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水遁 金蝉脱壳

鹈殿丈助在卧室中摇了摇圆圆的脑袋,醒了。

他伸手打拉门,拉门却一动不动。拳头试着一敲,现拉门是厚厚的木板糊纸做的,且

面加了插销。卧室的两侧是墙壁。另一面的拉门虽有窗户,打,却现中间是粗重的铁窗格。

“果不其。”

丈助言语点了点头。己已经了阶囚。

虽丈助预料己有的待遇,但是,底是朱绢他的警戒,他关进牢房一的卧室,是背有着更的谋,丈助却不知。

在刚才的酒宴,面着十伊贺族人,丈助虽一副怀笑的子,但是内却有放松警惕。豆蜡齐蓑念鬼等人的缺席,他觉相疑。且,卷轴的,丈助依耿耿怀。不容易从老鹰手中夺,己却有及一眼,实在让人窝火。

“不,那些伙居够我丈助关在的方,实在是有负甲贺的盛名啊。”

丈助着粗重的铁窗格,面露微笑。在甲贺卍谷,丈助是最喜欢恶剧的人。虽此他被甲贺弦介教训次,总是一有机就蠢蠢动,始终改不了生的脾。伊贺族人早知此的话,恐怕不他关在了。

不一,丈助像做完了准备运动似的,走镶着铁窗格的窗户旁边。他己那浑圆的脸蛋,慢慢抵近窗格。

窗格的,就手腕粗细,连一孩的头无法通。是比常人许的丈助的脸,却像被捏住的柿子一,慢慢始变形。见那贴在窗格的脸,渐渐渐渐穿格子。一儿间,丈助圆圆的头就了窗格外面,接着是肩膀,是身体。……

白血球从血管中渗的候,在微细的表面形一突,逐渐细胞内的物质通突移血管外。是现在鹈殿丈助的举动,已经远远超了科解释的范围。

就,鹈殿丈助一人了阿幻宅邸的院子中。

“弦介人平安无吧?”

阿幻的宅邸虽尚不称一座城堡,但是比江户期的武士宅邸,却充满了野诡异的色彩。从面积说,比不位尊贵的武士宅邸,但是它周围的壕沟的深度,及壕沟内侧遮掩内部的参

杉树林,显示伊贺忍者首领的气势。

且,宅邸内部的建筑物,石墙,树木,路,经精的设计,从、高低、宽窄各方面够人产生迷惑,足使人晕头转向。置身其中某处,你感觉己像是井底蛙,仅仅走十步远,你又感觉己像了比整伊贺阔的带。

甲贺是同的情况。甲南町龙法师曾著有一部书,名叫《忍术宅邸》。是才写的一部书,其中有关忍者住所的详细说明。据其中记载,某处忍者的宅邸从外表,就像普通的平房,实际其内部分三层,楼梯被设计在密室中,室内处设有声装置。从三楼通一根吊绳直接一楼。室内窗格木质,实际是生铁所制。似一般的拉门,其内部是厚达三厘米的木板,不仅刀枪不入,就是的火药枪,无法穿透。另外,仓库墙壁是特制的,在两块木板间加入了十厘米厚的砂石。屋顶镶有铁制的骨架,窗户具有竹网、铁丝、木板的三重构造,你果打两扇窗户中的一扇,就必须同打另一扇特殊的设计宛铜墙铁壁。忍者的宅邸底何厉害,由此见一斑。

更何况,伊贺一族年曾经织田信长抗,史称“正伊贺乱”。其忍者集团的首领阿幻的宅邸

应该是精锐中的精锐。

甲贺弦介了商谈胧的婚,曾经次访问。鹈殿丈助则是头一次。

“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鹈殿丈助饶有兴致在一人院中走走,不晃一晃圆滚滚的身体。

有一次,丈助了弦介的房门口。那胧有离,一听房间传的胧的欢笑声,

丈助就像叭儿狗打了一喷嚏似的,赶紧远远躲了。

“照子,弦介人应该安无恙。”

是,他再次回阿幻宅邸的院子,现朱绢正站在己刚才逃的窗户外面,一动不动。

朱绢并有现,丈助正偷偷接近己。

原,朱绢现关押在密室中的鹈殿丈助踪影全无,正惑不解,不知何是呢。

刚才,雨夜阵五郎曾经朱绢说,今晚不弦介手。但是,至少鹈殿丈助解决掉!

虽药师寺膳告诫阵五郎,让他不轻举妄动,但是番话反激了雨夜阵五郎的忍者的野。朱绢丈助关在那间密室内,就是因考虑,有阵五郎才有穿那铁制的窗格,杀死困在其中的鹈殿丈

助。由雨夜阵五郎决定先打探弦介胧的虚实,所朱绢再次回密室,打算观察丈助的动静,现在丈助居同人间蒸了一般不知向,不由冒一身冷汗。

“怎、怎?”

虽朱绢知丈助拥有像皮球一的身体,但是怎不,他够从十厘米见方的铁窗格中逃走。

突,朱绢的眼睛被一双胖乎乎的手蒙住了!是谁?

“啊——”

朱绢不禁一声恐怖的喊。——正是刚才胧在远处听的那声喊叫。

朱绢惊慌失措打落蒙住己眼睛的那双手,

“呵哈!”

现在朱绢面前的,是新月面,鹈殿丈助那张快笑烂了的脸。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朱绢姐,”

丈助手抚摸着己颚,

“虽在土岐峠朱绢姐有一段不愉快的回忆,是我始终姐你一往情深哩。在令人醉的春夜,耳边传弦介人胧人的甜言蜜语,丈助我实在是不忍受一人睡在监狱。思念情,我正朱绢姐那,你竟我的一,居我身边啦……”

“你是、你是怎从面的?”

朱绢喘着气问。丈助却呵呵一笑,

“就是爱的力量。”

丈助再次恬不知耻笑着,伸胖乎乎的双手,触摸朱绢。朱绢一子跳离丈助三米外的方,唰一声拔了怀中的佩剑。

“啊?又打啊?真是无情无义呀。”

丈助虽夸张瞪着两眼睛,不全身却同充满了空气的帆船,紧张了。因丈助先前已经领教一次朱绢“梦幻血界”的厉害,不敢意。

“怎,再一次?”

丈助的眼睛闪闪光,

“让我再一次吗,朱绢——呵呵呵。是你己有宽衣解带的间,那就让我代劳吧。”

二次的战斗,明显朱绢不利。就像丈助所嘲笑的一,梦幻血界在手不知的前提施展。一旦被手了解,就很难有施展的机。朱绢盯着丈助,白蜡一般的额头,突现了一明显的黑点。

再仔细一,鬓角附近浮现几斑点,连丝线滑落——是汗,是朱绢因陷苦斗渗的汗水,汗水,竟是血红色的!

朱绢额头的血汗,不觉间变了涌的泉水。不久,整张脸流满了血红的汗水。不,丈助虽已经知朱绢的忍术,此不敢轻举妄动,双方一动不动僵持着,就像两尊塑像——

“朱绢!”

朱绢的背传一声音。胧从阿幻宅邸赶了。

朱绢就像一根绷断了的弓弦,一子瘫倒在。

“你在干什?”

刚才在阿幻宅邸,胧现雨夜阵五郎试图潜入弦介的住处,是运破幻瞳破除了阵五郎的忍术。边是朱绢挑的争端。丈助则生在阿幻宅邸的情一无所知,所他龇牙咧嘴胧笑着说:

“其实,就像土岐峠在曾经说的那,我朱绢姐真的是一见钟情。虽今又生了不愉快的情,是我觉我朱绢姐,应该做甲贺伊贺解的模范。底是不是我的非分,有朱绢姐是否够答应,请教胧人的意见。”

丈助的告白反

(本章未完)

破形粘态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