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六卷 横滨骚乱篇 上 第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横滨骚乱篇 上 第一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zince99

    录入:fujibayashi

    校对:Wemius

    修图:工口姐姐

    为了实现全天候运作而推行自动化的港湾设施,在公元二〇九五年十月的现在,几乎以无人方式运作。通关程序统一在白天进行,晚上的船舶入港卸货载货出港程序完全自动化,只派驻少数的监视人员。

    所需人手减少之后,各港湾进行全区重划,更加严格隔离保税区域与市区。船员也禁止登陆保税区域,以作为防止偷渡者的对策。

    相对的,在港湾设施完全自动化的深夜,船舶禁止在保税区域以外的地方靠岸。需要让船员上岸的船舶,必须在外海等到天亮有人管理港口。

    入夜之后,货运码头理应完全无人才对。

    然而这天晚上,在即将换日的时刻,横滨山下码头有着许多人隐藏行踪的气息。

    『停靠于五号卸货场的小型货船有偷渡者登陆,请所有人尽快前往五号卸货场。』

    透过短程无线电下达的指令,使得两名便衣刑警转头相视片刻后就同时奔跑。但是,两人的表情却是大相径庭。

    「真是的,果然是那里吗……」

    「警部,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

    「不过啊,稻垣兄……」

    「少废话,快跑!」

    「我是你的长官啊……」

    「在下年纪比较大。」

    「真是的……」

    千叶寿和警部随便回应这个年长部属并加快脚步。他负责警备的三号港岸,距离五号卸货场有七百公尺的距离,再怎么全力奔跑也要两分钟。但拌嘴的千叶警部与稻垣警部补,却是三十秒就抵达现场。

    一般来说,这不是人类跑得出来的速度。

    他们两人不是一般人,而是魔法师。

    「人数果然不足。」

    「这也没办法,毕竟只有魔法师刑警能对付魔法罪犯。」

    「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呢!」

    千叶警部以有气无力的对话代替打气的吆喝跃向高空。

    他手上是全长约一公尺,没什么弧度的木刀。

    千叶警部在空中如同树叶飘荡,越过手持消音机关枪,以三连发模式射击的偷渡者人墙。包括这种跳跃力在内,能在没有着力点的空中描绘拋物线以外的轨道,当然是因为用了魔法。令人眼花的空中机动,不会允许偷渡者瞄准他进行支持射击。

    千叶警部描绘螺旋轨迹,袭击最后排使用远程攻击魔法的三名魔法师。无视于重力与惯性的移动魔法,甚至钻过敌方的魔法准心。他的木刀接连打倒三人。

    他越过的人墙另一头,稻垣以手枪击倒机关枪射手。

    千叶以包夹型式参战,立刻镇压十几名外国人。

    数个地方也出现相同的打斗场面,但不是逐渐平息就是已经解决,看来用不着助阵。

    「警部,我们去扣留船只吧!」

    「呃,我也要?」

    「少废话!」

    看来这对搭档之中,部属似乎敬业许多(应该说长官看起来过度缺乏敬业精神),但千叶警部再怎么说也不会在偷渡现场浑水摸鱼。

    「知道了,我知道了。那么稻垣兄,阻止船移动吧。」

    「……由在下出手可能会弄沉吧。」

    「无妨,课长应该会负责。」

    「……看来您坚持不想负责。」

    稻垣警部补垂头丧气,但朝手枪再度装填无壳弹的动作却是行云流水。以左手按下枪柄底部按钮,枪身上方安装的瞄准辅助装置就亮起运作灯。

    紧接着武装一体型CAD——也就是装入左轮手枪型武装组件握把的特化型CAD主体,随即展开启动式。

    魔法式在扣下扳机的同时启动。

    施加移动暨加速系复合魔法的金属被甲弹,不只固定轨道还增加了贯穿力,描绘着魔法式设定的轨迹贯穿离岸的小船船尾。

    枪声回荡第二次第三次之后,船尾气泡冒出的气势变弱。只从船只形状预测位置的射击,漂亮地射穿船尾螺旋桨的变速箱。

    「漂亮。」

    千叶警部悠哉地称赞,手边响起「啪叽」的扣环开启声。

    看似木刀的武器,其实内藏真刀。

    千叶警部手持冰冷闪亮的白刃,如同连跳八艘船的源义经,跳向以惯性飘移的船。

    跳到船上同时往下挥的刀刃,将船舱铁门劈成两半。

    这是百家之一,千叶一门的秘剑——「斩铁」。

    不是将刀视为钢块或铁块,而是定义为「刀」这种单一概念,依循魔法式所设定的刀路而动的移动系统魔法。被定义为单一概念的「刀」如同单分子结晶之刃,不会折断弯曲或缺角,将会沿着刀路劈开所有物体。

    千叶家长子千叶寿和,以再度挥下的刀刃开路,只身踏入船内。

    「警部,辛苦了。」

    「真是的,这就是所谓的白费力气。」

    开始露出鱼肚白的天空下,千叶警部没有斥责这个明显在憋笑的部属,如同置身事外一般如此抱怨着。

    他勇敢进攻的船内完全是空无一人的状态。偷渡团应该打开船底舱门离开不久,开启的舱门处不断喷出海水。

    正在缓慢沉没的船,因为千叶开洞通风而加快沉没速度,如今完全灭顶。

    「似乎还没找到逃进海里的歹徒下落。」

    「但我们早就知道那些家伙会去哪里了。」

    差点连同船只沉没的青年,耸肩回应年长部属另有用意的视线,背对朝阳看向西方。

    ◊◊◊

    千叶警部所眺望的位置,是距离码头不远之处,有条以横滨的著名景点而为人所知,全国闻名的繁华街。

    从这条街的主要干道看不见的某间餐厅后院有口大井。即使还是清晨,井边却站着一名身穿三件式西装,打扮得体的年轻男性。

    年龄约二十五岁。

    是外型亮丽的青年。

    并不是女性外貌,而是如同贵公子的俊秀外貌。

    这名青年注视的井不是饮水用井,而是防灾用井,井口以帮浦封住。帮浦所压的井筒(设置在井口地面部分周围的圆筒状构造)其中一区毫无前兆地崩垮,全身湿透的男性从这个由内侧敲破的洞爬出来。不只一人,陆续有男性爬出井口,人数到最后共十六人。

    最后爬出来的中年男性,站在低调地微笑注视这一幕的青年面前举手敬礼。青年将右手放在左胸,轻轻弯腰回礼。

    「首先请各位换装休息。早餐已经备妥了。」

    青年如此搭话。

    「周先生,感谢协助。」

    中年男性以不甚感谢的语气回应。

    青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粗鲁语气改变笑容,就这样带领十六人进入建筑物内部。

    ◊◊◊

    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学生会全新出发至今已一星期。

    现在是午休时间,达也和E班的朋友们来到学校餐厅。

    他之前能在学生会室吃午餐,是因为真由美(就某种意义来说)滥用职权。何况达也本来就不希望学生会室的午餐会顺其自然成为惯例,所以在学生会全新出发后,改为在餐厅用餐。

    这么一来,深雪也自动改在餐厅用餐。加上两人共通的朋友,这种热闹的午餐时光,从十月开始成为例行公事。

    虽说如此,由于达也艾莉卡雷欧美月干比古五人,和深雪穗乃香三人不同班,所以肯定是其中一方先来找座位。今天是达也他们E班成员等待深雪她们A班成员会合。

    「不好意思,害哥哥久等了。」

    「辛苦了。」

    等待时间约十分钟左右。深雪预先通知她们将因为学生会工作而晚到,却还是特地站在达也面前鞠躬道歉,达也则是笑着慰劳她。这也是「夸张地道歉很显眼,别计较这种事,先坐吧」的暗示,但穗乃香不知为何,听到达也这句话就缩起身体。

    「达也同学,不好意思,是我害大家晚来。」

    暑假期间,穗乃香在小笠原别墅那天晚上示爱之后,变得容易对达也的些许言语或表情过度反应。达也同样察觉到这一点,但这种事不是用说的就能解决。如果是乐观的反应,就可以用笑容(即使是苦笑)带过,但如果是悲观的过度反应,达也会觉得自己在欺负穗乃香,内心不太舒服。很遗憾,这种症状没有特效药。达也抱持死心的念头,决定采取消极的对应方式,若原因是误会就只能逐一解开。

    「不用在意,刚开始应该各方面都不知所措吧。」

    达也认为,这次穗乃香也是以为自己坏了他的心情而沮丧。我被当成器量这么小的人?即使达也有种无法释怀的心情,依然努力使用不以为意的语气安抚穗乃香。

    「没错没错,不用在意。」

    「才一星期而已。」

    艾莉卡与雷欧出乎意料地(?)贴心附和达也。

    穗乃香看到所有人露出「不在意」的笑容,以一副惶恐的样子就坐。

    「不过哥哥,今天真的不是穗乃香的问题。教职员室忽然要求调出前年的纪录,我们第三节课上到一半就到学生会室搜索数据库。还请雫帮忙呢。」

    深雪重新以满面笑容帮穗乃香解释,但穗乃香不知为何在椅子上缩得更小。

    「可是……深雪很快就找到数据,我却笨手笨脚……」

    「我花的时间更多。如果穗乃香是乌龟,我就是蜗牛。」

    雫这句话没有其他意思。

    「这是因为深雪四月就在使用那套系统了。穗乃香刚成为学生会干部,雫是局外人,你们和深雪的经验不同,难免有所差距。」

    所以达也无视于雫毫无恶意地将穗乃香譬喻为「乌龟」的话,再三安慰穗乃香(与雫)。

    话说回来,各位从刚才的对话就知道,穗乃香在学生会换血时受命担任干部。

    新学生会的成员是会长中条梓副会长司波深雪书记光井穗乃香会计五十里启(第一高中的会计,在权限层面类似「监察员」——依照惯例和会长同学年)。

    其实,梓当初询问过达也是否愿意接任副会长。达也当然拒绝这个邀请,但新任风纪委员长花音的反弹更加强烈。

    她说:「要是少了司波学弟,委员会的行政事务将无法运作。」

    花音是光明正大地在梓与达也面前说出这番话,达也听到时感到无言以对,处于「张嘴合不拢」的心境。

    他在委员会并不是行政人员,是执行部队。

    不对,真要说的话,风纪委员会只以执行部队组成,行政事务由所有人分担。

    摩利给花音的交接手册也是这么写。

    这是达也自己打字并且加上写保护的文件,所以肯定没错。

    不过,梓大幅点头同意花音的主张。

    两名二年级学姐的「误解」,令达也苦恼到好想抱头。

    不知道达也处于这种心境的梓,即使承认了花音的说法,依然强硬地要求达也转入学生会。梓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她的真心话是「要是没有达也,她就没自信制得住深雪,但深雪也不能离开学生会」。

    达也真的觉得头痛。

    梓与花音无视于当事人进行协调之后的结果,决议让达也今年度留在风纪委员会,下个年度转入学生会。

    到最后都没有征询达也的意愿。

    (……回想起来,头又开始痛了。)

    达也自己所说「刚成为学生会干部」这句话,使他连带回想起一周前的事情,甚至回想起当时的头痛。

    当他不经意感觉到视线,移动目光一看,深雪有些担心地看向自己。

    达也暗自佩服妹妹的敏锐,以眼神响应「没事」,再度动筷用餐。

    ◊◊◊

    「哥哥,您在吗?」

    放学后,达也窝在图书馆地下二楼的数据库。妹妹呼唤他的声音,使得他的意识从文字与算式的世界回到现实世界。

    「深雪,我在这里。」

    达也从阅览用的终端装置抬头响应深雪。

    这座数据库里无法使用无线通信,不只是讯号本身被墙壁阻绝而几乎无法穿透,还加装通讯妨碍系统。

    这是防止情报外泄的措施。

    判断不适合在线分享的数据,都储存在这个数据库。包括使用不当会很危险的数据过于偏离现代主流理论,恐怕会对学生造成负面影响的论文。这些文献是从魔法大学以物理纪录媒体运送过来,存放在封闭的数据库,学生原则上可以利用数据但严禁携出。而且数据当然施加保护,无法悄悄复制到自用的情报终端装置。

    这些数据基于其性质,都不是课业的参考数据,因此几乎没有人基于好奇心前来使用,毫无使用者的天数反而比较多。不过最近半个月,达也更新了数据库连续运作的天数。

    达也回应深雪,却无意离开阅览用的终端装置。深雪也明白该怎么做,主动走向他。

    「您在看什么数据?」

    深雪来到达也身旁询问,但她依然不会做出擅自窥视屏幕的举动。

    「『翠玉录(Emerald Tablet)』的相关文献。」

    深雪询问时一如往常客气,而达也回答时也一如往常坦然。其他人就算了,但达也几乎没有事情必须瞒着深雪。而且他调查这些资料,也是基于深雪很清楚的某个目的。

    「最近您似乎都在调查炼金术相关的文献……?」

    达也没说明现在调查的资料和目的有何关连,深雪会疑惑也在所难免。

    「我想知道的不是炼金术本身,是『贤者之石』的性质与制作方法。不过有些文献主张,制作贤者之石正是炼金术的目的。」

    「您不是想挑战……物质变换吧?」

    「物质变换」是号称现代魔法学所不可能实现的技术。飞行魔法原本也同样被视为不可能实现,但是和物质变换所预料的不可能程度不同。深雪也记得达也曾经说过「物质变换魔法成真的可能性极低」。

    「不是那样。」

    正如预料,达也笑着否定深雪的询问。

    「若要在定义上和狭义的『点金(Elixir)石』区分,『贤者之石』是将卑金属变换为贵金属的魔法所使用的触媒。既然是触媒,本身就不会成为材料,而是用来发动术式的物品。」

    「如果这里提到的『触媒』,和我们使用的词义相同……就是这样没错。」

    「将卑金属变换为贵金属的魔法,据称是以『贤者之石』对材料产生作用,借以创造出贵金属。如果不必经过其他魔法程序,只以这颗石子就能够使用物质变换魔法,就可以推测『贤者之石』拥有储存魔法式的功能。」

    「储存魔法式?」

    深雪睁大双眼表达惊讶之意,注视她的达也已经收起笑容。

    「微调变量借以连续发动重力控制魔法的诀窍,已在飞行魔法实现之后成功收集到了。毕竟飞行魔法在正式上市之前,就有各方魔法师协助测试。」

    老实说,这正是达也免费公开飞行魔法启动式的目的。只要得知构造,自然而然就想实际测试。既然得到已安装启动式的演算装置,拿来试用是最快的测试方法。事实上,不只国内申请测试FLT飞行演算装置,以USNA(北美合众国,原美国合并加拿大与墨西哥而成的联邦国)为首的各友好国也纷纷提出申请。FLT以「监视测试过程」为名义,得到许多高阶魔法师使用重力控制魔法的数据,而且全都集结在达也手中。

    「以重力控制魔法维持核融合的方法因而有了眉目。但要是魔法师得一直在设备旁施展魔法就没有意义了。这样魔法师将会成为核融合炉的组件之一,职责就只是从兵器改为零件。」

    以常驻型重力控制魔法打造热核融合反应炉,是加重系魔法三大难题之一。而达也宣称这个难题已有解决的眉目。

    深雪也很难完全听懂达也这番话,但是只有这部分,她完全理解哥哥的意思。

    「魔法师是系统运作时不可或缺的要素,但是该系统也不能束缚魔法师。为此必须将魔法持续时间延长到以天为单位,或是打造成能够暂时储存魔法式的构造,即使魔法师不在场也能发动魔法……两边都处于摸索状态,不过考虑到安全性,我比较偏好后者。」

    「所以您才在调查『贤者之石』。」

    依照常识判断,达也所说的只是梦话。这点他也有所自觉。所以看到妹妹丝毫不怀疑这番话就深深点头响应,使得达也有点不好意思,忽然转变话题。

    「这么说来,深雪,你应该是找我有事吧?」

    这个问题只是出自遮羞,以结果来说却是妙招(正确来说是高明的支持)。

    「我都忘了!哥哥,市原学姐在找您。似乎是要和哥哥商量下个月论文竞赛的事。」

    「在哪里?」

    达也简短地询问,并且关闭阅览用终端装置,没有因为深雪太晚告知而追究责任。毕竟刚才闲聊的责任有一部分在达也身上,而且就算追究也无法挽回失去的时间。

    「在魔法几何学准备室。她在廿乐老师的座位等您。」

    「我知道了。深雪,不好意思,麻烦帮我还钥匙。」

    「我明白了。」

    达也从椅子起身,将刷卡式门禁卡递给深雪。深雪欣喜地从哥哥手中接过卡片,如同受到主人搭理而开心的小狗。

    先不提达也没有抱怨或斥责,他看到妹妹毫不内疚的样子就不禁露出笑容。客观来看,只能说他真的很宠妹妹。

    ◊◊◊

    廿乐计夫,在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负责魔法几何学在线讲义,以及二年B班的实技指导。他的正职是国立魔法大学的讲师,以外派方式来到第一高中。

    这位英才年纪轻轻就即将得到副教授宝座,过于自由的研究态度却成为败笔,被迫以「先去累积任教经验再说」的名目无法升任。

    但他本人对于这种降职处分(?)完全不介意,反而还开心地表示「这样就能自由研究了」。这种我行我素的气质,使得他不在乎一科生与二科生的对立,只要是他觉得有前途的学生,无论是一科或二科生都会热心照顾(但是不考虑学生的步调),得到很好的风评。

    他老家是百家主流——含数家系的廿乐家(廿是二十)。廿乐家和五十里家一样是研究员辈出的家系,在「复数魔法改变事象时的相互作用」领域号称是国内权威。服部擅长的组合魔法,也是在廿乐的指导之下开花结果。

    ……以上是达也所知的廿乐教师个人资料。

    依照资料判断,他无疑是怪人,而且完全不是错误解读——达也即将亲身窥见一二。

    达也造访魔法几何学准备室时,里面只有廿乐一名教师。

    达也认为,应该是其他教师觉得不自在的关系。

    这所学校选任的老师,都是优秀的人才。

    这些人当然都对己身能力抱持某种程度的自负,但是相较于二十多岁就即将取得国立魔法大学副教授宝座的英才相比,难免会失去自信。越是依赖己身才华的人,在接触才华更优秀的他人时,越容易感觉到压力。

    他也体会过这种事——不过是在魔法以外的才华领域。

    先不提达也的推测是否正确,室内现在只有廿乐一名教师是客观事实。

    在魔法几何学准备室等他的是廿乐铃音与五十里三人。

    「你知道魔法协会将在这个月底举办论文竞赛吧?」

    打过一轮招呼作为开场白之后,廿乐以这句话开始点明用意。

    「但我不清楚细节。」

    达也回以略带保留的肯定,于是廿乐点头回应。

    「和九校战不同,论文竞赛不起眼,一年级的你难免不知道细节。而且人数也差很多。九校战是以合计五十二人的大型选手团参赛,论文竞赛却是只以三人组队参加。」

    像这样当面比较参加人数就不禁令人惊讶,但是冷静想想,只是写论文并且上台报告,不需要动用太多人力。如果需要人手制作报告时使用的道具,只要在校内找人帮忙就好,不需要直接参与论文写作。人太多反而会变成「多头马车」的状况。全校只选派三人算是少得出乎预料,但达也认为还算妥当。

    「进入正题吧。司波同学,你愿意成为第一高中代表队的一员,参加论文竞赛吗?」

    达也一时之间无法做出反应也是在所难免吧。这种事情并非加上某种程度的开场白就能够拭去唐突感。

    「……要在下参加?」

    廿乐这番话没有误解的余地,但达也不得不如此回问。

    日本魔法协会主办的「全国高中生魔法学论文竞赛」。

    虽说目标对象是全国高中生,但是在正规教育课程排入魔法理论的高中,只有魔法大学附设的九所学校。因此这场论文竞赛实质上也是九校之间的竞赛。如果九校战是「武」的对决,论文竞赛就可说是与之并列,九校之间「文」的对决。

    「要你参加。」

    这种有点装模作样的语气,应该是廿乐的个人风格。他以夸大的动作点头响应。

    「原本预定由市原同学五十里同学与三年C班的平河同学参赛……但平河同学最近身体状况似乎不好,上周还忽然拿着退学申请书过来呢。我们好不容易劝她打消退学念头,但她现状实在无法参加竞赛,所以你就雀屏中选了。」

    达也对于三年C班的平河这个名字也有印象。

    记得在九校战的「幻境摘星」项目中,成为非法妨碍计划犠牲者的小早川,是由三年级女学生平河小春担任她的工程师。

    「但为何要找一年级的在下?论文竞赛的参加人员不是由校内论文审查会选任吗?」

    达也至今总算回想起来,学校内部网络曾在六月初征求学生报名参加论文竞赛。

    那段时间是飞行魔法的研发最终阶段,达也无暇注意其他事情。何况他立场上不喜欢过于抢眼,因此立刻无视于这件事,将之抛到脑后。

    「报告的准备工作是三人合作,所以你是适任人选。详情请听市原同学说明吧。」

    廿乐如此单方面地响应达也的询问,然后快步离开房间。

    达也完全没说过愿意参赛,看来「不考虑学生的步调」这个传闻并不夸张。

    总之,达也似乎没有权利拒绝。聆听说明之前,他以为顶多只是帮忙做实验收集资料,看来这种预测有点太过天真了。即使如此,内心再怎么抱怨也不会让事态好转,因此达也转向铃音,要求她说明。

    「是我推荐司波学弟参赛。其他的候补人选我都拒绝了。」

    (慢着,居然拒绝……)

    铃音响应达也询问的视线,劈头就爆出这个内幕。

    「……不过,应征者为了参加竞赛,应该都花了不少时间做准备。没有提交论文审查的我忽然获选参赛,我认为很多人将无法接受。」

    达也自觉自己在负面意义已经够显眼了,他不希望继续「被迫」惹出更多纠纷。

    「比方说,顺位仅次于市原学姐五十里学长与平河学姐的人们将做何感想?」

    「关本同学不行,他不适合这次的工作。」

    达也并不是特别影射某人,铃音却忽然说出这种类似人身攻击的话语。

    「您说的关本,是风纪委员会的关本勋学长?」

    要是达也带过这个话题,可能会演变成真正的人身攻击,因此他刻意指明当事人。

    随即……

    「嗯,是啊……他和我的论文方向差太多了。」

    可能是铃音也觉得这样实在不妥,便依照达也的暗示缓和语气。

    此时五十里出言缓颊。

    「如同老师所说,写论文与准备上台报告是三人合作。但如果三人各自出主意,会连论文的大方向都无法决定,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分工,由一人主笔再由另外两人辅助。而且本校这次的主笔是市原学姐。」

    达也基于两种意义,点头响应五十里的说明。论文竞赛确实必须分为主副手准备,由身为三年级理论榜首的铃音担任主笔也可以理解。

    「换句话说……市原学姐的论文主题适合由我辅助?」

    依照话题进展就是如此。但若是这样,铃音为何能够做出这种判断?达也未曾以「自己的名字」发表过论文。

    「我的论文主题是『重力控制魔法式热核融合反应炉技术的可能性』。」

    铃音间接回答达也的问题,达也对此微微睁大双眼。

    「没错,和司波学弟研究的主题相同。」

    把「研究主题」这种字眼用在高中生身上很夸张,但是「常驻型」重力控制魔法式热核融合反应炉,确实是达也订立的目标之一。不过,他现阶段仍然把这件事藏在心里,至今几乎没有说出口才对……

    「……原来如此,当时监视我们的就是市原学姐。」

    「讲『监视』不太好听,请当成抱持关心的态度旁观。」

    不只是旁观,应该还偷听了吧?不过达也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四月发生反魔法恐怖组织入侵事件,达也在咖啡厅和壬生纱耶香进行第二次接触时,即使感觉到有人监视,却没有刻意调查视线的真面目。既然当时默认,事到如今也没道理抱怨。

    「距离论文大赛正式开始,只剩下三个星期。我认为这时候能加入代表队的人,除了研究相同主题的司波学弟之外别无他选。」

    「您不觉得我在咖啡厅和壬生学姐那段对话……只是嘴上说说?」

    「我自认看人的眼光还不错。」

    学姐真是太看得起我了——达也不只是内心苦笑,脸上也挂着相同表情。

    「我明白了。看来这项提议对我也有利,就容我加入协助吧。」

    「有利」并非客套话,而是真心话。铃音是以何种概念想解决「三大难题」之一,达也纯粹基于求知欲而感兴趣。若能利用在自己的计划,也将毫不客气地拿来利用。

    「所以,我要怎么做?」

    「那么,我想先说明一下论文竞赛整体的状况。五十里学弟,你不介意吗?我认为你不需要再听一次说明。」

    「没关系,市原学姐,麻烦您了。」

    五十里微微低头致意,铃音则是以眼神道谢,从墙边的开放式层架取出三块行动黑板,分别给两人一块。

    行动黑板是具备无线传输通讯功能的电子纸,设计成大开数报告用纸尺寸的薄板外型,让与会者能够单手拿着阅读数据,主要用于不需要大屏幕的小型会议。画面当然是全彩,但如果只显示文字,一般都是显示为黑底白字的高对比度色,这种配色成为「黑板」名称的由来。

    铃音将自己的情报终端装置装在行动黑板的固定架,开启论文竞赛的介绍书。

    「我想司波学弟应该知道,论文竞赛是高中生发表魔法学魔法工学研究成果的场所。不是让高中生发表学习成果,而是没有机会在学会发表的高中生,让自己的研究成果问世的场所。不只是各校团队的代表会接受魔法研究机构延揽,发表的论文也可能直接收录在魔法大全,或是被大学与企业运用。」

    达也看着手边显示的介绍书,并且聆听铃音的说明。

    「论文竞赛固定于每年十月最后一个星期日举行。日本魔法协会总部在京都,相当于副总部的关东分部在横滨,因此竞赛由京都与横滨轮流举办。今年的会场是横滨国际会议中心。」

    达也在脑中开启自己的行程表,幸好十月最后一个星期日——十月三十日没有行程。

    「拥有参加资格的人,是国立魔法大学附设高中推荐的人选,或是通过论文初审的高中生团队,但至今没有人不是经过推荐就获选上台报告。也因此,即使全国高中生魔法学论文竞赛按照规定是自由参赛,依然被称为魔法科高中论文竞赛。」

    铃音只说到一半,感到意外的达也却不由得插话询问。

    「没有团队不是经过学校推荐就获选上台报告?」

    「……司波学弟,我想对于一般高中生来说,要完成一篇能够报告三十分钟的论文,比参加『秘碑』或『幻境』还困难。」

    「正如五十里学弟所说。即使以我们的状况,要不是学生会与社团联盟协助,光靠我们三人实在准备不来。」

    惯于编写系统规格书的达也,在心中轻声说句「会吗?」但他没有刻意提出异议。

    「论文主题原则上自由发挥,不过当然不能违反公序良俗的规范。前年有学生提出的论文主题,是开发能够代替大规模破坏兵器的魔法,在事前审查就被打回票。」

    「有人这么特立独行啊……」

    旁边的五十里睁大眼睛感慨说道,看来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

    达也很能体会他的心情,也觉得实际开发出大规模破坏魔法的自己,没资格批判这名学生。达也沉浸于这种自嘲感受时,一个疑问忽然浮现在脑海里头。

    「……既然事前审查就被打回票,这份论文当然没有对外公开吧?明明论文没公开,市原学姐为什么知道这份论文的事?」

    达也不经意提出的询问,不知为何引来尴尬的沉默。

    铃音以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移开目光。

    达也正要表示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时,她叹着气开口了。

    「……撰写这份论文的人,是本校三届前的学生会长。」

    (……原来本校也出过这种猛将。)

    铃音的坦白,使得达也佩服的心情更胜于无奈。论文竞赛是在学生会交接之后举办,铃音一年级后半年就担任干部,因此她知道这件事也没什么好讶异。从铃音的脸色来看,这位前学生会长似乎还有各种「英勇事迹」。

    「咳咳……基于这样的前例,完成的论文使用的器材,以及包含术式在内的报告企画书,必须事先提交到魔法协会。」

    五十里在刻意咳嗽的铃音旁边频频点头,看来他果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小插曲。

    「期限是两周后的周日。虽然是由魔法协会关东分部审查,不过要透过学校缴交。考虑到必须请廿乐老师看过内容,最好在下周三定稿。」

    即使缴交论文之后就能准备上台报告,写论文的时间实际上也不到十天。达也计算天数之后觉得时间颇为紧凑。不过为什么要请廿乐检查论文?这所学校还有其他更加资深,还写过好几本魔法教材课本的老师才是。

    达也将这个说不出口的疑问(要是说出口的话对廿乐很失礼)收进内心的柜子时,五十里迅速理解并回答。

    「廿乐老师负责今年的校内审查。准备论文竞赛时,老师连自己专长之外的领域都要帮忙处理,而且像是准备魔法实验之类的麻烦事很多,大致上都会扔给年轻老师负责。」

    「廿乐老师虽然很年轻,但却很优秀。指导程度远比一般课程深入,能接受指导的我们反而可说是幸运儿。」

    自己这个没资格接受教官个别指导的二科生更是如此——达也如此心想却未说出口。

    这件事——别说是深入指导,全校一半学生甚至无法接受该有的指导——两人似乎都没有察觉,而且也没必要让他们察觉。

    铃音再列举一些细部注意事项之后就结束说明。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