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猫眼的咒缚 蝴蝶乱舞

莹火正冒着雨,往回赶路。

前往伊贺,需从关口往西,通经铃鹿岭往东海的另一条路。莹火现在,就在条返回伊贺的路

疾奔。

从关口往铃鹿岭的候,河流向右转弯,形了无数的湍流,古被称“八十濑川”。条通往伊

贺的路是此。由远离东海,所一路险滩恶水更。距今三十二年前,德川康遭遇本寺变

的候,了逃回己的故土,就曾经在服部半藏的指挥的伊贺甲贺三百名忍者的保护,由此山路匆匆向东

件被称康生涯中的一难,条路的险峻年相比,并有变化。

莹火尽管是伊贺的忍者,底是女,面土中阻住路的湍流,颇感难。

虽按照理说,胧其他人一行走条路,但是由雨风留人,莹火估计方改变预定的行程,

在途中停宿一晚。但是,此一,就更让莹火担胧伙伴的命运。说不定,那像琼脂一透明肤色的忍

者——霞刑部,就在他歇息的候暗毒手!

“喂——喂——”

莹火的背突传一阵喊声,让停了脚步。

“喂——莹火!”

是蓑念鬼的声音。莹火冒着雨睁眼睛,朝着喊声的方向回应:

“念鬼人——莹火在!”

急匆匆越湍流向着莹火赶的,正是刚才在关町旅宿分手的念鬼。

“哎,你怎在啊。吧,莹火。”

“。说,甲贺弦介室贺豹马”

“已经被我杀了。不是两瞎子,就像砍瓜切菜一,容易的很。”

念鬼露凶恶的犬牙。

“且,我杀了那叫阳炎的女人。被蝴蝶所骗,回的候就像一傻瓜。”

“太了!那,有一叫月左卫门的呢?”

“惜,让他跑了!实在太遗憾了。阳炎在断气前,曾经招供说,就是伙,杀了伊贺的夜叉丸。”

莹火一子紧紧抓住了念鬼的双手。夜叉丸是的恋人。根据月左卫门曾经装扮夜叉丸的子推测,

莹火估计月左卫门就是杀死夜叉丸的凶手,刚才念鬼居解决他的命,夜叉丸报仇,所莹火才

着急。

“念鬼人,你实在是太意了!比其他人,你应该首先杀掉那叫月左卫门的才!”

刚才劝阻念鬼,不贸行,现在却似乎比念鬼兴奋。怜的莹火,咬牙切齿念鬼说:

“不,许是意,说明一定我亲手杀死那叫月左卫门的人。”

“你杀了他吗,莹火?那人不简单,他是一化装任何人的忍者。”

“左卫门杀害了夜叉丸人,此仇不报,不管他变任何人,我必须识破他的诡计”

突间,莹火拉住念鬼手腕的双手僵住不动了。战栗传变了莹火的全身。现,本应该长满黑毛的念鬼

的手腕,现在居十分光滑。

瞬息间,莹火像触电般放了念鬼的手。不已经晚了,敌人已经逼近了的身边。

“被你穿了吗,莹火,我就是月左卫门——”

莹火一面退,一面举双手,试图做诱灵操虫的结印。但是,白皙的双腕,已经被月左卫门锋利

的刀锋齐齐斩断,保持着松叶的子,飘落在半空中。

“月左卫门!”

临死前,莹火及一声惊叫。

“从名册消失的,是那叫做念鬼的忍者!”

是,莹火已经听不月左卫门说的句话。月左卫门横在手中的利刃,已经反,刺穿了的膛

流水在暗的谷底泛阵阵白色的水雾。月左卫门一脚站在岩石,目送着莹火的尸体消失谷川中

不禁低沉的声音感叹:

“,我杀了女人是我己的妹妹胡夷,不是被念鬼所杀吗莹火,觉悟吧!忍术相

争,从同修罗狱般残酷。”

在月左卫门的脚边,飞舞着几从谷底飞的白色蝴蝶,两、三似乎非常虚弱,宛冥界的花瓣,挥不。

瞳术之祖目录+书签桑名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