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二章

    第一高中不用等到最后一天就确定夺下总冠军,不过庆功宴暂缓到明天以后举行(有人发出「又延后?」的声浪却被无视)。

    明天举办的赛事,是为九校战作结的「秘碑解码」单淘汰决赛。

    第一高中顺利以预赛第一名晋级淘汰赛,选手与后勤人员却没空设宴庆祝。

    虽然这么说,如今只剩下一项竞赛,事实上过半成员都闲着没事做。

    深雪在「幻境摘星」夺冠,使得第一高中稳夺总冠军,如今众人以她为中心,借用会议室举办一场茶会提前庆祝。

    主办人是真由美与铃音,参加者以女性选手与后勤人员为中心,不过并不是完全没有男学生的身影。一年级男学生除了伤患,都拿着杯子不太自在地窝在房间角落(二、三年级的男生忙着准备明天的比赛)。

    场中不只是干比古与雷欧,还看得到艾莉卡与美月,应该是真由美暗藏庆祝以外的意图(艾莉卡原本坚决不愿参加,但是被深雪强行拖来)。

    然而达也不知为何不在现场。

    「……所以,他要求天亮之前都别去叫他?」

    「是的。」

    「这也在所难免。」

    「毕竟他一直大显身手……」

    一群一年级女生拿一名男学生当话题时(发言顺序是艾莉卡、深雪、雫、穗香),一对二年级情侣走向她们。

    「咦?你哥哥睡了?」

    是花音与五十里。

    「是的,哥哥说他终究还是累了。」

    「这……我想也是,何况他还受伤。」

    五十里大幅点头回应深雪的回答。他将目光移到深雪旁边时,微微瞪大双眼。

    「嗯?这不是艾莉卡学妹吗?」

    「启学长,明天的调校工作完成了?」

    「不,只是休息片刻……应该说是花音拉我过来的。」

    艾莉卡稍微调侃发问,使得五十里露出苦笑。他身旁的花音表情之所以不太高兴,不可能只是因为这番话有点刺耳。看来暗藏某些恩怨。

    「……哎呀,艾莉卡认识五十里学长?」

    「我们两家有来往。」

    但艾莉卡完全没察觉花音板着脸,应该说不去注意,她整个人转身面向深雪。

    「千叶家非常受到五十里家的照顾。」

    「没那回事啦。」

    「不不不,这是客观的事实。」

    五十里慌张摇头回应,艾莉卡则是进一步以开玩笑的语气反驳。

    「我的法机也是拜托启学长家为我制作。应该说,这就是启学长制作的吧?」

    艾莉卡说着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不知从哪里取出伸缩警棍造型的CAD。

    「嗯,总之……『刻印』的部分是我做的。」

    「学长自己组装刻印型术式?好厉害……」

    「因为启是天才。」

    美月率直佩服,花音则是忘记刚才的坏心情挺胸回应,使得五十里更加不好意思,再度轻声说一句「没那回事」。

    ◇◇◇

    众人不再把达也缺席当话题的时候,当事人溜出旅馆,前往基地军官专用停车场。约见的对象已经抵达。

    「居然让女性等,有失礼仪。」

    「抱歉。」

    这句责难无视于时机场合却颇有一番道理——不是关于对女性的礼仪,是关于约见迟到——因此达也率直谢罪。

    遥或许是对于达也毫不解释感到扫兴,没有继续多加抱怨什么,以动作示意达也坐上她身靠的车子里。

    达也依照吩咐坐进副驾驶座,遥也坐进驾驶座。

    车子内外都一片漆黑。

    遥对发车开关看都不看一眼,从车门置物槽取出手机终端装置。

    达也见状也从薄外套内袋取出终端装置。

    他穿的不是后勤人员制服,是全黑宽松外套,两侧腋下微微隆起,但遥假装没看到。

    「只要地图资料就好吧?」

    「如果知道成员名单,希望也能把资料给我。」

    遥叹了口气,达也先将自己的资料传到她的终端装置。

    看着画面的遥瞪大眼睛。

    「不够多?」

    「不,很够。」

    遥收起表情,操作自己的终端装置。

    达也大致浏览接收的资料之后点头。

    「谢谢您。」

    达也微微点头致意,朝着车门开关按钮伸出手。

    「只是……以防万一吧?」

    此时,遥以生硬的声音询问。

    「是的,以防万一。」

    这声简短回覆传入遥的耳中时,达也早已背对着她。

    达也目送遥驾驶电动双门车离开停车场门口消失,接着剥下右耳覆盖的耳罩走向另一辆车。还没敲车窗,副驾驶座车门就打开了。驾驶座坐着一名几乎和遥刚年的女性。

    「刚才的女性是?」

    「公安干员。」

    达也随口揭露遥的真实身分,朝藤林咧嘴一笑。

    「但她本人坚称辅导老师才是正职。」

    藤林轻声一笑。

    「所以是兼职干员啊。」

    「我认为她在能力上没问题。比起饱经世故的专家,这种初出茅庐的半个专家,更会遵守既定的保密义务,委托私事时也比较安心。总之……其实她兼做副业就已经违反职业伦理,不过这就是所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达也说出这种黑心感想,使得藤林眯细双眼——但眼神依然冷漠精明。

    「我经常在想,你是不是谎报十岁年龄?」

    「我认为问题不在年龄,在经验。毕竟我平常就被迫累积『各式各样』的经验。」

    达也在「各式各样」四个字加重音,藤林不经意移开目光。

    达也同样没有进一步要求回应。

    他从前座置物箱取出传输线,以熟练动作效作剧驾驶座前方面板,以有线传输的方式,将遥提供的地图资料传送到汽车导航系统。

    「……我也向你申请打工费吧?」

    「我认为您应该申请加班费。」

    「我们不适用劳动基准法。」

    以弹性工时制为主流工作形态的现代,这个法令依然顽强存活到现在。听到以此法令为题材的制式笑话,达也甚至没有展露客套笑容。藤林则是将靠腕式的单手控制器往前推。

    现在最普及的大众电动车,发挥型录未记载的安静特性溶入黑暗之中。

    ◇◇◇

    命令藤林加班(?)的当事人,正在迎接一位下班时间的访客。

    「阁下请进。」

    风间没有交给侍从处理,亲自迎接带路的对象,是九岛老者。

    老者还是现役军人的时代,还没确立「十师族不能公开担任高官」的原则。

    因为这个原则,就是基于九岛自己经历各种摩擦的经验而成立。

    九岛老者退伍时的军阶是少将,风间展示的礼节,并非对十师族长老的私人礼仪,而是按照军方准则的礼仪。

    风间是拥有B级证照的魔法师,是以十师族为顶点的魔法师社群成员。但他是归类于「忍术师」的古式魔法师,真要说的话,他对于象征现代魔法的十师族抱持冷漠情感(但他以部队长身分对待部下的情感自然另当别论)。

    因此——不知是否该如此推论——风间虽然恭敬态度,却没有超越「形式」的范畴。

    「回避。」

    「是。」

    风间命令端饮料前来的侍从离开房间,再度看向九岛老者。

    「今天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如果要找藤林,在下派她外出办事所以不在。」

    「要见孙女的话,不需要刻意知会她的长宫吧……没什么,只是听说你难得离开土浦,所以来看看你。」

    「荣幸之至。」

    风间嘴里说荣幸却毫不恭敬,使得九岛微微苦笑。

    「看来你还是一样讨厌十师族。」

    「在下之前也解释过,这是误会。」

    「我之前应该说过,你不需要隐瞒这种事。你们古式魔法师和原本被当成兵器开发的我们不一样,只是继承了古代智慧的人类。对我们的存在方式感到厌恶也在所难免。」

    刻意强调「人类」这两个字的说话方式,使得风间不禁蹙眉。

    「……古式术士同样有着『让自己成为兵器』的意义,我们和各位没有太大的差别。要是在下对此抱持厌恶感,就是强迫孩子们与年轻人别把我们当成人类看待。」

    「嗯……所以你们才会收容他吧?」

    风间基于某种角度听起来非常辛辣的发言,被九岛以从容不迫的语气回应。

    「……您说的『他』是?」

    「就是司波达也啊。他是你三年前从四叶那里挖角的深夜的儿子吧?」

    「…………」

    风间的沉默,与其说是哑口无言更像「不悦」。

    「我知道这件事也没什么好奇怪吧?因为我三年前担任过师族会议议长,现在依然位居国防军魔法顾问的地位,即使为时不长,深夜与真夜也曾经是我的学生。」

    「……那您应该知道四叶没有放弃达也的拥有权。司波达也现在依然是四叶的随扈,只限于不妨碍随卮任务的状况才能在军中服务,四叶不会在随扈任务以外的部分主张优先权,这就是我们和四叶签署的约定。」

    「你不觉得很可惜吗?」

    「您说『可惜』的意思是?」

    九岛探出上半身语带玄机如此询问,风间则是装傻回应。

    九岛老者露出微笑,心情没受到影响。

    「昨天的比赛很精彩。我听说他是唯一成功的案例,却没想像到有此等能耐。」

    九岛退役少将以试探的眼神,注视风间少校的双眼。

    「他在将来可能和一条家的儿子,并肩成为我国魔法战力的中枢。拥有此等逸材却只定位为私人随扈,不觉得很浪费吗?」

    「……阁下希望四叶弱化?」

    「既然是你,我就老实说吧。」

    九岛维持微笑,点头回应风间的反问。

    「十师族这个架构有着另一种意义,就是让各家系相互牵制,预防魔法师失控。」

    风间的沉默,表明他早已知道九岛说的这件事。

    「但要是维持现状,四叶会变得太强。如果司波达也和他妹妹就这样成长,并且在不久的将来,由依然健在的真夜让司波深雪成为四叶深雪,并且以司波达也为爪牙,四叶家或许会成为超过十师族傲视魔法界的存在。不对……」

    九岛老者暂时停顿摇头。

    「即使是现阶段,兼具其他家系没有的特殊技术以及少数强力魔法师的四叶,在十师族之中也是高人一等。」

    九岛这番话,使得风间戏谵地扬起嘴唇。

    「那个家系最忠实遵守阁下所说『魔法师是当成兵器开发』的传统,所以如果单纯评估战斗力,在下认为他们理所当然会逐渐高人一等。」

    「这才令人头痛。

    风间少校,你说得没错。

    即使原本是当成兵器开发,但现在不一样。

    如果只以兵器的身分存在,将会被排除在人类世界之外。」

    「阁下。」

    风间这句话打断九岛老者像是回忆过去的话语,

    「如同阁下明白这边的状况,在下也在某种程度明白阁下的状况,自认知道阁下关心达也的真正理由。」

    这次轮到九岛沉默。

    「基于这个立场,请容在下提出一项建言与一项订正。」

    「……说说看吧。」

    「在下认为不需要怜悯达也。他并非可怜的实验动物,不是这么温驯的存在,反倒是怜悯才违背他的本意。」

    「这是建言?」

    「是。至于订正则是……并非将来,达也现在就已经是本军宝贵的战力。在下这种说法听起来或许是护短,但是达也的战力和一条将辉处于不同层次。

    一条将辉在防卫据点的作战中,他一个人的战力应该就匹敌装甲连队。

    不过达也一个人的战力就匹敌战略导弹。

    他的魔法是理所当然要加装好几道安全锁的战略吴器。

    要他独自背负这份管理责任,才是更残酷的事情。」

    ◇◇◇

    朝东方行驶的车内,达也并没有频频打喷嚏。

    藤林驾驶的电动车——正确来说,是接受交通管制系统引导的藤林座车,正沿着高速公路东进,在滦夜之前进入横滨市区。

    两人搭乘的车子停在一座高台,这里东而横滨港,北临二十一世纪末的现在(即使中日经常爆发直接军事冲突)依然繁荣的横滨中华街。

    「……明知敌国间谍四处猖狂,却没有封锁或临检,搞不懂政治家到底在想什么。」

    藤林俯瞰中华街憎恨低语,旁边的达也耸了耸肩。

    「因为表面上,那条街是逃离国家高压统治的华侨对抗祖国的主要据点之一。」

    「那当然是骗人的嘛。」

    「只是表面上的藉口。」

    「也要有个限度。我国明明战胜却未签订和平条约,就只是和大亚联盟从三年前处于休战状态,法律上依然是交战关系。大家都知道这里是敌国卧底活动的据点,却没人着手整顿。」

    「或许不少人和少尉的想法相同。」

    藤林一副随时会咂嘴的样子,达也则是以悠然自得的语气回答。

    语带玄机——听起来如此——的这句回覆,使得藤林瞪大眼睛凝视达也。

    「……你知道某些内幕?」

    「不,单纯只是我的愿望。」

    达也背对藤林如此回答,像是要结束这个话题。

    他转身面对这座都市最高的建筑物。

    造价很高,物理高度也最高的建筑物。

    直到这个世纪中还被称为「望港山丘公园」的这个地方,如今盖了一座以三栋建筑物组合而成,能将横滨港与海湾尽收眼底的超高大楼。

    建筑物名为「横滨港湾高塔」,是市民简称「湾塔」的熟悉地标,包含旅馆、购物中心、商办空间与电视公司的综合大楼。魔法师交流组织「日本魔法协仓」的关东分部也不是设在东京,而是设置在这栋大楼(总部在京都)。

    不过这座建筑物只有表面宣称纯粹是民间设施,不只是市民,这事实众所皆知。这里其实是用来监视出入东京湾的船舶,国防海军与海上警察伪装成民间公司,在这里设置办公室。

    此外传闻也大多认定,魔法协会把分部设立在这里,是当成发生状况时的防卫手段。而达也与藤林都知道这并非「传闻」,完全是「事实」。

    「少尉,麻烦您了。」

    「我真的该申请加班费吧?」

    时间已接近深夜。

    这里不是警备员看守的后门,而是只能从内侧开启的安全门。藤林把小型情报终端机按在门边,以另一只手操作CAD。

    理应没有外部输入的界面,也没有无线输入功能的附关装置,在改写导电率分布的壁面传送入侵程式后,开门迎接两人进入。室内的监视装置,也在藤林的入侵之下只对两人失效。

    ◇◇◇

    横滨GRAND HOTEL——这是本世纪前半,香港在中华街投资建造的高层饭店,和NEWGRAND HOTEL前身的同名饭店毫无关系——的顶楼上层,住宿客所不知道、原本不应该存在的真正顶楼某房间内,正在匆忙进行搬迁准备。

    这个房间是香港国际犯罪集团「无头龙」的东日本总分部,即东日本活动的司令室。

    经营这栋饭店的香港资本,本身早已遭到无头龙并吞,所以形容成犯罪活动的司令室或许会比较正确。

    所谓的搬迁并不是搬运家俱,主要搬运的是并未纪录在电脑系统的极机密帐簿等资料。这是连施加高度保全装置的系统也没登载的极机密帐簿,因此不能交由部下打包。一群身穿高级名牌西装的壮年(应该说迈入老年)男性,一边以丝质手帕擦汗,一边以戴着金银珠宝亮丽戒指的手笨拙打包,这幅光景看在旁人眼中颇为滑稽。

    对于当事人而言,这种事当然不好笑。

    「可恶……别以为我们会善罢甘休。」

    一人停止勖作,以像是听得到咬牙声的语气咒骂。

    「话说回来,施法器居然毫无斩获就被逮捕……」

    「这是预料外的状况,没想到日本帝国军的特殊部队会跑来出风头。」

    「托他们的福,我们得连夜潜逃。」

    「只是战胜一次就得意忘形……」

    在场所有人都说出隐藏至今的真心话,受到焦躁情绪拦陨的怨言再也停不住。

    「我们迟早一定要向日本帝国军报复,不过更应该以解决那个小鬼为优先吧?」

    「害我们计划悉数泡汤的那个嚣张小子吗?」

    「记得他叫作司波达也?那小鬼是什么来历?」

    「这……查不出他的底细。只查到姓名、住址、学校所属单位以及长相。别说家世,连家庭成员都不明,家长职业也只知道是公司职员,其余细节不明。除了日常所需的资料,所有个人资料完全查不出来。」

    「这是怎样?这个国家放眼全世界,也是个人档案资料库相当齐全的国家。就算只调阅民间资料库,只查得出这些资料也很奇怪吧?」

    「应该不是资料被封锁,而是『司波达也』的相关资料遭到整体性的删除。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性。」

    无头龙东日本总分部的干部们,凝视着发言者(同僚)的脸打量,接着默默相视。

    「……他不是普通高中生?」

    「想要从所有民间资料库改写整体资料,即使是国家权力也需要相当高阶,或者必须拥有自由介入国家最高权力的影响力。」

    「他到底是什么人……?」

    完全停止打包动作的他们,忽然听到模糊的惨叫声。

    无神伫立在房间角落的四个人影。

    借给他们东日本总分部干部们防身的施法器。

    这里使用了四种术式阻断外部攻击。施展魔法的器具之一,负责对外墙施加情报强化的施法器,就是惨叫声的源头。

    众人立刻明白原因何在。

    不用期望就被迫理解。

    南面墙壁开了一个大洞。

    不是被撞破、不是被割开、不是被粉碎,而是水泥墙化为砂砾与水泥粉崩解,只剩下钢筋骨架与管线。

    这声惨叫来自情报强化魔法遭破解之后,反作用力造成的痛苦。

    然而,痛苦的惨叫声只出现片刻。

    斡部们是经由后续思考,才想到这声哀号的原因。

    无头龙不是单纯的犯罪集团,是滥用魔法的犯罪组织。

    拔擢为干部的条件,就是自己必须是魔法师。

    东日本总分部的干部们,当然都是魔法师。

    会使用魔法,能认知魔法。

    所以他们也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

    发出惨叫声的施法器,记载身体情报的个别情报体皮层——魔法师下意识展开,保护自己身体不受他人魔法侵犯的情报强化防壁——从身体表面被剥除。

    不,依照外观带给人的印象,形容成「铠甲熔化蒸发」比较接近。

    而就在下一瞬间,拥有实体的施法器,全身却彷佛立体影像般出现了杂讯,身体轮廓连同衣服一同消失。

    施法器至今所在位置的空中,燃起淡色火焰。

    蓝色、紫色与橙色相间的火焰,在消防洒水器运作不久后,就像是闪光瞬间消失。

    些许灰烬落在地毯。

    施法器只留下这些东西,整个人消失无踪。

    干部们吓破胆,甚至无法出声喊叫。

    只露出战栗的表情面面相觑。

    此时,电话忽然响了。

    是只有组织内部使用,来自秘密线路的来电铃声。

    一名干部战战兢兢拿起话筒。

    操作面板显示这是语音对话,没有影像。

    「Hello.No Head Dragon东日本总分部的各位。」

    从扩音器传出的,是一名年轻男性——少年的声音。

    ◇◇◇

    达也与藤林来到横滨湾塔北侧高塔的楼顶。

    这里设置了电视公司的信号天线,以及无线通讯的中继设备。

    藤林以刚才的终端装置按在中继设备,用触控式萤幕进行各种操作。

    「……好,入侵完成。已经改写成所有无线讯号都和这里连结。」

    「不愧是『电子魔女』,只有这是再怎么运用术式都做不到的事情。」

    「谢谢,我可不能容许别人轻易模仿。」

    藤林露出打趣的笑容,但实际上似乎也不讨厌达也这么称赞。

    「阻断有线通讯了吧?」

    「真田上尉已经在这部分打理妥当。」

    达也以左手握着情报终端装置附属的语音通讯元件,输入藤林指示的代码,维持着再按一个按键就能通话的状态。

    他从胸前口袋取出防风墨镜戴上。

    接着从左边的盾挂式枪套拔出长型CAD。

    这是模仿长枪身的自动手枪外型设计而成,银色的特化型CAD。

    达也站在防止坠楼的栅栏前方,右手朝斜下方伸直。

    CAD的「枪口」,对准山丘遥远下方的横滨GRAND HOTEL。

    「……这就是『施法器』啊。」

    「嗯,肯定没错。虽然是第一次抓到,不过这种特征和情报部的报告完全一致。」

    湾塔楼顶距离饭店顶楼,直线距离至少超过一公里。

    达也手握的是手枪造型CAD,当然没有安装瞄准镜。

    但是藤林依然没问「你看得到?」这个问魈。

    因为她早就知道达也看得到。

    藤林自己使用的观看方式和达也不同,不过同样也看得见室内有多少魔法师,以及其中有几人是施法器。

    「自我意识被夺的魔法施展装置。被开发为兵器的魔法师所步上的末路吗……」

    「…………」

    「……我说得太过火了,抱歉。」

    藤林无言地投以白眼,使得达也尴尬道歉。

    并非魔法师都甘于成为兵器,所以刚才的发言确实不妥。

    不过达也即使道歉,也不打算否认自己有所共鸣。

    达也觉得施法器的立场和他类似。

    因此,他在所剩情感的范围之内,感受到最大限度的厌恶。

    那是有害又令人不悦的存在。

    达也内心对于破坏这种「装置」不会有任何犹豫。

    银镞改造机——「三尖戟」。

    达也扣下扳机,这是依照他的魔法进行最佳化的爱机。

    指定为军事机密,他天生拥有的魔法「分解」发动了。

    将水泥外墙分解为原料粉末的术式。

    成为媒介的墙壁开出了物理上的大洞,妨碍外部魔法干涉的「封闭」概念也开了洞。

    达也的「视界」比刚才更加清晰地看见室内的状况。

    发动中的魔法遭到强制攻破,使得施法器受到打击。

    一般来说,即使魔法被破解,魔法师也不会受到这种程度的伤害。

    应该是无法自行中断或中止魔法的弊害吧。

    他冷静分析观测到的事象,但是攻击意志——杀意没有平息。

    达也识别到一名施法器制造出颔域干涉力场保护五名干部,另外三名施法器则是以领域干涉力场保护自己。

    他扣下三尖戟的扳机。

    外墙分解而受到伤害的施法器,其「领域干涉力场」、「个别情报体皮层」、「肉体」的情报,都当成变数输入魔法式。

    三项魔法工序毫无刹那延迟就接连发动。

    第一工序是分解保护目标物的领域干涉力场。

    第二工序是分解保护目标物肉体的情报强化。

    至于第三工序,则是将目标物肉体分解为元素层级。

    甚至不认同对方是有机物,甚至无法留下曾经为生物的痕迹,蛋白质成为氢、氧、碳、氦与硫,骨骼成为磷、氧、钙与其他微量元素,包括血液、神经、储存的养分甚至排泄物,全部分解为单一元素构成的分子或离子。

    以氢气为代表的较轻元素,沿着天花板从外墙的洞排放到室外。

    易燃元素的气体,和释放的氧气结合之后自燃。

    这一幕看起来,或许像是人体自燃现象。

    然而真相并非焚烧殆尽,是消失殆尽。

    将三种分解魔法当成三连工序建构而成的单一魔法式,完全不容许任何抵抗,将理应受到魔法力保护的魔法师肉体消灭。

    「三尖戟……毛骨悚然真的就是指这种光景……」

    调校用来发动三连魔法的特化型CAD。

    在《魔法大全》里,「三尖戟」是另一种魔法的称呼。

    然而,独立魔装大队里的「三尖戟」,指的是这个无情的三连分解魔法,以及配合这个魔法最佳化的CAD。

    藤林无法掩饰战栗脱口细语,达也不以为意,把待命的情报终端装置语音通讯接通。

    入侵中继设备之后,专用线路的认证系统也失去意义。

    「Hello.No Head Dragon东日本总分部的各位。」

    达也以开朗到不自然的语气如此搭话。

    ◇◇◇

    接电话的干部,以藏不住困惑的表情,转头看向同僚。

    这是干部之间进行通讯,也是和总部通讯的专用线路。除非是分部长或是总分部评议会层级的干部,否则即使是组织成员也芜法使用这条线路,甚至不知道有这条线路。无头龙里别说是十几岁的干部,连未满三十岁的干部都没有。

    「……你是谁?」

    询问的声音没办法使用高姿态的质询语气,应该是因为刚才目击人体消失的光景,使得内心受到恐怖情绪的打击。

    『在富士受各位照顾了。』

    声音听起来是十几岁的少年,语气却是独当一面的大人。

    『我顺便前来回礼。』

    随着这句话,保护他们干部的领域干涉力场忽然消失。

    不只是接电话的人,除了没有自我意识的魔法装置,所有人反射性地看向室内角落。

    一道淡色火焰,在他们的视线前方燃烧并消失。

    接连出现的热源,使得消防洒水系统产生反应,天花板喷出高压水雾。

    原本站在那里的施法器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哪里?十四号,是从哪里来的?」

    一各干部以高八度的声音大喊。

    只要是魔法师,就可以从事象改写的反作用力,察觉到对方魔法的作用目标与施展位置。足以将人体分解成分子等级的强力魔法,在这么近的距离产生作用,原本不可能感受不到施展魔法的位置才是。

    明明即使掌握不到正确距离,至少能知道术士的所在方向——但这名干部只能大喊。

    相对的,不知道何谓动摇——内心动摇机能已经遭到损毁的施法器,即使同类被毁坏也不会陷入恐慌。

    十四号缓缓指着墙上开出的洞。

    指着洞的另一头,这座城市的最高处。

    另一名干部连忙拿起狙击枪。

    看向光学与数位复合瞄准镜,提高望远倍率。

    一名少年站在横滨湾塔楼顶,西倾的上弦月光芒照亮他的上半身。

    望远倍率提升到最高。

    对方戴着墨镜看不出长相,然而看得见对方没遮住的嘴唇露出嘲讽笑容。

    看到这张扭曲笑容的男性,在下一秒惨叫蹲下。

    忽然分解弹开的瞄准镜零件刺伤眼球。

    然而其他人无暇关心这个按住单眼呻吟的同僚。

    「十四号、十六号,动手!」

    命令施法器反击的声音,不只来自一人。

    然而——

    「不可能。」

    「打不到。」

    机械只会做出做得到的事情。

    改造成任何状况都能稳定行使魔法的施法器,没有拚命将力量绞尽到超过极限的功能。

    「不准顶嘴!动手!」

    十四号与十六号以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齐声回应,按着眼睛跪地的干部因而火冒三丈。

    回应他的声音来自话筒。

    『你以为我会让他们动手?』

    十四号与十六号的身体出现杂讯。

    两人步上和同伴完全一样的后尘。

    『别命令道具,自己动手如何?』

    嘲笑声抢在这句揶揄之前传入耳中。

    但他们已经失去对此动怒的气力。

    距离远到无法以肉眼辨识是否有人。

    场中没有任何人的魔法实力,强到能对无法视认与识别的对象施展魔法。

    一人扑向有线电话。

    另一人拚命以手机终端装置拨打无线电话。

    然而,有线电话只传来断线讯号声。

    至于情报终端装置的语音通讯元件……

    『没用的,现在只有我能和那个房间通讯。』

    只响起和最初话筒相同的声音。

    「荒唐,连无线通讯都……到底是怎么做的……」

    『我聚合了电波。至于方法,你们没必要知道。』

    他们的知识足以理解这番话的含意。

    只不过,这份知识只让他们的绝望感加剧。

    『那么,正式来吧。』

    随着恶魔的宣告,按着单眼的男性出现杂讯。

    他的脸因为真正的绝望而扭曲。

    这张表情持续扭曲——化为尘埃消失。

    洒水三次使得湿度提高的室内,已经不会再出现燃烧现象。

    同僚没燃起送终之火就消失,使得男性们表情冻结。

    一人冲向房门。

    他的背后出现杂讯,轮廓瓦解,消失无踪。

    仅存的无头龙东日本总分部的三名干部,领悟到自己的生命掌握在魔神手中。

    被迫领悟。

    「慢着……等一下!」

    位居东日本总分部之分部长的男性,抢过话筒如此大喊。

    『要我等什么?』

    他只是忍不住喊出这句话,

    他不认为对方会放过他们。

    会手下留情的人,不会使用这种把人当成档案删除的做法。

    然而对方出乎预料有所回应。

    「我……我们再也不会干扰九校战!」

    『九校战明天就结束了。』

    「不只是九校战!我们明天早上就离开这个国家!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国家!」

    『即使你们不再回来,也会有其他人过来吧?』

    「我们无头龙会退出日本!不只是东日本,我也会要求西日本总分部撤退!」

    『道格拉斯·黄,你有权限保证这种事?』

    对方知道自己的姓名,使得黄吓得心脏差点停止,但还是拚命表述。

    「我是首领的亲信!首领也没办法不听我的建议!」

    『你为什么能说这种话?』

    「我曾经拯救过首领的性命!受人拯救多少次性命,就要实现多少愿望来偿还恩情,这是我们的原则!」

    『你想用这份「恩情」求饶是吧?』

    两人份的视线刺穿黄。

    其中蕴含遭受背叛的憎恨与杀意。

    然而黄无暇在乎这种事。

    『你不是需要用这份恩情买回自己的命吗?』

    「不对!用不着这么做,首领也不会抛弃我!」

    『意思是你有这种程度的影响力?』

    「对!」

    『你能证明吗?』

    「这……」

    『No Head Dragon——无头之龙,听说这个名称不是你们自己命名,而是因为首领不曾在部下面前现身,敌对组织才如此称呼你们。据说要亲自肃清部下时,也是先让部下昏迷再带到自己房间,行迹隐瞒得十分彻底。』

    不同于死亡恐怖与消灭恐怖的战栗袭击黄。

    己方的底细被知道得过于详细。

    至今的己方,到底冒犯到何方神圣?

    『既然你拥有这种程度的影响力,当然看过首领吧?』

    然而,黄无暇思考。

    为了活下去,只能迎合这个恶魔的任性情绪。

    「我获准谒见首领。」

    『首领叫什么名字?』

    黄沉默了。

    这是组织的最高机密。

    长年植入的恐惧与忠诚,凌驾于眼前的恐惧。

    不过只限于片刻。

    「詹姆斯!」

    又有一名同伴从这个世界消失。

    甚至不容许以人类身分死亡,完全消灭。

    这一幕,和他们首领亲手对死者进行的冒渎,同样令人毛骨悚然。

    『刚才那是詹姆斯·朱啊?这样有点对不起正在通缉他的国际警察。』

    「慢着……」

    『道格拉斯·黄,再来换你吧?』

    「等一下!……首领的名字是理查德·孙。」

    『对外的姓名呢?』

    「……孙公明。」

    『住哪里?』

    香港高级住宅区的住所、办公大楼的名称、常去的俱乐部等,黄有问必答。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我这边也刚好问完,辛苦了。』

    「那么,你愿意相信我?」

    『嗯,你毋庸置疑是无头龙首领——理查德·孙的亲近。』

    黄备受打击洋溢着虚无感的脸上,隐约浮现喜悦的神色。

    失而复得的些许希望……

    「葛列格里!」

    和最后一名同僚一起,完全消失了。

    「……为什么?我们没有致人于死,我们没杀任何人啊!」

    ◇◇◇

    『……我们没杀任何人啊!』

    语音通讯元件传来这种自私的辩解。

    这只不过是结果论。

    他们企图屠杀观众,只是由柳、真田与藤林阻止。

    然而达也没有指摘这一点。

    「和这种事无关。」

    『什么……?』

    「你们要杀掉多少人或救活多少人,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达也差不多懒得继续演这出提不起干劲的内心戏,不想再粉饰言语。

    既然现在已经打听到所有需要的情报,也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你们冒犯了绝对不可冒犯的东西。

    你们触碰了我的逆鳞。

    光是如此,就构成你们消失的理由。」

    『……你这恶魔!』

    「道格拉斯·黄,托你们的福,我才能够施展你所说的恶魔之力。虽然力量依照我的意思施展,但是情绪使这份力量更上层楼。」

    达也话筒旁边的嘴,轻轻发出自嘲的笑声。

    笑声随夜风而逝,取而代之的冷酷声音,交织出赋予绝望的话语。

    「多亏你们唤醒我拥有的唯一情感,我才能久违释放这份『恶魔之力』。」

    『恶魔之力……?这个魔法,这难道是……Demon Right【恶魔右手】?』

    这是黄临死前的呐喊。

    黄的声音至此断绝。

    道格拉斯·黄这个人,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