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八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八章

    社员招生(争夺?)周结束之后,入学相关的活动告一段落。

    达也他们的班级,也终于进入正规的魔法实习。

    正式的魔法专业教育是从高中课程开始,不过从入学测验包含魔法实技就可以得知,学生们在入学的时候,就已经习得某种程度的基础魔法技能。

    课程内容也是依照这个标准设计,所以虽然是重新从基础进行系统式教学,但是不擅长实技的学生,也可能刚入学就跟不上进度。

    就某个层面来看,将学生分成一科与二科,是考虑到这样的实力差距,避免对双方造成负面影响的合理做法——即使会将其中一边完全割舍。

    ◇ ◇ ◇

    「940ms(毫秒),达也同学,你过关了!」

    「真是的……第三次终于过关吗……」

    美月像是自己过关一样开心得眼神闪亮,达也则是露出疲惫的笑容回应。

    现在,达也他们班正在进行魔法实技课程。

    今天的实技课题是两人一组,要在限制时间之内,编译基础单一系统魔法的魔法式,并成功将之发动。

    读取启动式,并以其为基础,在魔法师潜意识领域里的魔法演算领域,依照启动式构筑魔法式并且发动。

    这就是现代魔法系统。

    在整套架构之中,将能以档案形式储存在机械里的启动式,转换为机械无法重现的魔法式,这个步骤沿用资讯工程的用语称为「编译」。

    现代魔法把发动魔法的必要工序建档转换为启动式,再以此构筑魔法式。这样的架构令魔法得以更加正确、安全又多采多姿。

    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牺牲了「超能力」原本只以意念就能改变事象的速度。

    由于增加「构筑魔法式」这个工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不过,虽然无法省略掉构筑魔法式的时间,却可以让这段时间趋近于零。

    现代魔法之所以重视构筑魔法式的速度,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因素。

    CAD本来只是用来记录启动式原始文件的储存机器,不过很快地,它就成为了加速发动魔法的着力点。

    今天上课使用的CAD,不需要针对不同使用者进行调整,相对来说也完全没有搭载提升速度的辅助功能。使用这种就某方面来说最为原始的CAD,让学生练习提升自己的编译速度,就是今天实习课程的目的。

    同组的其中一人没有过关,另一人也自然而然必须留下来。美月一次就过关,所以对达也来说,这次过关令他放下内心的重担,松了口气。

    「不过我好意外,达也同学真的不擅长实技……」

    像是今天这样的课题——单一系统暨单一工序的魔法,从展开启动式进行读取开始计算,如果能在500ms之内发动魔法,才算是能够独当一面的魔法师。

    必须挑战三次才能在1000ms之内发动魔法的达也,说客套话也不算优秀。

    「意外?我其实自己讲过很多次了吧?」

    「虽然我确实听过……但一直以为是谦虚。

    因为达也同学这么万能的人,居然不擅长实技……

    美月打从心底诧异歪过脑袋,使得达也不由得苦笑——他没有选择其他表情的余地。

    「……虽然我自己这么说也很奇怪,但要是我的实技有普通水平的话,应该就不会编到这一班了吧。」

    达也尽可能避免语气惹人厌恶。不知道是努力奏效还是白操心,美月率直点了点头。

    「说得也是,如果达也同学擅长实技……或许就会过于完美,令人不敢接近了。」

    美月语毕,露出纯真的笑容。

    自己的笑容是否与她相同?达也有点在意。

    「不过,达也同学……你不会不甘心吗?」

    「……不甘心什么?」

    从美月再度纳闷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心机,所以达也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

    「明明真的有实力,却被评定得像是没有实力一样,我觉得一般来说都会不甘心。

    如果是我,肯定会非常不甘心。要是我有达也同学这样的实力,会很难忍受自己被视为杂草而瞧不起……不过达也同学看起来不太在意,所以……」

    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

    依照美月的个性,无法想象她会在听过答案之后到处说坏话或是打小报告,但如果要给她一个能够接受的答案,达也就非得透露自己内心暗藏的某些秘密。

    「处理速度也是实力的一种。

    而且是重要的要素。

    零点一秒定生死的状况并不是不存在,所以我被评定没实力并没有错。」

    到最后,达也选择了原则论。

    如果美月是普通的二科生,这个答案就能令她接受吧。

    然而,她拥有特别的「眼睛」。

    「只要以实践为前提,达也同学其实可以更快发动魔法吧?」

    「……为什么会这么想?」

    达也明白,只要问了这个问题,就等于已经承认对方的推测,承认自己说不过对方。然而他动摇的脑袋无法演算出更好的响应。

    「关于刚才的实技,达也同学三次都做得很不顺手。

    我母亲从事翻译工作,所以我会以这种方式譬喻,这样就像是能用英文文法思考英文问题并以英文回答的人,被迫以日文回答并且翻译成英文。

    而且达也同学在第一次挑战时,曾经舍弃即将建构完成的魔法式重新编译吧?

    以时间来看,你是同时进行启动式的读取,以及第一段魔法式的构筑。

    我看到那一幕就有这种想法了。

    若是这种程度的魔法,达也同学应该能不使用启动式,就直接建构魔法式吧?」

    不使用启动式,换句话说即是不必使用CAD,就能以同等速度使用魔法。达也有义务将这项技术严加保密。

    然而只进行一次实技挑战,美月就看穿了。

    达也打从脑子里感到凉意。

    警戒心达到顶点,动摇超过极限,反而令他恢复平常心。

    对于情绪很少动摇的达也来说,这是罕见的体验。

    「没想到被你看到这种程度。

    不愧有一双好眼睛。」

    这次轮到美月脸上失去血色。美月果然想隐瞒自己「眼睛」的事情。

    这种说法有点坏心眼吗?如此心想的达也微微扬起嘴角。不过从美月的反应来看,秘密技术被看穿的风险大幅降低了。

    达也决定在此时趁胜追击。美月已经知道他拥有不必使用启动式就能唤出魔法式的技术,既然这样,就让她认定这纯粹是个人特有技能,让她不再对这个系统感兴趣就好。依照她的个性,只要能让她满足某种程度的好奇心,应该就不会进一步深究。

    「没错,如果是基础单一系统的魔法,我的确可以直接建构魔法式加快发动速度。

    不过这一招只能用在工序少的魔法,我的极限是五工序。」

    在现代魔法里,「工序」这个词有两个意义,其一是「发动魔法的过程」,其二是「为了改变现象达到目的而组合复数魔法时,各项魔法的处理程序」。达也在这里所说的「五工序魔法」,指的是组合五种魔法处理,藉以改变单一事象的术式。

    举例来说,如果要厨房里的鸡蛋移动到餐桌,必须经过加速、移动、减速(负加速)、停止(结束移动)四个工序。

    移动魔法是改写物体速度与线性坐标的魔法,要是省略加速工序,物体会无视于惯性持续加速。物体如果是鸡蛋就会破掉。

    如果省略移动工序,只进行加速与减速的处理,鸡蛋会以拋物线轨迹飞过来,必须进行精密到恐怖的减速控制。即使会增加一个工序,但是先以加速魔法将速度降低到一个程度,再以移动魔法将速度归零,是比较容易的做法。

    相对的,如果是交战时将对手打飞的魔法,只要以单一的移动工序就能完结。使用魔法的目的原本就是要让对方受到打击,所以不需要加入缓和冲击的工序。

    「我觉得如果是战斗用魔法,五工序已经绰绰有余了……」

    一般来说,民生魔法需要的工序,比战斗魔法来得多。

    如同美月所说,战斗用的魔法,大部分都是单一工序到五工序的魔法。

    「我学魔法并不是为了战斗。

    要熟练使用多任务序魔法,启动式还是不可或缺,我在这方面的处理速度拙劣而得到相应的评价,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我能够接受这种状况。」

    达也说完再度投以微笑,随即美月不知为何以湿润的双眼抬头看他。

    达也感受到一种不自在的突兀感,就像是某处计算错误的感觉。

    而且,计算错误导致的错误演算结果,立刻显示在达也面前。

    「真了不起,达也同学……我好尊敬你。」

    美月将十指交握于胸前,以陶醉的语气说出(对达也而言)不能当成没听到的感想。

    「啊?」

    「因为能使用魔法而成为魔法师,一般来说都是如此……但达也同学确实拥有自己的目标,而且是为此学习魔法……」

    「慢着,嗯,确实是这样没错,不过……」

    「我要改变心态!」

    「呃……」

    「我原本只是为了控制这双『眼睛』学习魔法,没有深入思考过将来想要用魔法做什么,但我今后会好好思考这件事!」

    咦?她不是想隐瞒眼睛的事情吗?虽然达也在此时想到这个问题,却受制于美月的气势,找不到空档如此吐槽。

    「哈啰,美月同学?」

    「说得也是,只要拥有坚定的目标,稍微受到中伤也不会受挫。

    只要能够达成自己人生的重要目标,学校成绩只是其次。

    这就是生存的价值。

    人们必须追求只属于自己的生存价值……」

    「慢着,美月,你在激动什么?」

    美月的独角戏——即使还在上课——一直持续到艾丽卡如此吐槽。

    班上同学投来的奇异目光——应该说是白眼,美月总算察觉到,红着脸低下头。

    达也看着这样的美月慎重维持表情,避免脸上浮现嘲讽的神色。

    生存价值?

    并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东西。

    他无法选择与魔法无关的生存方式。

    不是因为能使用魔法而成为魔法师,是无法使用魔法却被塑造成魔法师。

    魔法对他而言,是在诞生瞬间背负的诅咒。

    他只不过是努力挣扎,想要将诅咒转换为自己能够容忍的东西。

    然而——如果一般来说都只是「因为能使用魔法」而成为魔法师,那么某些魔法学子否定魔法绝对不足为奇。

    或许自己的观念有些错误。

    ——达也如此心想。

    ◇ ◇ ◇

    接着到了午休时间。

    后来达也还是在课后留下来了。

    基于艾莉卡与雷欧的恳求。

    「1060ms……好,加油吧,只差一点了。」

    「好…好遥远……没想到零点一秒的距离这么遥远……」

    「笨蛋,不应该用『遥远』形容时间,应该用『漫长』才对吧?」

    「艾莉卡……1052ms。」

    「啊啊啊啊!

    别说出来啦!

    我好不容易才拿笨蛋成功转换心情呢!」

    「对…对不起……」

    「不,没关系,美月。

    无论现实再怎么严苛,我都必须正视才行……」

    「……你要演蹩脚戏是你家的事,不过差不多别再拿别人当玩具了。」

    艾莉卡与雷欧在上课时,同样没能通过一秒的关卡。

    所以拜托达也协助指导。

    「雷欧,你花太多时间设定瞄准了。

    这种魔法没必要将坐标设定得这么精细。」

    「我明白,可是……」

    雷欧已经没有余力逞强,达也以同情之意朝他点了点头。

    「总之,应该是在所难免吧……

    没办法了,虽然是秘技,但你要不要试着先设定瞄准再读取启动式?」

    「啊?做得到这种事?」

    「所以才说是秘技。这是个没有应用价值,不过只能用来临时充数的方法,我原本不太想教就是了……」

    「怎么这样!达也,拜托了!到了这个节骨眼,无论是秘技还是作弊的方法都好,拜托你教我吧!」

    雷欧双手合十顶在头上膜拜,达也深深叹了口气。

    「别讲得这么难听,又不是什么犯规的方法。

    ……真是的,我明明就说过我也不擅长实技,如果真要找人教的话,找成绩更好的同学不是比较好吗?」

    「虽说不擅长,但还是比我擅长吧?

    而且只有你连编译的构造都摸得清清楚楚,可以指出我哪里做得不好。」

    「用不着拍马屁,我还是会教你……

    然后,艾莉卡这边则是……」

    「怎么样?无论是秘技还是作弊还是犯规都好,拜托你了!

    人家已经练到饿了啦~」

    「我说过,你们不要异口同声讲得这么难听。

    啊~关于艾莉卡这边……我不知道你哪里做得不好。」

    「咦咦咦?」

    「正确来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做不好。

    你的编译过程明明比我顺畅得多呢。」

    「怎么这样!达也同学,不要抛弃我啦!」

    艾莉卡泪眼汪汪——不过多少有些装模作样像是祈祷般交握手指抬起视线求情。达也再度对她叹了口气。

    这两人的行为模式真是如出一辙虽然达也如此心想,说出口的却是另一番话。

    「所以,艾莉卡,你在读取启动式的时候,试着双手重迭按在触摸板上。」

    「咦?」

    听到这番话,不只是艾莉卡,连美月也露出诧异的表情。

    「……这样就行?」

    「我也没有很确定,如果进行得顺利再说原因。」

    「嗯…嗯……我试试看。」

    艾莉卡先把疑问放在一旁,转身面对固定式CAD。

    达也看她开始挑战之后,开始向雷欧传授秘技。

    过剩想子光一闪而逝,小圆靶上方显示出不同于时间的另一个数字。标靶附设的重量计,会显示加重系基础单一魔法对标靶造成的最大压力。至于最重要的魔法发动时间,则是在重量计测量到压力超过标准时进行记录。

    「1010ms。

    艾莉卡,一下子就缩短四十了!

    真的只差一点点了!」

    「很…很好!

    我莫名有干劲了!」

    「1016。

    雷欧,别迟疑,既然已经知道标靶位置,就不用每次都以肉眼确认。」

    「明…明白了。

    好,下次一定要过!」

    达也与美月将测量仪器归零的时候,艾莉卡与雷欧在旁边闭上眼睛、转动手臂,以自己的方式集中精神、增加斗志。

    在这个时候,达也身后传来一个有些客气的声音。

    「哥哥,方便打扰吗……?」

    达也不用回头就知道,声音来自于自己的妹妹。

    脚步声并不是只有一人,使得艾莉卡转过身去。

    「深雪,以及……记得是光井同学和北山同学?」

    「艾莉卡,别分心。

    抱歉深雪,再一次就结束了,稍等一下。」

    「呃?」

    「明白了。哥哥,不好意思。」

    达也转身道歉,深雪则是露出微笑,简单回礼致意。

    不经意压在身上的压力,使得雷欧表情抽搐。

    深雪向身后的两人致意,一同回避到门后。

    达也见状微微点头。

    「好,两位,这次要过关啊。」

    音量没有增加,语气却是不容反驳。

    「好!」

    「嗯!这次就会过关!」

    两人充满干劲地面对CAD触摸板。

    「终于结束了~」

    艾莉卡的欢呼,成为宣告课题结束的钟声。

    「呼……Danke(注:德文的「谢谢」),达也。」

    达也举起单手回应雷欧的道谢,出声招呼深雪。

    深雪面带笑容走了过来。

    她的两名同学——光井穗香与北山雫,也以客气的笑容一同前来。

    「两位都辛苦了。

    哥哥,我依照您的吩咐买来了……可是这样不够吧?」

    深雪慰劳着艾莉卡与雷欧并如此询问,达也朝她摇了摇头。

    「不会,毕竟没什么时间了,这样的份量应该刚好。深雪,辛苦你了。也谢谢光井同学与北山同学,抱歉劳烦两位帮忙。」

    虽然已经是见面就会打招呼问候的交情,但终究是透过深雪认识的,所以对于达也来说,她们两人还不到朋友的程度,语气难免有些惶恐。

    「不,这种程度的事情算不了什么!」

    「放心,我虽然看起来这样,但力气很大。」

    穗香的响应认真得出乎预料,雫的响应则是难以判断她在开玩笑还是当真。达也再度向两人道谢,从深雪她们三人手中接过塑料袋。

    「拿去吧。」

    并且就这么把袋子递给艾莉卡与雷欧。

    「什么东西?」

    「三明治……吗?」

    袋子里是福利社贩卖的三明治与饮料。

    「要是到餐厅吃,可能会赶不上下午的课。」

    达也如此说着,从深雪手中接过便当盒。

    「谢谢~我肚子饿扁了!」

    「达也,你太棒了!」

    达也向这两个势利眼朋友露出苦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并且招呼美月不用客气。

    「……不过没关系吗?实习教室禁止饮食吧?」

    「只有设置情报终端装置的区域禁止饮食。

    校规没有明文禁止在教室饮食。」

    「咦,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我是仔细看过校规内容才发现的就是了。原本我也认定教室禁止饮食,所以有点意外。」

    达也拿起筷子悠然响应,「既然这样……」美月也伸手拿起三明治。

    「是喔……既然知道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雷殴打开三明治一口咬下。

    「你从一开始就没客气过吧?」

    艾莉卡如此吐槽,并且以意外文雅的动作享用三明治。

    进行延长课程的达也等人,和乐融融围桌而坐……更正,没有桌子所以是各自找椅子坐,开始享用迟来的午餐。

    帮忙买午餐的深雪她们,也拿着饮料一同加入。

    「深雪同学,你们吃过了吗?」

    「是的,哥哥吩咐我先吃。」

    听到美月贴心的询问,深雪如此回答。

    「是喔,挺意外的。我以为深雪会说『我没办法比哥哥先用餐』这种话。」

    艾莉卡露出甜笑,应该说露出奸笑如此调侃。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没有当真,场中听到这番话的人也没有当真。

    ——唯有一个人除外。

    「哎呀,艾莉卡,没想到你这么清楚。

    平常当然是这样没错,不过今天有哥哥的命令。

    我不会为了自己一厢情愿的客气想法,违背哥哥的意思。」

    「……平常真的是这样啊……」

    「是的。」

    「……而且是『当然』啊……?」

    「是的,没错。」

    艾莉卡的笑容变得有点抽搐,深雪则是一副正经露出纳闷的表情。

    就像是要驱散这股莫名变得沉重的气氛,美月以高得不自然的音调开口了。

    「深雪同学,你们班也开始上实习课了吧?是什么样的内容?」

    穗香与雫转头相视。

    脸上是有所顾虑加尴尬的表情。

    深雪无视于同学这样的态度,一点都不卖关子,嘴唇离开吸管就立刻回答。

    「我想,应该和美月与各位上课的内容一样。被迫使用迟钝的机械,进行只会在考试时派上用场的无聊练习。」

    除了达也以外的五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毫不客气的辛辣言辞,与她宛如淑女典范的外表完全不符。

    「看来你心情不太好。」

    「当然会不好。我自己练习都比那种课程有用。」

    哥哥笑着以调侃的语气这么说,深雪则是以闹别扭的表情与声音,加上旁人感觉得到有些撒娇的态度如此回答。

    「这样啊……看来按部就班的教学方式,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我承认自己受到上天的眷顾。如果刚才的言论影响您的心情,请容我致歉。」

    「不,我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深雪以严肃的表情低下头,艾莉卡则是轻轻摇手致意。

    「有潜力的学生就用心栽培,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像我家的道场也会把没潜力的家伙扔着不管。」

    「艾莉卡家是道场?」

    「只是副业,传授古流派的剑法。」

    「啊,所以才……」

    美月露出认同的表情点头。

    大概是回想起艾莉卡以伸缩警棍打掉森崎CAD的那件事。

    「千叶同学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此时,穗香战战兢兢如此询问。

    「叫我艾莉卡就好。不对,应该说给我这么叫。」

    「你为什么老是把架子摆这么高……」

    雷欧无可奈何的这声吐槽,对于穗香来说刚好成为「缓冲」。

    「那么艾莉卡,你也叫我穗香就好。」

    「OK OK。

    所以你问的『理所当然的事情』,是一科生有指导老师,二科生却没有的这件事?」

    「……是的,就是这件事。」

    穗香有些犹豫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就是理所当然了。」

    艾莉卡毫不犹豫点了点头。

    「因为理所当然,所以深雪与穗香不需要觉得愧疚。」

    「……你真是出乎意料地放得下。」

    听到艾莉卡毫不在乎如此断言,雷欧做出反应。

    「咦?雷欧同学,难道你心有不满?」

    「不,我也觉得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雷欧说得口齿不清,不像他平常的个性。

    「这样啊~

    但我不是当成『无可奈何』,而是『理所当然』。」

    相对的,艾莉卡口齿清晰、甚至可说是爽朗地如此断言。

    「……方便我问原因吗?」

    穗香的询问,使得艾莉卡微微歪过脑袋。

    像是在整理思绪般沉默片刻之后,艾莉卡以食指抓抓太阳穴开口回应。

    「唔~……我至今都把这件事当成理所当然,所以好难说明……

    比方说,我家道场的门徒,至少前半年都学不到任何招式。」

    「喔?」

    达也深感兴趣地点了点头。

    穗香、雫与美月,则是头上浮现一个问号。

    「一开始只会教步法与空挥,而且师父只会示范一次,之后就是看他们反复练空挥。

    一段时间之后,再从空挥动作及格的人开始传授招式。」

    「……这样的话,不就有徒弟永远都没办法进步吗……?」

    「确实有这样的人喔~」

    听到穗香的疑问,艾莉卡频频点头。

    「而且就只有这种家伙,不肯正视自己努力不足的事实。

    首先必须让身体习惯挥剑的动作,否则传授任何招式都不可能学得好。」

    「啊……」

    美月轻呼一声。

    艾莉卡只是朝她一瞥就继续说下去。

    「而且要习惯挥剑动作,就只能自己不断练习空挥。

    方法必须自己用眼睛学。

    因为周围有非常多的范本。

    只是被动等待别人来教的家伙,完全不列入考虑。

    认为一开始就应该有人来带的想法,也是过于天真。

    师父与代理师父,都还是修行之身。

    他们也有自己的修行要完成。

    无法吸收教导内容的家伙居然妄想要别人教,根本是痴人说梦话。」

    艾莉卡不由得激动起来口出恶言,达也深感兴趣看着这样的她。

    「……虽然我觉得这番主张很中肯,但我和你直到刚才都在接受达也指导吧……?」

    「好痛!

    你这样说会害我很难受~」

    雷欧的指摘令艾莉卡蹙眉,但她依然不改自己毫不在乎的语气。

    「这是两回事,虽然在某些状况确实是逼不得已……但我觉得,受教的人必须达到足以受教的水平,否则对教学双方都是一种不幸。

    不过最不幸的状况,就是老师跟不上学生的水平吧。」

    艾莉卡在这时候,使了一个另有含意的眼色。

    达也咧嘴回以一个坏心眼的笑容。

    「很遗憾,今天是以不幸的结果收场。

    依照最终记录,艾莉卡的速度比我快了100ms。」

    一滴冷汗从艾莉卡的太阳穴流下。

    「啊,没有啦,我不是这个意思……

    话…话说回来,我还没问刚才秘诀的真相!

    嗳,为什么只是把双手重迭,就能让成绩进步那么多?」

    强行变更话题。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艾莉卡想要转移话题,但要是过于追究刚才的话题,有可能在后来留下芥蒂,所以达也决定乖乖依她的意思转移话题。

    「没什么,真相很单纯,因为艾莉卡习惯使用单手握的CAD。」

    达也才刚开始公开真相,要求说明的当事人艾莉卡,却发出「咦?」一声打断话题。

    艾莉卡脸上写着:「为什么你知道这种事?」不过就达也的角度,这是看一次就理所当然会明白的事情。从她与森崎对峙时展现的身手以及CAD的形状,就可以轻易推测她使用CAD的习惯。达也无视于艾莉卡有些夸张的反应,继续公开真相。

    「因此我只是认为,要把双手放在触摸板使用的教学CAD,你或许用不顺手。」

    「所以才让艾莉卡双手重迭,只以单手为接点啊……」

    美月点头发出感叹,不过露出这种表情的人,并不是只有她而已。

    「其实也能只放一只手,但我觉得双手重迭或许会更有干劲。总归就是心情问题。」

    「……原来如此,我就这样上了达也同学的当。」

    艾莉卡发出空虚的笑声。

    她脱力的模样很有喜感,大家都忍不住跟着笑了。

    「总觉得干劲都没了……

    对了,A班上课也是用同种类的CAD吧?」

    「是的。」

    点头的深雪,并没有掩饰自己对初级课程的厌恶感,激发起艾莉卡的好奇心。

    「嗳,可以示范一次,让我参考你的时间吗?」

    「咦,我吗?」

    深雪睁大眼睛指着自己,艾莉卡则是刻意大幅点了点头。

    深雪以目光征询达也的意见。

    「无妨吧?」

    哥哥露出苦笑点了点头。

    「既然哥哥这么说……」

    深雪看到哥哥如此表示,即使有些犹豫还是答应了。

    最靠近机械的美月,协助将测量仪器归零。

    深雪就像是准备弹钢琴,将手指放在触摸板。

    开始测量。

    过剩想子光一闪而逝。

    美月表情紧绷。

    艾莉卡或许是看到好友美月迟迟没有开口,着急催促她公布成绩。

    「……235ms……」

    「啊……?」

    「好厉害……」

    脸部肌肉僵硬的症状,逐渐传染给在场众人。

    「这数值听几次都好夸张……」

    「深雪的处理能力,接近人类反应速度的极限。」

    A班学生同样发出叹息。

    只有她的哥哥不为所动。

    当事人则是不满蹙眉。

    「深雪,旧型的教学机种就只能这样了,这是在所难免的。」

    「居然得接收这种满是噪声、毫无洗炼可言的启动式,真的好讨厌。

    深雪还是得使用哥哥为我调整的CAD才能发挥实力。」

    「别这么说。过阵子我请会长或是委员长向校方沟通,为机器换好一点的软件。」

    深雪像是闹别扭又像是撒娇般依偎到达也身边过来。达也则是温柔抚摸她的头,就像是安抚年幼的孩子。

    即使看到这幅光景,也没有一如往常受到他人消遣。

    摆在眼前的实力,以及兄妹之间的对话。

    在这样的差距面前,嫉妒只是一种愚蠢透顶的情感。

    ◇ ◇ ◇

    现在是放学后,达也心不在焉看着咖啡厅里来来往往的学生们。

    或许因为大多是新生,室内洋溢着生涩的气氛。

    依照摩利的说法,新生刚入学的这段时间,是校内咖啡厅生意最好的时候。

    学生们逐渐适应生活之后,会在社办、中庭或空教室等找到打发时间的地方,所以就很少会上门光顾了。

    不过这间店并不是为了营利而开,所以客人变少应该也不成问题。

    桌上的咖啡已经凉掉了。

    与前几天相比,这次的立场相反,模式也相反。

    只有一个部分与当时相同,这次同样是对方主动邀约。

    达也正在等待纱耶香赴约,目的是要听那项「作业」的答案。

    虽然紧迫盯人的监视视线令达也感到烦躁,但他没有特别采取什么行动。无论对方隐藏得多么巧妙,只要自己有那个心,肯定能找到这个暗中监视的人,达也对此抱持着自信。但即使在露天咖啡厅逮到犯人,对方显然会装蒜到底,所以达也没有贸然展现真正的实力,而是假装没察觉静心等人,这才是明智之举。

    约定时间的十五分钟后——

    她终于现身了。

    「抱歉!等很久了吧?」

    「没关系,我有收到通知。」

    达也并不是在逞强。

    他的终端装置,确实有收到纱耶香大约会迟到十分钟左右的讯息。

    只不过,讯息是在约定时间的五分钟前收到,已经来不及变更预定行程了。但是达也很有耐心,一二十分钟的时间不算是等待。

    「这样啊,太好了……

    我还想说要是你气得先回去该怎么办才好。」

    纱耶香夸张做出松一口气的动作。

    看来她今天也是「可爱女孩」的模式。

    负责指导她演技的人,到底以为达也喜欢什么样的对象?达也对此感到纳闷。

    「怎么了?」

    诧异的声音。

    看来纳闷的想法显露在外了。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学姐偶尔会变成『可爱的女孩』,我觉得与握剑的时候相比,有着很大的差距。」

    「讨厌……真是的,别逗我啦。」

    纱耶香颇为慌张地移开目光。

    这是她率直的反应?还是做作的举动?

    达也无法判别。

    很遗憾,这次的试探以失败收场。

    「对不起。」

    达也面带笑容道歉。

    这是他的演技。

    不过达也没什么自信。

    「真是的……司波学弟,你的本性是搭讪师吗?」

    「以目前来说,还不算是魔法师。」

    达也喝一口凉透的咖啡,缓缓转身向后。并不是要从纱耶香身上移开目光,而是看向盆栽后方若隐若现的人影。

    「渡边学姐……」

    慢了达也一拍,纱耶香也察觉那个人影了。但她的细语声太小,没有传到对方耳中。

    「嗨,达也学弟。」

    主动搭话的是摩利,不过很明显是因为被达也以眼神质疑。若达也没有以这么明显的动作看过来,她应该会佯装不知情,当成自己只是刚好经过——不然她不会刻意消除气息。

    「我可没有跷班。」

    听到达也这句话,摩利露出苦笑回应。达也的意思是「我今天没班」,但是很难判断他究竟是在开玩笑还是闹情绪。

    「我并不是以委员长的身分前来训诫,单纯是凑巧经过这里。」

    但因为达也这么说,使得摩利的出现不再有突兀感,这是事实。能够立刻顺水推舟的摩利也可说是很有本事。

    「抱歉打扰到你了。壬生也是,抱歉。」

    「不,没那回事……」

    纱耶香响应摩利的声音与表情都有点生硬,是因为学姐主动搭话而紧张?还是基于对风纪委员会的反感?

    在达也眼中,似乎两者皆非。

    摩利离开时,纱耶香看向她背影的有力目光,进一步强化这种印象。

    「关于前天那件事……」

    摩利离开咖啡厅之后,由纱耶香提出正题。

    至于达也,是因为在思考「之前是你拜托我的吧……」或是「没想到会专程过来观察……」或是「暗中监视的另有他人?」这些事,所以没有抢得开口的先机。

    「刚开始,我觉得只要将我们的想法传达给校方就好。」

    她的手臂颤抖了一下,或许是在桌子底下握紧拳头。

    「不过我明白了,光是这样还是不行。

    我希望我们能够向校方要求改善待遇。」

    她这次挺积极的——达也抱持着这样的印象。

    不知道是当真想这么做,还是为了拉拢达也而信口开河。

    如果是后者,只会造成反效果。

    「学姐所谓的改善,具体来说是想改善什么?」

    「就是……我们受到的整体待遇。」

    「所谓的整体,例如说课程内容?」

    「……这也包含在内。」

    「一科与二科主要差异在于指导老师的有无。也就是说,学姐希望校方增聘老师?」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所以会设立国立学校,就是因为缺乏能够使用实用等级魔法的成年人。

    二科制度也是为了确保魔法师与魔工技师的供给,某方面而言是硬着头皮进行的政策。

    「并没有要求到这种程度……」

    正如预料,对方以人含糊的口吻予以否定。

    「那么,是关于社团活动吗?

    剑道社使用体育馆的时间,记得与剑术社没有差别才对。」

    依照达也昨天的调查,意外发现分配给剑道社与剑术社的体育馆使用日期平等。

    「还是预算的问题?

    相较于普通社团,魔法竞赛类型的社团,确实分得到更多的预算,不过这种按照社团活动绩效分配预算的做法,我觉得在普通科高中也很常见。」

    「这……或许如此吧……

    那么,司波学弟没有感到不满吗?

    除了魔法实技,你无论在魔法理论、普通科目、体能与实战身手,各方面都凌驾于一科生,却只因为实技成绩不好就被鄙视成杂草,你完全不会心有不甘吗?」

    纱耶香越说越激动的模样,使得达也隐约感到烦躁。

    达也的不满与遗憾,与她自己的想法完全无关。

    既然想要改变现状的是她,为什么不说她自己的想法?

    「当然有所不满。」

    所以他开口述说。

    「那么!」

    「但是,我并没有特别希望校方改变现在做法的地方。」

    说出他自己的想法。

    「啊?」

    「我不期待这所学校能够以教育机构的立场做到多少事情。」

    虽然只是极小部分,却毋庸置疑是真心话。

    「只要学校让我拥有权限,能够阅览魔法大学相关单位才能阅览的非公开文献,并且让我得到魔法科高中的毕业证书,我就别无所求。」

    达也像是连自己都要弃之不顾的这番话,使得纱耶香的表情僵硬。

    「我更不会把同学使用校方禁句中伤他人的幼稚行径,怪罪到校方头上。」

    这番话乍听之下,像是在批判一科生将二科生鄙视为「杂草」的菁蔓心态,其实却是在指责己方想把不如意的现状怪罪到某些人身上的懦弱作风。纱耶香有着这样的感觉。

    「很遗憾,我似乎无法与学姐抱持相同的主义与主张。」

    达也说完就起身离席。

    「等一下……等一下!」

    达也转身一看,纱耶香就这样坐在原位——或许是想站也站不起来——脸色苍白,以哀求的视线抬头看过来。

    绝对不是狠瞪,是真挚又拼命的眼神。

    「为什么……能够看开到这种程度?

    司波学弟,你的内心支柱究竟是什么?」

    「我想要成功打造重力控制型热核融合反应炉。

    我钻研魔法学,只是用来达到这个目标的手段。」

    纱耶香脸上的所有表情消失了。

    大概是听不懂达也这番话吧。

    「打造重力控制型热核融合反应炉」,与「开发泛用飞行魔法」、「制作惯性无限增幅的疑似永动机关」,被世人合称为「加重系魔法的三大技术难题」。二科生以这种主题当成将来的目标也实在是太浩大了。

    达也并不是想让纱耶香理解才说出这番话。

    他不再理会纱耶香,再度转过身去。

    ◇ ◇ ◇

    风平浪静经过了一个星期。

    执行风纪委员会的巡逻任务时,也不像招生周那样遭受类似暗算的袭击,正如美月的预言(?)一样,大致处于和平状态。

    达也总算得以享受平稳的高中生活——看似如此。

    然而,这终究只是短暂的和平。

    本日课程结束,现在刚进入放学时间。

    要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到置物柜拿衣物包包,带着平板计算机或笔记本的学生拿起挂在桌旁的书包,两者皆非的学生则是一派轻松。就在众人各自进行放学准备的这个时候……

    「全校各位同学!」

    扩音器以几乎要造成刺耳嗥鸣的音量,响起这个声音。

    「怎么了,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雷欧,你光是不讲话就让人很烦了,给我冷静下来。」

    「……我觉得艾莉卡也一样冷静下来比较好。」

    不少学生为此惊慌失措。

    「——刚才失礼了。全校各位同学!」

    扩音器再度响起同一句话,这次的语气有点尴尬。

    「看来是音量设错了。」

    「慢着,现在肯定不是吐槽的时候。」

    艾莉卡耳尖听到达也这声细语,并且立刻吐槽。

    美月只有心想「艾莉卡也是」,并没有真的说出口。

    「我们是以废除校内差别待遇为目标的有志者同盟。」

    「有志者啊……」

    听到扩音器传出气势十足的男学生声音,达也如此轻声嘲讽。依照上周在咖啡厅的对话,这次的非法广播,应该是纱耶香所说「要求改善待遇」的行动。不过,构成政治团体的成员自发性成为「有志之士」的事例,究竟在至今的历史出现过多少次?达也不禁思考起这种问题。

    「我们要求与学生会暨社团联盟,站在对等的立场进行谈判。」

    「嗳,达也同学,你不用过去吗?」

    艾莉卡应该没有听到达也刚才绝非善意的细语,却以有所期待的语气,询问坐在原位看向扩音器的达也。

    「也对。」

    达也不会说艾莉卡的态度有失体统,因为她问得很中肯。

    「对方肯定是非法占用广播室。

    委员会应该会下令出动。」

    达也这么说的同时收到一封邮件。邮件并不是传到固定式的情报终端装置,而是传到他制服内袋的行动终端装置。

    「喔,刚说就来了。那我过去一趟。」

    「啊,好的,请小心。」

    达也离席时,后方传来的美月声音有些不安。达也忽然有些在意,转头环视教室内状况。虽然班上同学有人坐着有人起身,却几乎没有人打算离开教室。像艾莉卡这样看好戏,或是像雷欧这样展露好奇心的学生不多,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面露不安,犹豫是否可以径自离开。

    ◇ ◇ ◇

    「啊,哥哥。」

    「深雪,你也收到命令?」

    「是的,会长吩咐我到广播室前面集合。」

    达也在路上与深雪会合,一同前往广播室。

    然而行走速度没有很快。

    「这是Blanche做的?」

    「没办法确认组织身分,但肯定是那方面的家伙干的好事。」

    两人如此交谈,一同抵达广播室门前。

    摩利、克人、铃音及风纪委员会与社团联盟的执行部队,已集结在广播室门口了。

    「太慢了。」

    「不好意思。」

    对于摩利表面的斥责,达也进行表面上的谢罪,随即开始确认现状。

    广播已经不再进行,应该是因为强制断电了。

    众人还没有进入室内,应该是因为门已经死锁了。

    看来是死守室内的滋事分子使用某种方式,取得了包含万能钥匙在内的所有钥匙。

    「很明显是犯罪行为吧?」

    依照对方想以目的将手段正当化的做法,这些人似乎是典型的「激进行动派」。

    「正是如此。

    所以我们也应该慎重应对,避免他们更加失控。」

    达也刚才的问句完全是自言自语,不过听在铃音耳中似乎并非如此。

    「就算我们这边慎重行事,也很难期待对方会变得乖乖听话。

    即使采取比较强硬的手段,也应该试着尽快解决。」

    摩利立刻插嘴表达意见。

    看来因为方针对立,使得状况陷入胶着了。

    在处理突发事件的时候,这是最为拙劣的状态。

    「请问十文字总长有什么看法?」

    达也的询问,使克人回以一个倍感意外的视线。

    如此询问时,达也自己也觉得这么做可能太放肆,但他认为总比状况继续胶着要好。

    这应该代表他还不够成熟稳重。

    何况现在也不是要求稳重的场面。

    「我认为可以响应他们的要求进行谈判。

    他们的主张本来就只是借口找碴,彻底驳斥他们的论点,也可以断绝后顾之忧。」

    「那么您的意思是现在要继续按兵不动?」

    「这方面我迟迟无法下决定。

    虽然不应该放任这种非法行为,但也没有严重到不惜破坏学校设施尽快解决。

    我有询问校方能不能从警备管制系统解锁,但校方拒绝响应。」

    所以他不希望以强硬手腕解决。

    总归来说,克人的立场与铃音相近。

    那就不得不继续等待了。

    达也行礼致意不再追问,此时摩利的不满视线刺了过来。

    并不是摩利的视线刺得达也被迫采取行动,但他从制服内袋取出了行动终端装置,并且开启通话模式。

    虽然只能继续等待,但若只是枯等,达也就不会问那种像是爱出风头的问题了。

    电话在响铃五声之后接通。

    「壬生学姊吗?我是司波。」

    周围多了好几道惊愕的视线。

    「……所以学姊人在哪里?」

    凝视达也打量的视线又增加了。

    「这样啊,在广播室吗,这就……抱歉了。」

    达也忽然在这时蹙眉,大概是对方大声回话,来不及调整音量。

    但他使用的是几乎能完美防止漏音的耳道式耳机,所以只能推测。

    「不,我不是瞧不起学姊。

    学姊应该更冷静处理这个状况……是,对不起。

    那么,接下来我想进入正题。」

    摩利、铃音与另外数人竖耳聆听。

    他们当然知道听不到对方的声音,这么做是为了听清楚达也接下来要说的话。

    「十文字总长愿意谈判。

    学生会长那边,我还没确定她的意思……更正,学生会长也一样。」

    看到铃一首的手势,达也立刻改口。

    「所以我想和学姊讨论谈判的时间地点与形式……是的,立刻讨论,避免校方从中作梗……不,学姊的自由会受到保障。我们不是警察,没有权限收押学姊……再见。」

    达也取下通话组件,与终端装置一起收好之后,重新转身面向摩利。

    「她说会立刻出来。」

    「刚才通话的对象是壬生纱耶香?」

    「是的,没错。之前为了约时间见面,学姊有告诉我手机号码,没想到居然在意外的地方派上用场了呢。」

    达也身后的深雪微微低下头。虽然动作没有大到令人感觉不自然,但如果是达也肯定立刻会知道,妹妹这个动作是要以长发遮住不悦的表情。

    「你手脚还真快……」

    「这是误会。」

    达也分神响应摩利这句调侃,所以没有察觉深雪的反应,不知道对他来说是幸或不幸。至少深雪不会粗鲁地当场揪起达也的背,是一名有分寸的少女。

    「不提这个,我认为现在应该做好准备。」

    达也没有转身向后(看向深雪),而是催促摩利、铃音与克人采取下一步行动。

    「准备?」

    摩利露出「你在说什么?」的表情看向达也。

    达也露出「您在问什么?」的无奈表情看向摩利。

    「就是准备逮捕里面的人。

    对方连钥匙都偷了,应该有带CAD进去,此外或许还有携行武器。」

    「……记得没错的话,你刚才好像有提到保障自由之类的事情。」

    「我只有保障壬生学姊一个人的自由。

    何况我完全没说我是代表风纪委员会进行谈判。」

    不只是摩利,铃音甚至克人都露出惊讶愣住的表情。

    在场唯一的例外,轻声责备着达也。

    「哥哥真坏。」

    「深雪,现在强调这种事也太迟了吧?」

    「呵呵,说得也是。」

    但是这声责备伴随着开心的语气。

    「不过哥哥,关于您特地将壬生学姊的手机号码储存在终端装置的事情,这可不是过去式,事后请您详细给个交代喔。」

    于是深雪满脸笑容,以更加开心的语气如此补充。

    ◇ ◇ ◇

    「这是怎么回事!」

    该说正如预料还是理所当然,达也遭受纱耶香的逼问。

    占据广播室的人,包含她在内共有五人。

    如同达也的推测,他们都带着CAD,不过没有携带其他刀枪类的武器。

    就达也看来,他们丝毫没有抱持觉悟,但是不觉得自己在做坏事,所以或许是因为如此,难免做得不够彻底。

    纱耶香以外的四人已经被风纪委员逮捕,不过纱耶香只有CAD被没收。

    这是摩利顾虑到达也名誉的安排。

    不过达也自己也认为不需要遵守口头约定。

    纱耶香将手伸向达也胸前,却被达也抓住手腕。

    达也轻松制住纱耶香想抓衣领的手,面无表情看着激动的她。

    「你骗了我们吧!」

    纱耶香挣扎想让双手重获自由,达也很快就松手了。

    在纱耶香想要继续逼问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司波没有骗你。」

    沉重有力的声音,令纱耶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十文字总长……」

    「我会听你们解释,也愿意进行谈判。

    不过,聆听你们的要求与认同你们的手段是两回事。」

    纱耶香的态度不再咄咄逼人。

    掌管所有课外活动的克人,以魄力吞噬纱耶香的怒火。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可以放过他们吗?」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随着这句话,来到达也与纱耶香之间。

    身影背对着达也,看起来像是在保护他。

    「七草?」

    克人发出疑惑的声音。

    「可是,真由美……」

    摩利意图反驳。

    然而真由美在她还没开口之前就打断。

    「摩利,我自认知道你想讲什么。

    不过如果只有壬生学妹一个人,连谈判方式都没办法讨论吧?

    何况他们都是本校的学生,想逃也逃不掉。」

    「我们不会逃!」

    听到真由美这番话,纱耶香反射性地回嘴。

    但真由美没有直接对纱耶香这句话做出反应。

    「我已经和庶务主任谈过了。

    关于盗用钥匙与擅自使用广播设备的处置,由学生会全权负责。」

    真由美随口说明自己迟到的原因,以及对方现在的立场。

    即使如此,纱耶香他们依然毫不胆怯,先不提事情的对错,达也认为他们胆量可嘉。

    「壬生学妹,关于你们与学生会的谈判方式,接着我想开会讨论,方便跟我来吗?」

    「……好的,我不介意。」

    「十文字同学,我先告辞啰。」

    「明白了。」

    「摩利,对不起,总觉得好像抢了你的功劳,我有点过意不去。」

    「心情上难免有这种感觉,不过实际上立下这种功劳也没有好处。

    你不用在意。」

    「说得也是。

    那么达也学弟,深雪学妹,两位今天可以先回去了。」

    「……会长,那我们告辞了。」

    意外的进展,使得司波兄妹迟疑片刻。

    先恢复正常的是深雪。

    妹妹郑重行礼致意之后,达也同样默默行礼致意,并且离开现场。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