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忍法挑战书 哀绝霖雨

了防备甲贺卍谷一族的袭,伊贺锷隐孤早已全副武装,做了迎战的准备。

阿幻的宅邸不说,在伊贺锷隐谷,山襞,谷洼,树木,农,充满了忍者的杀气.每一每一户,暗藏了刀枪,弓箭,斧头,镰刀,绳索,渔网等武器。

,药师寺膳所煞费苦的,不是伊贺的临战准备,是不让已方的胧现伊贺的变化。果胧知了,一定告诉弦介——一点,膳深信不疑,同非常恐惧。不由此,膳胧的情,了解相透彻。

果让弦介警觉,那态就不容易处理了——算,弦介已经在阿幻宅邸停留了两三夜,但膳依有他手。说其中原因,首先是膳谨慎的格,另一方面,有一处积虑的谋—

那就是,膳甲贺的九名忍者全部消灭,最在付弦介,不仅从体,从精神击溃他幸,正处热恋中的胧,根本有注意己身边生的变化。面真烂漫的胧,及无邪的双瞳

弦介是始终保持着悠的态——不,有一件,让弦介再不保持悠的态度。

那就是,弦介的侍从鹈殿丈助突不见了。

“丈助那伙哪了?”

早,弦介就觉丈助消失了。

朱绢红着脸告诉,前年晚丈助是何己做了无理的举动,不不狠狠教训了丈助一番此,胧表示己做证人,由那晚胧刚了丈助朱绢的一幕,所不怀疑朱绢的话。世界,又有谁怀疑胧呢?

“情,丈助倒干的,或许是眼见情败露,他觉无脸见人,一人逃回卍谷了吧。实在是给甲贺丢脸。”

虽是一笑了,弦介次却是苦笑。

他是有察觉己身边的异常。经一夜的等待,甲贺有任何犯的迹象。底是因主帅弦介尚在敌营内,所甲贺方面不轻举妄动吧。

膳终定决,双方战的真相告诉胧,既不就放着弦介不管,不永远真相向胧隐瞒。况且最重的是——

够击败甲贺弦介的,有胧!

就是膳权衡再三的结果。判断有根有据,不包含着膳狠毒的。那就是让两处热恋中的年轻人,互相残杀。

所膳首先带着胧,一盐库见被抓的甲贺女孩胡夷——膳本身并不打算杀胡夷。按照膳的考虑果抓住胡夷的话,在情紧急的候,拿胡夷挟弦介的盾牌。乎他的预料,念鬼杀死了胡夷。不仅打破了他的意算盘,且已方的高手豆蜡齐,被胡夷送进了狱。

更糟糕的是,胡夷在临死前,秘卷的所在,通密语告诉了其兄月左卫门。

号称铜墙铁壁的锷隐谷,有够现月左卫门霞刑部的侵入。不话说回,是防不胜防。毕竟左卫门装扮了从骏府回的夜叉丸的子,刑部又是够面同化,完全避所有的监视。

霞刑部的忍术“森罗灭形”,不仅让他墙壁融一体,且够随所的操纵己的皮肤,将肤色变希望的颜色,比雷鸟,比枯叶蝶,比泥土,比青草,比树叶。他是一具有拟态力,同变色龙一般的忍者。

不,不管忍者具备何超人的体机,不管其具备何高常人的理承受力,但是月左卫门

己妹妹胡夷的惨状的候,他的情,同是痛不生。——他一边强忍住灵魂的哭泣,一边假装打了哈欠,握住了胡夷的手。

处濒死状态的胡夷,通手指,兄长了最的流。通手指的密语话,月左卫门终找了卷轴,并卷轴了霞刑部的手中。

拿名册,霞刑部就失了踪影。

等伊贺众人狼狈不堪的赶甲贺弦介的居所的候,见弦介已经站身,正在阅读手中的卷轴。

负责监视弦介的佝偻忍者左金太倒在屋檐一侧,霞刑部身着左金太的衣服,单膝跪立在主人弦介的身边,静静等候命令。

瓢泼雨中,弦介瞥了一眼气势汹汹涌庭院的伊贺众人,沉痛的霞刑部说:

“刑部,回卍谷。”

攻入伊贺目录+书签破邪返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