能治好她的病,但人在绝处逢生之时,希望便会滋滋冒生出来,比豆子发芽还快,压过一切。既是有一线生机,她当然不能放弃,便慨然应道:“好,一如娘子所愿。”转头喝道:“张珏起来!今日瞧在若冰娘子份上饶了你,可别让贫道再看见你。滚,滚出去!”

张珏站起身来,捡了自己兵刃,看了若冰一眼,默默走了出去。

张如意等人正焦急地等在门前。张如意见兄长开门出来,忙上前问道:“哥你没事吧?”张珏道:“没事。”

张如意道:“那恶妇人是谁?”张珏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如意,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又叫道:“好了,大家都去办事。张万,可有搜到人?”张万道:“没有,全寺都翻过一遍了,既没有发现小敏,也没有大难。”

王立忙将张珏拉到一旁,低声道:“吴知古可是连宰相都惹不起的人!张将军明明知道了她的身份,为何还要如此鲁莽行事?”张珏道:“我只是在尽我自己的职责。护国寺粮窖成了蒙古人的藏身之处,不把奸细找出来,吴知古自己也不见得会安全。”王立道:“话虽如此,可张将军几次三番干扰了法事,据说这是吴知古最后的心愿。你派这么多人在寺里走来走去,她看见了只会更加生气,认为你有意如此。张将军即使不顾及自己安危,也该为余相公想一想。”

张珏道:“那王将军想要我怎样?”王立正色道:“张将军若信得过我,不妨将搜捕奸细一事交给我王立。我会以保护尊师为名,仔细搜查护国寺。而且你将人撤出去,奸细反而会放松警惕,露出马脚,更容易被发现。”张珏微一沉吟道:“好,多谢。”

出来护国寺时,张珏想起李庭玉说的“一个伪装成道士的叛贼之女,就能将你们大宋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你是合州副帅,连找她当面对质的勇气都没有”,忽觉怅惘起来。

张万道:“将军昨晚一夜未睡,要不要回营歇息?”张珏摇摇头,道:

“不过我确实有些饿了,先去琴泉茶肆坐坐。”见张万欲言又止,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身为军人,吞吞吐吐成什么样子。”

张万道:“那个……那个小敏,她受了伤,根本没有能力自己从悬崖垂吊下去。如果按照张将军的说法,她是被歹人强行掳走的,那么至少需要两个歹人,一个人先下到洞里,一个人在悬崖上守着,还需要借助绳索,才能将她弄进洞里去。”张珏道:“不错,歹人担心她反抗挣扎,一定在她腰间绑了绳索。”

张万道:“绳索的另一端,应该系在树上,上面的歹人手握余绳,一点点将小敏放下去。下面的歹人接了她,将她拖进洞里,解开绳子……”

张珏蓦然得到提示,道:“我到达悬崖边时,没有发现绳子!”

在当时的情况下,逃生保命为第一本能,歹人不大可能先去解开环在树上的绳索,只攀援藤蔓而下。多一根绳子,就多了一份生命的重要保障。要知道,脚下可是万丈深渊。

张珏忙道:“你考虑得极对。既然没有绳子,歹人应该也不是走这条通道逃走。”

张万道:“可如果不是走这里,又是从哪里逃走的呢?会不会是歹人带小敏翻墙去了药师殿?”张珏道:“这不可能。青天白日的,药师殿里有那么多人。况且自从出过命案后,我在药师殿加派了守卫,昼夜有人巡逻。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歹人才会那么做。”

张万挠挠头,道:“那就只能是上天,或是入地了。”又狐疑问道:“张将军,你家下面该不会有地洞、地窖什么的吧?”张珏又好气又好笑,道:

“没有,决计没有。”

一行人来到琴泉茶肆,正好在茶肆门前遇到白秀才。白秀才道:“张将军,我正要去找你,劳烦借一步说话。”引着张珏进来自己家中,掩好房门,才道:“我刚从城外回来,听如意说你不知如何得罪了那女道士吴知古,她拿出官家御赐之物,想要杀你。”

张珏刚经过茶肆时不见妹妹,问道:“如意人呢?”白秀才道:“她刚说有事,要出去一趟。”又道:“我找张将军来,是想说,吴知古当真是个祸害,留她不得,我替张将军做了此妇如何?但我一个人力不能及,还需要张将军从旁协助。”

张珏大吃一惊,骇然望着白秀才,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白秀才却极是冷静,道:“张将军不必如此吃惊,我是朝廷暗探,做事本就只求目的,不问手段。我反复盘算过,吴知古必是吴曦之女无疑,她入宫目的不得而知,但她留在世上,必是大宋心腹大患。她今日敢以御赐之物杀了张将军,明天便敢杀了余相公。此妇非除不可!”顿了顿,又问道:“对了,张将军刚才是如何脱险的?”张珏大致说了若冰出面之事。

白秀才道:“既然吴知古身患绝症,那是老天爷要收她。张将军在若冰娘子心中地位非同寻常,何不婉转劝劝她,不必再为吴氏这种妇人劳神费力。”

张珏道:“这我可做不到。若冰娘子为了救我,才答应为吴知古治病。她是医师,本就是以悬壶济世为业,又对吴知古许诺在先,我如何能陷她于不信不义?”

白秀才想了想,道:“这倒也是。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张将军请吧。”不再理睬张珏,自行进里屋去了。

张珏开了门,一脚跨出门槛,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头,回头问道:

“白秀才,你今天什么时候离开的家?”白秀才应道:“早上去过护国寺后。不是我通知你快点去捉李庭玉的吗?”

张珏沉吟道:“那正巧是在响箭之前了。”白秀才道:“我听到响箭响时,刚刚走到茶肆门口。”

张珏叫道:“张万!”张万忙过来问道:“张将军有何吩咐?”

张珏道:“之前你说歹人带着小敏去了哪里?”张万道:“上天,或是入地啊。小的那是随口瞎说。

(本章未完)

第七章 沧波渺渺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