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十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十一章

    在染成暗红色的世界之中——

    反射夕阳光芒疾驰的大型越野车——

    冲破工厂紧闭的门扉。

    「雷欧,辛苦了。」

    「……没什么,小事一桩。」

    「你已经在累啰。」

    时速破百行驶于颠簸路面的大型车辆即将撞门时,对整辆车施加硬化等魔法。忽然被要求使出这种高等魔法的雷欧,因为大幅消耗集中力而颇为疲累。

    「司波,这是你拟定的作战,由你下达指示。」

    达也点了点头,毫不退缩地接下克人交付的权责。

    「雷欧,你负责确保退路。

    艾莉卡负责协助雷欧,并且解决想逃走的家伙。」

    「……不用抓起来吗?」

    「没必要背负无谓的风险,以安全确实的方式解决掉。

    总长请和桐原学长顺时针绕到后门。

    我与深雪直接从正面闯入。」

    「明白了。」

    「好吧,逃出来的老鼠,我会砍得一只都不留。」

    「达也,小心点啊。」

    「深雪,不可以太勉强自己喔。」

    受命留下来的雷欧与艾莉卡,也没有发出不平之鸣。

    桐原握着已经出鞘的剑——不过没开锋——飞奔而去,克人悠然跟上。

    达也与深雪,以彷佛就像是光顾GMS(General Merchandise Store/综合超市)的脚步,进入昏暗的工厂。

    ◇ ◇ ◇

    遭遇敌人的时间出乎意料地早。

    达也毫不在意是否有地方掩蔽就前进,因为对方也是在大厅楼层光明正大列队以待。

    「欢迎光临,初次见面,司波达也!

    旁边这位小公主,应该是令妹深雪吧?」

    「你是Blanche的领导者?」

    男性以夸张的动作张开双手摆出欢迎姿势,达也则是冷淡地如此询问。

    对方年龄似乎是三十岁前后,意外年轻。

    高瘦的体格加上无度数的无框眼镜,外型看起来像是学者或律师。

    「喔喔,恕我失礼。

    如你所说,我就是Blanche日本分部的领导者,司一。」

    感受不到威严之类的气息。虽然可能是偏见,但达也对这名男性的印象,是常见的因虎头蛇尾而失败的智能型革命分子。

    不过,他这种夸张又自我陶醉的言行举止深处,呈现出某种潻黑的深渊。隐约窥视得见的浓密狂人气息,非常适合他这种玩弄人心与人命的恐怖组织领导者。

    「这样啊。」

    达也即使认知到这股狂人气息,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无论是地狱、炼狱或是修罗界,对他来说只是司空见惯。达也没有重新询问对方与剑道社主将司甲的关系,就只是回一句话并且点了点头而已。

    达也不是以话语,而是以态度表达自己的意图。他从肩挂枪套拔出银色的CAD。

    「嗯,那是CAD吧,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把手枪过来。

    不过你毫不藏身就来到这里也真有胆量。

    即使是再怎么高明的魔法师,被子弹打中也会死吧?」

    「我不是魔法师。」

    即使暗示狙击的可能性,对方的反应却出乎意料。这点使得Blanche的领导者刻意装出了惊讶的神情。

    「喔喔,对喔,你还是学生。

    你的态度过于落落大方,害我差点忘了。」

    「你这个人真多话。

    也对,你的工作原本就是用话语煽风点火。」

    「年纪轻轻讲话却这么不留情。

    还年轻就老是讲得好像洞悉一切,这样不会太死板吗?照这个样子来看,你迟早会连气都喘不过来吧?」

    夸张的语气与动作,宛如自我陶醉的话语。

    然而达也不打算配合司一的滑稽戏码。

    「我姑且发出投降劝告吧。

    所有人扔下武器,双手举高放在头后。」

    「哈哈哈哈哈,记得你是不擅长魔法的杂草吧?

    喔,恕我失礼,这是歧视用语。

    不过,你这份自信来自于哪里?

    如果你认定魔法是至高无上的力量,那就大错特错了。」

    放声大笑使得狂人气息更显浓厚的司一举起右手。

    并排在两侧,合计超过二十人的Blanche成员,同时举枪瞄准。

    不只是手枪,甚至有人使用冲锋枪或突击步枪。

    「交涉必须基于对等的立场才能成立,所以我也给你一个机会。

    司波达也,成为我们的同伴吧。

    弟弟曾经告诉我,你无须晶阳石就能使用演算干扰,我对这种技术非常感兴趣。

    本次的作战,我们也投注了很多的心力。光是将不懂世事的学生们教育到派得上用场,就用掉相当多的时间与成本。如今你将这一切化为乌有,实在是令人愤怒又无法原谅的事情。不过只要你成为我们的同伴,我就将这一切付诸流水吧。」

    浮现冷笑的那张脸,将疯狂伪装成正常的那双眼,如果在场的不是达也,应该难免会感到恐惧。如果不是达也相伴,深雪肯定会起鸡皮疙瘩。

    「你的目标果然是这个。

    你利用壬生学姐接触我,派弟弟暗中袭击我,全部都是为了刺探那项类似『演算干扰』的技术,没错吧?」

    「嗯,我欣赏聪明的孩子。

    但你明知如此还大摇大摆来到这里,证明你终究是个孩子。

    虽然这么说,孩子总是有着倔强的个性。

    即使知道毫无胜算,应该也不会乖乖听话吧。」

    「那你要怎么做?」

    「我想想……那就这么做吧。」

    接下来的行径,比起学者更像是魔术师。

    他以充满表演性质的动作扔下无度数眼镜,拨起浏海正面注视达也。

    「司波达也,成为我们的同伴吧!」

    司一的双眼释放诡异的光芒。

    达也脸上原本就所剩无几的表情完全消失,握着CAD的右手也像是脱力般垂下。

    「哈哈哈哈哈,你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

    司一不再隐藏胸中狂人气息的模样,虽然不会引发他人的敬畏或尊敬之意,但确实具备着某穜领袖风范。

    「那么,首先就让你亲手解决陪你一路走来的妹妹吧!

    能够死在最心爱的哥哥手中,妹妹应该也是如愿以偿吧!」

    并非临阵磨枪,而是惯于下令的语气。

    至今的他确实有很多人追随吧。

    他露出扭曲的笑容,表情对于自己的权威深信不疑。

    「……耍猴戏也适可而止吧,看的人都不好意思了。」

    然而达也嘲讽的辱骂,使他的表情瞬间冻结。

    「意识干涉型系统外魔法——邪眼。

    表面上是这样归类,真相则是把具有催眠效果的光讯号,以超过人类知觉速度极限的频率闪烁,设定方向投射到对方视网膜,是光波振动系魔法。

    只是从洗脑技术衍生而成,影像机器也能重现的普通催眠术。

    由于不需要大规模的机械仪器,所以具备了能够出其不意的优点,但终究仅止于此。

    记得这是新苏维埃联邦成立之前,白俄罗斯热中开发的技术。」

    达也不是以魔法,而是以话语冻结敌人。

    「壬生学姐的记忆,也是用这个伎俩篡改的?」

    「哥哥,也就是说……?」

    深雪将大大的双眼睁得更大如此询问,达也则是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壬生学姐的记忆,与实际状况相差到不自然的程度。

    她当时听错之后,情绪立刻受到打击,代表她确实曾受制于那种极端的念头。

    然而一般来说,应该会随着时间而冷静下来。」

    「……你这个卑鄙小人。」

    深雪端正的嘴唇迸发出怒气。

    或许是这股热气让对方解冻了。

    「……你这小子,为什么……」

    司一宛如呼吸困难发出呻吟,脸上已经没有那种疯狂的微笑了。疯狂气息散去之后,只剩下从未弄脏自己的手,只习惯命令他人,文弱智能型领导者的样貌。

    「无趣的家伙。」

    达也已经不想隐瞒侮蔑之意了。

    「以拿下眼镜的右手引人目光,不去注意操作CAD的左手。这种小伎俩对我无用。

    只要看到启动式,我就知道你想发动什么魔法,也有能力应付。

    你这种阳春魔法,删除部分启动式就绰绰有余。只要缺乏最重要的催眠模块记述,邪眼只不过是普通的光讯号。」

    达也对于手法被破解的魔术师不感兴趣。

    「怎么可能……居然做得到这种事……你这小子到底是……」

    「话说回来,你怎么改用『你这小子』称呼我?自命不凡的态度露出马脚啰。」

    司一至此总算察觉了。

    这名少年刚才表情消失并且放松力气,是因为成功确认并破解了对手使用的魔法,确实埋葬对手的方程式已经成立。

    司一面前的这名少年,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当人看。

    这名少年没有把这群人当人看。这群人的长相、名字、个性与意念,对于这名少年来说毫无意义。司一基于直觉理解到这一点。

    对于这名少年来说,他们只是「敌方」,就只是「障碍物」。

    而且在确立清除方法的现在,甚至连障碍物都不如。

    「开…开枪!快开枪!」

    已经没有余力重拾威严了。

    也没有余力察觉同志们……不对,是部属们投过来的疑惑视线。

    司一在生物的原始恐惧驱使之下,命令他们射杀对方。

    然而——

    「这…这……」

    「这是怎样?

    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没能射出任何一颗子弹。

    恐慌的气氛充斥整个楼层。

    零碎分解的手枪、冲锋枪与突击步枪,散落在地面。

    他们正要扣下扳机的瞬间,手上的武器恢复为零组件了。

    在恐慌的气氛之中——

    司一没有安抚的意思——

    而是逃之夭夭。

    完全不顾自己身后的同伴们。

    「哥哥,请您去追吧。

    这里由我来。」

    「明白了。」

    达也朝着深处的通道踏出脚步。

    人墙自然分成两边。

    他什么都没做,就抵达司一用来逃走的通道。

    如果就这样让达也离去,留下来的Blanche成员们,应该就只是会被绳之以法。

    然而有一名成员,持小刀从达也的身后袭击。

    应该说,原本想要袭击。

    「愚蠢的东西。」

    平常总是令人着迷的甜美声音,如今带来绝望的审判。

    「点到为止就好。

    这些家伙不值得让你弄脏双手。」

    「是,哥哥。」

    兄妹如此交谈时,一具全身覆盖冰霜的雕像,在他们之间缓缓倾斜倒下。

    ◇ ◇ ◇

    刚才企图加害她哥哥的人,只有一人。

    这名愚昧之徒已经冻结。

    然而对她而言,光是这样已经足够,但也还不足够。

    足够的理由。

    不足的结果。

    面前只有一名纤瘦的少女,十几名男性却连一步都动不了。

    冻结的双脚无法向前踏,也无法向后退。

    心灵已经冻结——肉体也已经冻结。

    放眼望去,地面覆盖着雪白冰霜。

    只有少女周围一小圈的区域,与户外处于相同的季节。

    雪白的雾卷起气旋。

    雾来自寒气。

    少女举起右手。

    现在的她,宛如审判死者的冰雪女王降临世间。

    「你们运气不好。」

    语气与平常不同。

    然而伴随着命令、制裁、权威的这种口吻,丝毫没有突兀的感觉。

    「你们要是没有向哥哥出手,只会受到一点小小的教训。」

    寒气缓缓爬升。

    侵蚀渗入身体的最深处。

    男性们的脸上满是恐慌与绝望的神色。

    「我不像哥哥那么仁慈。」

    雪白的冰雾上升到脖子的高度了。

    「祈祷吧。祈祷自己至少还能捡回一条命。」

    高达男性头顶的寒气猛然增强。

    振动减速系广域魔法——「冰雾神域」。

    雾里充斥着无声的临死惨叫。

    ◇ ◇ ◇

    没有伏兵。

    看来对方至少懂得集中战力——达也如此心想。

    达也能够感应周遭的状况,埋伏对他毫无意义。

    躲藏也毫无意义。

    下一个房间里,有十一个恐怖分子的余党严阵以待。

    有十把冲锋枪。

    达也隔着墙壁按下CAD的扳机。

    物理的屏障不会成为魔法的阻碍。

    达也能够自由使用的魔法就只有两种,这两种魔法其中之一的「分解」,改写了冲锋枪的个别情报体。

    再度响起狼狈的声音。

    达也之所以能够感应周遭状况,能够分析魔法式甚至是启动式,是基于这项魔法与另一项魔法的副产物。

    认知结构、分解结构。

    如果是物体,就改写物体的结构情报,分解为尚未组合的组件。

    如果是情报体,就直接分解情报体本身的结构。

    直接干涉结构情报——这是列入最高难度的一种魔法。

    达也天生拥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无法正常使用其他魔法。

    只能以模拟或虚构的方式使用。

    因为他的魔法演算领域,被两项最高难度的魔法占据。

    然而如今,他不需要各式各样的魔法。

    绝对的唯一,这正是必胜的武器。

    敌方手上已经没有枪了。

    达也踏入最深处的房间时,迎接他的不是子弹,而是空虚的笑声与无声的噪音。

    「怎么样,魔法师?真正的『演算干扰』滋味如何?」

    宛如失控的笑声,已经没有那种吞噬意识的疯狂黑暗气息了。

    司一的狂笑,只是虚张声势的产物。

    陷入绝境的司一能够继续虚张声势,靠的是他右手腕散发黄铜光辉的晶阳石手镯。

    另外十名男性的手指,也戴着相同色泽的戒指。

    晶阳石是产地极为有限的军事物资。

    古代阿兹特克帝国的部分区域、古代马雅诸国的部分区域、西藏中央区域、苏格兰高地的部分区域,以及伊朗高原的部分区域等地。

    只有高海拔古代文明的繁荣地区,才会出产晶阳石。

    简直像是只能在高地精制而成的人造物质。

    看到对方准备大量晶阳石,达也径自细语。

    「雇主是推动乌克兰、白俄罗斯再次分离独立的派系,背后金主是大东亚联邦吗?」

    感受得到对方的动摇。

    达也打从心底觉得无趣。

    他们即使三流也该有个限度。

    老实说,达也不想继续周旋下去了。

    「上!

    不能使用魔法的魔法师,只是普通的小鬼!」

    达也连挥拳应付都嫌麻烦,只是举起右手按下CAD的扳机。

    CAD不是枪,不会射出子弹或是类似的东西,也没有射出雷射或带电粒子。现今的物理技术还无法将雷射炮与荷电粒子炮改良到这么小的体积。

    即使如此,位于射线上的男性,却从大腿喷血而倒地。

    大腿的喷血点,前后各一。

    细小宛如针刺的洞,贯穿大腿重创神经节。

    达也接连按下扳机。

    对方接连从肩膀或腿部喷血倒地。

    达也使用的魔法式,会将射线上构成肉体的皮肤、肌肉、神经、体液、骨骼等任何细胞物质,分解成为分子等级贯穿组织。

    只修改物体或情报体的一小部分。

    这也是在现代魔法列为高难度的技术,然而达也以能力极端受限为代价得到的魔法演算力,要进行这项技术易如反掌。

    「为什么?」

    这个人到底讲这句话几次了?

    只要回溯记忆就能得到答案,但是刻意去数也很无聊。

    「为什么你受到『演算干扰』还能使用魔法?」

    「演算干扰」是制造想子噪声阻碍他人发动魔法的无系统魔法。经由晶阳石产生的噪声,会妨碍魔法式的作用。

    达也分解噪声的结构,将噪声化为想子的涟漪。

    「演算干扰」是挡在他人魔法式通道的障碍物,达也的魔法能够分解障碍物本身。

    只不过是如此而已。

    这个人会使用邪眼,所以应该也是魔法师,却连这种事都不晓得。

    如今达也甚至懒得收拾他了,不想把力气花在这种人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

    司一身后的墙壁被切开了。

    微微闪耀的银光,来自钢铁高速振动造成的光线漫射。

    是振动魔法——高频刃的剑身。

    「咿——!」

    司一跳离墙边,动作难看得像是软脚了。

    来到他刚才所站的位置的人,是桐原武明。

    看来似乎是反向从后门进入之后,正如字面所述,直线开路来到了这里。

    「哟,是你解决这些家伙的吗?」

    不可能有其他的答案。

    达也还没表达肯定之意,桐原就反复点了点头。

    「司波兄,你真有一套。

    所以,这家伙是?」

    桐原以鄙视的眼神,看向紧贴在墙边畏惧的男性。

    「『那个』就是Blanche的领导人司一。」

    「就是这家伙……?」

    变化只在一瞬间。

    桐原全身释放出连达也都动摇的怒气。

    「欺骗壬生的!

    就是这个家伙吗!」

    「咿——!」

    愤怒逼近的桐原,在靠近司一前,先受到了强大数倍的想子噪声袭击。司一大概是用尽狗急跳墙的力量了。

    照理来说,桐原的高频刃肯定会失效。

    正在发动的「演算干扰」就是如此强大。

    然而……

    「壬生她——都是你害的!」

    「呀啊啊啊啊啊啊!」

    桐原没开锋的剑,将司一戴着黄铜色手镯的右手,从手肘的位置砍断。

    克人从桐原开出的洞口现身。

    他蹙眉片刻之后,操作左手的CAD。

    与深雪一样,行动终端装置造型的泛用型CAD。

    发动魔法的延迟时间,短到无法以感官察觉。

    随着血肉烧焦的味道,出血停止了,惨叫声也停止了。

    司一口吐白沫,失禁晕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