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最火热的夏天 第一章 长笛的来袭

「那,动与号相同的组别再一次。」

「是!」

精神抖擞回答。泷顾问细细的手指抓住指挥棒,轻快挥舞。众人吸气的声音透乐器音管巨回响。所有人全挤在狭窄的音乐教室,尽管已经了冷气,是感觉热不行。久子手背抹额头滑的汗水,凝视眼前的乐谱。狭的空间充满号华丽的音色。高音、低音,各式各的声音混在一,相互夹缠,融化在夏日暑气。

「抱歉,我接电话。」

合奏一半,泷丢句话中止演奏,手机拿耳边讲电话。隐约从黑色短的空隙,见皮肤的耳骨轮廓。

泷是今年才北宇治高中任教的音乐老师,拜爽朗的外表所赐,受女生莫支持,不泷社团活动的指导是非常斯巴达式的教育,管乐社员知他的,所不像其他生一他就真无邪的尖叫声。

久子抽低音号的管子,往放在脚边的水桶倒水。长间演奏,呼的气息了蒸气凝结水滴,蓄积在管子。

「B部门的绩公布了吧!」

坐在隔壁的明日香双眼微眯,红框眼镜的镜片沐浴在日光灯的光线,熠熠生辉。位姐身兼副社长及低音组组长,貌相标致,但不太。

「叶月不知怎了。」

「晓呢!」明日香说,轻声呼一口气,水手服的短袖底露两条白皙手臂,纤细手腕载着一皮制手表,秒针正马不停蹄在表面绕圈圈。

「不意思,让暂停合奏。」

概是讲完电话了,泷什不了的动将手机收进前的口袋。笠原静静举手,挂在脖子的低音萨克斯风顺着的动轻轻摇晃,虽是社长,但格十分软弱,其实不太适合站领导众人。本应该是明日香比较适合社长,但拒绝任,结果社长重担就落笠原头。

「老师,绩公布了吗?」

「嗯,刚才就是松本老师打电话。」泷的嘴角微微绽放笑意。他口中的松本老师是管乐社副顾问松本知惠,是久子的班导师,因平常的言行举止,生管叫军曹老师。

泷总是给人柔印象的双眸了音乐教室一圈。

「顺利拿金奖了。」

所有人不约同声欢呼,久子释重负呼一口气。

「呵呵,太了呢!」

明日香愉悦笑声,似乎很满意久子的反应,修长的指尖轻轻敲着的肩膀。

「回赞他一番才行。」

明日香温柔的眼神令久子顿倒抽了一口气,总觉己被黄毛丫头待,脖子面痒痒的。久子了掩饰脸的红晕,悄悄从明日香身移视线。

「是姐的赞,肯定更高兴的。」

「但愿此。」明日香仿佛穿一切笑着说。

低音号款乐器的知名度不高,它其实是装有活塞阀的降B调低音号,原本名粗管低音号(Euphonium),源希腊文的euphonos,意指「悦耳的声音」。低音号的声其名,特色在柔的音色中,带着非常具有深度的回响。久子很喜欢款低音乐器,甚至希望低音号是变更有名就了,但又暗认,不人知的低调,正是低音号的迷人处。

话说回,久子一次接触低音号是四年级。那明明是因崇拜吹长号的姐姐才加入铜管乐队,却莫名其妙分配低音号,初觉乐器又重又不眼,很是嫌弃,但连续吹奏几年,已变爱不释手。

久子翼翼擦拭布轻抚怀中了年纪的金色乐器。

「加藤叶月回了!」

伴随着神清气爽的台词,叶月的脸悄悄探进分组练习教室。同一间,原本抱着低音提琴的绿辉兴高采烈冲向。

「恭喜你,叶月!」

「咕!」

突被抱了满怀,叶月活像青蛙被压扁的怪声,两人相拥着一倒向教室板。子,显是绿辉太横冲直撞了。

叶月绿辉是久子的同班同,是一年三班的生。叶月在国中期是网球社的员,高中才加入管乐社,目前负责吹奏低音号。

川岛绿辉则是一名与众不同的少女,名字虽写绿辉,但念萨菲尔(Sapphire),很讨厌己的名字,其他人叫绿。绿辉毕业圣女中,在校负责演奏低音提琴,圣女是管乐的强校,因此的技术算是类拔萃。

「你两吧?」

二年级的梨子忧忡忡观察的状况,夏纪目瞪口呆站在面,畔流露一抹笑意。

「你现在是在演哪?」

「啊,夏纪姐回啦!」久子打招呼。

夏纪不意耸耸肩。

二年级的梨子与夏纪的格刚南辕北辙,格温吞的梨子负责低音号,具有攻击的夏纪久子一,负责演奏低音号。

原本面向乐谱的明日香站,轻拍夏纪肩膀。

「总,辛苦你了。」

「啊,谢谢姐。」

「话说回,不容易拿金奖,比赛完居我回校,老师真是太人了。」

「办法,谁叫泷老师从就比较不关B部门呢!」

夏纪嘴角浮现一抹嘲似的笑痕,往空椅子坐。B部门的指导主是由副顾问知惠负责。

久子偷偷瞥了挂在墙的钟一眼,已经了七点。窗外夜幕低垂,无云的空仿佛打翻了蓝色的颜料,迎面吹的风带着饱含蒸腾热度的空气,米白色窗帘惴惴不安迎风摇曳。

「京赛此总算告一段落了。」

梨子感慨万千喃喃语,伸手拉绿辉叶月。

「是啊!」久子声附。

全日本管乐赛场全国各管乐社员齐聚一堂的比赛,是国内规模最、历史最悠久的音乐盛。参赛团体必须在十二分钟的规定间内,演奏一首指定曲及一首选曲,由评审选金奖、银奖、铜奖的名次。在区预赛中,获选府县赛的代表,就参加分部预赛。是在各分部预赛中高分,获选代表,就参加全国决赛。

「真,我居打进关西赛。」夏纪撑着巴,感慨万千说。

「年的,真是难置信。一切是托泷老师的福。」

「……真的,我有同感。」梨子说。

坐在教室角落,始终一言不的卓点头附。二年级的卓是低音组唯一的男生,高头马的身材与他负责吹奏的低音号十分相称。身副组长的卓惜字金,与饶舌的明日香正相反。顺带一提,梨子与卓年始往了。

明日香抱着胳膊,点头表示赞同。

「老实说,我北宇治打进关西赛。」

「真是令人跌破眼镜。」

久子边点头附,边感觉己的脸颊正浮现笑意。关西赛,光听四字,内就不由主一阵悸动,脏仿佛紧紧揪住,喉咙深处一阵阵刺痛,期待与不安彼此纠缠,织坐立不安的情绪,占据了久子的膛。

京府立北宇治高中曾经是管乐强校,是关西赛的常胜军,甚至参加全国赛。是,从的顾问转调他校,管乐社的实力就始节节败退,近十年,不曾留任何辉煌战绩,直今年音乐老师泷校任教,才有色。担任管乐社顾问的他采取斯巴达式指导,虽受社员强烈反弹,但逐渐凝聚的向力。就在两前,北宇治高中八月六日的京府管乐赛,功抢通往关西赛的门票。

「关西赛,真令人期待呀!」

绿辉露一口白牙,咧嘴笑,欢喜摆动着从藏青色裙子底探的双脚。叶月边指尖搓弄绿辉乱翘的头,闷闷不乐噘嘴抗议。

「是关西赛又有人的份。」

「有什办法,谁叫B部门比府赛。」夏纪叶月的抗议有些傻眼,耸耸肩说。

「话是说错……」叶月一脸扫兴喃喃低语。

管乐比赛有编制比较的部门,就是所谓的A部门才举行全国赛。

(本章未完)

前言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