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神君 > 第75章 日夜游神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75章 日夜游神

    “嗯?”梁少游挑了挑眉头,扭头看向一侧:“师兄,刚才师弟心有所动,是城隍庙中的生死簿传来的感应。”

    “想来是有人大限已至,师弟还是速速进庙审查吧。

    虽然城隍也不用每次都出面审判,但这也是师弟你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好好观摩也是一番好事。”

    “师弟也是这样想的,那师弟先行告退了。”梁少游对着高飞行了一礼,而后身子消失在原地。

    转眼间,梁少游出现在一座庙门前,正是青禾城隍的神域中。

    庙门前两侧修有两座马槽,一白一红两头高大威武的大马正在埋头吃着马槽当中的料草,大马身后有两个小厮正在靠墙酣睡着。

    两头大马见有人来临,连忙抬起头警惕地望去,口吐人声地斥道:“此乃鉴察青禾司民城隍显佑伯庙宇神域当中,来者何人?不怕冲撞了青禾显佑伯的神容?”

    两个小厮听到了大马的声音,也从睡梦当中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目光注视向梁少游,劝说道:“这是谁家的小孩,快快离开,这不是你玩耍的地方,小心无常将军碰见,将你的魂给勾走。”

    梁少游不为所动,平静地看着两马两人,并没有开口解释着什么。

    “哼,你这娃娃耳朵难道聋了?听不懂话?”红马见梁少游这般无视自己,怒从心起,打了个响鼻,张开了大口,露出了锋利地獠牙,愤怒地吼道。

    然而梁少游依旧无喜无悲,迈开步子向着门口走去。

    “你,你竟然如此无礼自大!”红马龇牙裂目,怒视着梁少游,猛然间跃至梁少游身前,高高地抬起前蹄,向着梁少游的门面踹去。

    那两名小厮怜悯地看着梁少游,将脑袋扭过一旁,仿佛不忍心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而白马眼中满是戏谑,随意地吃着马槽中的料草,并没有任何想要阻止红马的举动。

    当红马的前蹄就要踹在梁少游的门面上了,红马见梁少游并没有躲避,眼中满是耀武扬威之色,脑海中已经出现了梁少游脑袋开裂的画面。

    突然,梁少游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起,身上的那身道袍变化成一身青色长袍,长袍上绣画着青禾城池。

    噗通!

    梁少游散发地气势从红马身上掠过,将红马重重地击飞到墙壁上,久久不能动弹。

    “城、城、城隍大人。”白马见梁少游散发的气势以及身上穿着的长袍,脸色骤然一变,脸上布满了惊恐,四条腿都软了,瘫在了地上。

    两个小厮同样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呆立在原地,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忙跪倒在地:“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大人降临,还望大人原谅小的们先前懈怠之过。”

    梁少游依旧是一脸冷漠,迈向了庙门前,朱门陡然开合,梁少游站在门槛上转首瞥了红马一眼,而后收回目光,踏进庙中,朱门再次的猛然关闭。

    在梁少游离去,两名小厮身上的冷汗哗哗地留下,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而后两个小厮才幸灾乐祸地看向了红马,盖因这两匹马以前仗着前青禾城隍,也就是魏安的宠爱下可没少折腾他两。

    就在刚才却得罪了新任城隍,恐怕以后这两匹马也没有好日子可过了,也让他二人心中的恨意宣泄了出来。

    白马仿佛也是明白了这些,眼神中满是绝望,看不到丝毫的光彩……

    城隍庙中布置简陋,庙门正对处前方有一案台,案台上面只摆放着一本书、一只笔以及一筒令箭,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生死簿三个龙飞凤舞般的大字。

    案台后面有一高大的黑木座椅,正上方悬挂着一大匾,匾上写有“我处无私”四个鎏金大字。

    牌匾左右两侧分别立有一根朱红色柱子,柱子上写有一行鎏金色楹联:“善行到此心无愧,恶过吾门胆自寒。”

    梁少游穿过大堂,径直地走向了案台后,坐在座椅上,桌面上的生死簿无风自动,翻开来一页,写满了文字。

    梁少游正襟危坐在座椅上,将生死簿拿在手中,认真的看着那一页所写的文字。

    过了半晌后,梁少游将那页文字看罢,想要将此页揭过观看其他页,却是发现除了寥寥几页外再也翻不开其他页面。

    梁少游细看了下这几页可以翻看的页面,发现每张页面上都记录着一人,而这些人和那将死之人多少也有些关系。

    “日夜游神何在?”梁少游将生死簿放回在桌面上,冲着门口处喝道。

    话音刚落,朱漆大门一阵开合,一个白发慈祥老者和一个满脸凶神恶煞地女子走了进来。

    两人行至大堂当中,见梁少游当坐在高位上也没有面露多少惊色,反而心中早已有准备,恭敬地行礼说道:“小神日游神昼度拜见城君!”

    “小神夜游神暗菲拜见城君!”

    梁少游审视了二人一眼,开门见山地说道:“青禾城静游镇峰底村人士段坤将于今日戌时三刻逝世,尔等还不速速前去监测,以免让其成为孤魂厉鬼,游荡世间,危害一方百姓!”

    说罢梁少游从桌上的令箭筒当中抽出一枚令箭,向着二人丢去,静静地悬浮在二人面前。

    “暗菲接城君之令。”暗菲踏前一步,将悬浮在身前的令箭接在手中,随后消失在大堂之中。

    昼度向着梁少游弯腰行了一礼,而后眼观鼻,鼻观心站立在大堂的左侧。

    梁少游明白,昼度这样做并不是在无视自己的命令,而是戌时已是夜晚,不在昼度负责的时间当中。

    倘若有人在白昼逝世,接令的肯定是昼度,站在此地的肯定是暗菲无疑。

    时间匆匆流逝,夜色很快就降临。

    青禾城静游镇峰底村一处老宅中,炕头上面躺着一个骨瘦如柴,浑身满是伤痕的中年男子。

    忽然男子睁开眼睛,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吐出大口的鲜血,男子缓缓地扭了下脑袋,艰难地抬起手,伸出手指向了一遍方向。

    就在这时,男子瞳孔骤然放大,眼珠子也快要凸出来一般,眼神中散发着浓浓地不甘心以及怨恨,而后抬起的手重重地落下。

    此人正是生死簿上所书的段坤,此刻也正是戌时三刻,一分不多,一秒不差。

    一道淡淡地魂魄从段坤的尸首上飘出,段坤看着自己已经死去的尸首,眼中满是迷茫、悲伤、难以置信以及还有一丝淡淡地解脱。

    “我不甘心啊,我好不甘心啊,我还有大仇未报啊!

    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那些恶人啊,求求你睁开眼看看那些恶人吧,为何他们还可以逍遥在世?为何我段某人会死在那些恶人前面啊?

    老天爷,你不公啊,你不公啊!”段坤将心中压抑之气一喊而出,泪水不断地流下。

    “李家,李家,都是你们害的我这般模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接着段坤目光从自己尸体上面抽开,又看向西边方向,眼中是强烈而又不加掩饰的仇恨。

    阵阵地黑气从段坤魂魄上面散发出来,本来发淡的魂魄也有些凝实,面目也变的可憎了起来。

    暗菲就站在段坤身前不远处,但是段坤却是没有发现暗菲的存在。

    “切。”暗菲见段坤身上的变化,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不屑地嗤笑着。

    段坤刚要有所行动,想要向着西边方向冲去,但是两个怪人突然出现在段坤面前。

    两个怪人一个满脸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手持一白色的哭丧棒,高戴白帽,身着一身白袍。

    另外一个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怒目而视,手持一黑色长鞭,高戴黑帽,身着一身黑袍。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