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最后的胜负 鬼哭哀鸣

从挂川的旅社经三二十町就是金谷,相望一则是岛田。流经其间的井川,将远江与竣河分割。从

岛田再经二八町,便抵达藤枝。

藤枝虽位山间,不却有一条长达半的旅宿街。

街的两旁是旅舍。从略微往北的高,有一座已经破败的古寺。古寺其实离高面的旅舍很近

但是由掩映在茂密的树丛中,所从旅舍的庭院望,却不容易现座古寺。仔细的话——现在虽

已经是深夜,町人的户户熄了灯,唯独座本该荒无人烟的古寺,却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影。

不,随着夜雾的弥漫,盏灯逐渐变的模糊,暗淡了。浓雾中,依稀在一已经裂的的

经桌,插着一根很的蜡烛,烛泪不停的洒落积满灰尘的桌面。旁边的寺柱,捆着一全的女人,形

字,一根粗圆的绳索穿手腕双足,紧紧系在圆柱面。

在女人雪白房的面,刻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借着摇曳的烛光,现那是些闪闪光的银字。最

面仿佛是“伊”字,房般;往,则是一稍稍扁一些的“加”字——

女子身边并有其他人,但全身却在痛苦的扭动着,不因痉挛毛骨悚的惨叫。

“阳炎!”

离相距三米的方,响了一人刺耳的嘲笑声:

“弦介人怎不呢?”

说话的人是药师寺膳,原他就坐在古寺的正殿的暗处,独拿着酒盅,一边微笑,一边着痛苦

不堪的阳炎。

“虽说弦介已经瞎了,但是应该我立的告示有所耳闻——我告诉他我正在折磨你,将在明砍

你的脑袋,但弦介却有现。甲贺卍谷的首领,明知部的命危在旦夕,居不手相救,哼,真

是胆鬼。”

药师寺膳一边说着,一边张嘴,着阳炎的腹部,从口中喷某闪闪光的东西。他每喷一次,阳

炎的身体就随抽搐扭动,痛苦的吟。

“哼哼,知伊贺的厉害了吧。着你那又白又嫩的细腰,我真你抱在怀。不,又不行。

果靠近你的话,我就世界永别了说,前在浜松的候,你确实让我吃了一惊。虽我

一直很知你的忍术,却有,你的气息居变杀人的毒气。即便是我膳,完完全全中了你的

招术”

,阳炎的中的惊异,恐怕比膳数倍。浜松的那夜,本已经断气的膳,死回生,

装月左卫门试图欺骗己。纵己使妖蛇息再次击败了膳,了防范切断了他的颈动脉,

膳竟再次活了——

阳炎意识,男人是不死的忍者,已晚。底应该怎做,才完全杀死膳?不说己身陷

囹圄,就算是获了由,杀死药师寺膳,是不完的任务。了,己方的月左卫门就死在了

药师寺膳的手。即使是拥有泥死假面精妙忍术的左卫门,遇药师寺膳的手其场是

被方杀死。阳炎的产生了一挫败感。不仅是己,甚至整甲贺一族败局已定,从不知失

败何物的甲贺卍谷的女忍者阳炎说,比体的痛楚,才是最的打击——

膳又饮了一口酒,笑着说:

“虽你死临头,我倒是更希望够像前那,爱抚你一番。我虽不像胧人,但锷隐卍谷

战了步,居令我感有点厌倦。若不是长在两派争,我倒宁躺在你怀,再死一次二次,是

值的呐!”

他一边说,一边张嘴,“噗”的喷一条银线。披头散的阳炎就像一白色的虾米,身体痛苦弯

曲,却因被捆了字形无法动弹,拼命抬颚——

“快、快杀了我吧!”

“哦,虽非常惜,是你所愿,一定杀了你。不,我不快就杀了你。我折磨你,一直

亮——不让你活明。明就抵达骏府了。从藤枝骏府,剩五半的距离,就算中间隔着宇津

谷安倍川,傍晚定达。在此前,伊贺必须甲贺的余孽消灭干净。你的名字,从人名帖

消失。”

一根银线从药师寺膳的口中。阳炎的腹部的“加”字面,逐渐现一“月”。

“今夜,有明——果甲贺弦介不现的话,我就禀告御所人,说弦介已经因畏惧潜逃

不,有一件重的,那就是人名帖手。现尚在弦介那。真杀死甲贺最的忍者弦介,

从人名帖中抹他的名字,我伊贺众便是完胜了!”

又是一根银线,让阳炎再次痛苦的吟。

药师寺膳喷的,是细长的吹针。原膳正是从远处使细长的银针,在阳炎的皮肤写字!

就算是普通的钢针,做已经是令人指的酷刑,更何况膳所银针的针头,涂有特制的毒药。

所,即使是被砍一手腕不吭声的甲贺女忍者阳炎,此同一濒死的野兽,痛苦的悲鸣。

阳炎在浜松的候,就在阿福一行武士的战斗中负了重伤。现在,比那更虚弱,仿佛有银

针刺进的体内,才够刺激的生命反应,条件反般的惨叫。

“了目的,就有委屈你,弦介引。虽弦介已经双目失明,不他听了告示

的内容,就一定够知阿福人一行已经抵达藤枝,就住在面的旅舍,再打听打听——”

说着,膳又一根银针。“月”字变了“目”。

“膳!”

膳的身,传一低沉愤怒的声音。胧现在倒塌的须弥坛前。

“住手吧!我已经受够了”

现在古寺,就有膳、胧,有绑在柱子的阳炎。是因膳向阿福进言说,了引甲贺弦

介,他已经在处街竖立告示。一,就很容易引国千代的注意,一旦有传闻说阿福一行中,

居有伊贺锷隐的忍者同行,必招致说不清不明的麻烦,所他是阿福一行人分别行动较。由

膳已经在阿福面前展示了他不死的妖术,故阿福膳的话深信不疑。

至膳酒的菜肴,则是让旅舍的仆人准备的。膳回头了一眼胧,说:

“忍受不了了?胧人,伊贺有八名忍者已经被敌人杀死,难你现在让我女人放了不?”

“”

“不仅在曾经变敌人的刀鬼,就连胧人你,不差一点被取走了顶的人头吗?”

“杀的话至少让死的痛快些,才是慈悲。”

“忍者说,慈悲是无的。况且,阳炎的惨叫非常重。”

“什?”

“一,弦介找面的旅舍,忍者,必听阳炎的叫声,他便古寺”

“”

弦介人!千万不!

弦介的敌人伙伴——胧阳炎的底,在拼命呼喊。药师寺膳是否听见两女人的呼喊呢?

见他“噗”一声,又吐一根银针。“目”字变了“贝”。

加——贺,从阳炎的口腹部,又银针刻画了浮雕般的“伊贺”二字!

原,就是膳所谓的“伊贺的厉害”。

其手段惨烈,不必说。单凭在甲贺女人的身体,刻伊贺两字,就足药师寺膳恶魔般

的。阳炎体内的每一根银针,渗血迹,在雪白的肌肤,同暗黑的翳。

“哈,了。”

膳一边狂笑,一边将手中的酒

(本章未完)

无明告示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