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七卷 横滨骚乱篇 下 第十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横滨骚乱篇 下 第十三章

    独立魔装大队终于将敌军总部所在的伪装登陆舰纳入视线范围。

    敌方投入的战力是二十辆轮式大型装甲车、六十架(辆)直立战车、八百名战斗人员。其中还包括许多魔法师。

    即使不足以巩固占领的据点,也在战场上具备充足打击力的这支战力,如今陷入毁灭状态。装甲车与直立战车剩余数量零,士兵损耗率达到七成。

    众人继续追讨溃逃的敌军,带头的是仅仅四十人的飞行兵部队。

    横滨事变进入了最终局面。

    ◇◇◇

    完全掌握义勇军指挥权的克人,收到来自魔法协会分部的报告。

    「敌方战斗舰似乎离岸了!」

    克人对这则报告微微扬起眉角,感到意外。

    「敌兵应该还没完全撤退才对。」

    他们眼前已经没有正在交战的敌人。直到刚才还在交锋的敌人,留下部分牵制用的成员逃走了。牵制部队的幸存者也全部投降。

    但如果敌方残存兵力已经全部登舰收容,这也太快了。沿岸区域应该还有敌方兵力。

    「敌方似乎放弃收容残存兵力,要改为歼灭战吗?」

    依然年轻,大概和克人年龄相近的传令,以充满期待的闪亮眼神询问克人。不久之前才持续苦战并牺牲许多同伴,他抱持着满腔复仇心态也在所难免。

    但是正因如此,克人摇头回应。

    「这不是我们该做的事。别冒不必要的风险,交给国防军善后吧。」

    「——明白了!」

    传令大概不是由衷认同这决策,但也不会违抗这名为己军带来胜利的十师族魔法师。

    这名青年向所有义勇军发布停止战斗的命令。

    ◇◇◇

    北方的鹤见大队与南方的藤泽部队终于抵达,加上西方的保土谷驻扎部队与会合的藤泽分队。敌方无法承受三方压力,回收登陆部队到一半就中止并且撤退。

    敌舰慌张准备出港.但柳从一开始就不想放过。

    「来不及逃的敌兵交给后续部队。我们直接攻击敌舰,破坏航行能力!」

    只要使用可动装甲的空中机动力,也可以飞过残存兵力上方,进入敌舰进行镇压作战,但柳不打算负担这种风险与精力。

    柳以装备指向性气化飞弹发射器的士兵为中心进行编队,手持贯穿力增幅步枪的士兵,则是负责护卫。

    但他们正准备起飞时,传来制止的声音。

    『柳上尉,请避免直接攻击敌舰。』

    「藤林,怎么回事?」

    以通讯机插话的是藤林。

    『敌舰使用联氨燃料电池。若船身在东京湾内破损,对海中生物影响过大。』

    柳轻声哂嘴。

    他没询问藤林为什么知道这种事。

    捕捉电子束的辐射与反射扫描目标物,是藤林擅长的魔法之一。

    藤林能在一公里以上的距离,从微弱的脑波模式差异辨别普通魔法师与「施法器」。要从没有辐射护壁的容器,分析内部所储存的大量燃料的分子构造,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那要怎么做?」

    『柳,收兵。』

    「队长?」

    通讯对象忽然改变之后,柳发出疑惑的声音。不是因为对象改变,是因为命令内容。

    『你别误会,这并不是作战结束的意思。敌方残存丘(力交给鹤见与藤泽的部队负责歼灭,你们暂时归队。』

    「收到。」

    柳这次回答得迅速又毫不犹豫,大概是聆听通讯时已整理好思绪。

    基于可动装甲而实现的飞行兵,适合突袭敌方大本营或偷袭敌军后方的作战,但不适合纤灭战这种需要人力与时间的作战。

    而且即使是精锐齐聚又提升系统效率,长时间使用魔法理应累积了不少疲劳。

    柳命令部下们返回行动总部。

    ◇◇◇

    风间少校将指挥权交给归队而来的柳,带着真田上尉、藤林少尉以及达也,来到了港湾高塔的塔顶之上。

    歼灭战(扫荡敌方残存兵力,将当地恢复为和平状态的战斗)几乎大功告成。各处零星出现闪光与枪声,但应该会在今晚平息。通道崩塌而埋在地底下的避难所,也预定在明天开通临时通道。避难人民所处的环境,比地面搭设的临时避难所还要舒服。

    现在时刻是下午六点。

    黄昏时分——魔之时。

    「敌舰正以三十节的时速,沿着相模湾南下。」

    藤林少尉看着行动用的小型荧幕向风间回报。

    「几乎在房总半岛与大岛的正中央,击沉应该也不成问题。」

    风间点头回应藤林这番话,转头看向真田。

    「解除第三只眼的封印。」

    「是。」

    从风间手中接过卡式钥匙的真田,以开心到轻率的表情,打开身旁的大箱子。这是从霞浦总部紧急运来的箱子。保全系统是卡式锁、静脉认证锁、语音密码锁与声纹比对的复合锁。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密码已认证。』

    语音回应是真田的嗜好,原本没必要。但严密的封印可不是游戏。

    箱子里是一把大型步枪——造型的特化型cAD。

    真田将这把CAD「第三只眼」,交给依然身穿可动装甲、戴着头盔的达也。

    达也从枪托拉出管线,插入右手腕接头。接头延伸的线路经过装甲内部,连结到头盔。

    「大黑特尉。」

    风间以军用呼号称呼达也。

    「以『质量爆散』击沉敌舰。」

    「是。」

    达也的声音隐含紧张情绪。

    这次是睽违三年使用在实战,但达也不担心「质量爆散」本身会失败。

    这份紧张近似武者决斗前的颤抖。

    达也面向南方,将枪托抵在肩膀。

    「和对流层监视器连结完成。」

    在旁边注视笔电型荧幕的藤林,向风间告知状况。

    没必要向达也告知。因为连结的影像——敌舰的红外线影像,映在达也的护目镜。

    浮在高空,围绕着日本列岛的对流层平台上头所搭载的国境监视器,透过第三只眼的天线传送影像而来。

    达也以藤林同步监视的影像锁定目标,从情报细节观察敌舰表面状态。

    无数水珠附着于船身。达也从中挑选联氨燃料槽正上方,附着在甲板的水珠。

    达也在第三只眼远程精密瞄准辅助系统的协助下,以情报体知觉的视力,瞄准监视器解析度无法辨别的一滴海水。

    「质量爆散,发动。」

    达也如此低语,扣下扳机。

    沿着相模滩南下的大亚联盟伪装登陆舰内部洋溢着安心感。

    「日军果然没有攻击我们。」

    「哼……那些家伙没这种胆量。」

    「是担心联氨外泄吧?」

    「一样。就是因为事到如今还受到环保这种伪善束缚,才会眼睁睁放敌人撤退。」

    不使用「败逃」这个词的心态,放眼各国军人皆准。

    他们确定人造卫星或对流层平台,正以某种监视手段追踪着他们,但他们已经不认为会遭受到任何攻击。

    不该说他们粗心大意。基本上对方要是有心早就进攻了。至少会以舰艇或飞机追踪。

    「……给我记住。这份屈辱我会加倍奉还。」

    撤离是既定事实,发誓报仇的心急军官不只一两人。

    就在即将通过大岛东方的这时候——

    警报声忽然响起。

    是侦测到想子波晃动的警报。遭到cAD瞄准辅助系统锁定的警报。

    「怎么……」

    舰长想大喊的应该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理所当然,至少周边十公里完全没有敌人踪影。

    但是伪装登陆舰的舰长,无法把这短短四个字说完.

    甲板产生灼热的光球。

    光球加热空气造成冲击波,熔化甲板造成金属蒸气喷射,包含联氨的所有可燃物瞬间完全燃烧,化为巨大火焰吞噬船舰。

    港湾高塔顶部也透过对流层监视器,确认质量爆散造成的灼热地狱。

    究极的分解魔法——「质量爆散」。这是将质量分解为能量的魔法。

    不是湮灭反应。由于质量直接分解成能量,也没有湮灭反应时产生微中子造成的能量耗损。而是依照爱因斯坦公式,将质量转换成光速平方倍率的能量。

    一滴水——五十毫克进行质量分解产生的热量,换算成黄色炸药为一千吨。

    如此庞大的热量,瞬间在一滴水的空间产生。

    「……确认敌舰所在座标产生爆炸。由于水蒸气同时爆炸,因此无法确认现状,但推测目标已经击沉。」

    「已确实击沉了。需要担心海啸吗?」

    注视着荧幕的藤林回报之后,达也修正情报并如此询问。

    「不要紧,无须担心海啸。」

    「在大约八十公里左右的距离,精密地瞄准五十立方毫米的水滴……『第三只眼』确实发挥预定性能了。」

    真田得意洋洋地向风间报告。

    风间朝真田默默点头,开口慰劳达也。

    「辛苦了。」

    「是!」

    风间朝敬礼回应的达也点头示意,宣布作战结束。

    ◇◇◇

    周公瑾在独自一人的酒宴,得知侵略横滨的船舰「消灭」一事。他那位能够得知世界上所有情报的主子,以加密邮件告知他这件事。

    周公瑾露出浅浅的笑容,毫无悼念他们死亡的心情。周和他们的交情,终究仅止于祖先住在相同的国家罢了。周从未得到「他们国家」的保护,他们却理所当然般地只要求周出钱或出力。周完全没理由对他们抱持好感,如同他没理由对这个国家的「政府」抱持好感。

    周认为国力越弱越好。国家的力量减弱,便意味着金钱的力量增强。要是所有国家的力量减弱,国家的束缚也会减弱。代表周这边可以「自由」行动。

    这次是要让魔法师卷入战斗导致多人战死,降低国家在魔法方面的兵力。以这个国家来说,本次的计划算是失败,但「另一边的国家」应该受到不少损害。何况另一边的国家似乎预定现在就派出王牌的战略级魔法师。他的主子已如此安排妥当。这么一来,这个国家的战略级魔法师应该也会出马。

    哪边会存活下来?还是会同归于尽?

    拿起酒杯的周公瑾,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

    深雪回到家,度过孤单的夜晚。

    这样的孤单并不稀奇。

    达也时常因为独立魔装大队的演习而不在家。

    在这种时候,达也总是会经常连络,深雪今天也有接到电话。

    何况她与哥哥即使相隔两地也随时相连。

    不是基于抽象性或观念性的意义,哥哥的能力随时监视她的周围,保护她不受威胁。

    现在也同样如此。就算她对哥哥的干涉中止,哥哥对她的守护也不曾断绝。达也总是下意识地保护着深雪。

    深雪对此非常过意不去,但还是很开心。

    忽然间,电话响起来电旋律。

    平常不会演奏的旋律。

    ——于是,命运来敲门——

    正如这段话所述,这段旋律总是左右他们兄妹俩的命运。

    深雪连忙起身,简单整理服装仪容,站在镜头前面开启通讯线路。

    「姨母大人,许久没向您请安了。」

    『深雪,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

    「不,请别这么说。」

    深雪深深鞠躬之后抬头一看,身穿几近漆黑的长礼服的高雅女性,在画面当中露出了一副甜美的微笑。

    她的实际年龄应该超过四十岁,外表却只像是三十出头。

    不只隔着画面如此,实际面对面也是如此。

    深雪给人过于美丽而难以靠近的印象,但这名女性和她的类型不同,兼具妖艳地自然吸引异性的成熟俏丽。

    她正是深雪他们兄妹母亲的双胞胎妹妹。

    四叶家现任当家。

    世界最强魔法师之一。

    四叶真夜。

    『这样吗……?话说回来,你们今天真辛苦。』

    「劳您担心了。」

    深雪简短地回应,在镜头前面优雅弯腰。

    真夜温文地点头回应外甥女的举止。

    『看到你平安,我就放心了。总之,你身旁有达也陪着,我觉得不用担心就是了……这么说来,达也他现在去哪里了?』

    真夜像是不经意想起,又像是真的顺便提及般询问。

    但深雪没有受骗。她清楚知道这才是姨母真正要问的事情。

    「不好意思,哥哥在处理善后,还没返家。」

    『天啊!达也真是的,扔下可爱的妹妹跑去哪里鬼混了?』

    真夜像是伤脑筋般按住脸颊,以超脱尘世的动作表达困惑。

    「害姨母大人费心,真的很抱歉。我也没能掌握哥哥的一举一动……」

    相对的,深雪始终保持礼貌,不改恭敬的态度。

    「不过姨母大人,您无须担心。哥哥的能力随时都保护着我。」

    『啊,说得也是。深雪,即使你能够主动解开锁练,达也依然没办法毁约嘛。

    真夜笑咪咪这么说。微笑的背后,指摘深雪未经真夜许可就解开达也枷锁的事实。

    「是的,姨母大人。的确如您所说的没错。哥哥无论前往何处,都无法以一己之见,放弃守护者的任务。」

    即使如此,深雪恭敬的态度也没产生破绽。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对了对了,你们两人这周日一起来宅邸吧。我久违地想直接见见你们呢。』

    「不敢当。我会在哥哥返家时转达。」

    『期待和你们相见。那么深雪,去休息吧。』

    「姨母大人,晚安。」

    深雪确认画面变黑、通讯完全断绝之后,深深吐出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

    她每次应付姨母,都承受庞大的压力。而且不知为何偏偏只在哥哥不在的时候打电话^——恐怕是知道达也不在而故意这么做吧。

    以姨母的本事,肯定连深雪不晓得的事情都知道。

    即使如此,深雪也不能在真夜面前失言。要是她贸然乱说话,将会束缚哥哥的行动。

    深雪打开窗帘,看向哥哥所在的西方天空。

    为了将本次事件完全做个了结,哥哥目前应该陪同风间前往对马了。

    至少深雪收到的连络是如此,而且达也不可能对深雪说谎。深雪明白这是必要该做的事。

    有人需要达也。这令深雪比当事人更加开心。

    可是在今天……

    在今晚……

    深雪打从心底——

    希望达也陪伴在身旁。

    现在,这个家里只有深雪。

    要独自承受剥夺生命的重量,实在过于难受、过于寂寞。

    (哥哥……)

    深雪在心中呼唤哥哥,静静抱紧自己。

    回忆哥哥温柔包覆的怀里温度,更加用力紧抱自己的身体。

    ◇◇◇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今天是万圣节,但达也不是基督徒,没有特别的感慨。

    他现在来到对马要塞。

    距今三十五年前,第三次世界大战——别名「二十年世界连续战争」的后期,这座岛屿遭受大亚联盟高丽自治区军队的攻击,共七成居民遇害。当初为了避免无谓刺激邻国,在国境岛屿依然只驻扎最底限的守备部队,才招致这种结果。

    高丽军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词,而且当时就是那样的时代。

    然而岛民七成遇害、逃离的两成居民也全部受到轻重伤,剩下的一成居民被绑架,岛屿因而遭对方占领,这样的事实并未改变。

    日本政府夺回对马之后,将这座岛打造为要塞。具备大规模军港、坚固防壁、最新锐防空反舰武装的最前线基地,就是这座对马要塞。

    『特尉,到作战室来。』

    戴在左耳的通讯元件响起呼叫声之后,传来这样的指示。

    达也从楼顶回到要塞。

    他刚才注视的海面另一头,浮着化为黑影的朝鲜半岛。

    「你来了啊。」

    装备可动装甲、头盔与面罩的达也一入内就敬礼致意,风间草率回礼后指示他坐下。

    以漆黑连身套装与全罩式头签隐藏真面目的模样,引来要塞成员们的奇异视线。达也不予理会,坐在作战室角落的椅子。

    柳与山中晚达也一步露面。

    「正如预料。」

    风间一看到全员到齐,毫无开场白就如此说道。

    达也他们已经习惯,但要塞成员似乎难掩困惑之意。

    「敌方海军正进行出击准备。看一下这个画面。」

    用到一整面墙的大型荧幕,显示一张应该是卫星拍摄的照片。约十艘大型船舰与两倍以上的驱逐舰加鱼雷艇舰队正准备出港。

    「这是距今五分钟前的照片。以此推算,敌军最晚也会在两小时后出港。从动员规模来看,应该不是短期攻击,而是企图占领北部九州、山阴或北陆地区。」

    「他们想正式发动战争?」

    年轻少尉对风间这番话提出询问。从年龄来看,他应该是最近才分发到这座要塞。

    「他们应该认定三年前就一直在打仗吧。」

    以讽刺语气回答的不是风间,是柳。

    询问的少尉红着脸,害羞地退下。

    「抱歉,本队成员实在是欠缺礼仪。」

    风间先给对方一个面子。

    「但是结论正如柳上尉所述。我国和大亚联盟之间,别说签订谈和条约,甚至没进行休战协定。既然毫不告知就动员舰队,应该是不在意我国解释为攻击准备。」

    接着他再三强调。

    大规模动员海军兵力时,如果是基于非战斗目的,即使范围只在领海内,按照惯例也要通告周边国家,或是向国际宣布。

    在休战或停战状态,没宣布目的就出动舰队,可以解释为向对方国家表态重新开战。

    会议室的气氛立刻紧绷。

    「相较于敌国舰队已动员完成,很遗憾地,我国海军昨天才开始动员。现下只能以陆空兵力对抗敌方海上兵力。」

    空气增加重量。

    「应该无法免于苦战吧。」

    无人要求发言。

    「于是,为了突破现状,本独立魔装大队将投入战略魔法兵器。本次作战已得到统合幕僚会议的认可。」

    要塞成员以交织着期待与疑惑的视线投向风间。

    「本队想顺便借用第一观测室。此外,在攻击成功的同时……」

    风间继续说明。

    但达也不觉得需要继续聆听。他的工作仅是以「战略魔法兵器」攻击,没有后续任务。

    关于要塞的资料,已经在前来对马的途中检视过了。

    第一观测室是使用低轨道卫星监视敌国沿岸的设施之一。

    达也只知道那里将会进行何种任务,以及自己的职责。

    达也就这么身穿可动装甲,手握「第三只眼」,站在第一观测室全景荧幕的正中央。

    这面荧幕是将卫星影像进行立体处理,可以从任何角度观察敌阵状况。现在是依照达也的希望,从水平距离一百公尺、高于海平面三十公尺处的位置,播放俯瞰的影像。

    「大黑特尉,准备好了吗?」

    真田如此询问。

    『准备完成。卫星连结讯号清晰。』

    达也以经过头盔改变后的声音回应准备完成。

    「准备发动『质量爆散』。」

    达也听从风间的命令,架起「第三只眼」。

    镇海军港。

    大亚联盟舰队,集结于巨济岛要塞的另一边。

    中央的战舰应该是旗舰,战旗在舰上飘扬。

    以这面旗为瞄准目标。

    藉由立体处理过的卫星影像,连结到个别情报体。战旗重量大约一公斤。

    『准备完成。』

    如同悄悄话的低语。

    但是用在鸦雀无声的室内已经足够。

    「质量爆散,发动。」

    『质量爆散,发动。』

    达也复诵风间的命令,扣下第三只眼的扳机。从对马要塞内部越过海峡,直到镇海军港。达也的魔法,将一公斤左右的质量转换为能量。

    依照爱因斯坦公式,产生的热量换算成黄色炸药是两千万吨。

    画面一片漆黑。

    过度的光量,使得卫星的安全装置启动了。

    所以他们只能看见该处出现地狱之后的爪痕。

    停泊于镇海军港深处的旗舰上,忽然诞生了一颗太阳。

    此等热量只能如此形容,而且无人能将这件事传至后世。

    无法测量的高热蒸发船身金属,喷发重金属蒸气。

    急速膨胀的空气超越音速。

    红外线、冲击波与金属蒸气的奔流,将舰队与港湾设施全部消灭。

    附近的人与物全部蒸发。

    稍微远离的人与物则是爆炸或焚毁。

    海面遭受高温烧灼,造成水蒸气爆炸。

    产生的龙卷风与海啸,吞没对岸的巨济岛要塞。既然巨济岛没能发挥堤防功能,对马与北部九州沿岸,应该也无法免于海啸灾害。

    这股破坏不只偏限于镇海军港。

    冲击波遍及周围的军事设施。镇海军港周边没有一般民众所居住的城市,或许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灼热的暴虐平息时,没有留下任何菊西。

    卫星影像恢复,对马要塞的成员们毫无例外地倒抽一口气。

    年轻军官中甚至有人冲进厕所呕吐。

    不应该嘲笑他们难看不像话。

    因为连独立魔装大队的众人,都无法隐藏苍白的脸色。

    他们基于真正的意义,首度亲眼确认战略级魔法。

    「敌方状况如何?」

    藤林听到风间的询问,连忙确认荧幕。

    「敌方舰队全军覆没……不对,全军消灭。要发动攻势吗?」

    确实,现在应该可以轻易占领。

    但风间没有点头。

    「不用。省略后续计划,结束本次作战行动。」

    「所有人准备归营!」

    柳接到风间的命令之后,下令撤退。

    达也将第三只眼放到地上。

    头盔深处的双眼毫不动摇。

    ◇◇◇

    灼热万圣节。

    后代历史学家如此称呼本日的事件。

    这是军事史的转捩点,也被认定是历史的转捩点。

    这是确定魔法优于机械兵器或核生化武器的事件。

    本事件明确证实,魔法正是决定胜败的力量。

    这天也是魔法师这个种族,荣耀与苦难历史的真正起始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