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錢塘蘇小小

文學形式中,有一種叫「筆記」,讀來最是有趣。筆記,是作者將所見所聞所思,記下來,隨意所至,不拘長短形式內容,文體自由活潑,所記事物雜感包羅萬象,中國文人最優為之,歷代所傳筆記文學,浩瀚如海,時至今日,沒有一個人可以盡一生之力看得遍,只好隨自己的興趣和緣分,看到哪裏是哪裏。很久之前,中華書局出過一套「歷代小說筆記選」,所選雖不到全部之萬一,但已十分可觀。筆記文字雖屬古文,但大都淺白而不晦澀,並不難明,應該是青少年的好讀物。

讀筆記,可以讀到許多古時人的言行舉止,這些言行舉止,今時有很多仍然存在,溫故而知新,頗饒奇趣。如袁枚的《隨園詩話》,就記一件好玩的事。袁枚先生言行出眾,很驚世駭俗。他說他刻了一顆閒章,印文是「錢塘蘇小是鄉親」,句出詩人韓翃。袁枚也是錢塘人,印文自然渾成。蘇小小是妓女,但袁夫子不以為嫌,和蘇小小認鄉親,可見其人之灑脫非凡。卻不料有一個大官(尚書)見了,嚴詞責備袁枚不該如此做,當然是認為文人不可和妓女攀鄉親。這位尚書先生,和今日的道德塔利班堪稱旗鼓相當。袁先生怎麼回應呢?他說:「公以為此印不倫耶?在今日觀,自然公官一品,蘇小賤矣。誠恐百年以後,人但知有蘇小,不復知有公也。」

原文夠淺白,不必解釋了。大家的反應是「一座囅然」,可見即使在古時,「正氣代表」也不受歡迎,只好被人笑。再設想那位「正氣代表」當時的神情,能不發笑?

袁枚可說是偉大的預言家,現在,誰還知道甚麼當時的尚書宰相,蘇小小,卻令人縈念神往。

十、兩本禁書目录+书签十二、好看的,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