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猫眼的咒缚 破邪封印

果问住在甲贺卍谷中的男,他甲贺的忍者,底最害怕哪一的话,他经一番短暂

的思考,显一丝异的笑容,回答说,他最害怕的,是一叫做阳炎的人。

不是够从口中标枪的虫十兵卫,不是喷蜘蛛网的风待将监,不是那将身体整变皮球膨

胀缩的鹈殿丈助,不是化万物的形状与色彩、巧妙隐身的霞刑部,不是具有泥死假面,由的装

扮他人的月左卫门,不是够将全身变吸盘的胡夷,甚至不是够将所有忍术治其人身,拥

有破邪返瞳的甲贺弦介。

他最害怕的,是够死亡气息的阳炎。

阳炎所怕,因是少有的女。甲贺的男人,是因明知的忍术妖蛇息,且又处

严厉统制闻名的甲贺弹正的统治,才凭借强烈的制力,加抵抗。非此,任何男人抵挡不了

的貌。

就连伊贺的军师——药师寺膳,不知阳炎的秘密。是因,够接触阳炎气息的人,迎死

亡的结局。且恐怖的忍术,又有在达情的最高潮的候,才挥威力。

拥有的忍术,阳炎说,无疑是一悲剧。正因此,不享受正常女一的结婚生活。

有一昆虫,在尾最高潮的候,雌将雄吞噬。阳炎的母亲就是。男子合,整颗兴

奋最高点的候,那欢愉的气息就化毒气,将方杀死。已经有三男子因此丧命。阳炎正是母亲

三男子所生的女儿。

三名男,是奉甲贺弹正命牺牲的。所此,完全是了将阳炎族怕的血脉,承继。

甲贺卍谷的宿命,三名男子非常乐意的接受了命令,诡异的祭坛的牺牲品——

阳炎长人,母亲一,在有生一名女儿前,生注定不知少名甲贺男人,将死在的

怀中。实,弹正在前往骏府前,在暗中筹划着件,希望挑选合适的人选。似乎有几夜晚,

他叫一群卍谷的年轻人,围坐在火炉旁边,一讨论情。

阳炎饮三拜九叩的杯酒,意味着喝死亡的毒药。是一件怕的情。但是,虽知

怕,但是有一年轻人,不愿意接受项任务。不说,首先是卍谷的神圣严肃的传统法的

服从,不,从另一方面说,说明在阳炎的身,确实具有一魅力,足让些年轻人,了够

有一夜欢,甘愿付生命的代价——就像华丽的食虫花,总是够虫子吸引己的腹中。

其实,根本就不虫做比方。任何人不此一笑了。你世界所有的女子,在其青春期的

候,莫不是散烂漫妖娆的气息,世界所有的男子,莫不是像中了魔咒一般,盲目的变女魔力

的俘虏。所谓的结婚,不是造物主的深谋远虑,述的雌虫吞噬雄虫,同异。

,阳炎在年前,并不知己身体的秘密。知了,非常痛苦。不,的痛苦,并

非是由知了己体的悲剧。虽忍术的类威力不同,但是甲贺的许忍者,拥有更加怕的

体秘密。甚至说,是生在卍谷的人,几乎拥有赋的异禀。阳炎的痛苦,是因现,己

竟爱了甲贺弦介。

不知是幸亦或不幸,阳炎生在卍谷的一名门望族,完全有资格做甲贺弦介的妻子。从,着

同身其他族的女孩的候,就暗己的貌感意。且,阳炎的,是一的格

类似的,同牡丹气质的华丽。从少女代,就次梦见己变了弦介的新娘。

是。知己是一女人,一在双方合的最高潮,将方杀死的女人的候,,

己的宿命,该有的痛苦!

阳炎终绝望了,放弃了弦介结合的法。不,顺理章的,底弦介娶谁妻子,就

比任何人更加关。

知,弦介居选择甲贺的宿敌,伊贺阿幻一族的胧妻子的候,是所有感意外的卍谷的人

中间,最嫉妒及愤怒的人。果是甲贺的女人,尚且原谅。但是,换伊贺的人,且是那阿幻婆

的孙女——,是阳炎内边己的解释,实际,不是嫉妒与愤怒的借口。

从那,阳炎的内,甚至现一恶毒的法。

己拥有死亡的气息。弦介呢,敌人有意加害他的候,使破邪返瞳,将方施展的忍术,反

让方残。但是,己并有伤害弦介的意图。不是喜欢弦介已。此一,果弦介抱

紧阳炎的话,底是弦介被己的妖蛇息所杀,是己被杀死?

在阳炎,假己够杀死弦介,或者说那一真的够的话,即使付己的生命,在所不

惜。且,仅仅在沉浸在己空的候,——的气息,就已经同杏花一般,散死亡的异香!

——现在,甲贺一党的统治者,甲贺弹正已经死了!且己一直暗恋的弦介,胧再度变了不共

戴的宿敌!

锷隐一族决斗的消息在甲贺传的候,阳炎是中最狂喜的人。,并不意味着,弦

介间的关系就有了新希望。实,他间仍存在着无法结合的、铁一般的禁律。但是,阳炎已经感

非常满足,所在的,已经解了那条铁的锁链。正是由现实中的不,使阳炎的望同熊

熊的火焰燃烧更加旺盛。甲贺的男人所害怕阳炎,估计是原因。本阳炎所死亡气息,

就不是己所控制的。从离卍谷,阳炎不仅弦介并肩同行,甚至睡在一屋檐,些阳

炎说,是千载一遇的机。因此在整旅途中,凡是接触的气息的生物,仿佛中了恶毒的死咒。

从河口往东,就是众人进入伊势路的候,刚刚放晴的空,旋即被沉的乌云所填满。东海又始

雨了。

虽说是忍者,毕竟其中有女。况且一次的旅行,不尽快赶目的。走铃鹿岭脚的

候,由色已近薄暮,一行人便决定在关町停宿一晚。

是在,月左卫门霞刑部曾经合力击毙了伊贺忍者夜叉丸。听左卫门不动声色的讲完那场惊

动魄的往,*夜色*(禁书请删除)已深。——是左卫门回别室安歇,豹马随离。

“阳炎,你休息吧。睡一觉,明一早就赶路。”

着阳炎一儿收拾寝具,一调整行灯,就是不肯离,弦介口劝说。

听了弦介的催促,阳炎才像回神一,坐行灯的旁边,回应:

“那我走了,明是从桑名乘船吗?”

“不,按照今的雨势,船走不了——况且,了风。是走陆路。”

说着,弦介一抬头,忽阳炎打了照面。阳炎那双黑色的双眸,正死死的盯着弦介——双目含情,

仿佛弦介整吞噬——,一飞蛾受灯光的吸引飞近前,就在接触阳炎脸部的瞬间,啪嗒一声落

了。

弦介觉的候,阳炎的身体已经悄悄贴他的怀中,炙热的体,紧紧伏在他的膝盖。

“阳炎!”

“弦介人。我爱你”

阳炎抬脸,花的嘴中温柔的气息——魔香足让所有男人头晕目眩,失制力。就在阳炎

主动伸嘴,就快贴弦介的脸的

(本章未完)

石碟无告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