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八卷 追忆篇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卷 追忆篇 第四章

    【10】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一月六日/四叶本家会客室

    「话说回来,四叶的秘密主义比传闻还夸张。」

    风间和达也交谈时,毫无脉络地唐突轻声这么说,引起深雪注意。

    「您知道?」

    「你以为本官是何许人也?」

    达也露出苦笑而微微行礼,向风间表达歉意。

    「本官直到受邀入内才知道……即使不比最前线的野战医院,死亡气息洋溢到如此浓烈的地方,可没那么常见。」

    风间直言不讳的评价,使得深雪不禁蹙眉。

    妹妹的表情应该是下意识地如此变化,达也认为在所难免。

    「因为这里是恶名昭彰的『第四研』遗址。」

    「死(四)之魔法技能师开发第四研究所吗……光看地面建筑物实在看不出来。」

    在现代魔法蓬勃发展的时期,日本和各个先进国家一样,设立开发魔法师的研究机构。从第一到第十的研究所之中,至今还在运作的只有一半。另一半随着魔法师取回人权,因为研究内容不人道而接连封锁。

    其中,传闻无视于人道与人命进行研究的魔法师开发第四研究所,通称「第四研」。

    第四研由于研究内容特别需要保密,甚至无人知道座落地点,只对外宣布已经封锁。

    前第四研的中枢,位于四叶本家这座宅邸的地底。

    第四研开发的魔法师,正是唯一冠上「四」这个数字的四叶。

    姓氏有「四」的魔法师,除了四叶还有「四方」、「四方堂」、「四月一日」等为人所知,但他们和十师族或师补十八家无关。和第四研无缘的他们,只是凑巧姓氏有「四」的数字,只有四叶是源自第四研的魔法师。

    「因为研究设施都在地底的关系。不只是这座宅邸,这座村子的住宅,全都是第四研的研究设施所伪装。」

    「似乎如此。本官在三年前首度得知时也很惊讶。」

    「总之,地面设施至今也会用来测验魔法师的性能,而这座宅邸的武道场,使用的频率特别高……少校闻到的尸臭,在下推测应该来自淘汰魔法师的尸体。」

    「四叶的守护者就是这样,正如字面所述和死神相邻而接受锻炼啊。原来如此,难怪刚从军锻炼不久的士兵,敌不过四叶家的孩子。」

    深雪首度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真的以双手捂住耳朵。如今,她可以正面接受这个事实。

    但即使是现在,锥心之痛也未曾消失。

    她无法习惯这种痛楚。

    深雪也希望,习惯这种痛楚的日子永远不会来临。

    【11】 西元二〇九二年八月六日/冲绳恩纳空军基地

    我们开始参观没多久,攀绳训练就结束了。

    攀绳结束之后是对打训练。对格斗技有兴趣的人或许会跃跃欲试,但我连空手道与拳法都不会分辨,老实说,我马上就觉得无聊了。

    光是这样旁观,也无法确认哥哥的实力。

    不然我先告退吧……不对,不可以。毕竟哥哥不可能离开我身边,而且这样的话,造访这里将毫无意义。这样实在失礼过度。至少能看见那个人对打的样子该有多好……

    我内心的这个想法,应该不可能被看透。

    「司波,光是旁观很无聊吧?要不要加入对打?」

    不过风间上尉如此邀请。那个人朝我一瞥。

    「说得也是。机会难得,麻烦您了。」

    刚才……他完全看出我正觉得无聊?

    血气一股脑儿往上冲。

    坏心眼、坏心眼,坏心眼!

    为什么尽是只察觉这种不用察觉的事?

    ——那个人甚至没发出一声失笑。我的理性告诫我,我这样只是幼稚地乱发脾气。

    但我的感性继续批判着那个人。

    哥……哥哥最好被打得落花流水!

    明明只是在内心大喊,但我无法消除对「哥哥」这个称呼的突兀感。

    就像是在暗示我,其实不应该以这么随便的语气称呼那个人。

    究竟是……?

    我越来越摸不透自己的心了。

    被找来担任哥哥对手的,是看起来二十五到三十五岁左右,身材中等的中士。

    「司波,别客气。渡久地中士是实力派,学生时代曾晋级国民体育大赛的拳击赛。」

    也就是说,即使除去魔法,他也是全国等级的实力派?

    不是踏步,而是以滑步缓缓拉近距离的动作,感觉比起拳击赛更像空手道比赛,难道冲绳的拳击是这种风格?还是说,这是空军风格?

    我因为这种外行人想法而分神时,这场对打干脆地落幕。

    意识忽地出现空档。哥哥在这一瞬间流畅拉近间距,伸出右手。

    这是我从结果导出的想象。

    我实际看在眼里的,是哥哥不知何时钻进渡久地中士跟前,右手打中心窝的光景。

    中士无声地瘫软跪倒,好不容易以膝盖撑住,免于完全倒地。

    「渡久地!」

    旁观的军人连忙跑过去,开始为冒冷汗的中士急救(应该是急救)。

    哥哥回到最初的位置,简单行礼致意。

    这副模样,与其说是对打倒的对手表达敬意,更像是在夸耀自己的胜利。

    「这真是不得了……」

    风间上尉在我身旁佩服地低语。真田中尉则是睁大双眼,哑口无言。

    「南风原下士!」

    「是!」

    上尉一声令下,年约二十五岁的军人英勇向前。

    他比刚才那位中士痩,却完全没有文弱气息,他给人的印象如同以火焰、锤子、水与磨刀石除去杂质、去芜存菁,是把精心锻造过的利刃。考虑到上尉指名由他上场,实力应该比刚才那位中士优秀。

    「别手下留情,全力以赴!」

    「是!」

    南风原下士在回答的同时,朝哥哥进攻。

    这太乱来了!

    十三岁的少年,不可能敌得过认真从正面进攻的老练军人!

    「住手!」这两个字,我差点脱口而出。

    不过,并没有真正化为言语。

    各处传来感叹的声音。

    那个人有惊无险地闪躲下士的猛攻。

    连续施展的拳打脚踢快到眼花撩乱,他以更快的速度闪躲。

    不是千钧一发,是从容应付。

    「他是实战型。这种拿捏间距的方式,是考虑到对方可能使用暗器。」

    「没错。」

    上尉与中尉的对话,我连一半都听不懂,但连我这个外行人也看得出来,哥哥在这场对打中略

    微占了上风。

    因为,下士的表情没有任何从容。

    即使不断进攻,却在焦急。

    啊!

    那个人反击了。

    不过,下士也令人佩服。

    这次是哥哥的拳头往右、往左、往右、往左被架开到外侧,下士趁门户大开时反击!

    我不由得差点闭上眼睛,但内心某处冷静地对我低语,告诉我「没那个必要」。

    这个声音对我说,那个人不可能因为这种程度就败北。

    下士的右手,看似抓住哥哥。

    这一瞬间,哥哥的身体钻过下士身旁。

    那个人的右手,抓住南风原下士右手肘上方的衣袖。

    哥哥的身体以被下士拉住的形式停止移动。南风原下士的身体旋转,朝哥哥露出侧腹。哥哥无声无息地往前踏,右手肘命中该处。

    下士发出呻吟声,踉跄两三步。

    上尉于此时高喊「到此为止!」作为结束的讯号。

    接受治疗的南风原下士和那个人握手,两人周围出现人墙。

    众人粗鲁地赞赏时,上尉拨开人群向前。

    我跟着上尉,穿过人墙开出的缝隙。

    「连南风原下士也打赢,了不起。他是本队首屈一指的实力派。」

    这句话是真田中尉说的。

    「没想到你的实力到这种程度。你受过什么特殊训练吗?」

    风间上尉以品头论足般的目光看着哥哥。

    「不,没受过任何特殊训练。真要说的话,家母的老家有道场,我在那里习武。」

    「喔……」

    上尉看起来并非完全接受,却露出「总之不再追究」的表情点头回应。

    「不过这样下去,恩纳空降部队将会丢尽面子……可以请你再打一场吗?」

    上尉不再追究,却取而代之地提出相当任性的提议。明明是上尉邀请哥哥加入对打,却在部下败给哥哥之后,说这样「丢尽面子」。

    我们究竟有什么理由,非得配合他这种任性的说法?

    我打算婉拒风间上尉的要求。

    哥哥是我的护卫,就算由我拒绝应该也没问题。我如此心想。

    「请让在下上场!」

    但是迟了一步。

    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盖过我的声音。是最近才听过的声音。

    「桧垣上兵——如果你想报复,本官不会答应。」

    「不是报复,是雪耻!」

    哪里不同?一样吧!

    刚才感觉他不是坏人,应该是我的误解。

    「嗯……司波,他自己都这么说了,可以请你陪他打一场吗?桧垣上兵很年轻,却是不输南风原的高手。」

    这种不讲理的要求应该拒绝才对。毕竟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容我讨教。」

    那个人无视于我的想法,接受上尉的要求。

    桧垣上兵放低重心、高举双手到眼前,像是窥视般和那个人对峙。

    即使他放低姿势,视线位置依然比哥哥高。

    熊即将袭击少年——这幅构图令我如此联想。

    光是旁观就仿佛要被压力压垮。

    但是,那个人面对描绘弧度,忽左忽右地缓缓移动、伺机进攻的对手,只有以右脚为轴心,滑动左脚改变身体方向,看起来面无表情。

    令人不敢呼吸的紧张感,并未持续太久。

    桧垣上兵的身体看起来像是膨胀了一圈。

    下一瞬间,上兵的魁梧身躯化成一颗炮弹袭击哥哥。

    好快……!

    哥哥大幅往后跳,躲开这记突击,但还是失去了平衡。

    上兵间不容发地再度袭击。

    那个人主动在地上翻滚,勉强躲过擒抱,拉开了距离。

    桧垣上兵的速度令我吓破胆。但我好歹是十师族——四叶的下任当家候选人,没有柔弱到因为惊讶就无暇顾及他处。

    「居然使用魔法,这样太卑鄙了!」

    我逼问风间上尉。

    连我也看不见桧垣上兵开启CAD的动作。他伪装得相当高明。但我并未连他使用魔法的事实都看漏。

    上兵刚才的速度,是以自我加速魔法推动的!

    风间上尉听到我的抗议,只有微微转过头来。

    这个问题的答复,来自上尉依然以一半目光注视的方向。

    「深雪,别这样!」

    哥哥这句话,令我受到双重打击。

    哥哥他……对我下令。

    哥哥他……叫我「深雪」。

    「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规定对打不能使用魔法。」

    哥哥如此断言。

    即使没对我使用敬语、即使直接叫我深雪、即使是依照母亲吩咐的结果,哥哥依然是以他的意志规劝我。

    哥哥以自己的意志,斥责我的天真想法。

    对此,我并未感受到愤怒或反抗,相对的,这使我的内心深处产生了种像是麻痹、像是作痛的奇妙感触。

    「桧垣,绷紧神经上!」

    我再也说不出话,旁边的风间上尉出言激励上兵。

    我后知后觉般察觉了。

    哥哥周围的空气变色。

    感觉灯光似乎变得有点暗。

    这当然是错觉。

    哥哥释放出一股压力,令看见的人出现视野狭隘的症状。

    哥哥改变架式了。

    他将右手掌朝着对方,笔直伸出右手。

    左手举起,扶住右手肘内侧。

    这是哥哥使用无系统魔法的架式……?

    桧垣上兵的全身肌肉再度膨胀。

    如同这次必定要逮到哥哥的双脚般,往前冲刺。

    就在这时候,哥哥的右手喷出想子洪流。

    想子波动穿过桧垣上兵的身体,使他的突击速度骤降。

    果然……!是术式解体!

    肆虐全场的想子粒子风暴,强行摧毁对身体产生作用的自我加速魔法式,同时撼动心理与身体的连结。越是擅长以心理直接操纵身体更胜于以神经电流讯号操纵身体的人,被不属于自己的外来想子命中时,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桧垣上兵如同忘记了擒抱的方法一样。

    哥哥张开双手,从上方像是抚摸般,打向上兵毫无防备地逼进而来的身体。

    上兵魁梧的身躯回转一圈,如同开玩笑般震飞。

    哥哥走到躺成大字形看着天花板的桧垣上兵身旁。

    桧垣上兵只有大口喘气,没有起身的意思。

    哥哥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

    桧垣上兵犹豫片刻之后,咧嘴一笑而抓住他的手。

    哥哥用力将桧垣上兵拉起来。

    难道是陷阱?

    不过,这是我多心了。

    由于双方的体重差距,哥哥还是踩稳了脚步。桧垣上兵没将哥哥拖回比赛场地,而是借哥哥的手起身。

    「——我输了,完全败北。我现在非常清楚,前天不是因为我粗心大意。」

    桧垣上兵并不是大声说话,我却不知为何听得很清楚。

    「容我再度自我介绍。我是隶属于国防空军冲绳先岛防空队——恩纳空降部队的上兵桧垣乔瑟夫。可以请教你的大名吗?」

    「司波达也。」

    「OK,达也。叫我乔就好。你还会在冲绳待一阵子吧?无聊的话来找我。别看我这样,我在这附近人面很广。」

    「乔,到此为止。现在还在训练。」

    风间上尉笑着出声,于是桧垣上兵就像触电般地立正站好。

    喔……是以昵称来称呼的部下啊。看来很受到信赖……?

    他给人的印象不断改变,难以掌握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他不是会深入来往的对象。不只如此,今后恐怕再也不会见面。所以真要说的话,他是什么样的人完全无所谓。

    「抱歉,刚才提出无理的要求。多亏你的协助,部下的心结似乎也解开了。方便到那里陪同喝杯茶吗?不介意的话,本官也想请教刚才的『发劲』。」

    他说的「发劲」,应该是指哥哥的无系统魔法。

    我更加认为不能对上尉轻忽大意,但是依照这个局势演变,很难拒绝他的邀约。

    「所以,那股想子波动果然是术式解体?」

    「不只如此吧?似乎也包含大陆流派的古式魔法『点断』的效果。」

    刚才说喝茶,端上桌的却是咖啡。

    这边是哥哥与我。

    那边是风间上尉与真田中尉。

    合计四人的咖啡小憩。

    总觉得好奇妙。

    风间上尉交谈的对象是哥哥。

    真田中尉交谈的对象是哥哥。

    两人只把我当成那个人的妹妹,偶尔像是忽然想到般希望我附和。

    在这里,哥哥是主角,我则是附属品。

    「——就本官所见,司波似乎没带CAD在身上。」

    他们称呼的「司波」是哥哥,我是「司波的妹妹」。

    「你使用什么样的辅助器具呢?」

    这是我第一次的经验。

    但很不可思议的,并不会让我不悦。

    「我会用特化型CAD,但迟迟找不到顺手的机种……我不擅长分别施展各种使用CAD驱动的魔法。」

    「喔,这样啊。但你那么熟练地操作想子,应该也能轻易使用CAD才对。」

    话题从哥哥使用的无系统魔法,转为哥哥的CAD。

    「司波,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试试我开发的CAD?」

    「真田中尉有在制作CAD?」

    「我的工作是研发包含CAD的各种魔法装备。我有个特化型CAD的试作品,是将储存装置设计为卡匣形式。」

    我觉得哥哥的眼神似乎闪闪发亮。相较于一般人,他的表现方式相当低调,但他应该很难得如此清楚地表达好奇心。

    至少,我几乎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我想试试。」

    哥哥如此清楚表达自己的愿望,我应该也是第一次看见。

    我们被带到不像在基地内部的整洁研究室。

    我一直认定军事基地脏乱、空荡又煞风景,所以这时候的我,肯定没有完全隐藏意外感吧。风间上尉与真田中尉朝我会心一笑,我觉得一定是这个原因。

    哥哥像是很佩服或是很感动般地环视室内。

    感觉这个人在今天一直让我看见意外之处。

    我还以为他对任何事物都不抱关心与情感,原来他还是具备情感及好奇心啊……

    ——那么,他对我抱持何种想法?

    我的内心不经意地浮现了这个疑问。

    答案则是自动交织了出来。

    我拼命克制自己差点要颤抖的身体。

    「……深雪,你不舒服吗?」

    差点颤抖的身体,听到哥哥的声音就忽然静止。不只身体,连心脏都差点静止。哥哥以「深雪」这个名字叫我的瞬间,我误以为他是要回答我的疑问。我以为哥哥会冰冷地肯定我内心所得出的答案。

    不过,哥哥的声音一点都不冰冷——「不知为何」充满关怀。

    「——不,没那么夸张。可能只是有点累了,只要坐下应该就不要紧。我方便借用那张椅子坐一下吗?」

    我向上尉知会之后,借坐墙边的椅子。

    得以离开哥哥身旁,我稍微松了口气。

    哥哥拿起大型手枪造型CAD,接受真田中尉的说明。

    我看着哥哥,刚才的疑惑再度从脑海浮现、膨胀,沉重地压在我内心。

    无论再怎么拨除,都无法从意识中消除。

    哥哥对我抱持何种想法……?

    爱我?我没这种自信。

    喜欢我?不可能。

    恨我?或许吧。

    要是没有我,只要没有我,哥哥就能够以优秀的学生、一流的运动健将的身分,成为立刻就能独当一面的军方魔法师活下去。

    就算这样,要是现在从哥哥的身上移开目光,就像是放开哥哥的手,就像是哥哥会甩掉我的手,令我更加害怕。

    「——这把武装演算装置,储存加速系与移动系的复合术式,使用七·六二毫米子弹,最大射程可以达到十六公里——」

    「——真厉害。不过从实际用途来看——」

    哥哥拿着大型步枪造型CAD愉快交谈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我耳中。

    位于相同房间的我,无法闭上眼或捣住耳朵,默默承受着缠在身边挥之不去的阴霾。

    希望这段时光尽早结束——我心中如此祈祷。

    并且拼命装出扑克脸,以免他人发现我任性的这一面。

    【12】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一月六日/四叶本家会客室

    敲门声使得深雪回神。

    「四叶的守护者绝对不特别。在下的自负心态,后来也立刻被柳先生亲手重挫,而且在下至今依然赢不了师父。」

    达也与风间正在聊深雪记得的往事后续。

    「但本官认为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在自负。何况本官同样还没赢过师父。」

    看来,深雪分神的时间没有很久。

    不过,深雪觉得自己回忆起好多往事。

    再度响起敲门声。这次比刚才响亮一点。

    深雪准许入内之后,一名年轻管家随着「打扰了」的声音进入。

    与其说年轻,应该说他还是少年。看起来年纪和达也相近。

    即使如此,却丝毫没有展现不耐烦的样子,或许该称赞不愧是训练有素。

    「非常抱歉。」

    少年忽然开始道歉。

    「上一位客人的事情处理得有点久……夫人要属下转告,请再等候一段时间。」

    管家所说的「夫人」是四叶真夜。

    她未曾结婚,所以「夫人」这种称呼方式,原本并不正确,但无论是风间、深雪或达也,都没兴趣对这种惯称斤斤计较。若要顺带一提,管家看似恭敬其实摆架子的遣辞用句,他们也并没有逐一在意。

    「本官不介意。」

    深雪与达也以目光询问风间,于是他朝少年如此回应。

    「谢谢您。」

    少年没有确认达也他们的意愿。

    暂且不提达也,之所以没有询问深雪是否方便,应该是因为她是家中的一分子——至少四叶家这么认为吧。

    这点并没有错。

    达也丝毫不认为自己是四叶家的人,但深雪可不能如此。

    她即使抗拒「司波龙郎的长女」这个身分,也无法抗拒「司波深夜的女儿」的身分。

    因此,她也无法否定自己是四叶真夜的外甥女。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