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德川家的秘密 忍者对战

庆长十九年四月末,骏府城。观了场不思议的搏斗的人,不是御所德川康。[译注:德川康

在1603年创立幕府,了确任将军的世袭制,便在1605年将位置传给秀忠,称“御所”并移居骏府城与

江户的秀忠两政治体系。1616年,德川康世,德川秀忠才正式掌握将军的权。]

除了将军德川秀忠,有御台所江与[译注:日本古臣、将将军等人妻子的敬称。],两人所生育

的竹千代、国千代兄弟俩,及本、土井、酒井、井伊等重臣金院崇传、南光坊海、柳生宗矩等人。

换句话说,草创期的德川一族及所有幕府的首脑聚集在了。联德川康一年的十月的“

阪冬役”[译注:庆长十九年(公元1614年)的日本处战国末期,康已经在骏府隐居了九年,儿子秀

忠则二代将军的身份正式君临幕府。由前一年康已在二条城接见丰臣秀赖,国内局势似维持平稳

定,从庆长十九年,德川康终始终不肯臣服的丰臣不耐烦了,挑了目的在消灭丰臣的战

争,即一年的“阪冬役”次年的“夏役”。丰臣氏灭亡,德川氏正式统一了日本。],所刚

才康所说的“阪方面的间谍”就不难理解了。

不,在些齐聚一堂的人物中间,有两名异类。与其说是异类,不说更像外飞的陨石,因

两人不论夹在哪群人的中间,给人留陨石般冷的印象。

他是坐在康稍前方约隔五米的两位老者。二人皆是满头华,老年男子的皮肤同皮革般黝黑亮,老

年女子的皮肤则冷冷的有血色。虽此,两人却有着不思议的精气,不亚率领千军万马的骁将。

刚才互相峙的两男子,现在却风一般跑近,风待将监朝向男老者,夜叉丸则朝着女老者。分别

拜在两位老者的跟前。

两位老者无声点头示意,令人生畏的眼神却一直盯着方的忍者。男老者朝着夜叉丸,女老者则朝向

风待将监。

“辛苦了。”

康的话乎意外,有偏向任何一方,接着他又目光转向身边:

“又右卫门,怎啊?”

“不胜惶恐。”柳生宗矩低头答。

宗矩被任命但马守是日的情,德川剑术宗师的位则在就已经确立了。

“虽臣忍术已有了解,却未料竟有此凌厉势。比刚才弟子的丑态,”宗矩的额头渗

了细细的汗珠:“臣竟不知与柳生庄园相邻的伊贺甲贺藏有的忍者,实在深感羞愧!”

康不仅有责备宗矩,反点头表示同意,“半藏,你让我眼界啊。”

陪侍末席的服部半藏虽双手扶,年轻的脸却充满了的微笑。

“半藏。给甲贺弹正、伊贺阿幻,有那两位忍者赐酒。”

接着,康的目光从迅速走向两位老者的半藏身移,环视左右。

他的一边是长孙竹千代,母阿福,师傅青山伯耆守,及土井炊头、酒井备守、本佐渡守南光

坊海等人。

另一边是将军秀忠,御台所江与,次孙国千代,师傅朝仓筑守、本野介、井伊扫部头金院崇传

等人。

康深沉的目光,不禁让众人一子紧张。因从御所康的口中,即将布一令人吃惊的命

令,那是关系德川的继承者的命令。

换言,将决定德川三代将军的继承人究竟是竹千代,是国千代。

康已经七十三岁。

他正在筹划给阪最的一击。丰臣秀赖听从康的劝告,了供奉丰臣秀吉在京东山修建了

佛殿,四月中旬就始铸造巨钟。了建造佛殿,阪方面花费了量的钱财,本身就是康的远谋。

康在座诸位臣早暗中决议,一旦巨钟铸,就钟铭刻的文字借口向丰臣战。众所周知,

康指责丰臣借“国安康,君臣丰乐”八字己咒,借口近似无理,但康言,

够找丰臣决裂的口实,他并不在意是什的借口。此令康暴露了一生忠厚的伪装,给世人留了

“老狐狸”的绰号。康毕竟七十三岁了,已经明显感觉身体的衰弱,所他丰臣的忧虑就不难理解

了。

一旦战,康肯定赢。底久才攻陷敌人的城池,是一年是两年,就不是计划所控制的了。

底己不活阪城最的战火熄灭,康有保证。

康在己生命的余晖中,突现阪城变了一座高耸的黑影。在那余晖的彼方,他一更

的影,仿一梦魇。

那便是康死德川族的向。底让谁做秀忠的继承人,是长孙竹千代,是次孙国千代?

康难按照长子继承制选择长孙有他的理由。十一岁九岁的年幼兄弟,他己不不犯难。

虽两人是己的爱孙,但是长孙竹千代却患有口吃,不仅说话有些结巴,头脑略显愚笨。相比次孙

国千代则爱,聪明伶俐。底是选愚笨的长孙,是聪明的次孙?

此烦恼不已的康,不禁了己儿子的往。三十五年前,康曾经失了长子信康。织田

信长怀疑信康勾结武田,了德川的存续,康不不含泪杀死信康。康派向信康传达切腹命令的,

正是伊贺组的首领服部半藏。

康经常信康死责。关原役,康就曾感叹:“了年纪老骨头真是不行了,是

那孩子在的话,不至此。”康指的就是信康。见信康康言,是怎一值依靠的

虎子。果信康死,不有的继承人争。

康另有次子结城秀康,三子秀忠。各考虑,康选择了笃实的秀忠己的继承人。秀康因此极

不满,经常闹。由了解秀康勇武的格,康秀忠很难处理。

正因此,康从底知承继的难度。不仅是德川,织田信长花费半生精力才平息其弟信行的

叛乱,是康亲眼所见。承继是所有族,在所有的年代,面临的一难题。

知是难题,反更费思。康清楚,比长孙竹千代,秀忠御台所一直次孙国千代偏爱有

加,康己是默许的。康更知,现在德川的内部已经分了竹千代国千代两派,双方在嫉妒

反感的驱使明争暗斗。

秀忠暂且不说,御台所江与竹千代的母阿福是情刚烈的女子,双方互相排斥。江与的母亲是

织田信长的妹妹阿市,阿福则是逼死织田信长的明智光秀手一重臣齐藤内藏助的女儿,仇恨的渊源很深

阿福了春日局。[译注:“局”是侍奉将军的位尊贵的女的敬称。春日局是三代将军

光的母的尊称。]且,其他的侍妾、师傅重臣分了两派。竹千代方面有海、土井、酒井。国

千代方面有崇传、井伊。险冷静的本佐渡野介甚至分了父子两派各其政,勾斗角。

是年冬,有人现阿福喝的茶被先了毒。与此同,国千代在夜遭人暗算,不容易才险。

不行!

果任由态展,或许攻陷阪城的同,德川土崩瓦解。

底何是?就连“老狐狸”康感焦躁苦恼。严格按照长子继承制办?万一长孙变昏君,

将导致什的悲剧,康位战国乱世的幸存者说,昔日往历历在目。果不按顺序选择聪明的

次孙呢?由此引的纠葛,康从秀康秀忠身是深有体。问题是

(本章未完)

忍术的奥秘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