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甲贺罗密欧与伊贺朱丽叶 不喧而战

月亮落山,甲贺伊贺的山谷愈加显暗。

不,两山脉的界处,已经露一丝黎明的曙光。满山是鸟叽叽喳喳的叫声,草凝结的露水,

反灿烂的光辉。

,从甲贺信乐谷伊贺界的土岐岭处,传一充满活力的声音:

“弦介人!”

泛蓝的空中,显五人的身影。

“啊,胧姐!”

远处,一身影像一鹿般穿灌木丛,并且身的人影说:

“你,我不是说了吗,从昨晚,一直不安的情,了甲贺境内,真的就消失无影无踪了。

且,弦介人像我有灵犀,他在往边走呢。呀,弦介人在朝我微笑呢,他一定有消息

告诉我。”

女孩披着浅红色的斗篷。*夜色*(禁书请删除)虽有完全散,从女孩的身,却似乎散着一灿烂的光芒,难

是人的理?

女孩,就是伊贺忍者首领阿幻的孙女阿胧。

但是,胧那活泼的声音相反,跟在身的四人,却像黎明前的黑暗一般,沉沉不一言。

其中两女子像是阿胧的侍女,一脸色苍白,妆扮妖艳;另一身材瘦,楚楚怜,你清头

的饰物,又不由打寒颤。那是一条活蛇。蛇从的衣领经脑盘旋,仿佛在爱抚着的香,嗤

嗤吐着舌头。

“蜡齐老哪了?”

“像突现空中有什东西,追了。”

另外两男人一边盯着弦介,一边简短谈。

虽光线很暗淡,不依稀,其中一人面色苍白,似溺水的死者,另一则披头散,模

甚是吓人。

“弦介人!”

“胧姐,了什情?”

甲贺弦介从土岐岭朝阿胧走,惊讶的表情代替了笑容。

“朱绢、萤火、雨夜阵五郎,有蓑念鬼了,底生了什情?”

阿胧快活笑了。己问弦介的问题,却被方先问了,真是有趣。不,很快认真,弦

介说:

“不知什,阿胧我从昨晚始,就非常担阿幻婆婆的安危,果甲贺的话,不

从弹正人那什消息--”

“正是我问你的!我是因不安,所才突赶--”

着胧笼罩在斗篷影面的眼睛,弦介的语气突间变坚强:

“啊,什!不管生什,有我甲贺弦介在……。”

听句话,阿胧又黑又圆的眼睛灿灿生辉。

“底是了。一见弦介人,我的担就像融雪一消失了。”

胧像一真的少女,紧紧靠在弦介的身边,四臣冷的目光抛在了脑。

谁不认是有着四百年恩怨、两诡秘的忍术族的嫡孙。胧弦介身有一丝一毫的诡异,

两人的感情就像是一幅充满青春气息的画卷。许,正是年轻人所展现的未,让他那顽固的祖父

祖母,融化了中的芥蒂。

柔的光氛映两人的身影。太阳升了。

,从依暗模糊的山谷远处,传一阵呼喊。

“喂……喂……”

四名随从颔首:“莫非是蜡齐老?”

“不是。是我一赶的鹈殿丈助的声音,”

弦介回头众人解释,

“不知歹的伙,刚才底哪了。--刚才在赶往的途中,我一老鹰飞,脚抓着

一幅卷轴,所我就让丈助追了。”

“老鹰!”

披头散的伊贺忍者蓑念鬼惊失色,

“说不定,那正是前往骏府的阿幻婆婆派回的!”

“什?婆婆的老鹰?”

胧屏住了呼吸。脸色苍白的雨夜阵五郎一摆手,

“说,刚才蜡齐老所突消失,是了追踪那老鹰!”

五人不安面面相觑,圆鼓鼓的皮球般的丈助已经滚众人的跟前。

“啊呀,”

丈助清众人,依他的嗓门说:“人在一,生了什情?”

“丈助,老鹰呢?”

弦介劈头问丈助。

“哎呀,真是费劲。倒不是因老鹰,是了拿那老鹰脚的卷轴……”

丈助刷的一声,从怀卷轴掏了,念鬼阵五郎意识前一步。

“错,错,就是阿幻婆从骏府送的东西。呵呵呵呵,刚才,我了卷轴,豆蜡齐老

玩了一场捉迷藏的游戏,累了一身汗。我他说,比试甲贺伊贺的忍术,谁胜了卷轴就归谁。-

-”

“丈助!”

“我就知弦介人您说我。哎,我俩不是玩玩已,就像孩子玩捉迷藏的游戏一。具体情

况嘛,您问蜡齐老,总在已经赢了甲贺伊贺的忍术游戏,证据就是,请--”

他刚卷轴掏,就被弦介一夺了,

“既是阿幻人的东西,就是伊贺的东西,何惹是生非?--胧姐,赶快打。”

胧接弦介递的卷轴,正打,雨夜阵五郎突声:

“等等!”

清晨的太阳光,让雨夜阵五郎显更加骇人。阵五郎的脸色,就像刚从水中打捞的死人一般苍白,脖

子、手,有皮肤带着粘,面长满青绿色的霉菌,恶让人呕吐。

“不在弦介人的面前打那卷轴。”

“阵五郎,是什?”

“阿幻人弹正人尚在骏府未归,等待他的不知是风是雨。既卷轴是阿幻人派己的爱

鹰送的,那其中的内容--”

“阵五郎,不论世生什的,伊贺甲贺两间,已经不再有腥风血雨。”

“在希望此,但是胧人,现在您弦介人有结缘。至今止,伊贺甲贺两依是不

共戴的宿仇。……果让甲贺族人了阿幻人的秘卷,那我些做臣的,就难辞其咎了。--”

“说倒在理。那我就失礼了。丈助,跟我。”

弦介默默转身。丈助虽有些愤愤不平(什?不容易的卷轴,轻易就送人了?),

一步一回头的跟。--,胧一抬手,卷轴抛给四名侍从,己朝弦介的身边走。

“怎了,胧姐?难你不阿幻人的消息吗?”

“不是。比婆婆的消息,弦介人,请你原谅我伊贺族人的无礼。”

胧哀怨的目光中饱含着泪水。着胧真挚的眼神,弦介真胧紧紧拥在己的怀。不他强忍着

冲动,从身旁摘一朵山茶花,插胧的斗篷。

“不必在意。你我两,底有着四百年的宿仇。阵五郎所说的话,并非有理。份恩怨,不是那

容易解的。胧姐,不你我一努力,让甲贺伊贺间永结同,吗?”

雨夜阵五郎、蓑念鬼、朱绢萤火四人聚首,一在草展了卷轴。阳光照在他的身,就像照

亮了四不吉的乌鸦。

胧回首问:

“阵五郎,婆婆底有什指示?”

雨夜阵五郎缓慢目光朝向胧,溺死者从水底的声音答:

“请放,胧姐。……骏府城内,阿幻人甲贺弹正人已经着御所德川康服部半藏人的

面,达了伊贺与甲贺的解。两位人将一游览江户春景,平安归。--”

奇特身体之战目录+书签无尽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