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破虫变 凶虫无惨

五名伊贺忍者越伊贺、伊势甲贺界处的油日山,像五飞鸟从降,甲贺入口铃鹿峠的山路

前。夕阳正落山,铃鹿峠面笔拾山的奇峰怪石,就像一幅中国古代的泼墨山水。五人有思欣赏

,一步不停往东海入口处疾奔。就在,

“等等!”

药师寺膳突叫住其他四人。

“怎?”

“你有有坐在那驾笼中的人?”

方才,两名侍从抬着一驾笼,正往铃鹿峠的东边走。现在离伊贺五人众的距离,不一百米。

“是谁?”

“坐在面的,是甲贺的忍者,虫十兵卫。——”

“什?”

“虫十兵卫什现在东海的路?不先在送他西。”

“错,卷轴边,清清楚楚写着虫十兵卫的名字。真是全不费功夫,我蓑念鬼现在就了结他的

命!”

蓑念鬼了舌头,像现了一餐。

刚才朝着铃鹿峠快速走的驾笼,现了停在路边的五名伊贺忍者,惊异放慢了前进的速度。

“萤火留。其他人前面!”

药师寺膳向众人命令。

蓑念鬼、四郎蜡齐迅速冲前,萤火则像是一旅途中因足疼或腹痛的女孩,蹲在路旁。膳

手放在萤火的肩,似乎在照萤火。

“萤火,先抬驾笼的两名侍从杀掉!”

“是!”

驾笼很快经了膳萤火的身旁,走十步远,突往外一倾。再两名侍从,已经变了两根木

头,一动不敢动。不知从哪冒的两条毒蛇,正盘在他的脖子,吐着红色的舌头,张血盆口

正嘴。

两人连救命不及喊,就已经倒了。驾笼斜倒在路。膳萤火驾笼旁边,先前冲前

面的蓑念鬼、四郎蜡齐三人回转,形包围势。萤火刚朝着驾笼伸手腕,两蝮蛇就顺着

的手爬了,哧溜哧溜往口爬,同回母亲的怀。

“虫十兵卫!”

膳刚一口,

“哎”的一声,从驾笼中传一懒懒的声音。接着从面斜着探一脑袋,打量了伊贺众人一番。

是一张像牛一的黑脸,两眼睛面着眼前五名伊贺的忍者,似乎并有感惊奇。不知是由轻

敌,是由胆,虫十兵卫并有从驾笼中走。

“我等是伊贺阿幻婆的手。”

“伊贺?……喔,有何贵干啊?”

“有些情问你。否说话?”

“不意思,我动不了。——哦,居杀了我的侍从,了我的双足。接,你打算问什啊

“真是麻烦。蓑念鬼、四郎,你两驾笼抬山。”

有什问的,干脆一刀送甲贺的忍者西——蓑念鬼四郎虽,但是面着药师寺

膳,阿幻死伊贺一族实质的首领,依不不服从命令。他俩换了一眼色,走抬驾笼,

向旁边的山谷走。

“蜡齐老,果十兵卫有什疑的举动,即刻杀无赦。”

“遵命!”

膳目送一干人等走远,伸手抓住十兵卫两名侍从的衣领,一举手,就扔了路面的灌木林中,

就像扔掉了两条死狗。,他向山谷深处走。

“十兵卫,快!”

众人一处完全有人迹的竹林,膳驾笼高声喊。很快,面传了甲贺忍者虫十兵卫

的回答:

“果有脚的话,我早就了。”

豆蜡齐抬抬腿,像弹簧一般伸长,向驾笼一脚踢。

咕噜一声,十兵卫从驾笼中滚了。众人清虫十兵卫的模的候,除了药师寺膳外,

了“啊”的一声惊叹。原,伊贺方面除了膳外,前谁有见十兵卫。十兵卫的身,既有

手,有脚,那躺在的子,活像一条巨的毛毛虫。

有四肢的忍者。丧失了行动力的忍者。活像不倒翁一般在滚滚的忍者。——世界,居

有的忍者!

“十兵卫,你是哪啊?”

膳口问。十兵卫黑色的嘴咧了一咧:

“甲贺忍者的目的,岂够告诉给伊贺的忍者?真知的话,你先说。”

膳略一迟疑,像女人般微微一笑,

“,告诉你无妨。实际,我担前往骏府的阿幻人的安危,所……”

“哦?你有预感?根据我的占星术所示,弹正人已经遭遇不测。”

“什?占星术?”

膳瞥了瞥十兵卫那张跟牛一的脸,

“占星术就是你的忍技?”

膳注意十兵卫躺在,脸色沉,是接着问,

“那,风待将监的命运何?”

“是凶兆。四颗,或者五颗凶星正在朝他逼近。”

“你的占星术很准啊!”

膳声笑。

“四郎、蜡齐、念鬼、萤火。男子给我付。你快前面,截住风待将监,果让他逃掉

就不了!”

“关系吗?”

“不紧,不倒翁一的忍者,奈何不了我药师寺膳。让他活一儿,我问他几问题。你

一刻不耽搁,赶快风待将监拦住。”

“明白。”

四人转身疾驰,就像四颗凶星一,消失在傍晚夕阳的投影中。

“十兵卫,甲贺的忍技,我虽有所耳闻,但是有一些不太清楚的方。比你,我就不是特别

了解——”

药师寺膳继续说,

“有你的同伙,月左卫门。我知此人的姓名。虽从远处见此人一面,却不知具体长的什

。左卫门的脸,底是什的?”

“…………”

“有一叫做室贺豹马的人,据说是双目失明的忍者。他使的,底是何忍技?”

“…………”

“有一叫阳炎的女子,听说是一怕的女。除此外,什本领?”

“…………”

“你不告诉我吗?”

“哼,哼,哼”

“甲贺族的伙,嘴很硬!的话,不说吗!”

药师寺膳飞一刀,一银光划虫十兵卫的身体。

“虫十兵卫!不说的话就杀了你!”

药师寺膳声喝。见仰面躺在落满竹叶的的虫十兵卫,衣服从衣领腹的裂一条长缝

“再不口的话,一刀就让你身同的方皮裂!”

虽是残酷无情的忍者争,但此胁迫一手无寸铁、毫无抵抗力的手,仍让人侧目。

虫十兵卫依旧默不声,有身体在悄悄移动,就像一潜在海底的海鼠。

“啊!”

突,药师寺膳惊恐一声喊,朝虫十兵卫的身体望。虫十兵卫从腹,不知是什

东西,正在一闪一闪,令人恐惧的寒光。

——是鳞片!原十兵卫的皮肤,已经角质化,形一一的斑纹,宛一条人形的蟒蛇!

“哈哈哈哈!让我你占一卦——”

朝着竹林空,十兵卫一阵狂笑。

“你的命星,是凶兆!”

说迟那快,从十兵卫那牛嘴一的口中,突“砰”一声,一支细长的标枪,穿透药师寺膳

的左,从背部露一截。

连惨叫有一声,膳就仰倒了。

(本章未完)

狙击将监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