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破幻之际 真真假假

“哎?”

月左卫门忽抬头,回头望。从吉田方向,伴随着嘈杂的人声,突现了一群武士。

“不,”

从隐暗的街一头,现了十名武士。人的手中,闪烁着刀光剑影。左卫门有些紧张阳炎说:

“那些人是阿福的侍卫。刚才我朱绢诱骗,不知又生了什情。难说,我的伪装被他

识破了不阳炎人,我现在是药师寺膳。果被他我你站在谈话,就万休矣。你

先回弦介人那吧。”

“左卫门人呢?”

“我潜入阿福一行,伺机接近胧。果胧已经瞎了的话,那杀,不是易反掌?”

阳炎已经转身离,忽又脸色惨白回头左卫门说:

“左卫门人,我不让你一人杀胧。”

“那怎办?”

阳炎那双丽的眼睛,同一汪清水。

“你带我。”

“,那就让你。了,的话,明你就加入阿福一行中。果你见我——就是药师寺

膳现在阿福一行人中就说明我平安无,胧的破幻瞳已经失了效力。在你前,我告诉阿福一

行,说你已经了伊贺的人。我就说抓住了阳炎,强行奸污了,是背叛了甲贺,投降了伊贺。总,我

向阿福解释的。”

“我被强奸?”

“哈哈,哪男人是强奸你,肯定命了。不伊贺的伙,并不知点,不管怎说,最重的是胧

已经双目失明,就办了。”

听,阳炎嫣一笑,露了洁白的牙齿。无声无息的走有十步,就消失在黑暗中。

月左卫门若无其的表情,双手抱在前,朝着武士迎了。他猜的错,人果是阿福的侍

从。

众武士站在桥的药师寺膳,突停住了脚步不再往前。刚才手有些狠,让武士己产生了

畏惧的理,不办——左卫门中暗暗叫苦,表面则满脸堆笑的走了。

“刚才恕在失礼了。我是伊贺山中的粗人,不知礼节,刚才罪各位处,请包涵。”

一头戴阵笠,身穿羽织的武士左卫门的近前,口问:

“哦,朱绢人怎不见了?”

铁制的阵笠,黑色的油漆闪闪亮,在已经一片漆黑的桥,尤其显眼。不,人的身体有些颤抖。

“刚才,我听朱绢讲,你是我伊贺的朋友。既此,你应该已经了解情的原委,不需我再嘴

朱绢现在,正在追赶甲贺一族的首领甲贺弦介的路。”

“什,甲贺弦介?”

“不错——”

“那弦介情形何?”

“战斗中受重创,现已逃走——”

“朱绢人孤身追赶敌人,不怕危险吗?”

“弦介已经身受重伤。何况,朱绢虽是女,底是阿幻人选的十名伊贺精锐一,您虑了。”

月左卫门笑了。

“那,是血迹?”

戴阵笠的武士伸左手,手指指着桥问。被敌人逼问步,左卫门颇有些狼狈,幸黑暗

中,其他武士不他的表情。

“,是弦介受伤流的血——”

“原此。浓的血腥味!,弦介受的伤不轻啊。”

方点头称是。引武士注意的,不仅是现场斑斑的血迹,更是刚才激战留的腥风血雨。

“那你什留在?”

阵笠武士一边质问,一边接近左卫门。不,他的姿势,依左卫门充满了警戒。

“我留,是了保护胧人。——甲贺一族中,尚有一叫做月左卫门的忍者。”

“喔,不是有一叫阳炎的女人吗?”

“阳炎?阳炎已经被在驯服。”

“被你驯服了?”

“嘿嘿,在在驹场抓住了阳炎。女人果是不思议,经在的一番调教,失贞操的阳炎居背叛甲

贺,投降了我伊贺一族。实际,今在所知甲贺弦介在现,是阳炎的功劳。因我

另有安排,所人暂不在。,果阳炎找我药师寺膳的话,麻烦诸位让通行。”

方似乎被左卫门说动了,沉了一,终口说:

“果厉害,果有了像你干的人才,无异拥有千军万马啊。”

听方说,月左卫门笑了。

“哎,算不干”

己果够顺利的拿胧的首级,那才称的“干”两字。

“在希望尽快见阿福人胧人,所请诸位我带路。”

“明白了不,你的身手确实很高明。刚才我方四名武士,跟你相比简直不堪一击。虽在你面前尽

了丑态,不倒让我领教了忍术的怕。不瞒你说,我所有人佩服五体投呐”

“哎,那不称忍术。”

“果我早知你是药师寺膳人,就不有刚才的冒犯举了”

月左卫门渐渐焦躁,不眼前的些武士,他不不虚与委蛇一,靠着栏杆,一边

听着夜风的呼呼声,一边听任阵笠武士的滔滔不绝。

“关药师寺膳人的神气处,从朱绢人那我早有耳闻。”

方口气中,充满了奇与赞赏,

“据说,你不论受了怎的伤,不死。谓是不死的忍者”

听,月左卫门顿中一惊。不死的忍者!是一次听说。药师寺膳居是不死的忍者?不

论受了重的伤,不死——在驹场原野,己不是匕首刺穿了膳的脖子吗?难药师寺膳有死

——世界有怪?左卫门感己的脊背被汗水浸湿了。

“是朱绢告诉你的?”

左卫门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他觉不思议。忍者,决不应该同伴的忍术告诉三者。就是真正的

药师寺膳,感奇怪。

月左卫门的中,涌了一股冲动。他立刻赶驹场原野,确认膳的尸体。方似乎有

左卫门已经不在焉,继续说:

“所。虽你曾经两次被甲贺忍者杀死,一次是虫十兵卫,一次是霞刑部,却死复生。真正杀

死你,有你的头颅完全斩断。果是一般创伤,你不治愈——般奇妙的忍术,一定让我等见识见

识。”

突,月左卫门的身体同一龙虾般弯了弓形。怎回——在月左卫门有任何防备的前提,

阵笠武士突拔刀刺向了左卫门。一刀贯穿了左卫门的腹部,刺进了他身的栏杆。

月左卫门身体朝仰,浑身由痛楚颤栗。

“百闻不一见——一点点伤,你说,不是菜一碟吧我说的不啊,膳人?”

至今止一直阵笠遮住己脸部的武士,一次抬了头。月左卫门的面部尽管由痛苦扭曲,

突睁了双眼。

尽管是在黑暗中,左卫门依清了眼前武士的容貌。阵笠面的那人,竟己长着同一张脸

——唯一不同的是,左卫门的脸充满了死亡的恐惧,方的脸却在微笑。

“药师寺膳!”

“哦,药师寺膳不是你吗?”

方一面冷笑,一面力旋转左卫门体内的长刀。左卫门在挣扎的同,伸双手,似乎是拔己的佩

剑。

“膳,让我告诉你吧!”

方依左卫门称膳,故意嘲弄眼前的敌人,

“甲贺一族,现在

(本章未完)

血染夕暮桥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