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第五卷 第12话 兄弟?

翻译:ビーム反

早晨降临,生搭乘马车从城镇了。

接的方是议所在的城镇──坦巴尔。

生预定议见习,但凯因说则是进行赔偿问题的协商。

气氛感有些沉重,凯因在马车一直怒火中烧的特蕾丝媞娅的话点头称是。

路途中,在驿站住了一晚,二傍晚达了城镇坦巴尔。

「就是坦巴尔啊……」

城镇中建着一幢巨的建筑。

从城镇的入口就见座国象徵的议场。

见习从明始,达旅馆,分配了房间,各放鬆着。

吃完晚饭全员回了房间,凯因则有急办。

弗鲁嘱咐达城镇公露脸。

凯因老师说有些办,便离了旅馆前往了公。

再三向教师确认他绝不告诉特蕾丝媞娅。

万一暴露的话……

一边走一边着的凯因,身体不禁颤抖了。

冒险者公在离城镇中很近的方,立刻就找。

凯因推门走了进。

外面已经非常昏暗了,委託的报告已经结束了,旁边设立的酒馆中笑声迴蕩着。

有不少冒险者在贴着委託的公告板旁,寻找或是商讨明接受的委託。

由凯因的进入,视线一瞬间集中了,是穿着制服的孩子就失了兴趣,视线马又散了。

凯因就走向了空着的柜檯,向接待姐打招呼。

「那……弗鲁先生说我公露脸……」

「弗鲁先生……?加扎尔的公长弗鲁先生吗?」

「嗯,是的。」

「请问你的名字是?我需确认一。」

「我是凯因。」

「凯因人是吗。那我立刻确认,请稍等片刻。」

接待姐走向了面,同面坐着的司始话。

司听闻凯因的名字,很有气势的站了,了柜檯前。

「让您久等了!西尔弗……凯因人是吧。弗鲁已经派快马将书信送达了,内容已经拜读。接将您带室,我叫公长。喂,快準备茶水。」

司率直的应着,接待姐点了头,将凯因带了单间的接待室。

「那,请在稍等,马就了。」

準备红茶的接待姐行了一礼,退了房间。

不久,门被打了,两名男走了进。

一名是人族的男,另一名则是精灵族的男。

两人浮现笑容,坐在了凯因面前。

凯因见那容貌,瞪了双眼。

「张脸像令您相惊讶呢,西尔弗特卿。不,叫义兄更吧。我是的公长拉丁。旁边是公副长哥萨克。」

「我是哥萨克。西尔弗特卿,请关照。」

笑着的称是公长的青年,有着跟艾迪恩一模一的容姿。

凯因惊讶是不无理的。

有比那更重的……

(刚才,他叫我义兄……?)

「难、难说……」

「嗯,您的一。我是缇法娜姐姐的弟弟。」

意不的令凯因惊讶的候,完全不在意子的拉丁继续始说话。

「我从弗鲁那收了书信。马夫议员最不该手的人了手呢。」

「真是的呢……肯定在议捲风暴啊。赔偿金额破荒啊……」

两人的说明中,听议进行的介绍,感觉就像是前世的法庭进行判决一。

次者包含在内,所有人旁听,应该是不逃掉的吧。

在议进行了前说明,日程已经安排了。

那一正是──凯因他艾斯弗特王国的生议见习的。

在实际的裁判中旁听,是研修的内容一。

「……难说……」

「嗯,那一正是艾斯弗特王国的生见习的日子。我认日程是被刻意安排的。是考虑在其他生面前,言论不太强硬吧。马夫议员正是瞄準间进行指定的。」

原本不闹太的凯因,一人议早早解决。

虽教师进行了说明,但是果在他国生袭击件的被传的话,有损伊尔斯汀共国的形象。

本是避免的,但是马夫的法却不一。

拉丁的法是,马夫在判决中诱导众人引同情,从令罚金尽量减少。

「实际,罚金有少呢?国的制度我不清楚……」

凯因的提问,拉丁稍微考虑了一口。

「五十枚,概吧。」

「金币五十枚……相一笔钱呢。」

金币五十枚,日元说就是五千万円。

是相合理的金额。

通故的了的赔偿金说的更一点,幸凯因有受伤。

但是,拉丁摇了摇头。

「不,是白金币五十枚哦。虽不全部给西尔弗特卿……」

「诶!?那……」

罚金五亿円。

相的一笔钱啊。

凯因投资城镇的资产虽在,却算是佔了几的金额。

「概是,议的罚金白金币十枚,西尔弗特卿二十枚,有向艾斯弗特王国谢罪的二十枚。」

「罚金高吗……」

「不,我认次是特殊情况。别国的级贵族──伯爵进行了袭击。即使是他儿子干的,不减轻量刑的理由。更何况是本国的议员。我部分资产应该被收吧。」

就议碰的问题进行了商讨。

「拉丁先生,哥萨克先生。非常感谢。」

「不。你是我义兄的人啊。弗鲁明应该,因预定庭。」

「我知了。那,再见!」

凯因同两人握手,离公回了旅馆。

「又被陛说些什了吧……」

着的,凯因随进入了梦乡。

第11话 里工作目录+书签第13话 斗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