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甲贺罗密欧与伊贺朱丽叶 奇特身体之战

鹈殿丈助与其说是在跑,不说是在滚。

甲贺忍者鹈殿丈助一边望着夜空,一边像皮球一在山中滚动。皮球不一的是,他是朝着山的方滚

。

不止此。因他在跑的同望着空中的老鹰,所许次撞了树。明明是撞树,他却在一瞬

间像缕青烟一穿了,身体丝毫有损伤。不,不是烟。果使高速摄影机拍他的动,现他

的身体在物体相撞的瞬间,凹陷了,就同皮球一。实际,有两三次,他确实撞了物体,

是很快,他的身体又复原原的位置,继续往前奔跑。果他比喻一皮球,那就是一具有生命的皮

球,一具有意志的皮球。

老鹰在无垠的夜空中飞。由老鹰脚抓着长长的卷轴,它已经筋疲力尽。就在它的影子掠丈

助头的杉树林,丈助拔短刀投了。

“唰”的一声,短刀在月光划一明亮的轨迹,老鹰呼啦一,张巨的翅膀。它功躲了短

刀的攻击,朝高空飞。是由反力,卷轴从它的爪中滑落,啪啦啪啦的声音,就落杉树林

中的空。

赶在卷轴落前,鹈殿丈助刚卷轴的一端抓在手,身突传一似空气泄漏般沙哑的声音:

“否那东西给我啊?”

丈助回头一,一名老者赫站在那。老人的身体宛一颗弯折的铁钉,长髯一直垂落,像苍白

的树干一般反暗光。

“啊,不是伊贺的……豆蜡齐老人吗。”

丈助中一紧,

“日不见,幸幸。我丈助次是弦介人的随同,前伊贺--”

“……”

“蜡齐老,虽现在是夜,我做什不轨的举动。必您老人知骏府的情,我放不

所阿幻人有有什新的消息--”

“否那东西给我啊?”

豆蜡齐有理睬丈助的寒暄,再次追问。

“刚才你短刀攻击的,是阿幻人的老鹰--”

“什、什?阿幻人的?”

鹈殿丈助的眼光一落了手中的卷轴。那面无疑写有什东西。

“此说,那老鹰是从现在骏府的阿幻人身边飞的?”

“是不是,与你无关。胆敢攻击伊贺的老鹰,在陪你的命前,否那东西给我啊?”

丈助无声着蜡齐,突像了什,始卷轴收。

“不愧是我甲贺的弦介人--就是弦介人所谓的直觉啊。从骏府飞的老鹰,由老鹰带的卷轴

那我就先睹快啦。”

“喝,口气不。在你面前的不是别人,是我伊贺的豆蜡齐。话前,是先清楚手底是何人

再说。”

老人的眼中放诡秘的光芒。

“呵呵呵呵,”

丈助笑了,

“忘忘,伊贺的豆蜡齐老嘛。您所言,卷轴是谁的东西,我倒是有疑问,不您的口气不啊

刚才您所说的那些话--我不爱听。”

“你怎?”

“蜡齐老,四百年你我族类宿怨未了,亏服部面调停,最近两又结婚约,眼就化干戈玉

帛--说固是,说遗憾是遗憾。你是一的法吧,蜡齐老。”

丈助似乎了什,语带嘲讽,

“蜡齐老,说你的忍术,虽我不知详情,听人说倒是我丈助的忍术一脉相通。总,我的祖父你的伯父像是一人哩。不话虽此,伊贺甲贺的忍术底有什

不同,哪一更厉害,耍不了嘴功夫。虽你我两通服部,订立了不战约,我不你吵嘴,不我俩在偷偷玩一玩?”

“丈助,忍术间的较量,是生命赌注的。”

“那的话,蜡齐老,我不愿卷轴白送给你--怎啊?”

豆蜡齐的腰部本仅面差不高,突一子变长了。伸长的蜡齐的身体,就像一根竖立的晾衣

杆。此变化,鹈殿丈助纵见识广,不由目瞪口呆。

“呵--”

伴随着吸气声,豆蜡齐猛伸脚,踢向丈助滚圆的腹。

一脚就像楔子打入了空隙,换一般人,就因此被击一洞。……丈助的身体皮球被

击中般的声音,一弹三米远外。

“真有一两手,不愧是蜡齐老。”

一瞬间,丈助皱了眉头,额头渗痛苦的汗珠。不他很快又笑了,依单手拿着卷轴。

“哼。”

蜡齐被丈助激怒了,他的口中异的声音,向丈助攻。

尽管腰中佩着弯刀,但是蜡齐并有拔刀。即使拔,恐怕无法使。因现在他的位置,是在长

满杉树的山林中,月光在树林中形反光,仿佛几千夜光虫在空中浮动。

忍术争,确实不是儿戏。刚才蜡齐说,忍术的较量生命赌注,是相怕的竞技。丈助借杉树

林盾牌向逃,蜡齐细长的手脚则像长了眼睛似的紧追不舍。蜡齐的手脚一伸一缩,就同皮鞭一

攻击的姿态,则像章鱼的触角。难老人身有骨头?凡是被他四肢的尖端碰的物体,无论树枝

是树叶,像被利刃切割一般,威力惊人。豆蜡齐的全身,似乎是由无数的关节构的,证据,就是

他的头、腰、有四肢,在常人绝无法达的位置,做弯曲、旋转拐弯等各运动。

“真是怪物呀!”

丈助一回头,蜡齐的身体伸缩脸、腰脚三部分,前错向己攻,不由主声喊声

。

蜡齐的手臂像枝蔓一缠住了丈助肥胖的颈部。丈助的脸色则同煮熟的南瓜,变了褐色。

蜡齐哈哈笑:“不知高厚的子,知我豆蜡齐的厉害了吧。”

蜡齐将手腕紧紧合在一,缩仅有丈助颈骨的直径那。他进伸一手,拿走丈助手中垂

的卷轴。

就在那一刹那,蜡齐合在一的手腕由汗水滑落,鹈殿丈助则一米远。再丈助,已经砰

一声,让己的身体像风袋一鼓了。

“啊,”

蜡齐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说怪物,丈助才是真正的怪物。原鹈殿丈助的身体不论遭受了的打击,又或者遭受了怎的束缚

丈助依控制己,让身体像风袋一伸缩。他的身体具有蜡齐同的柔韧。不,果蜡

齐的身体比喻骨鞭的话,丈助的则是巨的球。

“你老啦,蜡齐老。”

鹈殿丈助一边晃动着己鼓胀的肌,一边嘲笑。豆蜡齐的白则被汗水渗湿了。

“不错,真有趣。怎,像是我赢了啊。那我就按照刚才的约定,卷轴胜利者的褒奖,

归我所有了。”

一阵轻蔑的笑,伴随着鹈殿丈助浑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杉树林的深处。豆蜡齐则动弹不,目

送丈助远。比体的疲劳,一精神的绝望,更让位老者的身体感乏力。

胎动武场目录+书签不喧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