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九校战篇 下 第十四章

    大厅和两周前(正确来说是十三大前)截然不同,笼罩着祥和的气氛。

    比赛结束就不分敌我的运动家精神,并非嘴里说的那么容易实践,还年轻的他们,内心不可能完全不会执着于输赢。

    但现在刚从十天的激战中解脱,在为期不短的时间持续暴露在紧张气氛,使得学生们大多因为反作用力,心理状态变得过度友善。

    赛后联合晚宴的出席服装,依然是各校制服。

    达也被迫再度穿上不合身的制服外套,站在墙边思考「既然要跳舞,应该穿得体面一点吧?」这种说出来可能仓自掘坟墓的事情。

    「真受欢迎啊。」

    挂着坏心眼笑容前来搭话的,是得到医生保证会比预定提早一天完全康复的摩利。

    「托您的福,不过我其实很想让她轻松一下。」

    达也没说「这也是没办法的」这句话,看向被两三层人墙围绕的深雪。

    其他学校的学生、大会主办人、提供会场的基地高官、赞助大会的企业干部。

    以上人士围着她是在所难免,不过连各种媒体(节目制作公司、广告制作公司、艺人经纪公司)的相关人士都围绕在旁边,让达也真想找宴会主办人质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达也其实想强行驱散那些不懂礼仪死缠烂打的家伙,不过铃音以她伶俐(冷酷?)的眼神防堵所有冒失的举动,因此达也克制自己不出面。

    「我不是说你妹妹。」

    达也率直的回答,使得摩利一副忍不住的表情发出笑声。

    「达也学弟,我所说受欢迎的人是你。」

    摩利的指摘,让达也蹙眉表达厌烦之意。

    相较于人们络绎不绝造访的深雪,或许可说是算不了什么,但达也同样从刚才就接连有人上前来搭话。

    几乎都是没打过照面的大人,

    并非素昧平生。

    达也会造访父亲的公司,因此他虽然是高中生,却知道不少商业界人士。

    但始终只是「高中生」的等级。

    他是研究室的一分子,没有接触经营管理或业务层面,所以只不过是比相同业界的普通职员「稍微熟悉」。

    而且刚才前来搭话的,一半以上是同样认识达也的人。

    「刚才那位是罗瑟日本分公司社长吧?他应该是首次主动找一年级学生说话吧?」

    「我不知道过去的例子,毕竟我今年首度来到九校战会场。」

    「说得也是。」

    摩利始终没收起坏心眼的奸笑表情,使达也有些烦躁。

    ——但这几乎只是乱发脾气。

    「……总之,这也在所难免。我不知道你为何这么消极地不想出风头,不过如同石头伪装成宝石不可能骗得过人,宝石伪装成石头也肯定会被看穿。」

    「…………」

    「别板着脸。舞会即将开始,到时候就是学生专属的时间。

    再忍耐一下吧。」

    摩利轻拍达也的肩膀,走向摆放饮料的餐桌。

    她不知为何心情很好。

    自从她受伤,一直让人觉得只是勉强表现得一如往常,看来她的心理也完全康复了。

    (男朋友的治愈效果真好……)

    达也明白自己无法理解,但还是忍不住迳自在内心感慨。

    照这个状况来看,她随后应该会溜出宴会和修次先生见面吧——达也随意想像着这种绯闻场面,一点都不像他。

    他藉此转移自己想叹气的心情。

    大人们假惺惺灌迷汤的时间,确实即将结束。

    然而接下来的舞会时间,同样令他心情沉重。

    不过,达也这种学生真的是例外。

    大人物离开之后,会场更加祥和,笼罩着浮躁的气氛。

    管弦乐声轻柔响起。

    会中特地请人现场演奏,少年们立刻回应主办人这番盛意。

    他们牵起至今费尽唇舌成功增进感情的少女,走到会场中央。

    没穿礼服有些遗憾,但是跳舞的当事人似乎不太介意。

    何况九校共通的女学生正装——丝质薄纱的内搭罩衣(穿在上衣里面的无袖罩衣)每次转身就轻盈飘扬,酝酿出比起礼服毫不逊色的华美气息。

    正如预料,少年们不分学校与学年聚集在深雪身旁。

    但是还没有任何人成功牵起她的手。

    大概是她在舞会前一刻都被来宾包围,没能预先邀约。

    深雪和达也不同,确实学习过正式舞会(不是高中生的跳舞派对!)礼仪,因此只要对方遵照礼数,她应该不会坚拒他人邀舞(但当然不是来者不拒),不过少年们似乎自己裹足不前。

    达也见过的某人,从人群后方走到深雪面前。

    不只是见过,对方堪称面识。

    达也离开墙边走进人群。

    达也体格绝不算瘦,却巧妙钻过群众的少年,站到深雪身旁。

    「一条将辉,两天不见了。」

    「唔,是司波达也啊。」

    两人随口进行问候(?)。

    彼此不把对方当成朋友,但同时不认为需要以死板的礼仪应对。

    「耳朵还好吗?」

    「不用担心,而且用不着你担心。」

    「也对。」

    达也姑且说句客套话(自认),将辉则是做出称不上友善的回应。总之,九成九掌握胜算却苦尝败绩的他,听到胜利者的关心话语肯定不是滋味。将辉回应得如此冷漠,就某方面来说的确是理所当然的。

    将辉察觉深雪投以不悦的目光,内心被慌张的情绪所覆盖。

    「咦,啊……啊?司波?」

    将辉忽然轻声惊呼达也的姓氏,使得达也以「这家伙没问题吧?」的眼神看他。

    「难道你和她……是兄妹?」

    将辉这番话,给达也一股无以言喻的脱力感。

    「……你至今都没发现?真的?」

    达也投以「这很明显啊」的无奈地表情询问,将辉则是哑口无言伫立在原地。

    简短响起一个文雅的笑声。

    深雪转头遮住嘴角。

    「……原来在一条同学眼中,我与哥哥不像是兄妹。」

    深雪忍笑向将辉说话,语气不知为何很开心。

    「呃,不,那个……是的。」

    将辉垂头丧气放弃解释,深雪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达也不知道妹妹在高兴什么,却觉得妹妹看一条挺顺眼的。

    ——不过所谓的顺眼,也只有担任舞伴的等级。

    「深雪,一直待在这里也会挡到别人,和一条跳支舞吧?」

    达也这番话(正确来说是「和一条跳支舞」这段)使得将辉猛然抬头。

    他的双眼充满期待的光辉。

    深雪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片刻之后,朝着将辉轻轻倾首徵询意见。

    「请务必……和我共舞一曲。」

    将辉努力压抑声音避免走音,遵循礼数恭敬向深雪行礼。

    「我才应该请您多多指教。」

    深雪也依照礼仪回礼,握住将辉伸出来的手。

    将辉前往舞池前,以怀着感谢与感激的目光向达也致意。

    达也见状心想「这家伙真现实」。

    将辉所展现,令人会心一笑的这出恋爱喜剧(?),对达也来说事不关己(前提是深雪并没有「那个意思」)。

    所以达也能够轻松应对。

    但要是自己成为当事人,别说采取最佳应对,光是适度应对就伤透脑筋。

    穗香就在面前忸忸怩怩地扬起视线窥视,使得达也彻底感受到自己不够成熟。

    「这位客人,这种时候必须由男性主导。」

    光是穗香就难以应付,旁边又有人出言调侃,想逃走也在所难免吧?达也朝着不知来者何人的对象发牢骚——但他当然没有说出口。

    「艾莉卡……你为什么是女侍?」

    「我从一开始就是以这个条件住进来的。」

    达也的抱怨被随口带过。

    雷欧与干比古受邀以选手身分参加这场宴舍,艾莉卡与美月也受邀以后勤身分列席。但四人都婉拒参加宴会,以工读身分在厨房或外场努力工作。

    干比古这次依照本人的希望(?)在厨房工作,艾莉卡则是穿着和上次相同的荷叶边服装,以女侍身分在会场各处服务。

    「……既然这样,我觉得你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摸鱼。」

    「为客人提供适切的建议,也是外场人员的工作之一。」

    艾莉卡再度面不改色回嘴,使得达也好想抱头苦恼。先不提是否是「外场人员的工作」,但达也知道艾莉卡的意见有理。

    穗香在等待达也邀舞。

    这种程度的事情,真的是不用明讲也知道。

    但是达也没有后续的行动准则。

    他极度缺乏「邀约女性」的经验。

    「这位客人?您不需要想得那么复杂啊。」

    艾莉卡刚开始也只是来消遣,但语气逐渐变得无奈。

    这样下去,这种无奈的语气很快会成为烦躁。

    达也认为这同样是有点……不,相当丢脸的事。

    「……穗香。」

    「是!」

    达也下定决心。

    「……要跳舞吗?」

    不过这句话不只是好久才说出口,还是没什么自信的疑问句。

    「乐意之至!」

    即使如此,似乎也令穗香十分开心。

    后来达也还陪伴雫、英美甚至是真由美共舞,在完成吃力工作之后无力靠在墙边。

    和真由美跳舞尤其费神。

    她的节奏感很独特。

    达也的舞技说客套话也不算高明。他很少练习,所以也是理所当然。不过他不会犯下踩到舞伴或撞到别人的过失,甚至未曾踩错舞步。

    雫甚至在跳舞时,轻声说出「好像在和跳舞机器共舞」这种似褒似贬的感想。

    达也只是配合演奏改变速度,舍弃细节重现记忆中的动作,因此他的舞蹈不提美丽、优雅或气质,只有正确程度是满分。

    然而真由美就某种意义来说,和达也完全相反。

    演奏和舞步搭不上。

    与其说她没有音感,不如说她「因为没有音感」而拥有某种独特品味。明明每个音都稍微没跟上节拍,配上舞曲却跳得非常优雅。

    托真由美的福,达也必须发挥超人的本领,同时配合演奏以及真由美的动作,综合两种节拍踩踏舞步。

    一般人应该会不经意配合舞伴因应,但是达也并非以身体记忆舞步,只是以记忆重现动作,因此这种应用方式,对他的负担过于沉重。

    真由美留下疲惫至极的达也,开心至极地寻找下一位舞伴之后,其实还有不少女学生刻意在达也面前徘徊。

    相较于和深雪共舞之后成为学姊们争夺目标的将辉,达也当然没得比,但是看过达也在「秘碑解码」的活跃之后,对他有意思的少女不在少数。

    不过看到他筋疲力尽的模样,她们都投以同情的目光直接离开。

    这样的事实或许很遗憾,但达也甚至没有余力察觉这件事,就在心想差不多该回房间时,一个玻璃杯像是抓准时机般递到他面前。

    「谢……谢谢您。」

    话语之所以停顿,是因为对方是完全出乎自己预料的人物。

    「看来你很累。」

    「……是。」

    「比不上竞赛就是了。」

    「这……您说的是。恕我冒昧,总长在两方面似乎都不以为苦。」

    「因为习惯了。」

    前来搭话的是克人。

    克人将玻璃杯的无酒精饮料一饮而尽。

    达也感觉似乎非得跟着做,以同样的方式把接过来的饮料喝完。

    不过,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司波,借点时间。」

    克人将空杯交给路过的女侍(不是艾莉卡),说完就转身而去。

    也就是没有拒绝的权利。

    达也同样交出空杯,默默跟在克人身后。

    在大会开幕前一晚逮捕武装入侵者的庭院,今晚鸦雀无声,没有人影或气息潜入。

    并非完全寂静。

    应该是有人打开窗户。

    隐约听得到乐声。

    丝丝音乐加深宁静的气息。

    「庆功宴应该快开始了,没关系吗?」

    克人停下脚步之后,达也在他身后客气询问。

    会埸预定在宴会之后,举办第一高中包场的夺冠庆功宴。

    这是拿下总冠军的学校享有的些许特权。

    第一高中团队干部兼主力选手的克人,理所当然非得出席才是。

    「不用担心,很快就结束。」

    克人缓缓转身回答。

    也就是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么应该没必要刻意在宴会途中带他出来。

    还是说——意味着速战速决?

    ……看来,至少克人的用意是后者。

    「司波,你是十师族的成员吧?」

    对方唐突提出这个话题,使得达也差点摆出架式。

    不是比喻,真的是摆出备战架式。

    自己的真实身分,现阶段还禁止为人所知。

    「不,我不是十师族。」

    克人的眼神,蕴藏着不容许说谎与隐瞒的压力。

    达也能够否认克人这句如同断定的询问,是因为这是事实。

    他并非十师族的成员。即使拥有十师族的血统,也不被承认是成员之一。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这样啊。」

    克人注视达也一阵子之后,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达也不知道克人是否接受他的回答。

    「那么,我会在师族会议以十文字家助理魔法师的身分建议。

    司波,你应该成为十师族。」

    「…………」

    「我想想……七草怎么样?」

    「……您说的『怎么样』,难道是指当成结婚对象的意思?」

    「对。」

    对于达也天生拥有的魔法「分解」来说,克人的魔法「连壁方阵」如同天敌。

    以为分解了一道薄薄的防壁,下一道防壁立刻出现。

    无止尽的循环。

    达也观看决赛的时候,预料到双方交战将会成为彻底的消耗战而感到战栗……然而对于现在完全超乎预料的这句话,达也感受到另一种战栗,并且抱持一项确信,

    ——这位学长无疑是我的天敌。

    ——在各方面,真的是基于各种层面的意义。

    「……七草会长的对象,十文字总长反倒应该名列其中吧?」

    「确实有过这件事。」

    「……七草会长不是您中意的对象?」

    「不会啊。别看七草那样,她某些地方挺可爱的。」

    「………………」

    达也已经无从回应。

    「……啊,难道司波在意年纪?嗯……那么七草的妹妹如何?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两年前,但两人都是令人期待的美人胚子。」

    「……在下和总长或会长不同,只是一介高中生,要谈结婚或订婚还太早。」

    「是这样吗?」

    克人微微歪过脑袋。

    「……不过,你可没办法太悠闲啊。正面一对一战胜十师族下任当家的意义,比你想像的要沉重许多。」

    您没资格这么说!达也好想如此吐槽。

    因为实际上,是克人强迫达也落得和将辉交战的下场。

    「……该回去了。司波,别迟到太久。」

    与其说无法置信,应该说不愿相信,然而——

    (这个人……难道「少根筋」……?)

    达也目送克人威风凛凛离开的背影,深刻认为他是非常恐怖的人。

    「哥哥?」

    茫然伫立在黑夜中的达也,听到妹妹的声音回过神来。

    「请问怎么了?真难得,您居然心不在焉到连我靠近都没察觉。」

    「没事……刚才看到挺意外的东西……」

    「意外的东西?」

    「啊,别在意,不是什么大事。」

    「?」

    达也的话语前后不含逻辑,但深雪只是稍微纳闷,没有进一步追究。

    「……宴会快结束了。」

    「再来是庆功宴吗……」

    妹妹以暗示的方式催促,使得达也反射性地蹙眉。

    「就算想缺席,应该也没办法吧……」

    深雪掩嘴发出清脆的笑声。

    「我觉得只能认命喔。就算您回房,我想也只会遭受穗香或艾莉卡的袭击。」

    「穗香我还能理解,可是……?」

    「艾莉卡被会长远到了。」

    深雪笑得很开心,还补充说明会长技高一筹。

    「何况……」

    深雪依然挂着笑容,但是收起笑声,以稍微正经的眼神注视达也的双眼。

    「我不会让哥哥逃走。」

    达也深深叹了口气。

    忽然间,深雪做出专注聆听的动作。

    「……最后一首舞曲开始了。」

    「这样啊?」

    达也同样知道舞曲换了,却没有知识确认是否是最后一首舞曲。

    「哥哥,最后一首曲子,愿意和我共舞吗?」

    在星月照耀之下,深雪露出达也都很少看见的清澈笑容优雅行礼。

    深雪的笑容,不允许达也反抗。

    「……那么,趁着舞曲没结束,我们回去吧?」

    「不,这样会浪费时间。」

    深雪主动牵起达也。

    「这里也听得到演奏。」

    深雪主动将身体靠近到能够感受彼此呼吸的距离。

    「这双鞋的材质,在草地跳舞也没问题。」

    达也不发一语,伸手搂着深雪的背。

    深雪依偎着身体,将手放在达也肩上。

    两人的身体亲密接触。

    达也温柔包覆她的手,搂着她的背深拥入怀,踏出舞步。

    星空之下,两人的身体轻盈旋转。

    持续转动的视界之中,只有达也总是位于深雪的正前方。

    只有深雪总是位于达也的正前方。

    无论是景色、繁星、明月、夜幕——

    在一切反覆旋绕的世界中,只有达也与深雪注视着彼此。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