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五卷 暑假篇 Emiliain Wonderland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卷 暑假篇 Emiliain Wonderland

    西元二〇九五年八月下旬,某个晴朗的夏日。

    身穿许多口袋的军用风格外套加上迷你裙,光泽如同红宝石般鲜艳的头发任凭微风吹拂的少女,在游乐园入口等待朋友抵达。

    她的姓名是明智英美。另一个名字是艾米莉雅•格尔迪。

    是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的一年级学生。

    暑假所剩不多,她预定今天要和平常不同社团所以没什么机会一起出游的同学,在这座游乐园痛快玩一整天。

    (是不是有点太早到了呢……)

    距离会合时间还有三十分钟。如果是和异性约会就算了,只是和同性朋友游玩,这时间或许确实太早了。她平常相约并不会这么早来(她还没有和异性交往的经验,所以假设对方是异性的状况也毫无意义)。

    她之所以这么早来,是因为今天早上忽然打来的国际电话。

    ◇◇◇

    拉线到房间里的视讯电话响起,将英美拖出梦乡。

    数字时钟显示早上五点。

    心想真是扰人清梦的她看向讯息窗口,来电的是英国的外婆。她外婆是英格兰现代魔法名门——格尔迪家现任当家的姨母,在格尔迪家的权威仅次于当家,位居第二把交椅。

    英美瞬间清醒。

    就算不是如此,英美的父母都是不到既定起床时间,即使卡车撞进家里也不会醒来的豪杰。所以清晨的电话或访客,都由不使用安眠导入机的她来应付,这是明智家的不成文规定。

    「……外婆,好久没联络了。」

    英美没有道早安。

    「我还没整理服装仪容,恕我只以声音和您交谈。」

    『艾米莉雅,早安。』

    英美听到这声问候,心想外婆姑且也认知到时差问题。

    在夏令时间的这个季节,日本和英国时差八小时。那边现在是晚间九点。外婆应该也是考虑到时差,所以等到这个时间才打电话过来……不过老实说,英美希望外婆能多等一小时。

    『那边天气似乎很热,有没有弄坏身体?毕竟你身体不算是很健康。』

    既然知道我身体不够好,就请让我多睡一下——英美恳切地这么想。

    但她当然不能说出口。

    「外婆,请放心。这几天的热浪稍微缓和了。」

    这并非客套话,也不是避免老年人担心的安慰话语。实际上,上个星期的酷暑很夸张,但这星期好很多了。

    夏天大概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吧。

    『是吗?艾米莉雅,不可以勉强自己喔。』

    「好的,谢谢外婆关心。」

    英美继续遵照礼仪响应,内心却感到纳闷。外婆打电话来到底有什么事?

    『其实我也为了避暑,决定从下周开始到瑞士的山庄等待秋天来临。艾米莉雅,希望你也到山庄这里来。』

    「……要我去瑞士?」

    外婆开口的时机,就像是看透英美内心的疑惑,使得英美好不容易才回应这句话。

    『是的,艾米莉雅。我久违地想和你好好聊一聊。』

    「我也非常希望外婆教导我各方面的事情,可是……」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再一个多星期,第二学期就要开始。

    英美想以此解释并且郑重回绝,但外婆也没有这么轻易认同。

    『如果是关于学校的事情,瑞士也有优秀的魔法学院。当成留学半年左右就行吧?你那边的学校由我来说。』

    外婆甚至提到魔法大学校长和她是老朋友,使得英美慌了。

    确实,外婆即使和日本魔法界的顶尖阶级有交情,也不是值得讶异的事。

    在严格管制魔法师长期出国的现代,魔法科高中生难以实现出国留学的梦想——至少英美没听过——但如果是外婆,或许可以强行通关。

    这样下去,她将会无视于己身意愿,被迫出国留学。

    英美诉之以理动之以情,好不容易赢得外婆让步,暂时保留这个计划。但是挂断电话之后,与其说是松一口气,英美更有种不可思议……不,应该是事有蹊跷的感觉。

    英美是住在外国的外孙女,至今几乎没受到外婆的干涉。去英格兰玩的时候,外婆讲究礼法但很疼她,除此之外完全不过问她的生活——至今都是如此。

    难道有什么原因,使得外婆临时要接她过去共同居住?

    但英美完全想不到任何原因,内心反复思索到没办法睡回笼觉,结果她闲到发慌,比预定时间提早出门了。

    ◇◇◇

    「艾咪!」

    听到有人呼唤,英美转头一看,赞助本日行程的少女对她挥手。

    「樱!」

    英美挥手响应,少女随即快步赶来。

    身穿哥德萝莉风格(只是「风格」)连身裙的少女,叫作樱小路红叶。她的名字「红叶」的念法,不是枫叶的「momiji」,是「akaha」。两人以同学身分邂逅的那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英美:「你的名字要怎么写?」

    红叶:「红色的叶子,写作『红叶』念作『akaha』。」

    英美:「哇~樱花和红叶在一起耶。感觉这个名字好华美。」

    红叶:「不过两种都注定虚幻地凋零就是了。」

    英美:「啊哈,恬静寂寥之美。」

    红叶:「你看起来似乎和恬静寂寥无缘,非常缤纷又华丽。」

    两人进行这段对话之后,相互发出装傻的笑声,并且因而成为好友。所谓的缘分真是相当奇妙的东西。

    「樱,你和昴一起来?」

    「嘿嘿嘿……」

    英美的询问没有深刻的意图,但红叶露出喜形于色的笑容。

    咦,难道她有那种癖好?英美在内心的评分表加上这条批注,红叶当然不知情。

    不过英美看到她身旁的同行者,就重新认为「或许能稍微理解」。

    对方乍看之下,是身穿夏季西装的英俊少年。只有下缘镜框的无度数眼镜,更加凸显出如同少年般的印象。

    事实上,她却是中性气息的同年级少女。

    英美和里美昴因为共同参加九校战而熟识,是比较新结交的朋友。但现在已是能让「昴,为了避免被搭讪,陪我一起去吧?」「大小姐,我很乐意陪同」这种交涉成立,彼此毫无隔阂的好交情——而且在进行这段对话时,两人一定会配上暗藏玄机而不是轻松愉快的笑容。

    「艾咪,怎么了?」

    英美开始对红叶的癖好胡思乱想,昴因而疑惑地看着她的脸。容貌端正的(只有外表像是) 英俊少年近距离注视自己,使得英美有点心跳加速,但她坚持不让想法展露于言表,冷漠地摇头说声「没事」。

    「是吗?」

    英美被昴的咧嘴笑容坏了心情,很想用力踩她一脚。但是做出这种举动,可能会被卷入更加丢脸的状况,所以英美全力装作没发现。

    「太好了,既然这样就进去吧。」

    客观来看,英美「装作没发现」的样子没有演得很好,但昴如此说完就转过身去。熟知何时该退让,也是她的魅力之一。不过「魅力」两个字前面还要加上一句「对女生而言」。昴本人肯定也不愿意如此。

    英美难免质疑「太好了」与「既然这样」是什么意思,但她对于「不要拖拖拉拉浪费时间」的方针没有异议。

    「也对,好久没来游乐园了。」

    英美愉快地这么说。

    「主题乐园。」

    但红叶不知为何,以不高兴的声音打断。

    「主题乐园。『仙境乐园』不是游乐园,是主题乐园。」

    不愧是足以得到招待券的熟客,红叶对于这座游乐园……不,对这座主题乐园似乎有着不少个人的坚持。

    「抱歉抱歉,嗯,『仙境乐园』是主题乐园!」

    老实说,英美觉得无论是游乐园还是主题乐园怎样都好,但是正因为这种事不重要,所以完全不需要为此造成摩擦。英美立刻将「游乐园」改口为「主题乐园」。只是语气与态度难免会变得有点随便,这种轻浮的感觉似乎令红叶不太高兴。她就这么冷冷地半眯眼看着英美,不过英美与昴已经并肩走向入口,因此她连忙追上她们。

    如此嬉闹的三人不用排队,是从贵宾入口进入「不可思议的仙境」而迷失其中。

    ◇◇◇

    「仙境乐园」是以魔法为主题的游乐园。

    不晓得是否因为如此,整座乐园内部的围篱或游乐设施,设置得如同一座迷宫。而且各游乐设施也是某种机关房。游客一旦进场,即使不玩所有游乐设施也很难走出去。基于这样的园区构造,使得游客的「进场」或「入圜」更适合形容为「迷失其中」。

    如今,一名少女真的在这里迷路了。

    「真是的!Local Positioning System就算了,连GPS都不能用是怎样!」

    玩完三种游乐设施时,英美不知为何和两人失散,如今正朝着行动终端装置抱怨。

    『那也是这里的卖点,所以没办法吧?』

    她发泄情绪的对象是昴。

    「就算这样,连坐标讯号都妨碍,这样太过火了啦!」

    『别气别气。所以附近有导览板吗?』

    非常清楚如何应付女孩的昴,始终采取温和的对应(但她自己也是女孩),英美似乎也因此稍微收起烦躁情绪。

    「我从刚才就在找……但是别说导览板,我连引导员都没看到。」

    『这样啊……?总之逼不得已的话,你就打一发烟火,我再用魔法去接你。』

    昴擅长的魔法是「跳跃」,加上「认知阻碍」的先天技能(平常花俏显眼的举止,似乎是「任何人都察觉不到」这项技能的反作用力)。

    虽说拥有认知阻碍技能,也没有达到第一高中辅导老师——真实身分是公安兼职搜查官的小野遥等级。但如果要趁游客们专注游玩时不动声色进行空中漫步,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另一方面,英美个人擅长的魔法,是在移动系之中被称为「炮击魔法」(但始终只是通称),在短时间高速移动大质量物体的魔法。在九校战的「冰柱攻防」中,她把己方阵地冰柱当成保龄球扔向敌方阵地,一鼓作气撞倒敌方冰柱,展现出这种强横的技术。要把沉重炮弹改成大量空气压缩块,打向上空发出烟火程度的爆炸声,对英美来说并非难事。

    『昴,不可以这样。基于这种理由使用魔法会接受管训。』

    然而,以自用终端装置介入通讯的红叶,驳回昴的这项提议。

    法律严格限制魔法的使用条件。如果只因为朋友迷路这点小事就使用魔法,确实无法免于得和警察打交道的状况吧。

    『……没办法了。艾咪,你看得到「贤者之塔」吗?』

    「贤者之塔」是仙境乐园的象征性游乐设施,也是最高的建筑物。

    「嗯……勉强看得到。」

    英美转头张望四周,在围篱后方看见模仿白色石砌材质的塔顶。

    『那我们就在那里碰头吧。』

    「嗯,我知道了。」

    结束通话之后,英美把「贤者之塔」当成杀父仇人——这么形容有点夸大,但至少像是当成爱犬的仇人,以险恶的眼神狠瞪着。

    ◇◇◇

    昴注视着通话灯号熄灭的行动终端装置语音通讯组件,思索着某件事。

    「昴,怎么了?」

    这副模样当然会令同行者起疑。红叶以好奇与担心各半的语气询问,于是昴露出了有点腼腆的笑容说道:

    「唔,没事……我只是在想,艾咪为什么会和我们走散。」

    「因为她太好动吧?」

    「慢着,这……」

    红叶毫不考虑回以毫不委婉的意见,使得昴支吾其词。

    「只是一下子就算了,但她却一直到我们无法掌握彼此所在位置之前都没有察觉,我觉得状况不太对劲。」

    「唔~……艾咪是路痴吗?」

    「……那个,樱。我现在非常好奇你们两人对彼此的看法……」

    昴摇头赶走叹息的念头,语气稍微变得正经。

    「不提这个,艾咪不是路痴。她加入的社团是狩猎社,而且才一年级就被认定很有实力。如果是室内射击竞赛就算了,路痴不可能有办法上山猎捕鸟类或动物。」

    昴的指摘,使红叶总算想到「英美或许只是迷路」的可能性。

    「何况仙境乐园是儿童也会来玩的游乐场所。再怎么打造成像是迷宫,要是完全没有线索查出同行朋友在哪里,而且迷路的人连导览板或引导员都找不到,这样太奇怪了。」

    「……这么说也是。毕竟这里的卖点之一,就是在这方面的辅助也万无一失。」

    两人以严肃表情相视,在昴「总之出发吧」的提议之下,前往「贤者之塔」。

    ◇◇◇

    不同于背负沉重质疑依然逐渐接近会合地点的朋友们,英美迟迟无法接近目的地,再度因为烦躁情绪不断累积,变得无法思考其他事情。

    目前依然看得到塔顶,所以并不会分不清方向。但只要一旦想朝那里走,总是会碰到死路而被迫绕路走。

    昴评定英美「不是路痴」,但这种说法过于保守许多。

    应该说她「方向感敏锐」才正确。

    英美的方向感与地形掌握能力,让她知道自己从刚才就只是在相同区域打转。

    看得见却无法接近,明知现状却走不出去,使得烦躁情绪增幅好几倍。

    而后,如今荆棘之墙又挡住了英美的去路。她已经气得不想去计算走到死路的次数。英美的忍耐力存量见底了。

    由多刺玫瑰形成的荆棘围篱,即使是男性也很难钻越,女生更不可能强行突破。

    但英美不是普通女生。

    (看我炸掉这面墙……!)

    气坏的英美将手伸进迷你裙口袋,正确来说是从裙子看似口袋的洞,将手伸向绑在大腿的皮套,抽出轻薄细长的手机造型CAD。

    她主要使用的霰弹枪造型CAD,毕竟不是能带上街到处晃的东西。但即使是这个备用的CAD ,用来除掉固定障碍物也绰绰有余。大多以单手操作的手机造型CAD ,英美是以双手操作展开启动式。

    「等一下!明智同学,你当真?」

    然而,一个声音像是抓准时机般从背后传来。英美像是从头顶被泼了一桶冰水般受到惊吓,正在构筑的魔法式中途消散。

    擅自使用魔法的现行犯。

    正确来说是未遂犯,但是都已经达到这个阶段,英美的意图对魔法师来说显而易见。不过问就了事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对方知道她的身分,更加不妙。英美以陷入绝境的意识如此思考——她就是如此走投无路,甚至没想到既然是认识的人,央求一下或许能让对方当作没看到。

    英美战战兢兢转身,完全出乎预料的身影,令她愣得僵在原地。

    对她说话的,是一名矮个子小丑(矮个子是以男性而言,还是比英美高)。

    马戏团大多由小丑表演戏法串场,因此以魔法为主题的「仙境乐园」,有工作人员打扮成小丑确实不奇怪。

    但这名小丑的衣服并不是宽松小丑服。上衣的右半身是黑色、左半身是白色,右袖是黑白相间的不规则横条纹,左袖是黑白相间的细直条纹。长裤是右边黑、左边白。西装背心前部是右白左黑,背部是右黑左白。造型非常奇特。

    右手戴白手套,左手戴黑手套。头上不是没帽缘的小丑帽,是宽边的直条纹直筒礼帽(而且同样是黑白配色)。

    礼帽下方是以黑白两色描绘虚假表情的脸。不,这真的是假脸——是面具。

    右半边是白底黑图的哭脸,左半边是黑底白图的笑脸。

    这种诡异的气息,与其说是小丑,更像是——

    「——魅影?」

    这让英美想到另一个知名的剧中角色。

    「啊?明智同学,你在说什么?」

    以耳熟声音说出的平易近人的话语,使得英美很快取回现实感。

    「……你是十三束同学?」

    「没错,我是十三束同学。」

    小丑取下面具之后,是一张熟悉的脸。

    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一年B班——十三束钢。

    是英美的同班同学。

    「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在打工。」

    英美惊讶地询问,钢则是慢慢戴回面具回答。

    「打工?为什么?」

    第一高中并没有禁止学生打工。

    英美所问的「为什么?」意思是:「为什么你在做『游乐园工作人员』这种普通的学生才会选择的打工?」

    十三束钢是魔法科高中学生,并且还是第一高中的一科生。

    而且实技与理论分别都是全年级第五,是总和成绩全年级第四的优等生。

    他擅长的魔法不适合用在比赛采用的竞赛项目,所以没能获选为今年的九校战成员,但在交织魔法战斗的空手格斗「中式魔法武术」领域,他即使个子较矮而且才一年级,却传说是校内首屈一指的实力派。英美无法判断「在第一高中首屈一指」就世间看来是否了不起,但他肯定是优秀的魔法师(种子)。

    即使是「种子」或「幼苗」,拥有优秀魔法技能的人,不会烦恼短期打工的问题。对魔法师来说,拥有魔法技能的人方能胜任的职缺随时都有,而且待遇大致上比普通工作好。

    在这座游乐园担任定点工作人员的时薪是多少,不在英美能想象的范围,但是不可能比其他工作支付魔法师的报酬高——英美如此认为。

    「这里和我家有关。」

    「……噢,原来如此。」

    但她听到理由就接受了。

    百家——十三束。

    一族实力在百家之中亦屈指可数,而且在国内魔法师之中,也是屈指可数的资产家。表示这座游乐园的经营公司,或是母公司的大型建设公司,有接受十三束家的投资吧。

    找他在这里打工担任园区工作人员,应该是包含为了处理魔法相关的状况。

    ——既然这样,英美就有话要对钢说。

    「十三束同学,我说啊,这再怎么样也太过火了吧?」

    「……什么事?」

    英美忽然指着围篱不悦地开口抱怨,钢一副惊讶的样子往后仰。他的表情被面具遮住,但应该正在微微抽搐。

    「就是这条围篱的机关啊!我不懂什么是『不可思议空间的呈现』,可是移动障碍物不准别人通行,这样太过分了吧?多亏这个设计,我从刚才就一直在相同地方打转!」

    然而钢听到英美的说法,精神状态就重设为白纸。

    钢无法理解她这番话。

    「等一下,明智同学。仙境乐园没有这种机关啊。」

    「咦?」

    只觉得会听到借口的英美,听到钢的回应不禁呆呆张开嘴。

    「这是当然的吧?这里的设计概念,始终只有『类似迷宫的呈现』,不是真正的迷宫。要是害得游客感到挫折,在演出层面反而是负面效果。到头来,游客没办法往前走,会导致游乐设施的使用率降低,营收就会减少。」

    「咦……可是……」

    「何况这里在进行扩建工程,原本应该是游客进不来的区域才对。白天连相关人员都几乎不会来。你到底从哪里迷路来到这里的呢?」

    英美听到出乎意料的事情而差点慌乱,但还是勉强动起手与嘴巴。

    「问我从哪里……就是那里啊。」

    英美指着刚才她想炸掉的荆棘围篱。

    「啊?」

    「我说,我就是从那里进来的!直到刚才都没有那道围篱!」

    「……真的?」

    「我很认真。别看我这样,我对地理的掌握能力很有自信。」

    钢看到英美一副认真的表情,面具底下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他笔直地注视围篱,喉头发出「呼……」的声音。

    这是以多刺的野玫瑰制作的移动围篱。就钢所知,这种地方没有移动障碍物的机关。即使只是钢听取说明时听漏,但这个区域还没供电,如果是「机械物体」便不可能移动。慎重起见,钢取出情报终端装置,确认增建设施的测试状况——这个区域果然没有正在运作的设备。

    换句话说,这条围篱是不可能位于这里,「不能位于这里」的东西。

    「……明智同学,我准许你继续刚才的动作。」

    「什么?」

    过于唐突的指示……应该说命令语气,使得英美做出理所当然的反应。

    「无妨,你就炸掉吧……仙境乐园的围篱,是为了用在这种地方而改良的无棘刺品种。这样游客即使不小心撞上也不会受伤。而且就我所知,这里应该没有围篱。」

    「这样啊~」

    英美理解到钢的意思,重新展开刚才没发动的魔法启动式。

    「那我就不客气了……十三束同学要负责喔!」

    英美的魔法,随着这句推托责任的宣言而发动。

    移动系魔法「散裂弹」。

    这是以「着弹点」为中心,让有效范围内的物体以球状轨迹,进行等距离高速移动的魔法。如果是瓦砾或堆叠拒马这种以多数物体集合而成的障碍物,就可以用这个魔法炸散。但是对于墙壁或岩石这种单一构造物体没有效果。

    不过,英美将每片玫瑰叶子视为不同对象,并且将有效范围设定得较广,让「散裂弹」在围篱正中央造成爆炸。被撕裂的叶子拉开藤蔓,使得围篱中央出现一个大洞。

    英美满意地点头,准备穿过自己开出的洞。

    「等一下。」

    但她的脚步被同学的声音拦住。

    「什么事?」

    总算能脱离死路迷宫而开心的英美碰了钉子,以不悦的声音回问。

    「果然……」

    然而,从钢的表情看来,他没有察觉英美的坏心情(虽然这么说,但面具遮住表情看不见),频频注视着开洞的荆棘墙。

    「什么?怎·么·回·事?」

    英美刻意稍稍压低了音调,同时提高音量。钢这次似乎终于察觉她雷电交加的乌云气息,以较快的说话速度响应。

    「明智同学,你看。这条围篱没有生根,也没有支撑藤蔓的格栅。」

    「这么说来……」

    好几次(短期)滞留于大不列颠的英美,很熟悉这种荆棘围篱。玫瑰这种半蔓性植物没有支柱就长不高,不可能形成这种超越两公尺高的围篱。

    「对,明智同学。这面墙壁是以魔法支撑的!」

    钢迅速将右手插入英美炸开的洞。

    下一瞬间,刚才应被推开飞散的藤蔓,咬上了钢的右手。

    速度真的是比起「包覆」更适合以「咬上」来形容。藤蔓上满满的棘刺化为利牙,即将刺穿黑白衣袖,插入钢的右手——本应如此。

    「天真!」

    然而遭到咬碎的,是驱动藤蔓的魔法。

    钢的右手放射状释放冲击波,组成障壁的蔷薇四散飞落。

    「……刚才那是什么?」

    就英美看来,钢只是释放想子波。

    但想子不会直接干涉物质。

    想子波应该不可能震飞实体物质才对。

    「哪有什么,只是单纯的加速魔法啊。藉由接触让想子波渗透,震飞支撑墙面的静止魔法,再发动速裂弹。」

    「速裂弹」是让有效范围内的物体,从着弹点以相同加速度远离的术式。是将「散裂弹」的移动系置换为加速系的孪生魔法。

    换句话说,钢是在荆棘接触自己手臂的瞬间,便以无系统魔法破坏支撑墙面的静止魔法,在棘刺穿破上衣之前,赋予反向加速度藉以挣脱的样子。

    「术式解体……?」

    英美怀抱着惊愕与畏惧低语。以想子波压力硬是解除术式的无系统魔法,是名为「术式解体」的顶级对抗魔法,应该几乎没有魔法师会用才对。

    但是钢面有难色地(不过同样被面具遮住)摇了摇头。

    「不,很遗憾……要是没有以身体接触,我无法注入足够的想子波。」

    英美此时回想起钢的别名。

    他的别名是「Range zero」。英美听说「射程距离零」这个别名,虽然是揶揄他不擅长远距离魔法,却也是尊敬他在零距离的实力无人能敌。英美听到这件事时,还纳闷他明明没有显眼的实绩,为何除了家系的专属名称还拥有另一个别名。如今看到这一幕就确实能认同。

    只要被他碰到一根手指,护身的对抗魔法就会遭到解除,在毫无防备的状态承受攻击魔法。不,人体光是被注入高密度的想子波,生体波动就会被扰乱而站不稳吧。

    「……总之,先别提我的魔法……」

    钢大概是将英美的沉默误解为别的意思,以一副尴尬的模样(但表情因为面具……慢着,应该用不着反复赘述了)转身背对,以戴着面具而更加不清楚的声音低语。

    「客人来了。他们的目标是明智同学吧?」

    不晓得是刚好预定如此,还是认为伪造障壁被破解是最佳时机,一群身着黑衣墨镜黑帽的男性现身围着两人。

    「M I B?」

    「园区没采用这套扮装就是了。」

    英美充满无奈的声音及钢悠闲的语气,都和现场逐渐高涨的紧绷感不太搭衬。

    或许是想藉此削减黑衣人的气势吧。

    不过若是如此,他们的尝试是以失败收场。

    黑衣人微微缩小包围网。

    钢身披的气息,不再有戏谑的成分。

    英美不知为何,将手上的CAD收回裙子内侧。

    钢对此有种异样感,将手放在面具上。他不是取下面具,而是用力压在脸上。

    英美立刻明白他这么做的理由。遭受按压的面具增加凹凸和脸部贴合,眼睛的洞扩大,变成确保视界的形状。

    「请问各位有什么事?」

    钢客气地询问。大概是姑且考虑到自己身为工作人员,并可能误会对方的关系。

    但他完全不期待响应。

    恐怖电影煽动恐惧心的铁则,就是不说话。

    实战亦是如此。

    己方人员到齐、隐藏真实身分、封锁退路、以沉默施加压力、在对方身心倶疲时进行交涉。黑衣人们直到封锁退路的阶段都忠实地遵照这套守则。

    「Miss Goldie。」

    然而不同于钢的预料,一名黑衣人客气地开口。

    不是使用「Ms.」,而是使用「Miss」这个复古的敬称。

    「我们不打算危害您。」

    这名男性是以英文搭话,但不只是英美,钢的英文会话能力也不成问题。

    「只是想请您转让一份东西给我们。当然,我们不会单方面地要求。我们会准备您今后最需要的东西作为代价。」

    「我听不懂您这番话的意思。」

    英美以「艾米莉雅」身分所说的英文,比「英美」身分所说的日文来得繁文缛节。可能是因为这样,听起来高雅得判若两人。她即使是旁系,依然是名门格尔迪家的一员,这样的语气或许很适合她的身分。

    「恕我失礼。那就别再说得拐弯抹角吧。」

    这名男性依然客气,但围绕英美与钢的黑衣人包围网微微变小,对两人施加压力。

    「Miss Goldie,请传授『魔弹塔斯兰(Tathlum)』的术式给我们。我们提供的代价,就是协助阻挡今后意图对您不利的刺客。」

    钢原本以为黑衣人的目的顶多是绑架,企图从中得利。

    但话题的格局夸张到超乎预料,使得他错失插嘴或出手的时机。

    英美回应黑衣人的语气有些僵硬,却没有颤抖。

    「那个魔法是格尔迪家的秘术,只会传授给被认定是本家的人。我远离本家以日本人的身分生活,您认为这样的我学得到『魔弹塔斯兰』吗?」

    是的,在英格兰现代魔法的权威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格尔迪家,原本是传承古式魔法的家族,「魔弹塔斯兰」是他们在现代魔法崛起的同时习得,号称王牌的术式。内容是将古式魔法改编为现代魔法而成。但是除了「会使用实体子弹」外,没有其他情报。

    至少钢——十三束家查不到更详细的情报。

    「我们不是认为,是已经得知。」

    不过,钢从黑衣人回应英美的话语,推测「魔弹塔斯兰」看来已经传授给这名同班少女。想到这里,他就无法克制自己体内冒出难以抗拒的好奇心。

    「我们经由某种管道得知,Mrs. Goldie已将『魔弹塔斯兰』的术式传授给您。」

    另一方面,英美心中几乎完全掌握了一连串事件的背景。

    外婆确实将那个魔法传授给她了,这是事实。但应该只有格尔迪家内部人士知道这个事实。她未曾在格尔迪家以外的地方施展「魔弹塔斯兰」,但即使她练习魔法的样子被外人看见,对方也不知道这是「魔弹塔斯兰」。

    那个魔法称为秘术的原因在于发动程序。一般来说,魔法师只能认知到魔法所导致或可能导致的效果。若只看到事象改写的结果,并无法区分「魔弹塔斯兰」和一般的移动系魔法。

    但是对方知道她已习得「魔弹塔斯兰」,也就是说……

    (家系内哄啊……难怪外婆忽然提议那种事……)

    不是这几天的事,而是「今天清晨」的事。过于急剧的事件进展,使得英美身为当事人,却忍不住想笑。

    「Miss Goldie,您觉得如何?会有人在您身旁造成威胁,这也是确实的情报。恕我冒昧,您的双亲只是普通的魔法师,光靠他们的力量应该无法确保您的安全。」

    (所以要是我拒绝,你们就会成为「在身旁造成威胁」的人吧。)

    英美轻声叹息。

    「你们为什么想要那个魔法的术式?」

    波及到只是同班同学的钢,令英美过意不去。

    「不过,其实我早就知道答案了。」

    但是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善罢罢休。

    「那个术式是格尔迪本家的证明。」

    既然这样,只好放弃使用和平手段解决。

    「即使出生于本家,要是无法使用那个术式,就不会被认同是本家的一分子。」

    英美做出这样的觉悟。

    「当然也得不到继承权。」

    英美如此断定之后,包围两人的黑衣人立刻释放杀气。

    「这种事太好懂了。」

    英美改说日文恶言相向,同样进入备战状态。

    「您不愿意协助?——真遗憾。」

    黑衣人也在这句话的后半改用日文。

    「抓住格尔迪小姐。稍微伤到她也无妨。那个小子就收拾掉。」

    男性一声令下,黑衣人的袖口同时闪出银光。

    黑衣人们的手中出现细长的投掷用匕首。

    他们不可能是遵照这座「仙境乐园」的风格,却在袖口藏了弹簧机关匕首盒。

    匕首可以用在近战与投掷两种用途。他们手中的匕首重心偏向前端,是投掷用的武器。从包围状态近距离同时投掷匕首,是对付魔法师的有效战法之一。

    然而,在匕首脱手射出之前,包围网就瓦解了。

    「收拾?拜托你们别擅自决定这种危险的事。」

    黑衣人还没投掷匕首,黑白双色小丑就成为楔子冲向包围网。

    小丑并不是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逼近过去。

    他只是以正常方式跑到对方面前。即使迅速,稍微练过的人就能和他一样快。黑衣人领导者还在和英美交谈时,他就采取行动。

    小丑只是没让众人察觉而已。如同隐藏在影子里的亡魂。

    戴着黑白面具的钢,手掌轻触黑衣人胸口。

    看起来真的只像是轻触。

    但他摸到的黑衣人,却往后飞十公尺之后摔在水泥地面。

    黑白相间的色彩轻盈旋转。

    光影互换,亮度的激烈变化使得轮廓模糊。

    钢的手刀命中旁边黑衣人的肩头。

    响起「咕叽」这个不祥的声音。

    并不是被手刀砍中,而是轻轻敲中——只有触碰。

    即使如此,钢的手刀依然将黑衣人持刀的手臂上臂骨打断。

    「是魔武吗!」

    黑衣人领导者惊愕地大喊。

    「魔武」是「中式魔法武术」的简称。

    「中式魔法武术」是并用魔法的空手格斗技术。

    藉由将接触点指定为魔法发动点,省略输入坐标变量的程序。这种「接触魔法」是中式魔法武术的基础技术之一。

    大概是对领导者的声音有反应,黑衣人们包围钢,放低重心摆出架式。

    黑衣人们变得慎重——变得认真,钢见状露出无惧的笑容。

    「客人们,这边的区域还没开放。」

    钢装模作样地以右手按住胸口,左手举成水平,右脚放在左脚后面。

    「很抱歉,今天得请各位离开这里。」

    完全一副只做表面工夫的样子行礼。

    「还是说,由我为各位带路吧?——前往派出所。」

    钢以恭敬语气挑衅黑衣人们。

    身后的黑衣人缓缓拉近距离,朝钢袭击而来。其中一人进攻,使得包围网出现了破绽。这正是钢的意图。

    钢配合黑衣人展开行动,翻身主动冲向袭击的男性。

    黑衣人也不是外行人。

    他正手握投掷用的匕首,朝钢刺了过去。

    目标不是容易闪躲的头部,而是躯体的中心—心窝。

    然而,翻动闪烁的黑白色彩,使得黑衣人失准。钢轻踩脚步,躲过黑衣人错失时机的突刺一拳打在对方下颚。

    这不是魔法,是魔术,利用眼睛错觉的奇术造成炫惑。

    并非一朝一夕就能习得,运用全身的熟练魔术舞蹈。

    他的奇特衣服,不只是主题乐园工作人员的服装,也是考虑到实战的战斗服。

    包含领导者在内,黑衣人的注意力集中在钢身上。

    这是英美难得的大好机会。

    英美双手抚摸自己军用风格外套各处的口袋。

    取出来的东西,不是手机造型的CAD。

    她举在眼前的双手,拿着扇型打开的扑克牌。

    英美拿着扑克牌的双手,随意往两侧一挥。

    扑克牌从她双手释放,在半空中飞翔。

    有些牌笔直前进,有些牌则是画出了弧度而旋转。

    牌以眼睛看不见的速度飞舞,接连贯穿黑衣人的衣服插入身体。

    鲜血飞散。

    没有人受到致命伤,却也没人只受轻伤。

    「满足了吗?」

    英美以日文对黑衣人领导者说着。

    她面不改色看着不断流出的血,就像是当成打翻的西红柿汁之类的东西。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魔弹塔斯兰』。但光是用看的,应该看不出术式吧。」

    「怎么可能……『魔弹塔斯兰』应该是用小型的球状炮弹才对……」

    这名男性恐怕没发现自己以英文响应日文。

    剧痛不允许这种些微突兀感的存在。

    不,光是只有他一个人站得住,就应该说他不愧是领导者。

    但英美对这种事不感佩服,也漠不关心。

    「……原来你连这种程度的事都不晓得?看来我多嘴了。」

    英美眼珠子不断左右转动,反映她正在「要怎么瞒混过去」的思考。她心中恐怕认为刚才不该「告知」对方她使用了魔弹塔斯兰。误判的原因,在于她认定对方知道魔弹塔斯兰的存在而得意忘形了。

    不晓得是死心还是看开,英美困惑的表情,立刻转为强悍而开朗的表情。

    「呃~不是那样。要使用什么东西作为魔弹,不同术式都有自己擅长的做法。以珠炮当魔弹的人,记得是前年过世的伯公吧?这么说来,他好像有一位比我大两岁的孙子?我没见过这位远房堂哥,但他就是你们的雇主吧?」

    英美单手扠腰,另一只手比出手枪手势在脸部高度晃动,以一副「这样的高明推理如何?」的语气说得滔滔不绝。看来英美想以气势镇压现场,不过很可惜,对方并没有畏惧。

    到头来,对方根本毫无反应。

    「我说……明智同学?」

    英美等待黑衣人回应时,钢以有些顾虑的语气对她说话。

    「嗯?」

    「那个家伙昏过去了。」

    「啊?」

    见血也不为所动的英美,慌张走向黑衣人。

    「慢着,要昏迷也要等到回答完我的问题吧!」

    「别强人所难了。」

    英美冲到停止活动的黑衣人面前,一副要赏他耳光的样子。心想要是她真的出手就得阻止的钢(因为继续追击恐怕会出人命)连忙赶来,看到她没出手后松口气,以无奈声音吐槽。

    「啊……十……十三束同学?」

    看到身旁一脸无奈——但因为戴着面具(以下省略)——的钢,英美忽然变得安分,一副忸忸怩怩难以启齿的样子仰望着他。

    英美和一分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呢——即使钢如此心想,但扔着她不管也莫名地恐怖,因此决定搭腔。

    「明智同学,什么事?」

    「那个……对不起,波及到你了!」

    「什么嘛,是这种事啊。」

    英美迅速低头致歉,钢则是发出近乎扫兴的声音。

    「即使只是打工,但我是仙境乐园的警备巡逻员。要是园区中可能发生绑架案,就算要我放任不管,我也不能当成没看到啊。更何况,有那么多可疑人物入侵,明显是我们这边的疏失,所以不用在意。」

    英美听到钢如此回答,表情立刻一亮。

    她态度如此现实,使得钢不禁苦笑。

    钢的紧张感消失,所以顺口说出了无谓的事。

    「而且,我也见识到罕见的东西了呢——原来那就是『魔弹塔斯兰』。在当成子弹使用的物体上,施加条件发动型的延迟术式,光是以手扔就能让移动魔法发动的射击魔法。我不晓得延迟术式能维持多久,不过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不用操作CAD也不用构筑魔法式,要单发、连射或同时发射都随心所欲。原来如此,确实是适合成为名门格尔迪家王牌的术式。」

    钢得意忘形说完整段话,才察觉气氛变了。

    「……只看一次就能够看穿到这种程度,是不是该说你不愧是百家最强之一——十三束的直系后代呢?」

    「啊?那个……明智同学?」

    「……真遗憾,明明好不容易当了朋友……」

    「啊?咦?为什么是过去式?」

    「十三束同学,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钢的脑中响起剧烈的警钟声。

    但他不知为何,脚像是黏在地面动弹不得。

    「呃……什么事……?」

    「所谓的秘术,就是因为非得保密,才叫作『秘术』喔。」

    「哇~!慢着慢着等一下!」

    英美右手的扑克牌以扇型打开,钢见状慌张至极地挥动双手。

    不只如此,还连忙脱掉帽子取下面具。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我会保密!看我的脸!我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吧!」

    他取下面具,似乎是为了说这句话。

    钢忽然跪伏在地面,使得英美气势大打折扣,难以继续严肃下去。

    「……真是的,算了啦。毕竟我刚才也看到了有趣的舞蹈。」

    「啊,啊~」

    这次轮到依然跪地的钢发出困惑声。

    光是听这个声音,英美就知道钢不想被别人知道那种奇术。那应该是钢独创的压箱本领。既然这样就简单了。

    「那么,我们彼此保密吧!」

    英美蹲下来(双腿当然确实并拢,以免迷你裙底被看见)和钢目光相对,钢随即露出腼腆的笑容点头。

    「啊,我忘了!」

    英美大概是因此安心吧,她唐突地猛然起身,从裙底取出CAD。

    她在疑惑地心想「什么事?」的钢注视之下,发动了一个魔法。

    魔法效果以光、热与味道显现。

    插在黑衣人身上的牌忽然点燃,焚烧伤口之后化成灰。

    「湮灭证据兼止血结束。接下来,兼职工作人员十三束同学。」

    「什……什么事?」

    英美忽然发出肉麻的声音,使得钢理所当然提高警觉。

    不过世界上,很多事即使提高警觉也没用。

    「园区内有人受伤,是由工作人员负责救护对吧?而如果该伤员持有非法武器,也是由工作人员报警对吧?」

    「明智同学……难道你想把工作全塞给我?」

    「居然说什么塞给你,当然不是那样!不过你想想,我今天毕竟是一个『游客』啊。而且朋友在等我呢。」

    「……好诈。」

    即使钢怀恨瞪向英美,她也不以为意。

    「那么,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十三束同学,学校见啰!」 ‘

    英美只转身一次挥手致意,就这样快步跑离现场。目送英美背影的钢,表情从板着脸慢慢变成苦笑,最后化为长长的叹息。

    ◇◇◇

    英美总算和昴与红叶会合之后,三人一起坐在长椅啃着可丽饼当午餐。身穿直条纹衣裤的工作人员经过眼前时,英美提出一个没特别针对任何人的问题。

    「这里明明是『仙境乐园』,他们为什么不是扮成兔子……?」

    「我说啊……这样终究会引发版权问题吧?」

    「嗯?难道艾咪希望有个兔小弟随侍?」

    「不是啦!真是的……我只是觉得,难得进入不可思议的国度,工作人员也打扮成更有感觉的样子比较好而已。」

    「怎样的打扮会更有感觉?」

    「嗯~……我想想,例如威尼斯面具节风格的魔术师之类的。」

    浮现在英美脑中的,是类似某魅影的黑白双色小丑。但她觉得小朋友一看到那种造型就会吓哭,所以在脑中搜寻类似的造型。

    「啊,这样或许不错。」

    「嗯,我也这么认为。感觉很有趣。」

    后来每次有工作人员经过,她们就聊着「不是那样,不是这样」享受虚拟换装的乐趣。英美则是悄悄思考「十三束同学打扮成兔小弟或许不错」这种对钢来说危险至极的点子。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