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第二卷 第38话 袭击事件之后4

了早,围在了餐桌。

艾迪恩先生、蕾缇亚姐不说,艾娜科、达修希米伽在。

「从今始我就了,计划週末就回,因爲拜託了旅馆的修理,果修了联繫,週前请稍微等待一。果有什情的话,请听从执达兰姆西亚先生的指挥……」

吃完早饭,跟打声招呼,艾迪恩先生说直接从裏转移有什问题,是我就艾迪恩先生一转移了艾迪恩的办公室。

「凯因君,我近期德林特尔,请候关照呢。」

因爲我使转移魔法的原因,就不忍受在马车颠簸的2了。

「经常的话,你不习惯其他方的呦。」

两人笑了笑,凯因从宅裏转移了公裏了。

再一次,回己的房子裏,穿制服,向着校。

虽享受一假期,但是领主裏有很情处理,所校是凯因最的休息场所了。

明明是早,我却双手一摊趴在桌子,呈现着非常疲劳的状态。

「週末的候生了很情,我已经累了。」

「真是的,凯因人一副很疲劳的子。」

「我不认爲凯因君有十岁呦。」

担着的特蕾丝希尔克偷着边,但是实在有太余力回应,举手回应了一立即又趴在桌子了。

虽现在在课,但是凯因已经进入了梦世界了,虽是不的,但是课的内容我基本知所有什特别的问题。

课的老师虽联繫了校长埃克公爵,但是他似乎有特别在意的感觉。

的所有课程结束了,我从现在始与陛见面。

「特蕾丝,今打算陛见面,你一吗?」

「了,我爲凯因人一感很高兴。」

「特蕾丝真呢,我偶尔凯因君一坐马车回。」

「稍微冷静的话,次一逛街吧!」

因爲在意着希尔克那露的寂寞表情,凯因向着2人提案了,,两人的脸露了犹花一的笑容。

「绝一呢!我期待着呢!」

「果那的的话,我跟你约定。」

露笑容的希尔克告别,特蕾丝一坐了马车前往王城。

我达了王城,被引导了接待室,享着女僕拿的红茶。

「抱歉,久等了。」

麦格纳宰相父亲-加尔穆进了,了一阵子,陛进了。

「从加尔穆那裏听了关内政官的情,因爲有人格的问题,我认爲就爲代理官就任。」

「已经了王了,马就,果是他的话我应该有问题。」

像着一直见的代理官的子,四人应着今的情展了讨论。

随着敲门声,女僕带着新的代理官了。

通门进的,是一名青色头髮,20岁前的青年的子。

,凯因惊讶睁了双眼。

进的是加尔穆的次男-亚历克‧冯‧西尔弗特。

他比十岁的凯因8岁,现在是18岁的年纪,父亲加尔穆一的青色头髮,是稍微有些苗条的男子,本他爲了帮助父亲的加尔穆选择了内政科习街运营。

亚历克进入房间首先着陛宰相低头问候。

「在是亚历克‧冯‧西尔弗特,加尔穆的次男,次是接受代理官的面试,请指教。」

「果是的话应该问题,我爲非常识的凯因的剎车。」

陛一边说着余的话,一边催着亚历克坐。

「不是亚历克吗?!的确说了在格拉西亚领帮助金不是吗?」

「呀~格拉西亚很沉着呢,有什特别的情做,从父亲的话听像边有各各的情做,立马就OK了。」

亚历克坐在凯因的旁边,议再次始了。

「关教,我主教那边派一位新的司祭,候教的检察官一同行,貌似是爲了查至今爲止账本的原因。」

麦格纳宰相接着说明教的情况。

「关次的冒险者公的情,昨公总长艾迪恩先生一了德林特尔的公。因爲次的情,王公派遣了一人替代了公的副长,同兼任检察官。关德林特尔的公长听说是什不知的情况,听说爲负责人有必接受应的处分,但是,因爲现在是情况,所打算今的工决定处分的内容。」

凯因向陛他说明了昨生的情。

因爲凯因的说明,点了点头。

「不意思,稍微插一嘴吗?」

插嘴的是亚历克。

「昨今的情,王距离德林特尔有2马车的路程,距离明明离那远,却及了消息,且,次代理官的情听说了,但是详细的情不清楚,城市生了什?」

听了亚历克的话,叹了一口气。

「亚历克君,凯因是规格外的存在,现在了传说中的转移魔法,够一瞬间在王德林特尔间回,且,一爲了德林特尔的领主,凯因就摧毁了公的训练场,找教打架,并击倒了前任的代理官暗黑公,现在守所爲了关押着抓捕的五十人的状态。」

亚历克凯因至今爲止所做的情感惊讶,在他听的途中觉非常不思议,着凯因的脸,陛宰相凯因的情表示确认点头。

「着那爱的弟弟的话,居做了程度……」

真不愧是亚历克凯因的非常识感惊讶。

「所我刚才说了,让你爲非常识的凯因的剎车。」

「原是的情况呢……」

亚历克着陛的话理解了并点了点头,凯因是不知非常识的意义的,知做着正确的情,爲领主,德林特尔城向着的方向展已。

「不那像人有常识一的说法!人不是退治了坏人已!」

「「「有那的!!!」」

陛、麦格纳宰相、加尔穆的声音重迭在一,虽有觉,却被说非常识,凯因失落堕了肩膀。

「说的话,凯因呦,你在王的候不在意吗?暗黑公的残党很在候袭击领主宅吧?」

陛的疑问,凯因一副并不在意的子。

「关那件情的话,我僱佣了非常强的执,就算一百人同袭击,我概有什问题。」

平淡回答的凯因,冒着冷汗,绝是伙做了什,实际,有着次召唤魔法召唤魔王并契约的前科。

「你……又召唤了什?」

陛冷淡的声音刺向着凯因,那一瞬间,凯因的眼神游离了。

常年腹黑贵族打的陛宰相,不不注意他的表情。

「凯因……你……绝做了什吧!老老实实回答我!!」

陛双手敲着桌子,凯因停了,凯因感觉了冷淡的视线,鬆了鬆肩膀放弃了挣扎。

「执并不是我叫的,一始我是打算召唤契约的赛特领主宅的护卫的,但是他似乎很忙的子,爲代替,爲将军隐退的人叫了执。」

「你……刚才说的是赛特……吧?赛特是……你前契约的魔王!!!那人部的原将军……你将它做执使唤吗!!」

陛听了凯因刚才说将魔王的部做执使唤,进一步接近了。

宰相父亲-加尔穆已经放弃思考了。

「有那……有那非常识的情,究竟说几次才明白!!」

陛面红耳赤,最彷彿疲惫不堪似的,坐在座位。

「已经了,德林特尔随你喜欢就,考虑你的真面目的话真的很疲惫,我回房间睡了。」

落肩膀的陛,默默

(本章未完)

第37话 袭撃事件之后3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