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人肌地狱 攻入伊贺

“念鬼人!”

女人招呼。

念鬼抬头,着两人。他清其中的男,不禁瞪了眼睛。

“啊啊,夜叉丸!”

站在念鬼面前的,是伊贺忍者夜叉丸萤火。

“夜叉丸,你什候回的?”

“刚。”

夜叉丸有说话,他的目光并有着念鬼,是一直盯着松明的火焰,及火焰燃烧产生的黑烟。

“骏府的阿幻婆呢?怎了?”

“阿幻人?在我见胧人才告诉你。”

“听说现在胧人正膳人商谈,所我先你的情况。”

“是吗,啊。了瞒住胧人,膳人一定又花费不少嘴皮子工夫。本伊贺甲贺的忍术决斗已经始了,是膳人像不让胧人知。不难怪,谁叫胧人那喜欢弦介呢。”

“弦介活着?”

“哎,弦介,膳人实在是太谨慎了。弦介的瞳术,虽我早就听别人说何何厉害,不论在厉害,不是甲贺的忍者已。名册有名字的十甲贺忍者,风待将监虫十兵卫已经在东海被我解决了,鹈殿丈助昨晚在附近给杀了,胡夷呢,嘿嘿,就像你眼前的子。我不明白,

膳人干吗畏手畏脚——。”

蓑念鬼的笑声中,带着一丝讥讽。他站身,覆满口的黑毛粘满了块的血迹。

夜叉丸的目光,一次投胡夷的身。胡夷几乎全的身体已经变的血模糊,虽在不停的抽搐,不正在逐渐的衰弱。

——怜的甲贺少女,一人被掳掠伊贺的境内,遭受非人的残暴待遇。现在那尚在魔鬼狱中的灵魂,是因永劫的苦难憎恨不已呢,是因己色击毙了一名敌人,微笑呢?

夜叉丸的嘴动了一动,似乎说了些什。

“夜叉丸,你说什?”

“哎,。我在说,你干的很漂亮!”

“别傻了,不是一丫头其实我并不打算杀,但是像我使了什奇怪的忍术,

有办法,送西了。不,反正是名册的人,总是活不长久的。”

“名册是什?”

“夜叉丸,难你不知名册的吗?”

夜叉丸有理念鬼怀疑的目光,一俯身,在一草袋坐了。

“我太累了。”

夜叉丸一边低沉的声音说,一边拾躺在身边的胡夷的手,他的脸浮现非常痛苦的表情。胡夷仿佛有气绝,身体微微的动了一。

“是啊,夜叉丸确实太疲倦了。他刚刚从骏府赶回,有的休息。”

莹火注意夜叉丸的子,帮他解释。

那注视夜叉丸的眼神,充满了爱恋。莹火是夜叉丸的未婚妻。夜叉丸够从骏府平安归,掩饰不住己欢喜的情。

“我现在真的睡一觉。”

夜叉丸伸了一懒腰,继续手指抚摸胡夷的手。

“是啊,夜叉丸人,你是快些胧人见一面,就休息吧。”

莹火温情脉脉的子,蓑念鬼故意打了一喷嚏,四了,苦笑着说,

“不,刚才蜡齐雨夜应该,现在却不见了。特别是蜡齐,身带着名册,令人担。”

,夜叉丸静静胡夷的手放回——谁有察觉,已经断气的胡夷的脸,露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很快,他就在高高的草袋堆间,现了蜡齐像木乃伊一般的尸体。雨夜阵五郎微弱的呼救声,传了他的耳中。

“啊!蜡齐人!”

趁着莹火抢救蜡齐,念鬼阵五郎的身体扶的候,夜叉丸从草袋的缝隙中找了卷轴,藏己的背。

“快,水在外面!”

念鬼抱着阵五郎,推土门,了雨中的庭院。很快,阵五郎的身体就在雨中膨胀,恢复了原的形态。

了一儿,药师寺膳胧闻讯赶了盐库。一盐库的,有筑摩四郎朱绢。

“什?有一卍谷的女孩?膳,你底干了些什?”

着胧一脸不解的子,莹火赶紧夜叉丸推胧的面前。

“胧人,夜叉丸人从骏府回了。”

“哎?夜叉丸回了?什候?”

“就在刚才。他听说胧人正在膳人商谈紧,就望——夜叉丸人,快给胧人致礼——”

夜叉丸站身。胧那双又又圆的眼睛,吃惊望着面前的夜叉丸。

——忽,夜叉丸的脸始痛苦扭曲。更确切的说,不是扭曲,是崩溃。且不仅仅是夜叉丸的脸,他的整身体生了巨的变化,迅速变了令一人的模。

“啊——”紧挨着夜叉丸的莹火,一声肝胆俱碎的悲鸣。

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谁有见的男子。他的手中,牢牢攥着刚才找的卷轴。不说,眼前的人,正是被胧无意中运破幻瞳识破了真身的月左卫门!

“啊呀,是甲贺的忍者!”

回神的蓑念鬼一声吼。见月左卫门手一抬,穿打的土门,卷轴仍了仓库的外面。

众人的视线随着卷轴转移了屋外,不知什候,漂泊的雨中又现了一男子的身形。

人有着琼脂色的皮肤一光光的脑袋。他伸手,接住月左卫门抛的卷轴,转身朝远处跑。

“抓住他,卷轴夺回!”

药师寺膳一声喊,众人朝着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

光头男人跑仓库面的建筑物面,回头朝众人一笑。他那琼脂色的身体,刚一贴在灰色的土壁,就像一扁平的水母进入水中——先是扩展,变的透明,最消失无影无踪。

因从昨始,雨就一直有停,庭院中间已经变了泥泞的沼泽。沿着土墙的泥土,一足迹一直延伸了远处,是眼却不任何人影。伊贺的几怪物,纵是见识广,被眼前的景象惊睁了眼睛,就像在噩梦中一般,动弹不。直现串在泥土延展的

脚印,不是通向别处,是通往甲贺弦介的居所的候,众人才回神。

见无数支忍者飞镖,嗖嗖向着土墙袭。

,远处并有传该有的惨叫声。不仅此,不一儿,就连那双足迹,消失在雨丝中。

众人再回头一,不知什候,刚才那假扮夜叉丸的男人失了影踪。

不,每人中明白,就在己毫无防备的情况,已经至少有两名甲贺的忍者,同泡影一般,潜入了伊贺的境内。

血烟无情目录+书签哀绝霖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