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八卷 追忆篇 第六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卷 追忆篇 第六章

    【16】 西元二〇九二年八月十一日/冲绳战场

    和风间所指挥的恩纳空降部队同行的达也,将侵略军赶到海边。

    正常来说,或许该形容为「达也同行的恩纳空降部队」。

    然而,实际击溃侵略军的,是站在仅仅一个小队的步兵集团前方,以全罩式头盔与装甲服隐藏全身的娇小魔法师。这是场中敌我双方清楚看在眼里的事实。

    这是形容为战斗又过于一面倒的杀戮。

    同时,却缺乏可称为屠杀的悲惨要素。

    没有喷洒鲜血。

    没有飞溅肉块。

    连血肉的烧焦味,或是撕裂身躯的爆炸声,都不存在。

    奇妙的寂静支配战场。

    侵略军发射的枪弹、手榴弹或肩射飞弹,还没命中防卫军就溶解在空中消失。相同规格的子弹、炸弹或飞弹,被视为相同的「群体」消除。

    依然坚守阵线,疯狂扣下扳机的侵略军士兵,一个个接连变得模糊、扭曲并消失。

    跟在达也身后的防卫军士兵,甚至忘记扣扳机,出神注视这幅缺乏真实感的光景。

    侵略军士兵也一样,即使同袍接连消失,依然没有真实感。

    原本会因流血或惨死的尸体引发的本能恐惧未受刺激,因此侵略军即使被神秘的不安侵蚀内心,依然迟迟没投降。

    这正合达也的意。

    要是侵略军有高阶魔法师从军,战况应该不会如此地一面倒。不只是轻易令对方侵略的日本军,看似就这么偷袭成功的侵略军,在这一点也可说相当大意。

    ——即使如此,也不构成达也手下留情的理由。

    他的精神,如今处于一种狂乱状态。

    卸下对于破坏与杀戮的所有拘束。

    完全不觉得杀人是禁忌。

    如同行走般,自然而然地破坏、杀戮。

    不对,是消除。

    他也并非不会动摇。虽然理所当然,但他的精神没坚定到承受再大震撼都不为所动。

    他目睹妹妹差点遇害的光景,受到严重的打击。

    无论是再严重的致命伤,他的魔法都能一瞬间消除。他今天第一次对他人使用「重组」,不过他从以前就知道,无论是自己或别人的身体都同样是「物体」,同样能以魔法复原。

    不过,他的「重组」无法让死者复活。生死是不可逆的连续现象,「死」是「生」的内在变化。对尸体使用「重组」只会得到一具毫发无伤的尸体,死者不会复生。达也同样知道这点。

    例如心脏停止、脑死,甚至人头落地,只要立刻施展魔法就能复活。即使是会当场死亡的致命伤,只要重建身体、恢复血液循环之后的存活机率不是零,他的「重组」就能延续生命。

    但若已经确定死亡,就回天乏术。

    如果当时没赶上……这份恐怖足以令他陷入恐慌。包含自己的死亡在内,达也不会对其他事物真正抱持「恐怖」的情感(正确来说,是这种情感已被剥夺)。达也不知道其他恐怖为何物,因此失去深雪的恐怖,会无谓地强烈、深刻、大幅撼动他的心。即使表面看起来再怎么镇静,他如今也基于这股反作用力而激昂不已。

    由于其他情感没运作,因此可以冷静地、有效地,抛弃一切踌躇展开报复。

    这就是「理性的狂乱」。

    被唯一目的控制的疯狂。

    对方没投降,使得他的这份疯狂,贪婪地吞噬敌人生命。

    溃败的侵略军,如今形容为战线瓦解也不为过,但是侵略军的指挥系统并未瓦解。

    侵略军指挥官判断已经无法固守滩头堡,下令撤退到海面。

    侵略部队的士兵们,争先恐后地搭上登陆船。

    这是为了逃离一步步确实逼近的魔神之手。

    但他们不知道,死神正高举镰刀等待着他们。

    侵略部队忙于逃离而停止反击,达也见状也停下脚步。

    恩纳空降部队像是忽然回想起自己的职责,布阵准备同时开火。

    然而,在「开火!」的命令下达之前,达也释放出一股扭曲景色的「力量」。

    能够释放强大干涉力,甚至影响到视野——也就是光波的魔法师,并不是不存在。

    真正优秀的魔法师使用力量时,除了意图改变的事象,不会干扰到「世界」的运作,但熟练度不如魔法威力的优秀年轻魔法师,偶尔会改变预期之外的事象。不过,现在场中发生的现象,全是物理性质的次要副作用。

    小型抢滩船连同收容的士兵,一起化为粉尘。景色之所以变得扭曲,是因为抢滩船某些部分化为气体扩散,在空中形成密度不同的气体层,引发光线折射的现象。

    争先恐后想抢搭下一艘船逃离的士兵,同时停止动作。

    拍打水面的声音,是敌军将手上的武器扔到海里的声音。

    水声与敲击地面的声音,连锁扩散。

    白旗高高举起。

    大亚联盟的海军旗帜也同时高举,这是以俘虏身分要求法律庇护的讯号。

    达也身后下达的不是射击命令,是待命射击的命令。

    达也见状,将右手伸向举白旗的旗手。

    「笨蛋,住手啊!」

    随着这个声音,达也旁边伸出一只手。

    达也放下手臂扭动身体,试图逃离这只手。

    然而,本应躲开的右手,被伸过来的左手稳稳抓住。

    「敌方没有继续战斗的意图!」

    达也不用他人明讲,也知道这种事。

    制止达也的人同样戴着全罩式头盔,所以看不见长相,但达也没听过这个声音。至少不是风间上尉或真田中尉。

    不过,即使风间出面阻止,达也依然不想停止歼灭敌人。

    既然敌人想投降,就在投降成立之前,在确认对方放弃继续战斗之前杀光。

    幸好敌军还有人没放下武器。

    「我叫你住手!」

    然而,达也无法扣下CAD的扳机。

    视野忽然旋转,失去分解对象的坐标。

    背部遭受强烈冲击。

    达也发现自己被摔在地上。

    他立刻要起身,却认知到身体已经被压制。

    「继续打下去是屠杀,不准你这么做。」

    手枪抵在达也头盔的鼻尖。

    「特尉,冷静下来。柳也收枪。」

    达也对这个声音有印象,也记得「特尉」这个称呼。一般民众不能实际上战场,因此达也得到这个阶级以便出动。给他这个阶级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风间上尉。

    「特尉,还记得你出动时答应的条件吧?」

    达也当然也记得这件事。

    沸腾的意识稍微冷却。

    战意维持原样,破坏与杀戮的欲望缩减。

    「是。」

    达也如此回应,手指离开CAD扳机,柳见状也不再以双手与膝盖压制他。

    ◇ ◇ ◇

    登陆部队投降之后,不只是直接负责解除对方武装的风间部队,出动迎击的其他部队也洋溢安心感。即使某方面来说在所难免,但他们也稍微太早下定论。

    「司令部通告!」

    通讯兵跑到风间身旁。他脱下头盔的脸苍白而紧绷。

    「船舰正从粟国岛北方接近,推测是敌方舰队的机动部队!高速巡洋舰两艘、驱逐舰四艘!我军来不及迎击!推测二十分钟后进入敌方舰炮射程!上级指示尽快离开海岸区域!」

    通讯兵讲得很快却有些口齿不清,但这个坏消息也令人觉得他这样在所难免。

    「通讯机借一下。」

    风间以相较之下沉稳许多的声音下令。

    「是!」

    通讯兵的音量大到无谓。

    负责解除敌军武装的队员,也屏息注视他们的队长。没有敌兵趁机逃亡,是达也感到很遗憾的一件事。或许是他毫不隐瞒杀气,所以没有敌兵反抗也说不定。

    「我是风间。鱼雷艇呢……反舰战机也没余力啊。俘虏如何处置?……我明白了。」

    风间拿开通讯机,吸一口气之后说道:

    「推测二十分钟后,本地点将进入敌舰炮有效射程!全员带俘虏到内陆区域回避!」

    达也怀疑自己听错了。

    没有移动用的车辆,又带着比己方还多的俘虏,在短短二十分钟内究竟能逃多远?

    脱下头盔的风间,脸上没有苦恼或懊悔。指挥者的坚定威严,打造出一副铁面具。

    然而无须心电感应就明白,他很不愿意依照命令带俘虏移动。

    「特尉,你先返回基地。」

    简短指示的声音更加没有情感证实了达也的推测。

    至少达也如此认为。

    风间使用「返回」这个词,代表的意思却是「逃回」。

    「知道敌方巡洋舰的正确位置吗?」

    达也没有点头回应风间的指示,而是戴着头盔如此询问。

    「这部分已经掌握……真田!」

    风间没问原因。

    相对的,他呼叫背着战术情报终端机的部下前来。

    「已经和海上雷达连线。要传送到特尉的护目镜吗?」

    「在那之前……」

    达也打断真田对风间的询问。

    「您上次所展示,内藏射程延伸术式的武装演算装置,请问有带来吗?」

    真田打开护目镜,和风间相视。

    风间点头回应,真田将视线移回达也。

    「不在这里,不过就放在直升机上,五分钟就能……」

    「方便请您尽快拿来吗?」

    真田还没说完「送到」这两个字就被打断,达也以少年特有的急性子如此要求。

    然后达也面向风间,从遮住脸的头盔拉出有线通讯用的传输线递出去。

    风间只有稍微蹙眉,不发一语就再度戴上头盔,同样拉出传输线以端子连结。

    『在下有破坏敌舰的手段。』

    在部下面前进行的悄悄话,以出乎意料的惊爆发言开始。

    『不过,在下不希望被部队的大家看见。可以请您留下真田中尉的演算装置,然后让大家离开这里吗?』

    风间看不见达也的表情。

    声音也无法经过有线通讯清楚传来。

    风间判断的材料只有达也的语气,以及短时间相处至今解读到的为人。

    『……好吧。不过,本官与真田要在这里见证。』

    『……我明白了。』

    撤退的部队要由谁指挥?达也如此质疑,却重新认定这不是自己该思考的事。

    风间指示撤退,并且将指挥权转移给刚才摔倒达也的军官——柳。达也在他旁边,一心一意地等待武装演算装置送达。

    ◇ ◇ ◇

    防空指令室的荧幕,也映出迎击部队匆忙撤退的光景。

    以整面窗户播放影像的深雪母女等人,当然也看见这一幕。

    部队开始带着俘虏移动时,场中有三个人影毫无动静。指令室内议论纷纷,隔着玻璃也听得到某人怒骂那些笨蛋是谁。

    看着影像的深雪倒抽一口气。

    因为三人之中,有一人是她的哥哥。

    不用问姓名也知道,不用看识别讯号也知道。即使深色护目镜遮住脸,深雪光从体格判断就不会看错。

    管制员反复以通讯机呼吁撤退,挂少校阶级的男性将官以十万火急的表情要求某处(大概是九州)基地支援。

    面对这幅光景的深雪咬紧牙关。樱井光是看她的侧脸,就非常清楚地知道她其实想说什么、想做什么。

    她觉得深雪好可怜。

    明明年仅十二岁,却无法说出想说的话。「拜托去帮哥哥」这个别说任性,甚至是基于人性理所当然的想法,深雪也无法说出口。

    樱井不晓得达也为何留在原地。

    不过,她推测得到。

    达也恐怕拥有某种手段,可以应付接近中的敌方舰队。

    一般来说这不可能,但四叶直系魔法师在特定领域展现突出能力,或许做得到。

    因为达也即使无法使用普通魔法,依然能使用「修复整具人体」这种超乎常理的魔法(但依照深夜的说法,那似乎不叫魔法),而且使用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樱井。

    但达也在「魔法师」的标准,只具备微薄的能力,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即使是具备平均技能的实战魔法师能正常施展的反物质护壁,他也无法充分施展。

    刚才他只是将枪弹、炮弹视为个体或群体,总之识别一切并且消除,以像是挑衅人类极限的高超技术瘫痪敌方攻击。樱井不晓得这是怎么做到的,也觉得这样很厉害,但如果达也要在几十公里远的位置,施展瘫痪敌方舰队的魔法(如果办得到,这就相当于战略级魔法了),他应该无法以刚才的方式自保。

    「夫人,属下有个请求。」

    樱井想到这里时,这句话下意识脱口而出。

    「什么事?」

    即使事出突然,深夜的声音也丝毫没有突兀之处。

    语气听起来,仿佛已经知道樱井的「请求」。

    「属下想去迎接达也。」

    盯着荧幕的深雪猛然转身。

    她看着樱井的双眼大大睁开。

    「意思是……你现在就想去接他?」

    深夜的语气听起来,果然没有意外感。

    她的固有魔法是精神干涉,但没有读心能力才是。

    或许夫人也……这种如意想法掠过樱井脑海,她立刻从意识里赶走这个想法。

    「是的。」

    「穗波,你是我的护卫吧?」

    你要离开我身旁?这是深夜的言外之意。

    深夜理所当然会这么问,但樱井无法回答。

    「……对……」「唉,算了。」

    樱井正要说出「对不起」——这句可以从两方面解释的谢罪时,深夜打断她的话语,大方地点了点头。

    「要是不管敌舰,也无法确定这座基地的安全。达也似乎想用那个,你去帮忙吧。」

    「那个?」

    这是反射性的询问。

    看来深夜知道达也想做什么。不过重新想想,深夜是母亲,知道或许也理所当然。

    「只是知道理论上可行,未曾实作才对。那孩子还算机灵,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

    深夜说得像是一点都不在意。

    但樱井认为,这位母亲是在炫耀自己的儿子。

    「感谢夫人。」

    樱井抱持着但愿如此的想法,恭敬地低头致意。

    ◇ ◇ ◇

    长达二十年的上一场大战期间中,战舰的主武器从舰载飞弹改为电磁弹射炮(当初叫作磁轨炮,不过在规格加大之后改名)。

    现代的舰炮射击,是以电磁弹射炮连续发射炸弹。不只连射性能远胜过火药炮,也免于载运沉重的推进剂与推进装置,因此能装载的炸弹量比飞弹多。不过射程距离和火药炮相同,甚至略逊一筹。这是因为电磁弹射炮重视连射性能,若要维持连射性能增加射程,将无法忽视反作用力对舰身的负面影响。

    最新型战舰的对地攻击力,号称是百年前的十倍以上。只要进入电磁弹射炮的有效射程,一艘战舰就能将都市化为火海。

    不只是攻击市区,弹射炮的连射性能用来攻击阵地也很有效。要是两艘巡洋舰集中炮击,普通等级以下的魔法师毫无招架之力。

    达也也知道这是和时间赛跑。附加射程延伸术式的武装演算装置——内藏特化型CAD的大型狙击枪送达之后,达也抽出弹匣,进一步迅速取出里面的子弹。

    他以合掌般的动作,用双手逐一拿起每颗子弹,再度装入弹匣。

    旁观的风间他们,完全不晓得这是在做什么。他们只勉强感受到某种强力魔法在作用,却无从推测是何种术式在运作。

    即使是风间他们以外的人,应该也不晓得吧。若有魔法师毫无预备知识就看出达也正在做什么,反倒令人惊奇。

    达也进行的程序,是将枪弹分解成元素一次,然后重组回原形。

    五颗子弹全数装回,共计花费两分钟。

    「预测敌舰十分钟后抵达有效射程范围。」

    达也将武装演算装置准备完成时,真田告知所剩时间。

    「敌舰在正西方左右的方位,以时速三十公里航行……打得到吗?」

    「只能试试看。」

    达也如此回应真田的询问,以仰角四十五度架起武装演算装置。

    这是忽略风的影响,总之尽量拉长射程的架式。

    达也以这个姿势展开魔法式。

    枪口前端展开管状虚拟领域。

    是提高管中物体速度的虚拟领域魔法。

    制作虚拟领域花费不少时间,不过构筑完成的虚拟领域尺寸,使真田满意地点头。

    具备加速效果的虚拟领域越长,延伸射程的效果越好。如果是这个长度,射程或许可以达到三十公里。

    然而,达也展开的魔法不只如此。

    物体加速的魔法领域前方,出现另一个虚拟领域。

    「什么……?」

    物体加速虚拟领域的作用工序共三道:

    一、物体入侵领域时,降低表面上的惯性质量。

    二、提升速度。

    三、恢复表面上的惯性质量。

    操作惯性质量与速度的倍率,是魔法师要输入的变数。

    达也现在追加的这个虚拟领域,基本性质也是如此。

    然而,他将惯性质量操作的倍率指定为正数,速度维持等倍,使惯性质量复原无效。

    换句话说,达也追加的虚拟领域,是将真田设计用来加速的虚拟领域魔法,改编为增加惯性质量的虚拟领域魔法。

    而且是即兴完成。

    「这少年做的事情真令人难以置信……」

    真田的细语,被狙击枪的开枪声盖过。

    达也注视着近海,如同以目光追踪不可能看见的超音速子弹。

    最后,他失望地摇了摇头。

    「……不行,只射到二十公里远。」

    不晓得他用何种方法追踪弹道。

    达也语气平淡,但果然很失望吧。或者是觉得自己不中用。

    「只能等待敌舰接近到二十公里内。」

    听到这句话的真田脸色大变。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这边也会进入敌方射程范围!」

    巡洋舰搭载的电磁弹射炮,有效射程是十五到二十公里。弹射炮的射程距离受限于舰艇容许的反作用力,也就是受限于舰艇形状与体积,因此即使由不同船厂打造,也几乎可以根据舰种进行精准预测。

    二十公里内正是射程范围。

    「在下明白。请两位回基地吧,这里留在下一个人就够。」

    「说这什么傻话!你也要回去!」

    这里是敌方选为滩头堡的地点,也是最后和敌方交战的地点。

    敌方几乎肯定会攻击此处。

    能从敌舰射程范围外攻击就算了,但要是相互开火,己方的存活机率低到绝望。

    「但要是不击毁敌舰,基地很危险。」

    同时,基地里的家人也很危险。

    「既然这样,至少换个地方吧。」

    达也的执着,以及他想要保护的对象,两人并非无法理解。

    「不行。来不及从现在寻找射击位置。」

    不过真田的提议,被他自己也明白的这个理由驳回。

    「无法由我们代替吗?」

    默默聆听两人交谈的风间,以低沉声音询问达也。

    「不可能。」

    得到的是正如预料,无从妥协的回复。

    「那么,我们也留下来吧。」

    但风间的回应出乎预料。

    达也没想到风间下一秒做出的是这种回应。

    「……要是在下失败,将会殃及两位。」

    「没有任何作战可以百分之百成功,没有任何战场毫无战死的危险。若胜败乃兵家常事,生死即为士兵常事。」

    风间如此回应,毫无逞威风的感觉。

    和《叶隐》知名章节的道理相通的这句话,威力足以令达也放弃说服。

    海岸线冒出水柱。

    敌方正在试射舰炮。

    达也、风间与真田已不发一语。

    护目镜显示敌方的正确位置。

    风向与风速等影响射击的要素,也以数字字串显示。

    达也架起武装演算装置。

    弹道射击——以距离为最优先考量,交由机率决定是否命中的射击架式。

    考量到子弹飞行与落下的时间,对方已经位于射程范围。

    达也发动虚拟领域魔法,连续扣了四次扳机。

    枪口在四枪发射前都稍微移动,弥补海风造成的瞄准误差。

    不过,弹道射击的瞄准,从一开始就等同于不存在。即使幸运女神站在自己这一边,子弹顶多只会落在敌舰上——而且,达也一开始就不介意这种事。

    达也在脑中追踪四颗枪弹的动向。

    正确来说,是透过意识领域与潜意识领域,追踪情报次元显示的枪弹情报。

    那是达也亲自以专属魔法分解、重组的枪弹。

    即使距离多远,他也追踪得到构造情报。

    四颗枪弹的其中一颗,朝敌方舰队中央落下——达也捕捉到这个「情报」了。

    达也光是追踪枪弹去向就没有余力。

    风间与真田远离达也,以免妨碍他行使某种大规模魔法。

    所以面对理所当然预料得到,而且早已预料到的这个事态,只能以两人的魔法应付。

    敌方已经试射完毕。

    那么,接下来就是修正弹道之后的炮击。

    炸弹发射的弹道低于达也的射击,因此比达也的枪弹更早袭向他们。

    风间是古式魔法术士,对物体的干涉力不强。不对,甚至算弱。

    真田本质不是魔法师,而是魔工师,即使对物体的干涉力够强,速度也跟不上。

    这样下去,在达也击破敌方舰队之前,己方这边就会达到极限——

    「我来掩护!」

    一个骑机车的人影,来到炸弹如雨下的现场。

    身穿女性装甲服的骑士,扔下机车就随即如此大喊,全身迸发想子光。

    专注准备以魔法歼灭敌方舰队的达也听到这个声音时,内心一角惊讶又安心。

    惊讶的原因,在于樱井离开母亲身边。

    安心的原因,在于他可以在樱井的庇护之下,专心发动术式。

    调整体魔法师——「樱」系列。

    其特性在于强力的反物质、耐热防御魔法。

    虽然无法使用传闻中十文字家「连壁方阵」那种需要高度技术的魔法,但如果单纯只看反物质、耐热魔法的防御力,在国内魔法师之中是首屈一指。

    其中,樱井穗波从少女时期,就发挥出类拔萃的能力。

    她也因此获选保护那位,唯一能使用精神构造干涉魔法的宝贵魔法师。

    位于命中轨道上的炮弹被打落海面。

    炮击没能打中陆地。

    抵销动能的魔法,接连在数百公尺前方发动。

    达也以肉眼看着这一幕,以心眼看见枪弹到达敌方舰队正上方。达也伸直右手向前,朝着西方用力张开手掌。

    于是枪弹被分解为能量。

    这是质量分解魔法,「质量爆散」首度用于实战的瞬间。

    地平线的另一头出现闪光。

    覆盖天空的云反射白光。

    明明距离日落时间还很久,西方地平线却耀眼闪亮。

    轰声大作。在场没人误以为这是远方的雷声。

    是所有燃油与炸药引爆不久后就同时爆炸的声音。

    敌方不再炮击。

    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鸣动。

    「是海啸!回避!」

    风间放声大喊,匆忙抱起忽然瘫软倒下的樱井奔跑。

    真田跨上机车,来到飞也似地奔跑的风间身旁。

    达也跨坐在后座。

    风间抱着樱井纵身一跃。

    他以近乎特技的身手站在机车龙头。不对,这应该超过特技水准。

    军用机车发挥强大马力,载着明显超过限载人数的重量威猛奔驰。

    地平线另一头的暴风平息,波浪消退。侧目看着这一幕的达也,跪在高台地面。

    他的面前是虚弱地横躺的樱井。

    脱下头盔的达也,脸上确实充满哀伤的情绪。

    「……达也,没关系。这是既定的寿命。」

    达也受到无力感的苛责,面对无法拯救的生命,被理应早就失去的情感折磨。樱井朝他投以无力、洁净的微笑。

    「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调整体随时耗尽生命也不奇怪。」

    达也很想反驳。

    调整体魔法师的寿命,确实比普通人不稳定,但她的衰弱明显来自短时间内连续行使大型魔法的负荷。即使是「樱」系列,要完全挡下连续齐射的舰炮也负担过重。

    不过,樱井不希望达也说出这种事。

    达也如此心想,咬紧牙关。

    「这真的不是你的错。在我出生之前,就背负着保护他人的职责。而我在今天完成、结束这项职责了。」

    然而,樱井似乎看穿了达也的想法。

    「我不是受到任何人指使,是以自己的意志完成这项职责。」

    达也想使用「重组」,却立刻发现只会徒劳无功。

    即使他的能力可以回溯物质的时间,也无法倒转生命的时钟。

    「别这样,好吗?」

    樱井似乎有所误会,以撒娇般的声音与微笑,向达也低语。

    「至今完全无法自由选择生存方式的我,得以自己选择葬身之所。我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这么一来,我就能以人类的身分,而不是以人造道具的身分死去。」

    达也作梦也没想到,她内心藏着这样的阴影。

    不过,他自己也出乎意料地不感惊讶。

    「所以,让我就这样死去吧,好吗?」

    达也默默点头回应樱井这番话。

    樱井以放心的表情闭上双眼。

    就这么停止呼吸。

    站在旁边的真田为她诵经。

    风间将手放在达也的肩膀上。

    达也任凭这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起身。

    他的双眼没有流下泪水。

    达也内心的哀伤情感,被删除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听完樱井穗波的遗言,认同这是无须哀伤的事。

    ——只因为认同就能消除哀伤,其实有违常理。但这时候的达也并不知情。

    【17】 西元二〇九五年十一月六日/四叶本家日光室

    或许是因为今天发生的许多事,都令人回想起三年前的往事。

    达也久违地回想起樱井穗波。

    那是一段伴随后悔的回忆。

    达也并非没想过,现在的他或许能阻止这个悲剧。

    但如今只能后悔。他明白这件事,也能接受。

    何况如果没有她的牺牲,达也或许不会想加入独立魔装大队磨练魔法战技。

    本次的事件没有任何人牺牲就结束。

    达也得以安慰自己,这二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同时也在心中,对三年前为了保护他而牺牲的樱井默哀。

    ——他也因此更为惊讶。

    达也看见这位端茶点过来的少女,差点惊叫出声。

    「……请问怎么了?」

    「不,没事。」

    这名少女询问的对象是深雪。

    深雪的惊讶程度更胜于达也。

    这也在所难免。

    身穿侍女服的少女长相,和樱井穗波一模一样。

    少女和同事离开没多久,真夜就来到日光室。

    叶山没随行。

    代表这个茶会是私人场合。

    达也获准就座,也是基于相同理由。

    「深雪,怎么了?看你似乎吓了一跳。」

    真夜一坐下,就以担心的表情询问深雪。

    相较于和达也对峙时判若两人,是「一如往常」的四叶真夜。

    「没事……姨母大人,刚才的女生是?」

    「啊,你说水波?」

    真夜听到深雪的询问,像是知晓原因般点头。

    「她的全名是樱井水波,是樱系列的第二代。从基因层面来说,是担任你们母亲守护者那位樱井穗波的外甥女。」

    所谓的第二代,是调整体魔法师生下的后代。

    形容为「基因层面的外甥女」,代表生下水波的第一代个体,和穗波拥有相同基因。

    难怪长相如出一辙。

    「她的本事也很好喔,潜力应该匹敌七草家的双胞胎。我正在锻炼她,以便将来担任深雪的守护者。因为你长大成人之后,有些状况非得需要女性护卫。」

    深雪姑且认同真夜的表面说法。

    深雪是女性,如果只有达也这名男性护卫,有时候确实不方便。

    不过,达也刚才得知真夜真正的想法之后,已经进一步下定决心,面对总有一天可能来临的决裂与冲突。既然真夜企图拿长相和「她」相同的少女当道具,双方就更无法相容。

    ——不过,决裂或冲突都不可能存在。现在的达也无从得知这一点。

    【18】 西元二〇九二年八月十七日/冲绳那霸机场

    我聆听飞机抵达的广播,回想起六天前的事。

    樱井小姐去支援哥哥后,没人操作荧幕,因此我也只能从新闻播放的影像得知后续。地平线忽然出现比太阳眩目的光辉。

    敌舰在光辉中消失。

    海滩在涌现的浪涛冲刷之下改变地形。

    胜利的凯歌。

    这是世间和我们共享的战争结果。

    有一件事实并未和世间共享,只有我们知道。那就是——消灭敌军的那道光芒,是来自于哥哥的力量。

    使用将质量转换为能量,以庞大能量烧尽一切的战略级魔法「质量爆散」这个魔法的战略魔法师。这正是哥哥真正的力量、真正的身分。

    哥哥是击退敌军的英雄。

    此外,还有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悲伤消息。

    后来樱井小姐没回来。

    樱井小姐的遗体在牺牲者的联合葬礼中火葬,并依照她的遗言,将骨灰洒入海中。

    让樱井小姐回到慈母大海的人,是哥哥。

    哥哥绝对不会露出难受的表情。

    他温柔安抚哭成泪人儿的我。

    哥哥不悲伤吗?还是无法悲伤?

    不,我不在乎答案是什么。

    因为我决定了。

    我看着樱井小姐逐渐化为骨灰,学习到一件事。

    我在当时已经死过一次。

    我失去母亲所赐的生命,由哥哥授予新的生命。

    所以,我的一切属于哥哥。

    「深雪,该上机了。」

    「是,哥哥。」

    在哥哥呼唤之下,我从休息室沙发起身。

    即使我以尊敬的语气称呼「哥哥」,母亲也已经面不改色。其实她应该觉得不是滋味吧,但是在这方面,我也已经不在乎母亲的感受。

    哥哥依然负责搬运所有人的行李,依然独自坐在经济舱,但我也不在意了。

    因为,哥哥说他想这么做。

    哥哥的意志至高无上。

    我牵着身体状况不佳的母亲,跟在哥哥身后。

    现在还传达不出这个声音,无法传达这段话语。

    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哥哥,即使是天涯海角,深雪都会陪伴在您身旁——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