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第一滴血

繼被網民將殺上海公安人員兇手楊佳捧為「少俠」之後,最近又在網上看到有人為他的身份作定奪,稱:「楊佳不是刑事犯,是戰犯,他是戰俘,應享受國際公法對待戰俘的待遇。」

這一說法的理據是:楊佳發動的是一場一人戰爭,以一人軍隊,對付國家專政機器。公安機關是國家專政的重要組成部分,楊佳的行動,以一人對付公安,雖然雙方力量極度懸殊,但就性質而言,卻是一場新的中國內戰。當年中國共產黨將交戰的另一方都列為戰犯,所以楊佳是戰犯,其情節應和賀龍殺稅警一樣,是革命(內戰)的開始,云云。

理據實在很薄弱牽強,而就算為楊佳爭取到了戰犯的身份,又有甚麼用?戰犯就不能判死刑了嗎?

這種意見,反映的只是民間對楊佳的一種同情。

有一個論點,倒很中肯。它說,整件事,根本不應該發生。

起始,警察查楊佳,楊佳出示租車證明,警察就應該揮手放人。可是,由於楊佳「態度不好」,觸動了警察的神經,就開始顯威風,故意留難,不但扣留,而且「特別照顧」。警察很容易有一種自認高人一等的心態,認為被查的人,都應該恭敬溫順,不然就是冒犯。這種心態又畸形又可怕,可以釀出無數事故來。

史泰龍的電影《第一滴血》,那個警長就是抱著這種心態來對付藍保的,結果,藍保發動了一人戰爭來對抗。由此可知,這種欺侮老百姓表示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態,全世界警察都有,而在獨裁專制地區尤然。

有警察抱定老百姓好欺侮的宗旨,當然是這種想法的警察個人素質有問題,那是一種以強凌弱的行為。人類無恥行為之中,以強凌弱的排位在很前面。此所以楊佳以一人之力投入戰鬥,足以在老百姓心中,成了英雄。

這英雄,是警察行為造成的。

六、瞬間禍福目录+书签八、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