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最后的胜负 梦幻泡影

甲贺弦介的双眼,依旧是瞎的。

弦介的内,更是充满了黑暗。他已经向伊贺了挑战书,带着四名部,离了甲贺。虽他的意

图,在前往骏府,向御所德川康询问卍谷锷隐决斗的原因。但是他同准备迎接伊贺的追杀。果

,伊贺一族的七名忍者了——

一路,他在伊势杀了蓑念鬼莹火;桑名海,霞刑部杀了雨夜阵五郎;接着在三河的驹场原野,一行

人又击败了药师寺膳筑摩四郎——现在,他怀的名帖,伊贺忍者剩胧朱绢两名字。但随着敌

方的人数越越少,弦介中的悲痛,越越重。

胧。恨的胧。果我胧兵戎相见的那的话,该怎办?

弦介中挥不的恐惧疑惑,早已被敏感的部所透。霞刑部一始了单独行动,虽他杀

死了雨夜阵五郎,但己赔了命;接着是室贺豹马,他了在驹场原野保护弦介又被筑摩四郎所杀

——今,人名帖剩的甲贺忍者,加己有三人了。

且,月左卫门阳炎抛弃了己。不知他是因敌人剩了两名女人,是认失明的己已

了累赘——不,不仅此。他一定是透了己的愚蠢,胧的眷念,所不辞别。

甲贺弦介就有意识,有目标,一人在东海踽踽独行。他已经预了凯旋的左卫门阳炎

他说,应该是欢悦的歌声——但他的内,却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难,己靠他的报

告,亲手,将胧的名字从人名帖涂掉吗?

————

弦介在井川西的河边,从老百姓的喧哗声中,听了一奇怪的告示。

“甲贺弦介,不知你现在藏匿在什方?阳炎现已落入我手中。一两内,我让领

教伊贺的厉害,再结果的命果你是甲贺卍谷的首领,就赶快从你藏身的方,前营

救阳炎。”

他表情凝的听着别人的宣读声。

敌人的署名是胧膳。

——说,敌方朱绢已经被杀,左卫门已经阵亡。更令弦介感惊讶的,是面居署有药师寺

膳的名字。他什又活了?

总,了确认实真相,己必须查明他的向。弦介抬他那张愁容满面的脸,毅决的路了

——是现在,在藤枝的座古寺中,在同无边的黑暗中甲贺弦介正死复生的药师寺膳默默峙

膳恶狠狠笑了。

“终钩了,甲贺弦介!”

一向谨慎的膳,次似乎忘记了秉,动异常迅速向着弦介袭。弦介则悄声无息的往旁边

躲闪。果是普通人,他的动,一定不认他是双目失明的盲人。不,有药师寺膳,弦

介的双目在黑暗中依紧闭。

“膳!”

弦介一次口。

“胧,在吗?”

“啊哈哈哈”

膳丝毫有掩饰内的意。

“弦介,你底变了瞎子!胧人确实是在。就在刚才,我胧人一边捉弄阳炎,一边做着欢爱

实在是太快活了,所连你了未察觉。哎,惜你已经瞎了,不见我俩的,实在是惜

呀!”

胧又气又恼站着,由惊讶恐惧,的全身,连同声音僵住了。

“且,更遗憾的是,在我杀了你,你那瞎掉眼睛欣赏不了胧人的笑脸,哈哈哈哈”

面药师寺膳的进攻,甲贺弦介依旧是避让不手,尽管仿并未失明,但不忘了,膳是顶尖

的忍者。弦介的步伐已乱了,一点丝毫有逃膳的观察。

“逃了吗?弦介!你不是专程受死的吗?”

膳一边咆哮,一边挥舞着凶刃,朝弦介砍。仅仅毫厘差,弦介避了一击,但是他白皙的额头

,已经划了一条口子,鲜血丝般喷溅了,借势从回廊跳入庭院中。

黑暗中,膳依清了弦介额头的血迹,及他跳跃的身影。膳猛跳了回廊的栏杆,试图朝弦

介追击。

古寺的庭院,是一片浓雾沼泽。即便是习惯了暗夜的忍者,很难一眼辨认。有那一瞬,膳在回廊的栏

杆停了一,随即一边声喊:

“伊贺甲贺忍术争,胜败已定!”

一边踩着栏杆腾空跃。

或许就是所谓的命,膳踩住的回廊栏杆,居已经枯朽!膳感觉己脚一空,长刀一从空中

跌入了雾底。同一声难名壮的惨叫。就在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失平衡,一脚的趾尖着的一刹那

——从雾的深处嗖的现一利刃,黑暗中传颈骨被砍断的脆响。

药师寺膳趔趄了五步。他的头剩一层薄皮与颈部相连,垂落在背,本该是头部的方,正在不停的

喷着血水。

甲贺弦皆单膝跪在,茫听着膳倒的声音。在浓雾中,加目不视,刚才的那一必杀的

利斩,说是他一名忍者凭借六感的拼死一击。

——喷涌的鲜血,渐渐浓雾混在一,慢慢沾染弦介的脸此他仿梦初醒般,艰难的

站身。

整古寺,一片死寂。弦介走回廊的一侧,声呼唤:

“胧!”

“在吗?胧!”

“我在,弦介人!”

——胧已经记不有少听弦介的声音了。屈指算,从弦介离伊贺的阿幻宅邸,刚才了

七晚。但是,现在的胧说,却仿隔世。七,实在是太漫长了。且,胧的声音不再鸟鸣

般明亮,是沉嘶哑,像是换了人。

“我已经杀了膳胧,你手有剑吗?”

“有。”

“拿剑,我决斗!”

弦介的豪言壮语中,却充满了音域的语韵。就连两人的声音,仿佛变浓雾一般沉重。

“我必须杀你,你必须杀我。说不定你功,因我已经瞎了!”

“我已经瞎了。”

“什?”

“早在离锷隐谷前,我的眼睛就已经瞎了。”

“,什?胧,什——”

“我不希望见卍谷的拼杀——”

弦介呜咽了,刚才胧的句话,已经让他明白,胧并有背叛己。

“弦介人,请你杀了我吧。胧一直在等待着的。”

胧的声音边,一次充满了喜悦。

“伊贺已经剩我一人了。”

“甲贺是,剩我一人了”

两人的声音又消沉在雾边。流逝的,剩浓雾间。打破沉默的,是在古寺方传的叫喊。

“——你听见了吗?”

“恩,是叫膳人的声音。”

“那,甲贺——”

喊声是从古寺方的旅舍中传的。古寺的情况,已被旅舍的武士觉察。听的,喊声正在朝着

古寺逼近。

“谁不知的情况——”

弦皆突说,他指的是已经在决斗中死的甲贺伊贺的十八名忍者。

“胧,我走了。”

“啊——哪?”

“我不知”

弦介的声音透着苍凉。他已意识己无法杀死胧。

“即使我不进行决斗,有我两人知。因,不再有其他人知”

“我知。”

突,从弦介的脚传一人的声音。同伸

(本章未完)

鬼哭哀鸣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