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第五卷 第26话 善后

翻译:深海潜水母舰

缇法娜卫兵哑口无言。

剑收进鞘的凯因就俯视着科尔吉诺的脖子。

(爲什被邪神迷住了呢……)

就在此,凯因听了预料外的声音。

『真,现了创造神的使徒呢……』

凯因露了惊讶的表情,并与说句话的方保持了距离。

剩头颅的科尔吉诺睁了眼睛并且嘴巴动了。

『你,真有趣呢。不,别创造神的使徒了我的使徒吧……?』

「……我拒绝。邪神的使徒除了添麻烦外什有了。」

是因爲凯因的话乎预料吗,见科尔吉诺的头颅露了笑容。

『是啊……嗯?你的灵魂是……嗯?原此……你是……那两人的──』

在句话说完前,凯因施放了魔法,就科尔吉诺的头颅烧掉了。

最的声音从火焰覆盖的方响。

『僕的名字叫亚伦,在是被称爲游戏神的存在。次再见吧。将僕封印的人的裔。』

那就是最的话。

火焰熄灭,科尔吉诺的头颅就化爲灰烬了。

「比……」

宅邸在燃烧着。

凯因转换了情变施放水魔法进行灭火。

够使水魔法的卫兵陆续施放了水魔法。

数十分钟,因凯因卫兵的魔法火焰被熄灭,因爲灭火的产生的白烟慢慢飘。

使了探查确认有有人活着。

儘管很,但是仍有两点的反应。

凯因急忙的走进了刚刚才灭火的建筑物。

「仍是有点危险──」

凯因不听卫兵的劝告,依旧跳进宅邸,跑二楼处,并踢目标房间的门。

在那的是两人,肚子处不止流血,倒在了。

女僕另一,科尔吉诺的嫡子哈比特。

凯因抬了两人,就踢破了窗户就跳。

卫兵因爲凯因突从二楼的窗户抬着人跳吃一惊,但是凯因并不在乎的让手中的两人先躺在。

「稍等一……」

『区域高级恢复』

凯因施放了魔法,两人的伤口逐渐癒合。

「我觉应该就问题了吧……」

或许是凯因的魔法了吧,两人的呼吸渐渐平静。

「两人是……?」

凯因因爲身的缇法娜搭话转身。

「通探查寻找的,活着的有两人。伙,是嫡子哈比特,是同……」

老实说,我不知凯因的救援是否正确。

科尔吉诺侯爵是次的叛乱主谋已经是显易见了。

关科尔吉诺一,是由国王裁决的,根据情况,全有被判处死刑。

在情况,哈比特必须爲嫡子承担责任。

(由陛处理了吶……)

获救的哈比特其随从被卫兵送往王城。

有头颅的科尔吉诺的尸体同被白布捲着一同运。

「凯因,我必须先回王城一趟。因爲有跟陛解释的必。」

「嗯,说的是啊……我突就跑了。」

缇法娜两人默默向王城走。

在王城的接待室一

其中国王双手叉,皱眉头烦恼着。

听缇法娜凯因的说明,他露了难置信的表情。

「难说……邪神复活了……?」

面国王的提问,凯因摇了摇头。

由不确定,所凯因不轻易的回答。

在给答案前,有必先神进行一次商谈。

「啊,果复活的话先安呢。话说回,讨伐邪神的使徒,真的是辛苦了。」

「说的是啊。果凯因不是爲了报告转移王的话,情就糟糕了。」

凯因虽是趁着科尔吉诺的空隙一口气收拾掉了他,但是科尔吉诺所寄宿的魔力是很兇恶的,且强有力。

果凯因不在他在王肆虐的话,一定有人阻止他吧。

「详细情况就从倖存的儿子那听取吧。那接就是伊尔斯汀共国了。」

凯因彷彿似的点了点头。

因爲邪神的使徒现冲了王城,所话说了一半。

次的情知,根据方的态度,是否演变战争态。

爲了避免战争及够平解决,必须决定谁负责。

且至今爲止是科尔吉诺负责的。

「与伊尔斯汀共国进行涉就给我吧。首先我总结一次的细节。」

听埃克公爵的话,国王点点头。

「嗯,埃克。拜託了。」

那一就解散了,凯因回了宅邸。

从二始,王城就处严密的警备,并袭击者展了盘问。

布德子爵最初一直保持沉默,但是他知科尔吉诺已经死亡,他无精打采耸了耸肩,慢慢始讲述件的经。

相反的在同进行盘问的马尔夫,他马就招供。

「……啊!」

记录了件的详细内容的报告书经由麦格纳宰相口在议室内朗读。

在间房间的是国王、埃克公爵、麦格纳宰相、缇法娜骑士团长戴姆副团长。

国王本爲凯因的父亲加尔穆在场,但很不巧的他人在格拉西亚领,并不在场。

凯因便此问「我带他吗?」,关转移魔法的不公,所议在加尔穆缺席的情况继续着。

「虽直接手的是马尔夫前议员,不因爲是科尔吉诺的指示,关伊尔斯汀共国越境的问题,我方受非议。儘管此,试图让包括王女殿在内的贵族子嗣变非法奴隶,爲我方进攻的藉口吧!」

听麦格纳宰相的话,国王面带难色苦恼着。

哪怕是一处的应错误,引战争。

说实话因爲有凯因在,有他一人就打胜仗。

凯因未年,即使生战争不让他站在战场。

根据艾斯弗特王国的法律,未年的人是禁止参加战争。

接二连三提方案,将彙集了些方案的书信送伊尔斯汀共国的议。

「嗯,就了吧。话说,凯因。你该回了吧,姑且在研修旅行中。特蕾丝等人的护卫问题姑且是派了增援,但果生了什你与他汇合,那就帮忙了。」

句话让凯因了己在回国途中。

另外,再几就回王的生果你在王迎接他的话,怎呢?

『爲什,本该与在一的凯因在王迎接呢?』

每人有的疑问吧。

转移魔法的无法避免的被传吧。

实际,虽了转移魔法运送了袭击者,但是他已经确定了全员是死刑。

至近卫骑士团的话,关凯因的魔法,必须绝口不提的命令早已传达。

「说的是啊。先合再一回比较。」

「那的话就帮忙了。有你在,无论是袭击是啥,平安无的归吧!」

「我了解了。那,换衣服我马就啓程。」

凯因便场咏唱转移魔法。

国王提醒他儘量不让随从他,所特例让他获了在王城内魔法使的许。

凯因回宅邸换制服,便科拉恩西尔比娅待了一句话,就转移了。

转移的目的是国境的堡垒。

生应该已经进入艾斯弗特王国了。

并不打算沿着研修的路线布德子爵统治的城市特伦萨,是直接返回王或凯因治理的德林特。

(本章未完)

第25话 使徒VS使徒?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