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忍者不死鸟 血染夕暮桥

“四郎人是怎被阳炎杀死的?”

“朱绢,驹场原野的候,你见四郎尸体了吧?”

“见了。甲贺室贺豹马的尸体在一。我两人经激战,同归尽。”

“杀死豹马的,确实是四郎,却不是豹马。是阳炎——那女人,一旦被男人抱在怀中,呼吸就变

令人死亡的毒药。你现了吧,四郎的身体,根本有伤痕。男人说,阳炎是一恐怖的女人。

正因此,我必须借助你的力量。”

“愿犬马劳。那,阳炎在哪?”

“刚才我在驹场原野,一路追踪弦介月左卫门,不慎失了两人的踪迹,就附近搜索,忽在

吉田西口现了阳炎。经吉田的候,我就现了停在屋顶的老鹰,推测你胧人住在那,但是了跟

踪阳炎,暂有见你二人。,我跟着阳炎东面的夕暮桥,现等在那,毫无疑问是在等候

弦介、左卫门合。弦介月左卫门由我付,惟独击倒阳炎,需你的帮助。所我才赶忙回叫

你。”

途中,膳情经朱绢了说明。

“不,刚才的那些武士是谁?是将军的武士?”

“那是御世子竹千代人的母阿福一行。膳人,你知吗,一次服部半藏人所解除伊贺甲

贺的不战约,竟是了解决竹千代人弟君国千代人间的继承问题。——听说,由德川难决

定由谁继承将军,让伊贺代表竹千代人,甲贺代表国千代人,进行十名忍者的生死决斗,哪一方胜

的人,那一方就将继承将军人的基业。据阿福人讲,了祈求神灵,保佑竹千代人,前往伊势神

宫参拜,结果在驹场原野,偶遇了我胧人。说,不让你死,己的力量除掉甲贺的忍者

——”

朱绢不安着膳,现膳的脸突布满了隐云。

“膳人,我做错了什情吗?”

“不行!”

从膳的口中,断说一句。

“果借助他人手,即使赢了甲贺,又算什?果此传,知了锷隐的忍者敌不卍谷一族

依靠别人的帮助才战胜了敌人,那岂不是葬送了我伊贺忍术的盛名?一,许竹千代派获胜利。但

是是竹千代派的胜利,不是我伊贺的胜利。就是竹千代己,取了胜利,了将军,他同不认

场胜利,是依靠我伊贺取。何况,本竹千代,国千代,不论哪派继承德川的基业,我伊

贺无关。锷隐的忍者,必须依靠己的力量,将卍谷的忍者消灭干净。甲贺弦介说,他询问御所服

部人的意,或许是了了解其中的内幕。但是就算知了又怎?愚蠢的伙!”

膳的声音中,充满了嘲笑。

“朱绢,甲贺一族决一死战,将其全部歼灭,不正是我伊贺忍者生存的意义吗?难,你不亲手杀死

那叫阳炎的女人吗?”

“!错。我必须我己的手——我亲手将阳炎碎尸万段,否则难解我头恨!哎,我差点犯了

错!”

朱绢悔的叹了一口气,

“不,膳人,我现在的情,你是一的。是,双目失明的胧人——”

听句话,膳忽停住了脚步。

“胧人怎了?”

“啊,什。是,我是——”

“我是双目失明的胧人安全送骏府,所才所才阿福人同行的。”

膳的声音平缓了,但是目光中却异的凶光。

朱绢并有注意一点,继续问:

“膳人,有夕暮桥吗?”

“快了,就在那啊,太了!阳炎在——”

见远处的桥边,隐约倒映一女人的身影。两人悄声无息接近,等女人现两人的候,膳已

经现在桥头的一侧。

“阳炎,弦介有吗?”

“是膳朱绢吗?”

阳炎的声音,奇平静。

“弦介在哪?”

“我等的不是弦介,是你二人。”

“什?”

见膳连着几步推一旁,朱绢一健步冲了。同,的左腕从衣袖中缩了回,身的棉服垂

了,露了半身的肌肤,在苍茫的薄暮中,反玲珑的光芒。朱绢的右手,则握着四郎留的镰

刀。在凶器的衬托,那优雅的面容,显更加凄惨妖艳。

现在,伊贺甲贺两女忍者,展了面面的决战。

“阳炎,我筑摩四郎报仇!”

“呵,呵,别说话,吧——”

阳炎一闪身,躲迎面的镰刀,转身像蝴蝶一般跃,手中的佩剑同闪电,一斩断了朱绢空

的衣袖。朱绢借机往一退,说是迟那是快的一刹那,——从雪白的肌肤中,喷一张血雾所形

的网。

“啊!”

阳炎手捂面,屈身退夕暮桥的栏杆旁边。的身体,被朱绢的梦幻血界所形的血雾,喷了正着。

“让我伊贺的忍术,送你黄泉旅吧。招——”

朱绢一声怒吼,正挥动镰刀,向阳炎致命一击,忽一钢铁般的手腕,勒住了朱绢的颈项。

“不错。真有意思。”

铁手收紧了,鲜血从朱绢的嘴流,丽的面孔由痛苦扭曲。

“啊、膳!”

“膳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我月左卫门!踏黄泉路的人,正是你己!死吧,朱绢——”

朱绢尽最的气力,镰刀旋回。但是镰刀最终在空中划了一空虚的圆弧,嵌入了夕暮桥的

栏杆。那一瞬间,阳炎已经飞身趋近,顺势将手中的佩剑插入了朱绢的膛。

“很快,胧遭同的场!”

阳炎拔佩剑,朱绢的身体无力的垂,碰栏杆,落河川中。在月左卫门阳炎目光的注

视,水面泛无数赤色的波纹,同数十条朱红的丝绢,荡漾。

阳炎伸手抹己脸的血雾,露了微笑:

“干漂亮,左卫门人。居敌人诱骗。”

“亏了张脸的缘故。说让你付,我不是费了一些脚力已。”

“总算是给甲贺丢脸接,就剩胧一人了。”

“付,已经易反掌。”

月左卫门药师寺膳的脸一阵笑,“阳炎人,胧已经瞎了。破幻瞳,已经睁不了。”

诱骗朱绢目录+书签真真假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