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泥之死假面 降泪恋幕

话分两头。——

从信乐谷往土岐峠攀登的伊贺五人,全身已是血迹斑斑。除了满身的血迹,念鬼的棒断了,蜡齐的脚挂着折断的锁链,药师寺膳的脸颊有一处深深的刀伤。

刚才的战斗,他不仅有取胜利,反说是遭遇了惨败。因他不仅除掉任何一名卷轴有名的甲贺忍者,且己方的敌対行动,完全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

“一,必须尽快杀掉弦介。”

念鬼口说。

众人纷纷颔首,有膳一人沉默不语。膳试图沉默向众人说明,杀害弦介绝不是一件轻易举的。

一直怕的目光凝视着土岐峠空的膳,突现了一女孩的身影,

“啊……那是,”

他忽停脚步,

“嗯,那不是甲贺的阿胡夷吗?”

膳立即左右众人了命令,

“,躲。抓住阿胡夷,带回锷隠谷。”

五人就像五匹猎犬一般,躲进了路边的灌木丛。女孩全不知前面的陷阱,依旧从山走了。

是一身材高,身体丰满的女子。一双眼睛闪闪光,身散花粉般的体香,从远处就闻见。沉的空,让白嫩的皮肤显更加突。青春诱人的胴体,蓑念鬼情不禁“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女孩,就是月左卫门的妹妹阿胡夷。

阿胡夷听见了蓑念鬼的声响,正转身逃走,药师寺膳、蓑念鬼萤火已经挡在了的身前。

退回二、三歩,豆蜡齐筑摩四郎则堵住了的面的路。

“我认识你。不是卍谷的阿胡夷姐吗?”

药师寺膳笑很亲热。

“错,我确实是伊贺的忍者,不你不害怕。或许你已经知,伊贺甲贺已经不再是敌人了。现在,甲贺弦介人正在锷隠谷度假呐。”

阿胡夷虽知弦介前往伊贺的情,是着眼前五人血迹斑斑的子,依警惕瞪了眼睛。

“啊,千万不误。其实我五人,是应弦介人的命令,赶赴卍谷迎接室贺人、霞人前往锷隠谷的。有料中途了一些差错,误打误撞,甲贺族人生了一场的战斗,才变了眼前幅狼狈的子。”

听了膳的花言巧语,昂站立的阿胡夷一子笑了。

“果我就空手归的话,肯定脸见弦介人胧人。不,请阿胡夷跟我一回,帮忙做解释。”

“弦介人真的平安无吗?”

阿胡夷一次口说。

“平安无?弦介人除了平安无,有什意外不?玩笑话不随便乱说哟。且,就算我有什不轨,凭我等的本,又岂是弦介人的手。”

听了番话,阿胡夷又笑了。是一真无邪的少女意的笑。

“那倒是,呵呵。”

“万一你弦介人放不的话,不妨跟我一回伊贺,亲究竟?”

“膳人,”

筑摩四郎朝膳跺了跺脚。那眼神仿佛是提醒膳,背的追兵不知什候就现在眼前,您却了哄骗姑娘东拉西扯,不让我动手快些——叫做阿胡夷的女孩,不正是卷轴边写明的甲贺忍者一吗?

膳身体挡住了四郎危险的目光,继续微笑着劝说阿胡夷,

“那,就请我一回伊贺吧。”

“不行,我回卍谷问问的意见。”

说着,阿胡夷突使劲朝一跺脚。见丰满的身体,同风鸟展翅般飞空中,一从身前三人的头越了。

“啊呀呀!”

蓑念鬼一声喊,

“我抓!”

蓑念鬼的长迎风竖了,朝着阿胡夷逃走的方向急追。

阿胡夷一边逃,一边往扭头。与此同,的身划数条流星般的光芒。原不知从哪掏了四五支匕首,朝着追的敌人投了。

“啊呀!”

念鬼又一声喊。,不是惨叫,是了吸引阿胡夷再次回头的诱饵。

阿胡夷果又回头往。见刚才投的四、五匕首,全部被念鬼运长长的头卷了结实,一不剩给接住了。——念鬼的长就像蔓草一竖立在空中,匕首在面闪闪光,就像魔王的皇冠。

蓑念鬼的头竟是活的,每一根头有着律神经!蓑念鬼仅凭些头,就卷住树枝、柱子或者是栋梁,让己潜入敌人的住处。换句话说,念鬼不仅仅具有四肢,是具有达数万根的手与足。

阿胡夷一趔趄倒在了。难是因恐惧?不,在的双脚间,明显躺着念鬼那支折断了的像木棒。

念鬼一箭步,赶了跌倒在白色山茶花丛中的阿胡夷。他面部的汗水已经蒸,一张恐怖的笑脸,充满了狂暴的情杀气。

“等等,别杀!念鬼!”

赶的药师寺膳声喊,

“我有些情问。”

“候了,有什问的——”

“等等,是除掉弦介的诱饵!”

膳着伏在不停抽泣的阿胡夷,险说。

“等我除掉弦介,再的名字从花名册掉不迟。”

松林中响一阵雷声,始雨了。

卍谷血战目录+书签打探东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