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最后的胜负 来世邂逅

——庆长十九年五月七日傍晚。

一就是奉臣秀赖在佛店丰臣秀吉举行供奉的仪式的日子。片桐且元接了奉臣的命令,骏府将此禀告了德川康。康中暗窃喜,一,将整揽入德川囊中的日子,指日待。,康并不知,是在的傍晚,骏府城的西面——安倍川的河畔,有一场生死决斗,即将展。场战斗,才是真正决定德川命运的决,但是康前有任何人的报告。他手的臣,有一人知晓。有忍者的统帅服部半藏,亲眼见证了场秘争。

服部半藏接阿福急使的消息,赶决斗现场的候——落日已经西斜,黄昏笼罩了骏府城的七层守阁,安倍川的水面一片暮色。

从渡口望游,有一片被高高的芦苇丛包围的白色沙滩。阿福率领着数十名侍从,正伏身在芦苇丛中。见半藏了,阿福前简短的向他说明了情的原委。

阿福有说谎,不不一定说了所有的真相。阿福那份人所共知的卷轴给了半藏,听的解释就像是偶,才知晓了场决斗的场所。

从东海的挂川藤枝间现的那份不思议的伊贺告示,服部半藏已经有所耳闻。虽他料定甲贺伊贺的决斗有关,不管着眼前展的卷轴,尽管己参与了其中的谋划,他依场秘争的惨烈扼腕长叹。

卷轴边写的明白:“甲贺组十人众伊贺组十人众决一雌雄。决斗幸存者,应携此秘卷五月晦日抵达骏府城——”就算是忍者最高统帅的半藏,有在己亲手解除了两族相争的封禁,态疾风讯雷一般,展此惨痛的结局。现在不仅距五月晦日尚远,就是相距命令的五月七日,不才了十间已。在短短的十内,人名帖写有名字的甲贺卍谷伊贺锷隐谷的二十名忍者,已经有十八人的名字,画朱红血——

“活着的,就剩他二人”

阿福的脸,同戴着一假面具。

今,服部半藏阿福的伊势秘密行产生怀疑。不,现在他从面无表情的竹千代母的脸,却不任何不轨的端倪。且,不管女人抱有怎的动机,常人的三者,即便操纵忍者的决斗,几乎是不的情。一点,是众所周知的实。“我偶尔在此巡游,但次的行果被国千代人一派知的话,某些怀叵测的人,不知又什什的猜测。且,有违御所人场决斗的期待。所,次此烦劳人您面。”

阿福半藏说。

“我所言,我担果有人知我亲观了场决斗,不一定又现什的传闻。所请忍者统帅的半藏人此,就是了请您在亲眼观场决斗,向御所人证明,我阿福场决斗间,有丝毫瓜葛。”

从距此仅有五半路的藤枝,阿福所花了长的间,是因等待昏迷的甲贺弦介苏醒。等待弦介醒既是胧的恳求,是阿福己的目的。就是让半藏观场最的决斗,证明的清白。

“——果趁甲贺忍者昏迷的候将杀死,将有损伊贺的名誉。”

众武士在古寺现弦介的候,胧就是阿福说的。虽胧阿福的目的完全不同,不阿福确实让服部半藏做见证,证实伊贺甲贺的胜利,乃是堂堂正正。

堂堂正正?——其实阿福很清楚甲贺弦介已经双目失明。知胧的眼睛已经复原。确信胜利已经操纵在胧的手中。

“不,正您所的,甲贺的忍者已经双目失明。”

“什?”

“据说,是伊贺的忍者弄瞎的。服部人,毫无疑问,是忍术相争中的一计谋。”

半藏从芦苇丛中凝视了一甲贺弦介的双目,点头答:

“所言不假。”

在忍术决斗中,确实有卑鄙词。不论双方的实力有怎的差距,不论使了怎的谋,在忍者的世界,容忍。武士的德准则,并不适忍者的世界。奇袭、暗杀、诱骗忍术的决斗注定将不择手段、惨烈有任何慈悲言。

“甲贺弦介!”

半藏着弦介声喊,

“伊贺胧的场决斗,你有异议吧?”

“——诚斯言。”

弦介从容的回答。弦介早已生死置度外,前观战的服部半藏,有半句怨言。

“胧,你呢?”

“有!”

胧拱手半藏示意。阿幻的老鹰,就停在的肩。丽的面容,流露一凌的表情——昨,胧在被阿福问的候同坚毅的态度了回答。不知是已经定了决,是流淌在体内的伊贺阿幻的血脉已苏醒。

服部半藏并不知晓两人意,在他的中,其实相悔。半藏在数年前,曾经回甲贺伊贺一次,甲贺弹正阿幻见面。他的弦介胧,是童烂漫的少年——不仅此,现在己眼前的两人,依旧是那年轻俊,至让人怀疑他的忍者身份。现在,己两人逼的境,虽说是御所德川康的命令,但在半藏的灵深处,依产生了一悔恨恐惧的情。

“既此,服部半藏谨此证。你等二人,始吧!”

半藏决说。他拿着卷轴,白色沙滩的一处空将卷轴至空的中央。

老鹰猛飞向了空中。随着半藏退放着卷轴的空,甲贺弦介胧无声无息,走进了块白色的祭坛风了。芦苇在呼呼的风声中低头,河流泛仿佛有秋才有的冷寂的波纹。

甲贺弦介胧,各握着长刀,长间默默。

——无论是谁,举刀相向的年轻忍者,他视甲贺伊贺二族宿命的代表者,两族四百年的争战,马就告终焉。有人,够了解现在两人的内世界。

又有谁知,就在十前,虽点不同,同是在安培川河畔,两人的祖父祖母,曾经一边感叹

“你我相似的命运现在又降临胧弦介的头。真是怕的意啊!”一边展了一场惨烈的决,同归尽。

见西边的山谷,落日剩了几抹残缺的朱红。笼罩一切的黑暗,即将降临。——两人依寂的站立着,一动有动。一旁观战的阿福终忍不住了,焦躁训斥:

“——胧——”

同随波逐流般,胧迈步走了。一步、三步五步——弦介手中的长刀依低垂着,有做任何防御的姿势。

胧站了弦介的面前。举手中的利刃,刺向弦介的膛。——一件不思议的情生了。的刀身瞬间反转了回,朝着己的部,深深扎了进。有吟,胧倒了。

芦苇丛中却传一声惨叫。刚才,阿福一直屏息观着场决斗,现在却脸色变。短暂的停顿,突了狂似的声喊:

“人!快杀了甲贺弦介——”

阿福完全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至忘记了己专程叫的服部半藏。胧输了!就是竹千代输了,己输了。同,就意味着竹千代一派的灭亡。所的失态,不难理解。

见众武士挥舞手中的利刃,朝着弦介一拥。是等群人甲贺弦介身前五米的候,生了更加令人惊异的情景见些武士手中的长刀,纷纷扎进了己同伴的体内。

阿福说,那场景无疑一场噩梦。场腥风血雨——在黄昏的余晖中,甲贺弦介依旧提着刀身一人站在原。是,从他的双眼,正散金色的光芒。

阿福现弦介的身影正朝着己走的候,的双腿由恐惧已完全麻木了。但是弦介是拾了放在的卷轴,又回了胧的身边。他站在那,默默的将手中的卷轴展。

“胧”

声音穿飘摇在风中的芦苇,消失了。

有弦介中明白,在己睁双眼前,胧,已经死了——

了一。弦介抱胧的尸体,了水边。他指尖蘸着胧口的鲜血,在卷轴两人的名字画了红线。众人才现,弦介在卷轴的最,

(本章未完)

不死鸟坠落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