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德川家的秘密 十人对十人

甲贺、伊贺忍者德川的渊源,说话长。

说忍术,什甲贺伊贺的独门技艺?其中有理社历史的重原因。首先是甲贺伊贺

两复杂的山谷形,众土豪割据一方;其次是接近京畿,历平、木曾及义经的残党潜伏此;

三是曾经是南北朝战争的必争。具备些条件的,其实不仅仅有甲贺与伊贺。

总,壬申乱中挑叛乱的海人皇子就曾经留使忍者的记录,有传说认,义经的臣伊势三郎

义盛本身就是伊贺的忍者。近江望族佐佐木六角入在抗足利将军的候,派甲贺的忍者,让足利军颇

头痛,史称“甲贺钩役”。由此,伊贺甲贺的忍术谓是源远流长。且,些史迹有一共同

处,那就是忍者总是权者立,是其反骨,抑或诡秘的野的反映。

进入战国代,忍术的途更加扩。谍报,侦查,暗杀,放火,散布谣言——群雄竞相使忍者,并称

“夜盗组”、“乱波”、“透破”等。甲贺伊贺通实战证明,他乃是众忍术门派中最精妙的忍术。

是战国群雄争相收买甲贺伊贺忍者其效力,相应就产生了甲贺五十三、伊贺二百六十等诸忍术

流派。

但是,忍者终有覆灭的一。随着织田信长一统的步伐,忍者不不正面抗信长的铁蹄。忍者

织田的抗,有伊贺甲贺靠近京畿一理的原因,但说底,虽信长曾量利忍者,但信长先

就不喜欢忍者充满诡秘色彩、神鬼的族人。忍者织田间的场抗,史称“正伊贺乱”。

原伊贺甲贺的土豪是分各各派,遭此难,终团结在一。经次战斗,尽管忍者集团终

因寡不敌众失败,他的抵抗非常有效,不仅织田军遭受了巨的打击,就是织田信长本人次遭

狙击,差点失命。所织田忍者的杀戮是毫不留情。不仅城池全部烧毁,神社寺院破坏殆尽,

信长甚至令军队,忍者,不论僧俗男女,全部杀死。幸存的忍者不不四处逃亡,其中数逃了三河

附近,就是德川的境内。是因,伊贺的望族服部半藏前就已仕官德川一族。

德川康一向甲贺伊贺的忍者非常关。康早就认识了忍者的利价值,从幕府的一

重制度——谍报制度,此康一直留召集甲贺伊贺的忍者,并让服部半藏做他的首领。

服部据说是平的末孙,有人说是前统领伊贺一郡的名门。康已经非常倚重服部半藏,信康

杀,康派遣半藏担任使者就是明证。正伊贺乱,康逐渐变了伊贺甲贺忍者的庇护人,服部

半藏确立了他在忍者集团中最高统帅的位。

康伊贺甲贺忍者的力保护,日在他政治生涯中遇“一难”,就是翻越伊贺加太山的候

了报答。原在本寺变的候,康本应信长邀在京阪一带游玩,由变突,康与

己的属三河断绝了联系。由随从本不,加进退两难,康甚至考虑杀解。此,服部半藏

命令,召集了三百名甲贺伊贺的忍者,平安护送康经由山城往甲贺,再通伊贺抵达伊势。

半藏因此立功,被任命服部石见守,在江户麴町受封土,了伊贺同二百人的首领。现在

日本东京半藏门的名,就是因该位半藏的门口。另外神田的甲贺町,四谷的伊贺町,麻布的笄町(

甲贺伊贺町)等名,是由那曾是甲贺伊贺忍者的住所。有康,巧妙驯养了忍者一族。

尽管此,康半藏绝不是有怀疑不满。尤其是了康的老年,他半藏的眼神越暗。

半藏,康就死的信康。信康杀是康己的命令,就让康更加悔恨,因康本意并不

让信康死。极少犯错的康言,信康死是他生涯中少有的头恨。半藏察觉点,引诫

他在江户麴町修筑了名叫安养院的寺院,建立了信康的供养塔,余生谨慎,日夜读经。

半藏死庆长元年。子承父业,就是今二代服部半藏。现在,康虽并不乐意,却不不再一次通

半藏达一重的命令。

甲贺伊贺的忍者族,虽听从服部的指挥,但是由互相间势水火,因此双方拒绝仕,隐

居深山老林中。

两古怪的族,由服部年的恩情,所遵守“不战约”,暂有重演兵戎相见的宿命。

现在两的首领,半藏的密令,终现身骏府城内。

他就是甲贺弹正伊贺阿幻。

刚才二人通己的族人,让众人领教了现世的忍者完全不同的诡秘忍术。所让他面展示,是因

柳生宗矩并不同意通忍术的决斗确定将军继承人一奇。不仅是柳生宗矩,凡是承继有关的人,

通一场历不明的决斗决定己的命运,理所抱有疑不满。就连康己,有一丝

犹疑。不,无论何考虑,他找不其他的方案,快刀斩乱麻解决场继承人争。

,在观了刚才的战斗,就连柳生宗矩不不一奇折服。其他人就无话说。他

并不是不知,忍者的相貌、速度跳跃力异常人,些是忍者艰苦卓绝的体与精神锻炼的结果。

但是单靠锻炼,终究有一限度。在剑术中是同的理。现在所目睹的两忍者的忍术,明显已经超

了人类的——生物体的极限,完全超越了众人的常识。

“弹正!”康朝向男老者,“我风待将监的技艺非常佩服,在你的弟子面,有有具备同妙技

的人?”

老者轻蔑瞟了风待将监一眼,答:

“承服部人的指示,了避免惊动敌人,敝处仅仅派了技艺最普通的族人。”

“原将监是技艺最普通的啊。”

康吃惊望了弹正一眼,转朝向女老者,问:

“阿幻边呢?”

阿幻是微微一笑,俯满头白,有答。

尚需十人,啊,加刚才位忍者,你方需派九人。”

“需九人,呵,呵。”

即便是康,此感觉脊背同被人浇了一瓢凉水。他脸色一沉,面向二人:

“了决定德川的世代相继,你是否愿意一战?”

“承蒙德川的恩,服部人一声令,随愿效犬马劳。”

两位老者异口同声回答。

“,。我现在就宣布解除先辈尔等施行的不战约。不论甲贺是伊贺,胜的一方将是将军

命所定。从古至今,有此忍术决斗的先例。你做必死的准备吧!”

服部半藏前声说。

半藏始终忘不了父亲生前引憾的信康死。他,现在正是拂笼罩在服部族空乌云的机。

但是,年轻的半藏却不知,一命令绝不令御所德川康感欣慰。且,半藏并不知,其父终其

一生将甲贺伊贺两族封禁,另有怕的理由。

“那,弹正,阿幻,请将选的九名弟子报名。”

康向身旁的侍从示意。

侍从献笔、砚两卷细长的卷轴,呈甲贺弹正伊贺阿幻的跟前。

打卷轴,是两张白纸。两位老者在两卷白纸挥毫,互相换,再返康。在两卷纸,

写着的名字内容。

甲贺组十人众

甲贺弹正

甲贺弦介

虫十兵卫

(本章未完)

忍者对战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