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十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入学篇 下 第十二章

    事件的善后工作,由克人一手包办。

    达也他们的行径,讲好听是过度防卫,讲难听是伤害、杀人未遂加上无照使用魔法,但是审判官与检察官并没有找上他们。

    十师族的权势凌驾于司法机构。

    既然证实现代魔法的才华取决于先天资质,理所当然会试着以血统强化天分。

    世界上的任何国家,只要国力足以进行系统化的魔法研究,都是从现代魔法与超能力尚未分家的时代,就试着以血统培育天分。

    这个国家当然也不例外。

    这么做的结果,诞生了一个称霸日本魔法界的新集团。

    也就是「十师族」。

    十师族的历史未满一世纪,排名依然随时会变动。

    然而这是十师族各家系间的事,十师族与其他人之间,已经筑起难以跨越的高墙。

    与十师族一样不断强化自族血统,受到众人公认仅次于十师族的「百家」,也不得不承认彼此级数的差距。

    十师族绝对不会出现在台面上的政治舞台。

    不会成为台面上的掌权者。

    反而是以军人、警官、政务官的身分,在最前线发挥魔法力量巩固这个国家。

    相对的——他们放弃台面上的权力,在政治的另一面取得不可侵犯的权势。

    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现代魔法使用者选择的路。

    现在,十师族最有力的家系,是四叶与七草两家。

    紧跟在后的第三强,就是十文字家。

    与十文字家继承人相关的事件,普通警察当然不可能介入。

    事件结束之后,遥被设定为正在长期出差。

    之所以这么「设定」,是为了给她一个名目与事件切割。

    雷欧当时的那个问题,至今还无法从当事人口中得到答案。

    既然没有其他的辅导老师接任,代表她将来应该会回到学校。

    说到善后,达也运用「分解」所切断的图书馆特别阅览室门板,就被当成是Blanche的成员所破坏的。

    因为这么一来,校方也不会被追究钥匙疏于管理的责任——不过达也并没有自首是他切断复合装甲门,所以校方大致上真的相信是敌方组织干的好事。

    对校方采取这些措施,是要隐蔽学生偷钥匙的事实。

    到头来,连窃取机密的犯罪现场有第一高中学生在场的事实,都被湮灭了。

    纱耶香卧底未遂的罪名,也基于各种隐情当成没有发生过。

    纱耶香后来暂时住院。

    右手臂的龟裂骨折,并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但后来确认Blanche的领导者会使用光波振动系魔法「邪眼」,所以才会短期住院,确认是否有精神操控的后遗症。

    纱耶香住院期间,达也只去有探望过她一次,不过艾莉卡经常去探望,因此她们两人的交情变得非常好。

    剑道社男子组主将司甲也没有被问罪,因为他也受到强大的精神操控。

    他不是以退学形式,而是以休学形式接受长时间的治疗,不过到最后,他应该会主动向第一高中办理退学手续。

    他原本就不是以魔法师为志向,灵子放射光过敏症也没有严重到影响日常生活。

    后来也查出司一是看上他的魔法知觉能力,希望他学习一些对组织有用的魔法,才让他就读魔法科高中。精神操控解除,他应该会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也就是踏上剑道之路。

    达也特殊的魔法才能,除了当时一同前往废弃工厂的战友,依然无人知晓。

    没有告诉真由美与摩利。

    朋友美月、穗香与雫也不知情。

    正确来说,即使是雷欧与艾莉卡,也不知道最关键的部分。

    虽然不知道克人是基于什么心态要桐原保密,但是达也很感谢他这么做。

    因为他的那个魔法,现在还不能公诸于世。

    不过真由美与摩利,似乎有隐约察觉到某些线索。

    后来深雪消沉了一星期左右。

    表面上依然是完美无瑕的美少女,但偶尔会看到她以双手掩面。

    ——不过只限定在家里。

    似乎是觉得使用「冰雾神域」终究太过火了。

    幸好Blanche的成员们好巧不巧成为冬眠状态(依照魔法的性质,物体是内外同时在瞬间冻结,所以不会破坏细胞膜),所以似乎没有人受创到永久残废的状态。

    在这种时候,达也会让深雪尽情撒娇,反而令她更晚脱离消沉模式,造成了笑不出来却也只能一笑置之的状况。

    达也在学校一如往常,依然因为风纪委员会与学生会的杂事忙得团团转,但他终于渐渐得到入学时在心中描绘的平稳求学环境了。

    ◇ ◇ ◇

    然后,时期进入五月。

    今天是纱耶香出院的日子。

    达也也和深雪一起前往医院庆祝(上午直接逃课了。没有教师在场的在线教学,最大优势就是上课时间的弹性)。

    他们看到的光景是……

    「那位是不是桐原学长?」

    达也不用深雪提醒也发现了。

    纱耶香已经从住院服换成便服,在大厅被家人与护士围在中间。

    在这样的人群之中,桐原在纱耶香身旁一起谈笑,表情看起来有些腼腆又开心。

    「他们似乎挺亲密的?」

    这一连串骚动的开端——「剑术社闹场事件」的来龙去脉,深雪当然知道。

    身为风波当事人的纱耶香与桐原走得这么近,确实是令人略感讶异的光景。

    「听说桐原学长每天都有来。」

    「是喔,这也奇了。」

    达也被这个毫无征兆传来的声音引得转身一看,艾莉卡露出无趣的表情站在那里。

    「啧,果然没办法吓到你吗~」

    「不,我很惊讶。

    没想到桐原学长的个性这么正经。」

    「我不是讲这个啦!」

    达也会转移话题当然是明知故犯,所以看到艾莉卡鼓起脸颊,也只是露出敷衍笑容。

    「哼,你就是因为老是像这样坏心眼,才会被香香甩掉。」

    达也不太在乎这种甩掉不甩掉的问题。

    虽然不是自豪,但他受到女性青睐的经验是零。

    不提这个——

    「艾莉卡……你刚才说的『香香』,难道是壬生学姐?」

    深雪早一步如此询问。

    「嗯?是啊。」

    「……你们交情变得真好啊。」

    「交给我吧。」

    「交给你什么?」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但是说出来似乎会让话题更加混沌,所以达也决定吞回去当作没这句话。

    不提这个,今天是来探视出院的纱耶香。

    「壬生学姐。」

    达也带着深雪与艾莉卡——虽然有点担心艾莉卡是否会乖乖跟过来,不过再怎么样都是杞人忧天——走进人群如此搭话。

    「司波学弟!你来了?」

    纱耶香稍微吓了一跳,以表情表示自己感到颇为意外,再将这份惊讶融入喜悦,以满脸的笑容迎接达也。

    ——她身旁的桐原瞬间露出不悦的表情,这肯定也是讨喜的小插曲,是用来衬托和平日常生活的调味料。

    「恭喜学姐出院。」

    深雪将双手所捧的花束递给纱耶香。

    本来达也想要依照现代的风俗习惯请花店送来,不过深雪说:「这种东西就是要亲自送才有意义!」难得坚决反对,使得达也慑于这样的气势改为直接送花。

    抱着花束的样子太适合深雪,反而让她与都巿的日常光景格格不入。不过看到纱耶香开心收下花束的笑容,达也就觉得幸好有听妹妹的话。

    「你就是司波啊。」

    在女高中生交谈时,达也退居后方担任应和的角色,此时一名壮年男性前来搭话。

    即使对方只以姓氏称呼,看他的视线就没有误解的余地。

    结实的身体与端正的姿势,应该是拜武道之赐。

    他的长相也令人感受到他与纱耶香的血缘关系。

    「我是壬生勇三,纱耶香的父亲。」

    「初次见面,我是司波达也。」

    「我是妹妹司波深雪,初次见面。」

    眼尖察觉达也正在问好的深雪,在达也身后恭敬行礼致意。

    深雪优雅的动作令对方略显畏缩,但还是立刻恢复为原本的表情,不愧是武道家。

    纱耶香的剑肯定继承自这位父亲。

    「深雪,可以去看看艾莉卡吗?」

    深雪听到达也这番话转身一看,桐原被艾莉卡逼问得快要招架不住了。

    「好的。伯父大人,请容我先行告退。」

    对于深雪「伯父大人」这样的称呼,纱耶香的父亲难以掩饰内心情绪的动摇,但还是平静给了个中规中矩的回应。

    达也与深雪当然都假装没察觉这份动摇。

    达也重新与纱耶香的父亲正面相对。

    纱耶香的父亲也很清楚,达也是贴心要求深雪暂时离开,所以并没有讲多余的开场白浪费双方的时间。

    「司波,我很感谢你。多亏有你,小女才能够重新振作。」

    「在下什么都没做。

    说服壬生学姐的是舍妹与千叶。

    在下只有冷漠训斥学姐,真要说的话应该受到憎恨,不值得受到感谢。」

    「如果真要这么说,我甚至没能训斥过她。

    我知道小女因为魔法迟迟没有进步而伤神,却未视为很重要的问题。我以过来人的经验,认为魔法技能评价与实战实力是两回事,这种观念束缚着我,害我不知道她究竟多么烦恼。

    不只如此,我还以忙碌为借口,没有在她开始与可疑人物来往时找她谈谈。我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这次的事件,她已经详细告诉我了。

    小女说,听过你一席话,令她久违回想起内心的迷惘。

    这成为她从恶梦清醒的契机。

    而且小女很感谢你。

    你所说『没有白费』的那番话拯救了她。

    虽然我不知道『没有白费』的意思,但我只知道她的感谢发自真心。

    所以,希望你让我道谢。

    谢谢你。」

    「……在下真的没有做什么值得道谢的事情。」

    达也有些困惑地微微摇头,纱耶香的父亲则是轻声一笑。

    「……你果然和风间形容的一样。」

    这句话足以夺走达也的冷静情绪。

    「……您认识风间少校?」

    「我现在已经退役,不过他曾经是和我共同作息的战友。而且我们同年,至今依然有着不错的交情。」

    从刚才那句话就可以知道,两人的交情不只是「不错」。

    达也已经知道了。

    因为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即使是好友——风间也绝对不会提到达也的事情。

    「纱耶香能够认识你,我认为是上天的安排,而且我认为再怎么感谢也不够。

    可以的话,我很希望今后也能由你这样的男人成为纱耶香的支柱,不过……」

    「……在下不足以成为他人的支柱。」

    「……我就当成是这么一回事吧。

    刚才那是溺爱女儿的父亲不值一提的愿望,你就忘记吧。

    此外,风间告诉我的事情,包括女儿在内,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请放心。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知道你是有能力拯救小女的人,也是实际上拯救了她的人。

    真的很谢谢你。」

    纱耶香的父亲说到这里不等响应——不让达也继续自贬——回到妻子的身旁。

    达也微微摇头,将颇为动摇的意识赶出脑海,回到妹妹他们所在的地方。

    「啊,司波学弟,家父对你说了什么?」

    纱耶香立刻前来搭话,感觉像是把达也当成及时雨或是救命稻草。

    看来深雪无法独力挡住艾莉卡。

    「一位曾经很照顾我的人是令尊的好友,我们在聊这件事。」

    「是喔,原来是这样啊……」

    「嗯,世界真小。」

    「达也同学和香香果然缘分匪浅耶。」

    艾莉卡立刻抓准这一点进攻。

    看来今天的她状况超好。

    「嗳,香香,为什么你会从达也同学换成桐原学长?

    你之前喜欢达也同学吧?」

    「等…等一下,小莉?」

    达也看着慌张失措的纱耶香,心里却是想着不太相干的事情。

    (小莉是吧……)

    看来这两人相当合得来,达也如此心想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艾莉卡,你今天稍微胡闹过头了。」

    即使深雪出言规劝,艾莉卡也毫不在意当成耳边风。

    她今天的状况,已经好到不能以「超好」来形容了。

    「但我觉得如果只比长相,达也同学应该占上风吧?」

    「……你这个女人真是没礼貌。」

    「桐原学长,别在意,男人不是靠长相。」

    「……要我真的把你修理到哭吗?」

    「别气别气。

    所以香香,决定的关键果然在于诚恳的个性?

    笨拙男生的温柔打动了你的心?」

    纱耶香的脸蛋,已经连耳根都红通通了。

    她努力想移开目光,但艾莉卡每次都迅速绕到她面前——大概连魔法都用上了——使得她最后终于像是快哭出来一样低下头。

    「艾莉卡,差不多——」

    应该是时候了。

    就在达也如此心想,正要出面强行阻止的时候……

    「嗯……我想,小莉说得没错。」

    纱耶香开始以微弱的声音告白。

    她的情绪动摇到极限,心灵堡垒似乎瓦解了。

    「我想,我确实曾经爱上司波学弟……」

    「喔喔?」

    对于纱耶香的告白最感惊讶的人,不知为何居然是艾莉卡。

    「因为他拥有我所向往,屹立不摇的强悍。

    但我觉得我不只向往,也同时感到恐惧。」

    深雪朝达也投以关怀的眼神,达也微微露出苦笑回应。

    这个妹妹似乎把哥哥当成个性细腻容易受伤的人了。

    「我再怎么拼命跑,也肯定追不上司波学弟。

    如果想成为司波学弟这样,我就非得要一直跑下去。而且再怎么跑,应该也无法变得像他一样那么强……

    司波学弟帮了我这么多,我觉得我说这种话很失礼,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好像懂。达也同学某方面确实会令人这么认为。」

    「至于桐原同学……我是在他来探望的时候,才第一次和他好好交谈,但我觉得如果是这个人,即使偶有摩擦,依然会愿意和我并肩同行。

    或许是因为这样吧……」

    「……感谢您的分享。」

    达也对于艾莉卡这种消遣的响应不予赞同,但以心情来说与她同感。

    这时的纱耶香,不是在达也面前装出来的「可爱女孩」,而是真正的「可爱女孩」。

    「嗳,桐原学长,你呢?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香香的?」

    「……这个女人真烦,这种事不重要吧?

    与你无关。」

    「没错,艾莉卡。从什么时候开始都无所谓。」

    至今丝毫不打算插嘴的达也,忽然用这种坏心眼的语气讲得像在训话,令艾莉卡头上冒出问号转过身来。

    「最重要的是,桐原学长真心喜欢上壬生学姐了。」

    「啥!你……?」

    「这样啊……」

    「基于个人隐私,我不方便说出详情……

    不过桐原学长对付Blanche领导者展现的英姿,我自叹不如。」

    「这样啊……

    啊,达也同学。」

    「什么事?」

    「晚点再偷偷告诉我。」

    「千叶,你这家伙!

    司波,要是你敢说,我就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说啦。」

    「咦~有什么关系?」

    「可恶的女人!」

    桐原火冒三丈,艾莉卡哇哇大叫作势窜逃。包括纱耶香的父母、护士,甚至是纱耶香自己,都面带笑容以温柔的眼神看着这幅光景。

    两人不久之后真的追打起来了。达也以温暖——应该说无奈的眼神看着这幅光景,此时深雪静静来到身旁。

    「哥哥。」

    「嗯?」

    达也简短响应,视线依然落在艾莉卡他们身上。

    「即使哥哥以音速飞驰而去,

    即使哥哥穿越天空飞翔到与繁星争高,

    深雪也会永远紧跟在哥哥的身旁。」

    「……但我觉得真要说的话,会被抛下来的应该是我。」

    达也在此时露出稍微难为情的笑容。

    「不过,在把天空当成目标之前,现在还是先踩稳双脚吧。」

    深雪也回以一个俏皮的笑容。

    「要回学校吗?」

    「嗯。如果没参加下午的实习课,周末就要去学校补课了。」

    深雪也明白哥哥是在开玩笑,所以她依然能维持笑容。

    即使如此,这个时候的深雪,还是忍不住如此询问——如此确认。

    「哥哥……上学会害您难受吗?原本以哥哥的实力,明明用不着念高中……

    还是说,您不惜遭受鄙视也要上学,是为了我而勉强自己……」

    「深雪。」

    她的询问被达也的话语打断。

    「我并非心不甘情不愿就读高中,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日常生活只有现在能够体验。

    我很高兴能够和你以普通学生的身分生活。」

    「哥哥……」

    「所以,现在就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吧。」

    达也腼腆朝着深雪伸出手。

    深雪开心牵起达也的手。

    ——不过到最后,在赶不及下午实习课的艾莉卡哭着哀求之下,达也这个周末还是到学校陪她补课了。

    第一话 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