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血染红的晚霞 波涛狱门

夕阳就落山了,晚霞笼罩了伊势湾。船舷水脉的尽头处,落日宛一颗朱红的玉碗,呈现一妖异华

丽的,让一船的旅客陶醉在丽的景色中。

七海路并不太长,且航风高浪急的水面,渐渐安静,刚始理忐忑不安的乘客,纷

纷口感谢老己的恩遇,不仅给予了己旅途的平安,让己够欣赏此陶醉人的夕阳景。

不,惟有一件让众人感不安。那就是船的那老鹰。

伊贺阿幻的老鹰,一路陪在一妖艳的女子身旁。虽有专门靠养鹰生的猎人,但是一年轻的

女子老鹰同行,众人却是头一次。不知是谁,操着一口江户口音,试图套近乎,却吃了一闭门

羹。搭话的人不禁面色苍白恐惧退了。更让人感怕的,是坐在该女子身边的男人——此人的皮肤

带着粘,长满青绿色的霉菌,无论怎,像刚从水中打捞的死人一般恐怖。是,众人视线从

两人身移,转专致志的欣赏难的海景。不,惟有那鹰,从一始就不停的扇动着翅膀,不

的在众人的头掠,给众人的投一缕影。

不说,一男一女正是朱绢雨夜阵五郎。老鹰所有胧在一,是因刚一船的候,膳就

让胧老鹰委托给朱绢照管的缘故。

“阵五郎人。我像听一些奇怪的声音,是不是胧人那边生了什情?”

朱绢示意雨夜阵五郎注意船舱附近的响动。

坐在雨夜阵五郎朱绢,由货物的阻隔,既不船舱的入口,不筑摩四郎的身影。

“什?”

雨夜阵五郎似乎有些不在焉,他的视线集中在乘客的身,了一边又一边。

“阵五郎人,你在数什?”

“剩十九人”

阵五郎声的说。

“十九人?”

“乘客剩十九人了”

“恩?”

雨夜阵五郎似乎才回神:

“朱绢人,除了我外,乘客应该有二十人才。”

“说,有一戴斗笠的男子不见了。”

朱绢巡视了一圈乘客,阵五郎说。

最初登船的乘客中,确实有一戴着垂巾斗笠。垂巾陡立菅茅编织,斗笠的周围垂着茜木棉。那

代,经常戴着斗笠的乞丐。朱绢记那男子是一佝偻,背长着一瘤。或许是

卑,那男子故意脸藏的很深。现在,不论是佝偻,是垂巾斗笠,忽消失的无影无踪。

阵五郎站身,脸带着紧张的神色,在货物堆中巡视。突,他声叫:

“哎呀!”

“斗笠在儿!”

斗笠外,那男子的衣服堆在一边。

除此外,有一圆滚滚的皮球一般的破布包袱——惟独不见了那男子的踪影。难说,他光了衣

服,跳海了?

“不!”

阵五郎一声喊,朝着船体中部冲了。朱绢脸色变,跟着阵五郎追了。

雨夜阵五郎朱绢跑进船舱的候,正是面提的那奇怪的手腕,正在胧的脖子收紧。由

雨夜阵五郎朱绢的突,手立刻消失了。不由两人一子进入暗的船舱,所有现那

突消失的手。

“啊呀,膳人!”

“膳人了什?”

胧四郎费了一番功夫,才雨夜阵五郎朱绢说明了情的经。不,药师寺膳的意外死亡

胧四郎是刚刚觉,说不所。

“一定是那人干的!”

就在朱绢紧紧抱着膳的尸体,不肯放的候,阵五郎突了什。他猛了疯似的拔腰刀,四

打量周围的情形。但是,并有现任何疑的人影。他猛腰刀又在船舱四周的板壁,胡乱的插了几

,表情异常恐怖紧张。不,依有任何动静。

阵五郎冲船舱,甲板。

他听见从船舷处的货物箱旁边,似乎传一阵微弱的笑声,立即走了。,雨夜阵五郎握着刀身的手

突被什东西抓住了,同有一手从侧面猛缠住了他的脖颈。两漆黑的手,就像是从黑色的箱子

边长的一。

“啊,朱绢!”

是雨夜阵五郎临死前,所说的最一句话。话音刚落,那手便他朝着船舷推了。

雨夜阵五郎一声恐怖的惨叫,扑通跌进了海面。

朱绢闻声赶,在船舷的近旁停住。听刚才的喊声,掌船的水手纷纷赶了。其中一人,正跳

进海中救人,忽手住船舷,“哇”喊声。

“那是什东西?”

“那人——”

阵五郎的惨叫,不是因勒住己脖子的手,是因落海的恐惧。随着他的身体在海中不断的挣扎,从他

的衣服的衣襟、袖口,不断的流犹粘,在水面扩散。他的身体,则愈愈——怕的场景

就同是狱中的魔池溶,人吞噬了一。

朱绢突解了衣带,了己身的衣服。整身体露在外,但已经有间在意乘客的目光。

迎着落日的余晖,朱绢准备跳海迎救雨夜阵五郎。

,从朱绢的背,突传一声难形容的惊愕的尖叫。

喊叫是掌船人的,因他了一从有的恐怖的情形,见货物箱突长了一黑

影——黑影箱子本身,浮现一体、光头的男人的轮廓。

“霞刑部——”

朱绢回头一,赶忙闪身躲。

此人正是霞刑部。但是,他的目光所向,不是朱绢,是船舱的入口处。

原,他现药师寺膳竟就站在那。他不是刚刚被己绞杀了吗?己不是确认膳鼻孔血,脏

完全停止,才勒住他脖子的手放的吗?刑部是此惊愕,致忘记了保持隐形的秘术,在敌人面前

露了巨的破绽。

“刑部,果是你。”

膳紫色的嘴露镰刀状的冷笑,嗖的抽腰刀,风一般的向着霞刑部奔了。

刚才惊愕不已的霞刑部,脸却浮现一丝笑容。他的身体再次恢复了琼脂般的透明色,眼就

货物箱融一体。

就在此,朱绢一声喊:

“刑部,你跑不掉了!”

见朱绢的身体从部、窝、腹部几乎从浑身的毛孔,喷了几千万滴血,猛间形了一张赤

红色的血网。

一瞬间血雾散,货物箱整染了绯红色,但是表面并有人影。不,在距离货物箱二三米外的船

板的墙壁,显了一赤红色的人形,就像一巨的红蜘蛛,正在爬动。膳一箭步赶,将锋利的

刀刃,照准人形的部一刀插了。

赤红色的人形虽有喊叫,但是身体很明显的一阵痉挛,动渐渐慢了,最终静止不动了。被

膳的腰刀刺穿的板壁,顺着壁的孔,一股细长的鲜血汩汩的流。

掌船的水手失魂落魄的目光,着眼前的一切,同了有梦中狱才生的场景。,他

并不知,霞刑部正是因全身被朱绢的血雾击中,失了隐形的力,所才遭此灭顶灾。

药师寺膳朱绢急忙回头,搜寻水中的雨夜阵五郎,却见落日余晖,整海面一片苍茫。西面暗淡的残光中,早已有了阵五郎的人影。

药师寺膳从怀拿忍者决斗的名帖,走近在淌血的船板,手指蘸着暗红的血

(本章未完)

伊贺之血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