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你听说过可乐浇愁吗?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你听说过可乐浇愁吗?

    陪楚倾心坐了好一会儿。

    看着楚国百姓的生活……

    楚倾心一边看,一边端酒倒给自己,然后一饮而尽。

    动作并不如何豪爽,但频率却极稳,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而已,她已经喝下去了整整一坛的美酒,看的苏景目瞪口呆。

    我老娘的酒量竟然是如此的强大么?

    注意到苏景那古怪的眼神……

    楚倾心顿了顿,看着苏景面前那满斟却一口也未曾饮过的酒杯……

    她困惑道:“你是要跟我干杯吗?”

    “不是……”

    苏景说道:“只是惊奇于你的酒量而已。”

    “我的酒量不是很平常么?大家平时都是这么喝的……”

    “这个大家是谁?”

    “政,还有母后,父皇也是呀。”

    楚倾心理所当然的说道。

    苏景:“…………………………………………”

    好吧,我果然是变异了的。

    苏景哦了一声,什么都不说了。

    “来来来,要不咱们两个干一杯吧。”

    楚倾心却突然来了兴致,笑道:“我还没谢谢你带我出来呢,如果不是你的话,父皇绝对不会允许我出来,说真的,看到这里的百姓生活虽然受了影响,但并没有流离失所,我心情真的好了很多……如果真的……那我就太对不起他们了。”

    “你放心吧,最坏的结果,楚国王城被破,遭殃的也不过是你们这些大人物而已,这些百姓不会有人伤害的,秦政还要获取民心呢。”

    “听你这么说,我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楚倾心对着苏景举杯。

    苏景无动于衷。

    “怎么了?”

    “没……没什么……”

    苏景移开了视线,还碰杯咧,以我的酒量,这一碰就坏事了。

    “来嘛来嘛,就一杯,这可是醉仙楼二十年的陈旧酿,有时候我父皇都要微服出宫,来饮上一杯的,很好喝的,我三岁就开始跟我父皇喝了。”

    楚倾心执着的要跟苏景碰杯……

    苏景躲闪。

    楚倾心却仿佛来了兴致,或者说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忍不住想要和别人分享,尤其是对面这个人看来是这般的亲切,那和自己一般无二的面容,简直就好像是另外一个自己一般。

    她一手端着自己的酒杯,另一只手端起苏景的酒杯,朝着他的手里递了过去。

    “我不会喝酒,一杯就醉了……”

    苏景有点无奈的抱怨了一声,伸手拂开了楚倾心强行递过来的酒杯。

    “怎么可能,酒这东西怎么可能会醉人?顶多也就是晕晕的,很舒服的……”

    楚倾心依然执着。

    苏景执意不接……

    两人你来我往。

    突然……

    楚倾心惊叫一声,似是手肘麻穴不小心撞到了苏景的胳膊,手腕一抖……满斟的美酒顿时洒落,直接浇了两人一袖。

    浓郁的美酒香气瞬间弥漫开来。

    香醇的酒水顺着两人的衣袖滴滴答答的往地下滴淌。

    苏景不动了,有点无奈的看着楚倾心。

    楚倾心尴尬的看着自己那歪掉的酒杯……

    里面的酒液全部都洒到了两人的衣袖上。

    “对不住,我刚刚……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

    她低着头,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道歉道:“我就是这样,一旦想做什么事情,其他的就都抛到脑子后面了,我是真的很想感谢你带我出来,让我知道外面的百姓到底是怎样一个状态,所以才想敬你一杯酒,没有……要不我帮你哄干吧,别小看我,我现在可也是神海境的武者了,虽然真气的掌控很成问题,但烘干衣服还是不成问题的。”

    说着,楚倾心又乍乍呼呼的去拉苏景的衣袖。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的话,弄自己的就成。”

    苏景挽起自己的衣袖……

    体内真气微微而动。

    虽是至冷真气,其内却也隐藏有灼热变化。

    嫁衣神功灼烈无比,一个照眼的功夫,浓郁的酒香更为深远的弥漫开来,偌大的酒楼之内,一股煮酒的香气经久不散。

    楚倾心愣愣的看着苏景的衣袖。

    “怎么了?”

    苏景困惑的看着她,问道。

    “没……没什么……”

    楚倾心迟疑道:“这么快的吗?我起码也得半柱香才成。”

    苏景问道:“你是不是想我帮你?”

    “嗯,我想你帮我。”

    苏景伸手,抓住她的云袖,捋成一团,真气流过……

    眨眼功夫,酒香更浓,将已经完全蒸干的衣袖展开,伸手微微一拂。

    略有些褶皱的云袖顿时顺滑无比了。

    “好神奇。”

    楚倾心怔怔的看着苏景,问道:“你……你今年多大了?”

    “好像是……二十出头一点吧?”

    “怎么是好像?”

    “因为我摸不清楚我之前的年龄,只能大致算一下……嗯,大概二十一岁,多不哪儿去,也少不哪儿去。”

    “连自己的年龄都搞不清楚吗?你之前到底是怎么过的?”

    “往事休提,还喝酒吗?我酒量不佳,陪不起你的……”

    苏景看着桌上已经空了的两坛酒,问道:“要不再要两坛?你应该挺想借酒浇愁的吧?”

    楚倾心迷怔的坐了下来,幽幽道:“酒不就是喝着好喝嘛,可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喝些好喝的东西就能舒缓的吧……”

    “但醉了就可以不用去考虑这么多……”

    苏景看着空了的两个大坛,还有对面一脸失落的楚倾心,没好气道:“算了,当我没说。”

    这娘们估计就没尝过醉的滋味, 可能酒对她而言,就相当于可乐雪碧吧,喝着很好喝,仅此而已!

    反正自己只听说过借酒浇愁的,没听说过可乐浇愁的。

    “反正我是陪不起你了……”

    他同样幽幽叹道:“我跟你不一样,这东西我喝一杯就头晕脑胀,两杯估计直接就扑在这里了,到时候,你就得背我回去了。”

    “不然的话,还是我陪你吧?”

    旁边,一道清悦的声音响起。

    白衣翩翩的文士手持折扇,脸上带着莞尔的笑容,缓步向着这边走来,微笑道:“刚刚我才进宫一趟,只是到处都找不到他们公主的下落,听侍卫的说法,恐怕公主是又偷偷溜出去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有个厉害的弟弟就是方便呀,再想出来,不用跟之前那样想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了,直接让他带你出来就好了,只是不留个信儿,倾心,你让我好找啊。”

    苏景和楚倾心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了怪异的神色。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