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三章

    九校战也迎接最后一天的到来。

    今天举行的竞赛只有「秘碑解码」一种,单淘汰决赛第一场在九点开始,第二场十点,下午一点举行季军赛,两点举行冠军决赛。

    接下来三点半进行颁奖典礼与闭幕仪式,竞技场上的九校战于五点全部结束。

    之所以强调「竞技场上」,是因为七点将举办宴会。

    和开幕仪式前的交谊会不同,闭幕仪式之后的宴会,才是各校真正的亲善交流场合。

    这场宴会,甚至每年都会撮合不少远距离恋爱的情侣。

    不只是高中生之间的交流,也有机会认识魔法师社会的有力人士,这两项要素尤其令三年级生期待这场宴会。

    然而对于晋级淘汰赛的四校来说,这一切都必须等到比赛结束。

    各校已经不再手忙脚乱。

    选手与后勤人员都已经尽力而为,静静等待决战时刻来临。

    第一高中的帐幕也不例外,以稳如泰山闭目静坐的克人为中心,选手与后勤人员有人神情紧张只有人拚命压抑浮躁的心态,等待着第一场比赛的号令。

    参赛成员是十文字克人,辰巳钢太郎、服部刑部三名选手,以及负责最终竞赛项目的三名技术人员。五十里也在其中。

    不远处是真由美、摩利、铃音、梓等,以学生会为中心的各干部。

    再来是以花音为首的二、三年级选手。

    没能进入帐幕的人们,在加油区引颈期待选手上场。

    然而到处都没有达也的身影。

    ◇◇◇

    「你不用去加油?」

    「……距离开赛还有一段时间。」

    藤林询问之后,达也吞下口中的食物如此回答。

    达也依照昨晚的指示,用过早餐之后造访风间的房间。

    然而房间主人一大早就出门密会某人,在等待的时候,藤林招待了本日第二份早餐——他也正值发育期,加一份三明治当点心也完全不会觉得撑。

    在不违反礼仪的范围内进行交谈,并将盘里食物清空时,风间刚好带着真田与柳回房。风间对起身敬礼的达也与藤林简单答礼,以手势指示两人坐下。风间坐在达也前方,柳坐藤林旁边,真田坐达也旁边(藤林于刚才告知,山中已先行返回从驻扎地升格为基地的霞浦基地)。

    「昨晚辛苦了。」

    风间简单问候之后就提出这个话题。

    「不,为这种私事劳烦各位,在下才愿该道歉。」

    「我们也遭受袭击,所以不是私事。」

    「何况昨晚取得了宝贵的实战资料。能在直线约一千两百公尺距离狙击成功的对人长程魔法资料很难取得。超长程精密攻击原本就是你的风格,对于精通OTH(over the Horizon)狙击的你来说,这种距离或许不太够,不过这是令我满意的观测结果,」

    达也起身低头致意,柳与真田各自出言安抚与慰劳。

    「就是这么回事。此外,昨晚的伴手礼让内情与公安都满意得超乎预料。既然贵官已经完成任务,即使稍微加入自己要办的事情也无须在意。」

    风间基于上述意见如此总结。

    「……只是普通犯罪集团首领的情报,有这种价值?」

    昨晚刻意打电话,还花那么多时间以言语凌迟对手,除了达也自己想还以颜色,另一方面也是风间的指示。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犯罪集团。」

    「…………」

    「达也,你对『魔法增幅器』知道多少?」

    达也以无言的方式提问,真田则是如此开口。

    「在下听过这个名词。那是犯罪集团近年盛行的、划时代的魔法增幅装置。老实说,在下认为很可疑……」

    「魔法增幅器真有其物。就某种意义来说,也确实是『划时代的魔法增幅装置』。」

    「说起来,魔法真的可能增幅?」

    达也不认为真田会在这种时候说谎,或是聊起没什么根据的传闻,但即使如此,还是无法拭去「可疑」的印象。

    在魔法程序中,包含魔法师将名为魔法式的「讯号」输出到目标物个别情报体,所以不能断言完全和增幅的概念无缘。

    然而魔法式的输出程序,是情报在「情报体次元」这个单一情报平台的移动,并不是魔法式这种讯号在魔法师与目标物之间进行物理移动。

    魔法师构筑的魔法式,到底能从哪里增幅……这是第一个疑问。

    「不是基于一般含义的增幅。我想想……这是一种不只提供魔法式设计图,还能在术士以设计图构筑魔法式的过程提供辅助的CAD——应该这样形容吧?魔法师可以藉此构筑超越原本容纳力的魔法式。」

    「这……与其说是『增幅器』,更像是『扩充记忆体』。」

    「算是吧。」

    风间出声笑了好一阵子,大概是达也的说法戳中笑点。

    「……通俗名词无法表现本质的状况并不罕见。那么回归正题,无头龙是魔法增幅器的供给源头。这个道具的问题在制造原料,正当企业无法制造相同的东西。即使是国家,事机败露的风险也太高,所以魔法增幅器的供给,事实上是由无头龙垄断。」

    「那么,之所以需要首领的情报,是为了购买这种魔法增幅器?」

    「不,我们需要目标对象的情报,是为了阻止这种魔法增幅器的制作与供给,

    那东西不能存在于世间。我绝对不想用,也不希望队友用——达也知道CAD核心零件『感应石』的制造方式吧?」

    「感应石」是将想子波动转换为电流讯号,将电流讯号转换为想子波动的合成物质。对于话题忽然转换而略微困惑的达也点头开口。

    「感应石的制造方式,是从分子等级进行化学合成,将强化网路构造的神经细胞结晶而成。网路构造的差异会决定转换效率,所以重点不是神经细胞的物质特性,而是网路构造的形态。但目前除了人造神经细胞,没有以其他材料成功制造感应石的案例报告。」

    真田满足地点头回应达也的回覆。

    「没错。但这增幅器的核心零件,就是以人造神经细胞以外的材料制造的感应石。」

    「材料到底是……?」

    「人类的大脑。」

    真田的回答令达也哑口无言。

    「更正确地来说,是魔法师的大脑。」

    「……可是,之前使用动物脑细胞的时候,由于脑中残留想子,所以成品应该无法和使用者相互感应。改用人类脑细胞理应也是相同结果。」

    达也哑口无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种做法惨绝人寰。

    他知道在CAD开发的黎明期,进行过动物实验与人体实验。

    无视于伦理、良心、信仰等一切制约,不顾一切摸索尝试之后,以神经细胞进行化学合成的感应石制造技术才得以确立。

    然而无头龙颠覆了这个魔法工学的常识。

    达也惊讶的是这件事。

    「功能并非和一般的感应石完全相同。一种增幅器只能使用一种特定魔法,而且每个增幅器能使用的魔法也不同。虽然这么说,似乎能够在某种程度指定类别。我们推测,增幅器能够使用的魔法种类,虑该是依照制作时残留于脑部的意念而定。也就是说,只要在制造过程赋予相同种类的强烈情感,就能做出相同种类的增幅器。」

    「……例如在切除脑部之前,施加强烈的痛苦或恐怖?」

    「或许如此。」

    「……这是蛊毒的原理。」

    「我有同感。增幅器应该是以蛊毒的技术基础发展而成。我们这支实验部队的目的,是试图将魔法当成武器,并且将魔法师纳入军事系统,但我可不会把魔法师当成道具使用。我自己就是魔法师,而且少校、柳上尉、藤林少尉,以及包含士官兵的部队成员几乎都是魔法师。如果只是施法器的等级或许还能原谅,但是绝对不能承认增幅器的制造与使用。」

    「即使除去这种情绪因素,能够扩张魔法师容纳力的增幅器,也是军事上的威胁。北美情报局似乎也抱持相同见解,并要求内情提供协助。达也,壬生非常感谢贵官喔。」

    风间补充之后,当下的说明至此结束。

    ◇◇◇

    达也在加油区东张西望寻找空位时,前方射来一颗冰块。

    他连忙举手接住,并且在放下手的时候,和深雪目光相对。

    达也放弃装作没看见,乖乖走向靠近最前排的座位。

    「……好暴力的迎接方式。」

    「还不是因为哥哥假装没看见。」

    ……达也无从反驳。

    不,他之所以装作没看见,是因为不想在比赛即将开始时,在加油区做出显眼的举动。但即使基于这种(对达也来说)正当的理由,显然也无法为妹妹接受。

    不过,就附近座位同学与学长姊的表情来看,深雪绝对不是站在有理的一方——只是达也一点都不感谢众人微温的同情目光。

    「喔,选手进场了。」

    「达也同学,你来的时间刚好!」

    回应达也细语的不是深雪,是坐在达也另一边的穗香。忙着以满不在乎的笑容击退微温视线的深雪来不及回应,只好重新坐得靠近达也一点。

    单淘汰决赛的第一场,是第一高中对第九高中,凑巧和新人赛的编组相同。

    第九高中应该也抱持雪耻的意识,三名选手看起来都干劲十足。

    相对的,第一高中的三人一如往常各有不同。

    克人泰然自若、辰巳洋溢着有些恍神的气息、服部正经八百回应对方的挑衅视线。

    完全一如往常的样子,令人感到可靠。

    「该说安心感的差距吗……我们实在比不上。」

    「没那回事!我从来不担心哥哥的胜利。」

    「达也同学等人也很出色!我认为非常稳重气派!」

    达也只是不经意低语,却立刻收到难以判别是安慰或激励的回应,使得他有些惊讶。

    她们终究察觉到开赛前的气氛而压低音量,所以没有引人注目,但无法保证每次都是如此。达也体认到祸从口出(?)的道理而绷紧精神,摒除脑中杂念专心加油。

    ——雫投过来的白眼刺得他好痛,也是原因之一。

    ——然后,比赛无视于这段插曲开始。

    赛场是仿造石灰岩地形的「岩地战台」。

    开赛讯号声一响,服部就从第一高中阵地往前冲。

    不时加入跳跃魔法,以无法只靠脚力施展的速度冲入敌阵。

    第九高中的动作比较迟钝。

    比起展现的斗志是他们占上风,但实际上是第一高中先发制人。

    依照第九高中鼓足干劲的程度,他们应该也企图抢先攻击。

    然而服部出乎预料断然冲刺抢得先机,使得他们迟于应对。

    集中战力打倒对方攻击者,确保人数优势?

    交给防守者迎击,按照预定杀入敌阵?

    还是刻意营造出停顿的气氛?

    服部在超过中线的位置停步,朝着在自己阵地拖拖拉拉的九高三名选手施展魔法。

    随着上升气流,第九高中的小队头上出现了一阵白雾。雾迅速变浓,如同无法承受己身重量朝地面崩落。

    乾冰的冰雹从天而降。

    这是聚合、发散与移动系的复合魔法——「乾冰雹暴」。

    是真由美在「精速射击」使用的魔法原型。

    这种魔法是将二氧化碳温度降低到冰点时释放的热量(显热),以及二氧化碳凝结时释放的热量(潜热)置换为乾冰子弹的动能,子弹速度和气温成正比。从魔法防御界线外侧正上方射下的乾冰子弹,即使躲在岩石后方也无法避开。选手戴着头盔,所以指尖大小的冰块不会造成重创,但要是持续命中至少会引发轻微脑震荡。

    维持现状将会直接导致无法战斗而落败,因此九高其中一名选手,茌上方展开一面保护三人的魔力盾——将降落速度改写为零的虚拟护壁。

    这名选手架设的魔力盾,只能将物体速度变零一次,物体在空中瞬间静止之后就依循重力落地。服部制作的乾冰,在冷却周围空气凝结水蒸气之后,和毛毛细雨一起降落在地上、九高选手身上以及石灰岩上。细雨吸收乾冰融化而成的二氧化碳,成为碳酸雾飘散在周围。

    由于是岩石环绕的地形,这阵雾迟迟没有从第九高中阵地扩散。

    雾没有浓到妨碍视线,不过一旦在意冰冷缠身的湿气就会很不舒服。不同于架设魔力盾的另一名选手试着制造气流,要吹走「乾冰雹暴」的副产物。

    然而服部的下一个魔法更快发动。

    这个术式是让砂石粒子细微振动,藉此产生微弱静电,同时改写砂石的导电性,将电流增幅后从地面释放。

    第八高中新生同样在岩地战台使用过强迫释放电子的魔法,服部的魔法属于相同种类,但威力与洗链度处于不同级数。

    沿着第九高中魔法防御外绿,宽五公尺的弦月型区域发出光辉。

    无数细微电光交错闪烁的样子,如同一大群蠕动推挤的小蛇。

    在砂石地表零星生长的杂草,四周随意弃置的岩石,都被融入二氧化碳、容易导电的雾水给完全濡湿。

    在防御界线外侧蠕动的电流小蛇无须以魔法操纵,就沿着地面袭击九高选手。

    组合魔法——「迅袭雷蛇」。

    所谓的组合魔法,不是以复数魔法工序整合成单一术式的魔法,而是将复数魔法各自造成的现象组合起来,使得效果更胜于个别魔法加总的魔法技术。

    服部没有出类拔萃的强力魔法,没有他人自叹不如的处理速度,也没有别人学不来的多重演算能力。相对的,他在任何状况都能确实施展多变魔法,这种稳定性就是他的特色与实力。

    依照状况搭配多采多姿的魔法,以相乘效果提升威力,这种组合魔法堪称是服部能够发挥真本事的技术。

    第九高中的三人,其中一人跳到空中逃离电流。

    然而架设魔力盾的选手,及正在构筑魔法吹散雾的选手,晚一步才切换为跳跃术式。

    电光缠住九高选手的脚。

    和防护服成套的长靴本身进行过绝缘加工处理,但服装本身的绝缘处理很阳春(提高绝缘性能会降低透气度)。

    融入碳酸气体的雾,同样附着在选手身上滴着水。

    正在准备强风魔法的选手,连忙更换变数议风往下吹,将雾状水滴吹散减弱电流,但是架设魔力盾的选手被「迅袭雷蛇」打个正着。

    一名队友往前倒,旁边另一名队友单脚跪地。

    跪地的选手放弃鞭策不听话的脚,维持这个姿势以手指操作CAD。

    天空传来一声惨叫。

    跳起来逃过电击的选手,被空中的无形槌子击中,毫无防备地落下。

    这是在单一系统术式夸称拥有卓越威力(干涉强度)的辰巳钢太郎施展的加速魔法。他瞬间施加向下的G力,将敌方选手打落地面。

    但是九高选手不以为意,发动聚合魔法。

    不会因为同伴被击坠而分心,或许该称赞他不愧是晋级单淘汰决赛的成员。

    压缩空气弹瞄准服部射来。除了水中或太空这种特殊空间,无所不在的空气原本就是广为使用的战斗魔法媒介。

    加上「秘碑解码」限制攻击方式与杀伤性,因此选手倾向常用压缩空气弹或真空刃。

    服部的魔法防御领域外侧出现高压空气块——但在命中服部前就撞上无形墙壁四散。

    不是服部架设的防壁。

    阻挡压缩空气弹的魔法,是克人在四百公尺后方展开的「反射护壁」。

    不拘固体、液体、气体,架设力场反转向量的领域魔法。

    一般来说,领域魔法的施展难度,高于针对特定目标行使的魔法。

    这源自于指定魔法目标对象的难度差异。

    无论是改变物体属性或改变空间性质,改变事象的难度没有太大差别。问题在于如何画出改写性质的领域范围。

    在有墙壁、天花板或栅栏这种明显界线的状况就很简单。但是例如在野外这种毫无界线的开放空间,很难切割特定空间进行定义。

    如果是攻击魔法,只要在启动式事先记迤目标领域的范围,就可以降低难度。

    然而若是防御魔法,必须配合对方不晓得会以何种距离或范围施展的攻击来设定施展领域,因此预先在启动式写入面积、容积、形状的方法,只能在有限的场合使用。

    比方说,保护自己一个人的护盾。

    或者是防护整个小队的护壁。

    必须以自己为中心,在极近距离设定相对座标。

    一般顶多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但克人现在只以要保护的服部身体为目标,在毫无参考点的野外,不使用任何修正影像的辅助工具,而且是在四百公尺远的位置,制造完美的「反射护壁」。

    卓越的空间掌握能力。

    十文字家的魔法师,藉由将天生的空间认知能力磨练到更高层次,熟缭施展各种领域防御魔法,因而得到「铁壁」的别名。

    服部发动下一个魔法。

    完全没有对第九高中的攻击采取防御。

    他是以克人肯定会挡下敌方攻击为前提构筑魔法式。

    砂尘从地面飞舞而上。

    风卷起砂尘。

    从服部前方约十公尺处出现的砂尘,随着突进逐渐增加份量与速度,最后化为了砂暴浊流袭击对方选手。

    加速与聚合系的复合魔法——「砂尘流」。

    以最初卷起的砂尘为核心,在移动过程增加密度的广域攻击魔法。

    提高聚合度的砂暴,打倒了九高的选手。

    ◇◇◇

    「真是高水准的比赛……」

    达也以比赛结束的讯号声为背景音乐,感触良多发出赞叹的声音。

    比赛本身几乎一面倒。

    他所说的「高水准」,指的是比赛时使用的魔法以及使用方式。

    尤其是服部展现的魔法使用方式,高明到令达也觉得「真想让深雪效法」(之所以不是自己效法,是因为他判断自己学习不来)。

    达也对服部的评价并不差。即使曾经在比试时胜过一次,但达也以客观角度认为那是刚见面出其不意的成果。

    达也至今在各种场合看过服部使用魔法,推测他使用魔法的技术力高于魔法力。

    然而服部刚才展现的实力,老实说超乎达也预料。

    (我看人的眼光还差得远……)

    「接下来终于是决赛了!」

    达也就像这样就某方面来说受到打击,穗香无视于他的内心想法,纯真地向他搭话。

    对穗香来说,担任学生会副会长的学长,魔法技能高超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份「理所当然」的纯真,迅速冷却达也的脑袋。

    自己还是高中生,没眼光是理所当然。

    心态一直未从昨晚的独立魔装大队特尉身分抽离出来的达也,在这时候终于切换为身为高中生的司波达也。

    「决赛一点开始,距离午餐还太早……」

    「哥哥,要吃点凉的东西吗?」

    「赞成,我想吃冰。」

    雫立刻回应深雪的提议。

    今天没有后动工作。

    如今也不需要在意犯罪集团的事。

    偶尔像个普通的高中生悠哉一下也无妨——达也决定抱持这种想法。

    「刚才有摊贩在做生意,去那边吃吧?」

    「好的,请务必!」

    一名少年加三名美少女,达也完全忘记在您这一幕看在别人眼中会怎么想,带着深雪等人前往冰淇淋推车摊。

    ◇◇◇

    「秘碑解码」决赛确定在「溪谷战台」进行。

    真由美来到选手待命室,转达营运委员的这项决定。

    只是传话,总觉得不需要特地由学生会长负责。

    事实上,如果只是转达这项决定,真由美应该不会亲自前来。

    「十文字,你在吗?」

    她在入口对讲机说完,立刻得到「现在过去」的回应。

    片刻之后,克人以上半身背心加下半身防护服的样子,掀开代替门板的布帘现身。

    「我这身打扮真抱歉。」

    「别在意,反正又不是没穿衣服。」

    克人身体隐约洋溢着酒精味。

    并不是他在喝酒。

    这是除臭剂内含少许酒精成分的味道。他隔一阵子才出来和真由美见面,应该是因为在意汗臭味,尽管他并非女权至上,却是货真价实的绅士,而且完全不会张扬这种贴心举动。真由美认为很像克人的作风。

    「所以?」

    把急事放在一旁,思考这种无谓事情的真由美,被重新询问之后回过神来。

    「决赛战台确定了。方便借点时间吗?」

    如果只是转达决赛事项,只要在这里直接说一声就好。

    但克人没有询问「为什么」或「什么事」,默默跟在真由美身后前进。

    真由美带克人来到的地方,是三天前真由美找达也商量事情的房间。

    她和三天前一样架设隔音护壁,把嘴唇凑到坐在桌前的克人耳际。

    「父亲寄了加密邮件过来,是师族会议的通知,」

    「喔?」

    「看来十文字没收到。」

    「嗯。」

    克人的答案令人意外,不过解读师族会议专用密码很费时,必须独处好一段时间解码。即使现在是比赛空档,但队长离席太久招致周围起疑就不太妙——真由美解释为十文字家基于这层考量而没寄信。

    真由美与克人的立场和其他队员不同。

    不是学生会长或代表队队长这种立场的差别,是社会立场的差别。

    真由美是现任十师族的直系后代。

    而且克人的立场更不相同。

    他和真由美同样都是现任十师族的直系后代,但不同于真由美的地方是,克人确定是十文字家的下任当家。

    若以本次参加这场九校战的高中生为例,只有将辉和克人居于相同地位。

    「一条学弟前天被达也学弟打倒,对吧?」

    「……所以?」

    克人的询问不是「这又如何?」而是「所以?」。

    不,其实这句询问本身只是形式。

    「十师族位居这个国家的魔法师顶点。

    背负十师族名号的魔法师,非得是这个国家最强的魔法师不可。」

    真由美语带讽刺。她陈述的不是自己的想法,而是她父亲以及师族会议的「教义」。她的想法应该另有不同。不过现在需要的并非她自己的哲学,而是师族会议的「教义」。

    「上头说即使是高中生的游戏,也不能扔下这种结果,让世人怀疑十师族的实力。」

    「但是那场比赛的水准,可不是只以游戏就能形容。」

    光看字面是反驳,但语气很平淡。

    「换句话说,师族会议要求在下一场比赛夸示十师族的实力,对吧?」

    「是的……其实我不想把这种无聊的任务塞给十文字你。」

    「不……这反而是我这个十文字家下任当家应该独自处理的事.抱歉害你操心了。」

    「我不在意这种程度的事情……」

    由于心情无从宣泄,真由美难得认真发起毫无意义的牢骚。

    「真的很无聊……即使是分支家系也好,要是达也学弟有十师族的血统,就不会被卷入这种三流喜剧了……」

    克人对真由美的牢骚不做任何评论。

    「交给我吧。」

    只有不露情感地如此回应。

    ◇◇◇

    「秘碑解码」决赛是第一高中对第三高中。

    以各种意义来说是新仇解恨的对决,换个说法就是「命中注定的对决」,但是比赛本身比准决赛更加一面倒。

    或许应该形容为「因果循环」。

    将辉在新人赛对第八高中采取的战法,被第一高中原封不动拿来对付第三高中。

    大会选定的赛场是「溪谷战台」。

    对方从刚才就发射冰块、粉碎山崖让岩石崩落、将溪水加热沸腾并且发射,接连利用地形对克人进行攻击。

    然而所有攻击都被克人展开的魔法护壁反弹。

    逆转物质的运动方向。

    折射电磁波(包含光波)或音波。

    调整分子的振动频率回归预设值。

    阻止想子的入侵。

    所有种类的攻击,被为此展开的层层护壁阻拦。

    无人能阻止克人的前进。

    多重移动防壁魔法——「连壁方阵」。

    这个魔法,以及十文字家术士的真正价值,不只是魔法防壁的持续力,而是无止尽更新各种防壁的持续力。

    数列士兵组成一个区块井然有序行进,不但团结起来提高防御力,更直接转化为攻击力的重装步兵密集阵型。

    最前列的士兵一倒下,后列士兵立刻递补,随时维持强大的防御力。冠上这个古代兵法的魔法,发挥着不愧以此为名的防御力与压力。

    克人在左右狭窄的赛场,一步步确实走向敌阵。

    第三高中选手无法忽略,也无法回避。

    要是攻势稍微迟缓,或许立刻会遭受决定性的打击……

    随着脚步逐渐增强的压力,使得他们抱持这种强迫观念,逼得他们持续攻击。无法穿透的攻击,原本应该会同时消耗攻方与守方的气力,但是相较于完全气喘吁吁的第三高中三人,克人丝毫不显疲态。

    在彼此距离不到十公尺时,克人终于停下脚步。

    他的双脚停止继续踏出步伐。

    而是猛然蹬地。

    如同巨岩的身躯水平飞行。

    他对自己施展加速与移动魔法,以侧肩冲撞的姿势冲向敌方选手,而且周围依然架设着不容许任何物体入侵的护壁。

    冲撞的力道撞破反物质护壁,震飞第三高中选手。

    克人魁梧的身体毫无瞬间停滞就更换路径,冲向下一个敌人。

    既然魔法防御与动能改变的干涉力都无法超过克人,这样的保护力场毫无效力。

    第三名选手无计可施地被震飞之后,「秘碑解码」决赛就此落幕。

    这是为第一高中总冠军成绩锦上添花的完全胜利。

    克人举手回应掌声,和周围观众一样在加油区鼓掌的达也哑口无言。

    形容为技压全场还不够。

    只能形容为恐怖骇人。

    战法本身很单纯。

    可以说单纯靠蛮力取胜。

    然而那种魔法——绝非「单纯」靠蛮力取胜。

    克人能够以乱数切换,无止尽反覆架设四大系统八大类的所有护壁——这是恐怖的「高度」蛮力取胜战法。

    「好厉害……那就是十文字家的『连壁方阵』啊……」

    深雪也只能说出平凡的感想。

    这就代表刚才的比赛令她多么震惊。

    达也能够理解这份心情。

    但是无法同意这番话。

    「不对……那应该不是原本的『连壁方阵』。」

    堪称十文字家代名词的多重防壁魔法——「连壁方阵」。

    然而这个魔法为人所见的机会意外地少。

    因为平常没必要同时展开所有系统种类的防壁。

    不同魔法师同时朝单一对手攻击时,攻击的人越多,攻击魔法的种类越多,魔法就越容易相互干扰,所以这个魔法当然很少施展.

    达也同样没看过这个魔法。

    克人在刚才比赛展开的多重防壁,确实包含所有系统种类的魔法。

    那确实是「连壁方阵」。

    但是达也无法点头同意这个推测。

    「最后的攻击……我觉得那不是『连壁方阵』原本的使用方式。」

    这个推测与其说基于逻辑推论,更像是直觉。

    然而实在无法不令人认为,真正的「连壁方阵」是更加恐怖的魔法。

    「既然哥哥这么说,应该就是如此。那么十文字学长……实力就更加高深莫测了。」

    达也对此也完全认同。

    满心佩服持续鼓掌的达也,不经意感觉克人看着他。

    克人握拳高举,夸示着胜利。

    他的双眼瞬间捕捉到达也的目光,并在这一刹那,轻声发笑——达也看来似乎如此。

    我比你强——达也觉得克人的双眼表达出这个意思。

    据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王者的品德。

    然而追根究柢,这只是政治的诡辩。

    在战斗之前,就让对手体认到无力为敌并放弃抵抗,这种至高无上的抑制力,才是王者真正需要的资质。

    回应欢呼声的克人,不仅熟知,也实际展现了力量的价值,充分具备王者风范。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