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泥之死假面 森罗地形

雨中的东海。伊贺忍者夜叉丸正急匆匆赶路。

夜叉丸刚比风待将监晚了一。在往东海的途中,夜叉丸现丢失了阿幻给己的卷轴,不由吃一惊,又匆匆赶回了骏府。是他寻遍整骏府,有找阿幻的向。万般无奈,他再次往伊贺赶。期间夜叉丸中的慌乱苦恼,使他那丽的面容变更加瘦削,宛白面的阿修罗一般。

己徒劳无功,右往左往的候,弹正或是将监应该已经拿着两份花名册,回甲贺了吧。情报的卍谷一族,马就展一场血雨腥风的行动!

一在那份花名册中,己的恋人萤火的名字赫其,夜叉丸就感觉血往涌。再联胧姐的命运,他的中就更加七八,忐忑不安。

头的怒火焦燥,使夜叉丸就像一颗膛的子弹,飞一般向着关宿的方向疾奔。——就在此,他听见有人在朝己打招呼,”喂——喂——”。

始他并有放在,是继续赶路。

“——喂!夜叉丸。——”

那声音又二次响。次夜叉丸一停了脚步。

夜叉丸不知,药师寺膳虫十兵卫在附近的灌木丛中,曾经展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他记现在呼唤己的声音。

“是膳人在叫我吗?”

他一边答话,一边四查。

,周围一人影有。路的一边是古寺的土墙,另一边是石垣。夹在其中的,则是眼前的路银色的斜风细雨。——刚才传声音的处所暂沉默了一,接着又说话了。

“不错,是我药师寺膳。”

回答的声音中透一股冷。错,确实是膳的声音。

“膳人,您在哪?”

“——因某原因,暂法现身相见。夜叉丸,你急着从骏府赶回,生了什情?”

“生了一件!”

夜叉丸由紧张,连说话变含糊。他不由在中告诫己,千万保持镇静,不在膳面前失态。

“膳人,您什不现身啊?”

夜叉丸放低了声音问。

“难说,您被别人给杀死了?”

奇怪的问题!夜叉丸本人并有觉奇怪,相反他一直站在雨中,继续向“死人”问。

“杀害您的人,莫非是甲贺的风待将监?”

“——嗯嗯”

远处的人声暧昧的吟,似乎认同了夜叉丸的说法,

“——错,我就是被风待将监给杀了。--”

“哎,果不错。实在是不人您。我不幸中了弹正的诡计,被他窃走了机密的花名册。——不,幸被杀的是您,其他族人吧?”

,膳的声音中,略微有一点吃惊的子,

“——夜叉九,你说的花名册是什?”

“膳人,根据骏府御所的命令,服部的不战约,已经被解除了!”

“什,有等!”

声音一子变了。与此同,夜叉丸似触电一般,一跳一边。

“啊,不是膳人的声音。底是什人?”

夜叉丸一次觉刚才己话的那人,是在模仿膳的声音。

土墙的顶突现一人影,踩着墙砖像风一般向面逃。夜叉丸一闪腰,取了绑在腰间的黑绳。

见一黒色的闪光,伴随着嗖的一声响,十米外正在逃向远处的那人影突一声惨叫,跌倒在了路。

“居敢骗我?”

夜叉丸紧追,人影按在己的身。他的全身因愤怒痉挛。此人的声音实在模仿太像了,至差点的机密泄漏了。一,夜叉丸就不寒栗。

“你是甲贺族人?”

似乎是由被黑绳击中痛苦异常,方竟一声未吭。

“报名!”

夜叉丸膳不同,并不知卍谷一族的各面孔。尽管他已经制服了手,但却是一张己从有见的脸。夜叉丸使劲收紧了黑绳,被他按在身的人更加痛苦的吟,

“我是、月、左卫门……”

方终勉强挤一丝声音。

夜叉丸丽的面容,不禁浮现一丝笑意。月左卫门,名字不正是卷轴的名字吗!,在失意的归途中,竟够碰掉馅饼的!果够除掉月左卫门,正己挽回一些面子,夜叉丸内一阵狂喜,唰一声拔腰间的弯刀,

“左卫门,让我送你狱吧!”

夜叉丸手持利刃高举头,正刺穿月左卫门的口,忽感觉被什东西抓住了手腕。

夜叉丸本是伊贺忍者中的精锐。他不仅精通绳术,无论眼力,听觉,触觉,本不至感觉不背有人接近己。,在月左卫门的战斗中,他确实已经无暇顾及往的其他人的身影。不论何原因,有人已经从夜叉丸的身,拽住了夜叉丸的手腕。

夜叉丸根本有回头的间,背的另一手,已经牢牢勒住了他的脖子。手的颜色,竟土墙一,是从土墙中伸的!

有一声惨叫,伊贺忍者夜叉丸就已被绞杀身亡。

月左卫门夜叉丸的背,银雨注。除了雨声外,既有其他声音,有任何人影。

且慢——并非有任何人影。土墙中伸的两手中,有什物体正在墙壁中蠕动,那一伸一缩的子,就像一巨透明的、偏平的水母。——水母渐渐从墙面中隆,朦胧显一体男人的身形。错,是一人,有着琼脂色的皮肤,头光光有一根头。——

霞刑部冷笑着,俯视着夜叉丸的尸体。他已经完全从土墙中分离。那在卍谷,正是奇妙的隐身术,让豆蜡齐差点吓破了胆。

霞刑部夜叉丸的身体从月左卫门身抬,利手中的弯刀,又给了夜叉丸致命的一击。鲜血喷涌,使刚才已经晕厥的左卫门醒了。

“危险啊!”

月左卫门苦笑。

“听了他的话,实在是太吃惊,至连药师寺的声音忘了。”

刑部走远处的土墙,放在那的衣服穿。月左卫门一边叹息,一边惊恐拾夜叉丸落在的黑绳。

“其实我并不杀你。本打算留你一活口,是情势危急,不不……”

霞刑部回,着夜叉丸的尸体说。了寻找风待将监,他月左卫门在向东疾走的途中,邂逅了正在往西赶路的夜叉丸。左卫门本打算骗夜叉丸,问究竟,是功亏一篑。

“就算抓住他,未必口招供。”

“不,他已经说了很重的情报。据他说,根据骏府的御所的命令,服部的不战约已经解除。——”

“豹马说的一!那,那所谓的花名册又在哪?”

霞刑部月左卫门两人着脚夜叉丸的尸体,中充满了遗憾。

,两人在候,有夜叉丸临死前,说一句非常奇怪的话。不,就算他够,估计他有办法听其中的奥秘。那句话就是”膳人,难您被别人给杀死了?”

果月左卫门够明白其中的含义,日他的名字,许就避免被划那根不吉的红线了。——

不此此刻,刑部左卫门的目光,始终有离西方山脉的彼方。

“接着,该锷隠谷了。”

两人不约同说。

“在搞清情真相,必须尽快确定弦介人的安危。”

月左卫门弯腰。他从被雨润湿的,伸手捧一泥土,始非常泥土塑一平面。他抬夜叉九的头,静静泥土的一面盖在夜叉九的脸。

放夜叉九的尸体,泥土的表面形了一面具。是一精妙的面具,连夜叉九脸的细微处,模仿惟妙惟肖。月左卫门跪在,泥土的死假面,覆在了己的脸。——

(本章未完)

打探东海道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