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破幻之际 妖蛇唇息

伴随着海面吹的南风,阿福一行沿着东海,吉田,经二川、白须贺、荒井,中间渡一的水路,从

舞坂了浜松。其间的行程,一共是七有半。太阳落山的候——在阿福一行榻的旅社门口,突现

了一貌的女子。

“请问是否有一位药师寺膳人?”

旅社门口的武士虽拦住了女人,却被眼前同红烛灯笼一般的华所惊呆了。——终,其中一人吞

一口唾沫,前问:

“难你就是甲贺的阳炎?”

“”

“果是阳炎人的话,膳人已经恭候了。请进!”

“我正是阳炎。”

——从富田浜松期间,阳炎已经尾随阿福一行。亲眼见药师寺膳阿福的侍从谈笑风声,

才确信左卫门已经功潜入了敌人内部。是决定加入阿福一行。不,即便此,走进旅社的瞬间,阳炎依

感一阵颤栗。

不露破绽!阳炎压抑住内的恐惧,着己周围的武士,同牡丹一般妩媚的笑了。武士警惕的目

光,似乎被笑容动摇了。就,阳炎了旅社内。

现在,最一名敌人胧,就住在旅社的某处。且,胧既是阳炎在忍术决斗中的敌人,是的敌人。——

己方的月左卫门,正在旅社等着己。胧并不知,敌人已经潜伏了身边。阳炎的内充满了喜悦。

现在离骏府有二十路,今晚,就让伊贺锷隐的十人全军覆。

“你知甲贺的阳炎吗?”

一边朝走,阳炎一边问带路的武士。

“膳人已经我打招呼了。”

一名武士答。阳炎很明显感觉,名武士,及他的同伴的视线,肆无忌惮在己的脸及身体

逡巡。估计药师寺膳告诉了些人,说是因他强奸了己,己因此背叛了甲贺。,些男子相

信了左卫门的谎言。阳炎觉笑的同,感一耻辱恼怒。

“胧人在哪?”

武士面面相觑,有回答。

“我必须问候胧人。”

“先见了膳人再说。”

一名武士拒绝了阳炎的求。果,虽他相信了左卫门的谎言,但是甲贺忍者,底有完全放松

警惕。现在阳炎的身边就围满了阿福手的武士,犹铁桶阵一般。

终达了药师寺膳的房间。间房间不知原是做什的,不仅板户紧闭,窗口面镶着铁格

子。药师寺膳正在屋内坐着。

“阳炎吗?”

膳回头,冲着阳炎一笑。阳炎走近膳的身边,紧张的情一子放松了。

“左卫门人。”

“——嘘!”

膳赶紧眼睛向示意,

“阳炎,快进,有人偷听我的谈话。”

阳炎挨近药师寺膳,问:

“什?你不是药师寺膳吗?”

“是错。所有人有怀疑我,至少现在有——不,他并不相信你。”

“是因胧?”

“不是,有那厉害。是阿福”

“阿福不相信甲贺忍者向伊贺忍者投降吗?”

“不错,阿福是一非常疑的女人。我说,你因被我强奸背叛了甲贺,反认,是我中了你

的圈套。”

“那,什那些武士让我进?”

“他你依是半信半疑总言,今夜是法动手了。暂他同行一段。现在离骏

府有二十,有三间,肯定有机除掉胧。现在,就等着那一早点吧。”

阳炎抬头,手不知什候放了膳的膝。至今止,从有膳——确切的说是月左卫

门——的姿势相处,己并有意识一点,毕竟,现在己处敌人的包围中,够保护

己的,有眼前扮药师寺膳的月左卫门。正是因身处的环境,所阳炎并非有意识的,做了亲

昵的姿态。

“首先,取阿福等人的信任。”

膳手托阳炎白嫩的颚:

“既你已经我的女人,就应该做给他。他现在就在隔壁,不仅是偷听,说不定在偷”

两人间的谈,使的是直达方鼓膜的、忍者特有的生法。不,膳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

“真有意思。阳炎,不我就在表演给他”

“——表演什?”

“你是我的女人的证据——”

“——、左卫门人”

“说我在驹场强奸了你,那是说谎。不,我现在倒是真的”

阳炎黑色的双瞳,同黑暗中盛放的黑色花朵,无限扩展,让膳醉神迷。膳不由主的抱紧了阳

炎的身体,伸手摸阳炎的部。两颗不停伏的房,同炙热的火球,将膳的手指紧紧吸住——阳炎

朝着膳妩媚笑了。

药师寺膳说,是决定生死的刻。他本是阳炎引身边,伺机杀掉。,他

阳炎魅惑的姿态,就改变了方针。杀的话,留待骏府再杀行。既阳炎相信己是月左卫门,不

利机,的享受貌的女忍者。

——不,阳炎此,己眼前的男子底是不是月左卫门,已经产生了怀疑。因,果真的是

月左卫门,他不不知己的忍术——己睡觉的男人,一定被杀死。所,左卫门不

己说刚才那番话。不是左卫门!,阳炎的一子充满了惊愕恐惧。

怎?药师寺膳活着。——现在,本应该由左卫门人假扮的角色,居是药师寺膳己。

不,眼前的男人已经——

“左、左卫门人!我的气息”

“哦,气息变热了。就像甜的鲜花。阳炎,不怕。喊声有关系。喊吧,让他听够”

一刹那,阳炎已经明白了真相——千真万确,眼前的人,是药师寺膳本人。的话,认

左卫门人已经遭遇不测。现在,我必须杀掉膳。

膳我带,我了他的。别太意了,伊贺的伙!你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正是

你己,已经死临头。杀了膳——敌人就真的剩胧一人了。不论的眼睛瞎是不瞎,我阳炎

送西。

转瞬间,阳炎了许许。但是的身体却同驯服的宠物,投入了膳的怀。

药师寺膳褪了阳炎的衣襟裙带,油灯的火焰在风中摇曳,映女人雪白的肌肤。阳炎的身体已经完全

仰,一边喘着气,一边将修长的胴体形弓形,迎合着膳的手指的爱抚。

“阳炎、阳炎!”

膳已经不阳炎是己的敌人。虽现在是己认做月左卫门,但是他已经忘记了己的身份,甚

至连己是一名忍者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现在药师寺膳不是一野兽,吞噬掉眼前丽的

女人。

阳炎脚缠住膳的身体,双手抱紧膳的脖子,那湿润的,半张的嘴,着膳的嘴部,靠了

同甘的鲜花般的气息,霎扑满了膳的口鼻——倒不说,是阳炎了狂似的,再那润滑的舌尖吮

吸膳的口

一次二次——药师寺膳那张充血的脸,突间失了血色,手脚似乎失了气力,松

弛了。阳炎膳的身体拨,站身。

冷笑着了一躺在己脚的药师寺膳,随即拔膳的长刀,斩断了他左右两侧的颈动脉。提

(本章未完)

真真假假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