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九卷 来访者篇 上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来访者篇 上 第四章

    西元二〇九六年一月十四日,晚间十一点的涩谷。

    周六深夜,路上没有车子,满是年轻人的身影。

    之所以看不见车子,在于交通系统与通勤习惯的变化。自动驾驶的个别输送型电动车厢全天候运作。此外,在涩谷这种大都会不需要使用通勤车,只要利用架设在地底的动力步道就可以迅速抵达车站。

    而且在现代,居家办公系统的基础架构已经完整,完全不需要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如果有紧急要庭理的工作,打从一开始就不用上班,而是在自家处理之后,以专用线路提交到公司,这就是现今的办公模式。现代的办公室是用来谈生意的地方,不是用来办公的地方?何况只要是正当生意,就不需要刻意在深夜讨论公事。

    夜晚的涩谷看不见成人上班族,是年轻人的都市。

    不过,在涩谷以外的城市,并不会在这个时段看到相同的光景。

    涩谷、新宿、池袋、六本木……战前以年轻人为客群而繁荣的这些城市,只有涩谷至今依然看得见年轻人在淫仪出没、聚集的光景。

    长达二十年的混沌时代,新宿、池袋与六本木在不同时期遭受外国人破坏,年轻人愤而发起抵制外国人的活动,导致这些城市荒废至极,各处都出现彷佛遭到虫蛀的废墟。后来在复兴过程中,这些城市彻底执行恢复治安政策,重建为相当拥挤的繁华区。

    不过,涩谷是例外。

    涩谷从战前就持续荒废,年轻人的斗争越演越烈,而且最早完全抵制外国人,所以反而免于和其他城市一样遭到彻底破坏。但也因为这样,夜间的无政府状态至今依然没有着手处理,这样是否比其他城市来得好,没办法一慨而论。

    如果这里日夜都处于无政府状态,相较于战前不再对失序行径宽容的政府与自治组织,应该会执行「再开发」计划。现在的行政当局,对于不动产相关的私人债权限制得相当蛮横。

    不过,涩谷的白天与晚上,有着完全不同的样貌。

    白天是正经上班族忙碌来往的商业区。

    夜晚是叛逆年轻人徘徊游荡的娱乐区。

    由于无法一起处理,政府当局也迟迟无法下定决心改革。

    今晚也一样。刚过新年就有许多年轻人聚集在街头,各自嬉闹、欢笑、调情或互殴。

    人群之中,有个五官深邃、体格健壮的少年身影。

    雷欧只穿运动上衣加披一件外套,以不像是寒冬的轻便穿着,漫不经心地走在深夜的涩谷.虽说是漫不经心,但牛仔裤加运动鞋的双脚踩着稳健的步伐。只是从他的脚步完全感受不到「前往目的地」的意识。

    雷欧有一个不良嗜好。不对,与其说是嗜好更像是习惯。

    就是生性爱徘徊。

    不是走路、跑步或大喊,是在夜间徘徊。

    越接近深夜,越想漫无目的地四处闲晃。

    雷欧认为这是烙印在体内基因的本能。

    全世界率先将操作基因的魔法师调整技术实用化的德国,在最初期开发出「城塞系列」魔法师。雷欧就是这个系列的第三世代。

    「城塞系列」是着重于提高肉体耐久度而开发的调整体。当时认为魔法师的弱点在于近战能力,为了提升这方面的能力,不只是强化魔法能力,还改造基因强化身体能力的激塞系列,与其说是调整体魔法师,更像「能使用魔法的超人士兵」或「身体能力超乎常人,又能并用魔法技能的强化人」。

    调整方式虽然不包含动物基因的合成,但是在改造基因的时候,不难想像肯定参考了比人类顽强许多的大型哺乳类。

    并非从外部解除肉体限制(当时就已经知道,这种做法有很高的机率会影响到魔法技能),而是提升肉体本身的性能。

    可能是硬是改造基因所导致的结果,城塞系列第一世代大多在幼年死亡,顺利成长的人也大多发疯而死。

    雷欧的爷爷是极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雷欧怀抱着恐惧。

    从外观实在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但他的精神深处怀抱着恐惧,活到现在。

    他害怕自己迟早也会发疯。

    害怕非人类的因子吞噬人类因子,导致心理毁坏。

    他之所以想忠于自己的冲动,是觉得藉由释放冲动,或许可以延后内心轧轹、损毁的那一瞬间。活得自由自在的爷爷得享大年,这是他所知道的实际案例。

    所以,他不会违抗「在夜间徘徊」的冲动。

    随心所欲,在月光下、星空下、漆黑的云层下,漫不经心地行走。

    有时是市中心、有时是繁华区、有时是郊外、有时是远离人烟的山上。

    没有既定的场所。任凭一时兴起,以当天的心情选路。

    所以,他今天会来到涩谷完全是偶然。

    那是一名穿着深色西装的青年。加披一件还很新却各处发皱的灰色风衣。

    「咦?是艾莉卡担任警部的老哥?」

    擦身而过的对象凑巧是雷欧认识的人。虽然只是如此,但雷欧呼唤了这名青年——这也是一时兴起,并不是看到熟人总会出声打招呼。

    下一瞬间,一阵骚动的浪涛卷向他。

    雷欧的音量绝不算大,只足以叫住擦身而过的对方。但是绝对不算是善意的视线,从道路两侧集中过来。

    「小弟,跟我来一下。」

    以随时会咂嘴的表情回应的人,是走在「艾莉卡的老哥」旁边的男性。这名男性的年纪不太能形容为青年,雷欧也记得他的长相。不只是长相,也记得姓名。

    「记得是稻垣先生?怎么平白无故要我跟你走?」

    稻垣没有回应雷欧听起来像是「有何贵干」的粗鲁询问,抓住雷欧的手腕,只要甩开并非难事,但雷欧乖乖地跟着稻垣走了。

    雷欧被带到小巷深处的小酒馆。招牌写着「BAR」,但是从店面规模来看,雷欧感觉完全不需要这种英文招牌。

    「店长,借一下楼上。」

    稻垣向吧台后方擦玻璃杯的店长知会一声,不等回应就走到店内深处,爬上楼梯。雷欧被带来的地方,是只摆一张小圆桌加四张椅子就没多余空间的狭窄房间。房门是太空船舱门般的厚重气密门,和老旧的装潢格格不入。

    「我还未成年耶。」

    稻垣以双手转动气密盘确实上锁,正要开口的前一刻,雷欧以装傻的语气先发制人。

    稻垣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旁边的千叶寿和则是愉快地笑了起来。不是因为好笑,而是滦感兴趣的关系。

    「记得你是西城吧。我们应该有确实隐藏了气息,你居然认得出我们。」

    光是如此,雷欧就理解寿和的意思。

    「……我该不会妨碍办案了?」

    这份敏锐似乎令寿和感到意外。

    「喔……看来不只是四肢发达。也对,若是空有实力却没大脑,艾莉卡也不会帮你。」

    雷欧反射性地板起脸,但无论是基于善意或恶意,艾莉卡又是教导技术又是出借武器,他自觉受到各方面的「照顾」,因此没有出言反驳。

    「警部先生家养育女儿的方式,是不是不太对?」

    他的反击,顶多只有斗嘴的程度。

    「你说得对。」

    寿和露出苦笑回应雷欧。但和他轻浮的语气相反,眯细的双眼深虚的光芒,感受得到某种根深柢固的事物。

    雷欧觉得深入追究有危险,于是不再多说。

    「你不用在意搜查的事。我们隐瞒气息只是避免无谓的麻烦,并不是在跟踪。警察在深夜的这里,动不动就会被仇视。」

    「仇视啊……确实是这么回事。」

    雷欧似乎是联想到某些事,滦深点头同意。这个动作显示他对警方的同理心,更胜于这座城中的年轻人。

    得到善意就会和缓态度,这是人际关系的基本模式之一(但异性之间不一定如此)。

    稻垣投向雷欧的目光,也变得稍微友善。

    「警部,恰巧是个好机会,要不要问他看看?」

    光是这样,雷欧当然听不懂是什么事,但他并没有出书催促对方说明。雷欧悠然地等待寿和点头面向他。

    「西城,你今天来涩谷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

    「这样啊。你常来涩谷?」

    「没到常来的程度,但偶尔会来。记得除夕也是来这里闲晃。」

    「两周前吗……那你知道东京繁华区发生离奇案件吗?」

    寿和即将说出管制媒体报导的案件内容,但稻垣并没有阻止他。稻垣知道,反正明天就会成为「号外」了。

    「离奇案件?我觉得每天都会发生这种事吧。话说警部先生不是任职于横滨吗?为什么会调查东京的案件?」

    「我们直属于警察省,会调派到日本全国各地。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正在调查东京的连续离奇死亡案件。」

    寿和随口说出这番话,但雷欧并末被他的语气迷惑。

    「离奇死亡……血腥杀人案件?连续发生?」

    雷欧蹙起眉头询问。寿和上修他对雷欧的评价,但没有显露于言表。

    「正是如此。反正明天就会曝光……」

    寿和说到这里,向稻垣使个眼神。稻垣点头回应,从西装内袋取出行动终端装置,引开折叠式的终端装置开启图像档。以幻灯片形式逐一显示的照片,使雷欧咽了口气。

    「最近的受害者是三天前在道玄坂上的公园发现。推测死亡时间是凌晨一到两点。」

    「在东京都心正中间?」

    雷欧觉得「都心正中间」是很怪的形容方式,却想不到贴切表达己身心情的其他话语。

    ——照道理来说.离奇事件不是应该发生在远离人烟的深山吗?

    「这座城市在白天或许是都心,但是入夜之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不过,寿和以不悦的神情这么回应,使雷欧不得不认同。雷欧也亲身体会到,涩谷现在异常的两面性。

    「所以我想问一下,即使只是听说也无妨,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家伙让你有印象?」

    「夜间在这座城市闲晃的家伙都很奇怪。具体来说,您想知道什么样的家伙?」

    雷欧说得很中肯。寿和即使知道场面不适合,依然露出苦笑。

    「的确。话是如此,如果知道凶手的特征,调查也可以乐得轻松……」

    雷欧默默注视着思索该从哪里说明的寿和。

    「我想想……关于刚才让你看的被害者尸体照片……」

    稻垣依然没插嘴。长官即将向民众透露办案时的秘密,他却没有阻止的意思。

    「所有人的死因都是衰弱致死。七人完全没有擦伤以外的外伤。」

    「没外伤?是毒杀吗?」

    雷欧脸色大变地询问。对此,寿和摇头回应。

    「目前所知的药物反应都是阴性。而且受害者尽管没有外伤,还是失去了一成血液。这是从体格推测的血量来计算。」

    「所有人?」

    「所有人。」

    「原来如此……这样确实是『离奇死亡』。比起血腥杀人更像是灵异事件。」

    雷欧没有展现畏惧或不安,而是以受不了的语气低语。

    「看起来或许是灵异事件,却是真实发生的案件。」

    寿和对他这番态度感到为难,并且回到原本的问题。

    「所以才会问你,是否知道哪个家伙会犯下这种疑似超自然的案件。尤其是最近出现的外来人物,或是造成奇妙传闻的家伙。」

    「最近的外来人物啊……」

    雷欧在寿和重新询问前,就一直双手抱胸出声思索,最后以放弃的表情放松双手。

    「抱歉,目前为止,我完全想不到。」

    他的语气与其说粗鲁更像杂乱,如同不知礼仪为何物,却不可思议地不会引人反感。

    「我再找朋友打听一下。」

    「呃,不,这就免了。这是警方的工作,而且无法保证你打听时不会被盯上。」

    「但警部先生,这里是夜间的涩谷啊。各位是成年人又是警察,我想很难打听情报。」

    「……不,或许如此吧。但是……」

    无须雷欧再度指摘,寿相与稻垣也都实际体会到办案难度。否则也不会把办案的秘密告诉一个交情不深的少年。

    「我不会主动介入危险的事情。别看我这样,我对嗅觉很有自信。」

    「是吗?那么……」

    「警部!」

    虽说如此,委托高中生帮忙办案实在过火,太危险了。如此心想的稻垣慌张出声,但寿和举手制止他,从怀里取出名片。

    「有什么消息就寄邮件到这里。密码只需要在第一次手动输入,之后会自动更新。」

    稻垣的良知,同时被寿和与雷欧无视。

    「真严谨。那我走了,打听到消息再通知您。」

    雷欧说完起身,轻松以单手转开稻垣非得用双手锁紧的气密盘,下楼离开。

    ◇◇◇

    西元二〇九六年,USNA华盛顿特区,当地时间一月十四日十一点三十分。

    日本时间一月十五日一点三十分——深夜时刻。

    已经上床的莉娜,被同居人希儿薇雅叫醒。

    「希儿薇,什么事?」

    莉娜的正规军人资历也超过三年,从就任STARS总队长地位算起也有一年半,早已习惯因为紧急事态被拖出被窝。她的意识瞬间清醒,以清楚的声音要求希儿薇雅说明。

    「卡诺普斯少校紧急联络。」

    希儿薇雅如此回应,莉娜默默走到通讯机前方。

    「班,久等了。抱歉只以声音通讯。」

    『打扰总队长休息,我才该道歉。』

    就莉娜所知,班哲明·卡诺普斯在STARS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明理。或许是一等星级之中最明理的人。他明知两地有时差,也就是明知这里是深夜依然联络莉娜,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无妨。究竟发生什么事?」

    『查出上个月逃犯的下落了。』

    「你说什么?」

    STARS一等星级的「北落师门」——亚弗列德·佛玛浩特逃兵事件,不只是STARS内部的坏消息,也大为惊动USNA军方高层。

    那个事件没有因为莉娜亲手「处决」佛玛浩特中尉作结。同一时期还有七名魔法师、魔工师逃离USNA军,其中也包含STARS队员(即使是最低阶的卫星级)。莉娜交棒给卡诺普斯少校的任务,就是追捕并处决逃犯。少校说已经查明去向。

    「在哪里?」

    『日本。他们从横滨登陆后,推测现在应该躲藏在东京。』

    「为什么来日本……而且是东京?」

    莉娜愕然地低语。但卡诺普斯无从咧应这个问题。问过相同问题的不只是莉娜,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也不只是卡诺普斯。

    『……统合参谋总部决定加派追捕团队的人手。』

    「日本政府知道吗?」

    『不,这是机密作战。』

    在外国领土进行谍报活动,或是伴随战斗行为的追捕逃犯作战,给对方国家政府的观感完全不一样。对方政府甚至可能认定这是严重挑衅主权的行为,演变为断交局面。莉娜重新体认到五角大厦多么重视这个案件。

    『总队长,我接下来转达参谋总部的指令。安吉·希利邬斯少校现在执行的任务改为第二优先,以追捕逃犯为第一优先。』

    莉娜深呼吸之后,朝通讯机回应。

    「班,命令已收到。帮我回报总部。」

    『收到。总队长,请保重。』

    通讯随着关心她的这句话结束。

    莉娜心想,今晚大概没得睡了。

    ◇◇◇

    周末过后的教室,到处都在讨论离奇案件的话题。

    周日早晨,国内第二大新闻网站发布独家消息之后,各报章媒体一窝蜂报导这桩连续离奇血腥命案。热中程度与其说是狂乱更像是脱序,甚至令读者不敢领教。

    不过也是因此,这个消息如此快速地传遍了世间——但几乎都是特别强调灵异要素,煽动议论的报导。

    「早安~嗳嗳,达也同学,你有看昨天的新闻吗?」

    即使知道是媒体刻意炒作依然跟风,或许正是达也他们这个年纪的特性。正如预料,绝对不会跟着这种风波起舞,而是率先兴风作浪的这个朋友,打头阵向达也搭话。

    「你是说『吸血鬼』的新闻?」

    早已明白也要确认一下,这就是礼仪。而且艾莉卡正如达也预料,愉快地点头回应。

    「那果然不像是单人行凶吧?会是专业的组织型犯罪吗?我赞成这不是内脏买卖,而是『血液买卖』组织的犯行。」

    达也还没坐下,艾莉卡就靠在他的桌旁,扭身将脸凑过来。

    这时候的达也,思考着「虽然不重要,但她身体真柔软」这种真的不重要的事,装出颇为正经的表情摇头回应。

    「这样的话,无法解释他们为何只抽走一成的血。」

    调查当局理应想要隐瞒这件事,以免造成世间无谓的骚动。但受害者失去一成血液的这件事实,随着「吸血鬼事件」这个炒作名词而广为人知。

    「对方应该不打算下杀手吧?大概觉得只要让对方活着,就能当成血液工厂使用?」

    「既然这样,就不会将尸体扔在大街上吧?更何况,死者并没有被抽血的痕迹,这一点也无法理解。」

    某些报导记载「以针筒抽血之后,使用魔法消除痕迹」,认定犯行和魔法师有关,但只使用一次治疗魔法不可能永远消除针孔痕迹。

    「嗯~原来如此……没有伤痕确实匪夷所思。」

    「会如同电视所说,是超自然个体犯下的命案吗?」

    坐在旁边座位的美月加入对话。与其说她在皱眉,更像是面带惊恐。

    「超自然个体吗……如果吸血鬼真实存在,大概早就厘清事件真相了。」

    现代魔法进行理论系统化的过程中,继承古老魔法的人们,从名为传说的薄纱另一头现身。如果「拥有实体」的妖魔鬼怪真实存在,那么理应会随着「魔法师」的存在而在世间曝光。至少达也这么认为。

    「那么,达也觉得这始终是人类的犯行,不是超自然事件?」

    「干比古,你呢?你觉得和妖魔鬼怪这种东西有关吗?」

    干比古询问之后,达也回以内容相同的询问。

    干比古发出「唔~……」的声音,摇了摇头。

    「……我不认为是普通人干的好事,却无法断定……」

    干比古支支吾吾地回应,达也咧嘴露出坏心眼的笑容。

    「说到超自然,直到一百年前,魔法都是超自然的极致。」

    艾莉卡忽然探出上半身。

    「达也同学觉得这是和魔法师相关的犯罪?」

    「我并没有这么断定。毕竟和市区监视器一起设置的想子雷达没捕捉到任何反应。」

    达也刚说完,就像是改变想法般摇头。

    「……但是高阶魔法师可以骗过雷达,如果术士能使用精神干涉系的系统外魔法,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大都会正中央犯案。」

    「真讨厌。希望人类主义之类的风潮别因而盛行。」

    美月以阴郁的声音低语。

    现代的「人类主义」,坦白说就是一种排斥魔法师的运动。

    魔法不是人类获准使用的力量——该运动以基督教支派(形容成「异端」比较合适?)的宗教思想为核心,提倡禁止使用魔法。「人类应该只以人类获准使用的力量生活」这个主张(应该说藉口),使得这个教派被命名为「人类主义」,是近年以美国东岸为中心扩展势力的一派。

    如果只是提倡「不使用魔法」就不会造成危害,但人类主义的激进分子,会采取暴力行动否定魔法师的存在。因此USNA也将他们视为犯罪预备军,持续由当局监视。

    「这么说来,确实有人得意忘形地在电视大喊这种事耶~」

    「早,在聊什么?」

    插嘴打断艾莉卡这句话的,是一如往常坐在达也前面座位(会提议换座位的「班导」在这一班不存在,所以理所当然不会换座位)的雷欧。

    「今天怎么这么晚?」

    达也举起单手回应雷欧简短(压缩?)的问候,并且如此询问。从外在印象来看可能令人意外,但雷欧很少像这样在最后一刻赶来上课。

    「啊~昨天在办杂事而熬夜了……不提这个,你们在聊什么?」

    「聊那个『吸血鬼事件』。」

    美月的回应令雷欧板起脸。

    他口中发出「又来了啊……」的低语声,但刚好在这时,终端机显示第一堂课开始的讯息,所以还来不及确认细节,早上的闲聊就散场了。

    ◇◇◇

    出现在学校餐厅的深雪,身旁没有那位金发的同行者。

    他们并没有约定见面,所以没人对这件事感到疑问或不满。因此达也这么问与其说是在意,更像是单纯不经意地想起。

    「你今天没和莉娜在一起啊?」

    不过,妹妹的回答超乎达也预料。

    「哥哥,她今天请假。听说是临时有家务事要忙。」

    「这样啊……」

    留学没多久就请假?虽然达也如此心想,但达也不认识她以外的魔法师留学生,无法断言这样是否异常。到头来,如果她的真实身分证如预料,应该会有很多事情非得比上学优先。何况莉娜不可能将「家务事」以上的事情告诉深雪或稳否,所以达也不再追究。

    艾莉卡与美月看来很在意(差别在于美月是「担心」,艾莉卡是「好奇」),但她们知道询问深雪也无从得到答案。众人就这样照例以少一人(不是莉娜,是雫)的七人围坐在桌旁。

    「对了,雫过得好吗?」

    艾莉卡看向穗香。

    「是的,她看起来过得很好。还说课程没那么难。」

    穗香立刻回应,丝毫没有质疑的样了。现代的通讯基础建设,使得太平洋另一侧并非那么遥远的距离。

    「不过她说,她很惊讶那里还留有和老师互相讨论的教学形式。」

    这件事令所有人露出惊讶又感兴趣的表情。学习魔法的学生实际上没办法出国留学,所以几乎收集不到国外教学方式的情报。

    「那么,莉娜应该也在各方面有所困惑吧?」

    「好像没有喔。」

    深雪笑着否定美月的担忧。事实上,美国和日本教学形态的差异,莉娜没有不适应的样子。深雪悄悄露出坏心眼的笑容,表示莉娜看起来像是打从一开始就只上过日本的魔法科高中。

    幸好没人看见她这张娇媚的小恶魔笑容。朋友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穗香随后的惊爆发言。更正,应该说爆炸性的消息。

    「昨天我在电话里稍微提到了『吸血鬼事件』的新闻,雫也吓了一跳。她说美国似乎也有发生类似案件。」

    「咦咦!这是真的吗?」

    「我也有这样问雫。不过,听说案件并不是发生在雫所在的西岸,而是以中南部达拉斯为中心的区域。」

    「我第一次听说……」

    最近受到姨母警告而格外注意USNA相关新闻的达也,以意外又佩服的语气低语。

    「那边似乎也有进行大规模的报导管制。雫说她也不是看新闻知道的,而是听留学学校消息灵通的学生说的。」

    穗香以腼腆的笑容说明,她可能很高兴吸引到达也的注意。

    点头回应的达也,眼中蕴藏着形容为「感兴趣」也过于强烈的光芒。

    ◇◇◇

    达也等人热烈地谈论留学好友的话题时,的来留举的金发碧眼高中生,目前正在USNA大使馆开会。

    「也就是说,弗列迪……更正,佛玛浩特中尉的大脑皮质,出现了凡人绝对不会形成的神经构造吗?」

    会议持续到午餐时间,但包含莉娜在内,没人提议中断会议。

    「用『凡人』这个词或许会招致误解。」

    回答的男性没穿白袍,看起来却完全是科学家。

    「经过解剖,我们在亚弗列德·佛玛浩特的大脑发现特殊神经构造。包含魔让师在内,至今未曾在人类的大脑皮质观测到。具体来说,大脑额前叶皮质形成类似小型胼胝体的组织。」

    科学家看见列席者大多露出听不懂的疑惑表情(莉娜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再度以讲课股的方式开始说明。

    「人类大脑分为左半球与右半球,各位都知道吧?」

    他确定所有列席者点头之后说下去。

    「左右半球是在人脑中心部位,以胼胝体连结。反过来说,一般人类的人脑,只在中心部位有这个组织连结左右半球。」

    「额前叶皮质是大脑的表面部位……那里原本没有连结左右脑的组织?」

    「正是如此。换句话说,佛玛浩特中尉的大脑,有着人类不应有的组织。」

    莉娜总算理解自己为何非得特地被找来开会。这确实不是隔着通讯线路就能说的事。

    「这个组织究竟有什么功能?我听说额前叶皮质和思考与判断力有着密切关系……既然那里出现新的脑细胞,就代表思考能力受到影响?」

    「我们USNA的魔法研究员之间,支持这样的假设:大脑并非独立的思考器官,真正的思考主体是灵子情报体,也就是『精神』。大脑接收来自精神的情报、将肉体的情报传送给精神,是一种通讯器官。」

    科学家露出客套的笑容,摇头同应坐在正前方的高阶武官提出的这个问题。

    「依照这个假设,佛玛浩特中尉的大脑形成的新神经构造,可能和至今未曾下载的未知精神机能相互连结。」

    列席者再度浮现不知所措的表情。其中,沉思的莉娜举手要求发言。

    「少校,什么事?」

    科学家催促莉娜发言,但她无法立刻开口。三秒过后,莉挪才以极度吸引男性目光的朱唇,编织出这个问题。

    「……博士,这种未知的精神机能,是否可能是从外部干涉意识的未知魔法?」

    科学家间不容发地回应。

    「我想,希利邬斯少校是想提出佛玛浩特中尉遭到控制的可能性,但是很遗憾,这种可能性不存在。虽然是假设,但精神与肉体无疑是一对一的配对。即使能干涉他人的精神,应该也不会连大脑的组织构造都影响得到。除非使用改造他人精神构造的魔法。」

    「改造他人精神构造的魔法」这段话,使莉娜回想起某个魔法师的传说。但是这个魔法师已经死亡。这个人历经长达二十年的住院生活,没有结婚生子就辞世了才对。

    莉娜微微摇头,重设自己的思绪。

    ◇ ◇ ◇

    现在还是下午上课时间,但三年级已经是自由上学。三年级的一男一女,无视于被束缚在教室或实验室的一、二年级学生,悄悄在没有他人的社办见面。

    不过,场中完全没有甜蜜的气氛。即使两人的家长认为他们迟早会结婚也一样(虽说如此,也只是诸多配对的候补选项之一)。

    理所当然地,这场密会即使是「密会」也不是「幽会」。克人与真由美是各自代表十文字家与七草家来到此处。

    「但我心想,为什么我们要刻意挑这种地方?」

    「抱歉。我判断这是最不引人注目的方法。十文字家目前想避免刺激四叶家。」

    「毕竟我家和四叶家,从两个月前开始就是以现在进行式维持冷战状态。真是的,都是那个贼老爸多此一举。」

    真由美忿恨地低语,克人见状不禁失笑。

    「原来七草也会这样说话。」

    「哎呀,让您见笑了。这样很不检点?」

    真由美装模作样地撒了个娇,于是克人的失笑变成苦笑。

    「我和你打交道的时候,经常觉得不被当成男性看待。」

    「这是误会吧?十文字在我认识的男性之中,最具备男子气概。不过啊……」

    「事到如今无法成为那种异性关系了。」

    「毕竟从入学至今三年,我们是彼此的劲敌。」

    两人低声相视而笑之后,同时一改先前的表情。不过在相视而笑时,两人之间也洋溢着沉重的紧张感,所以气氛称不上有所改变。

    「十文字,我要转达家父……更正,转达七草家当家七草弘一的口信。七草家希望和十文字家并肩作战。」

    「听起来真危险。不是『协调』,直接就是『并肩作战』啊……」

    克人暂时停顿,以视线要求说明。真由美当然打算说明到对方理解状况。

    「关于吸血鬼事件,你知道多少?」

    「只知道新闻报导的程度。我家的棋子没七草家多。」

    克人可以解释为谦虚的这番话,使得真由美稍微放松嘴角。

    「毕竟十文字家的宗旨是一夫当关。而依照只有人数多的七草家掌握的消息……」

    真由美语带玄机般停顿。

    而且在克人催促之前说下去。

    「吸血鬼事件的牺牲者是报导所说的三倍整。到昨天为止确认有二十四人牺牲。」

    即使是克人,也不得不对此感到惊讶。

    「……都是发生在东京周边?」

    「都在东京都内,而且集中于都心。」

    克人双手抱胸,陷入沉思。

    真由美默默等待他开口。

    「七草家掌握到警方没掌握的受害者。而且出现受害者的地方,是有限的狭小区域……受害者是七草家的关系人?」

    「一半是对的。警察没掌握到的受害者,都是和我家有合作关系的魔法师。除此之外的受害者,也确认都拥有魔法师身分,或是具备魔法天分。例如魔法大学的学生。」

    「换句话说……」

    克人的表情出现肃杀气息。

    「凶手的下手对象是魔法师?」

    「……十文字,你有点恐怖。」

    但他的表情似乎对女高中生过于刺激。这是真由美装出来的还是真心就暂且不提。

    「唔……抱歉。」

    而且即使是装出来的,也足以让克人消沉。

    「还不晓得这桩连续杀人案的凶手是单独犯案还是多人犯案,总之这个『吸血鬼』确实是以魔法师为目标吧。」

    克人开始隐约洋溢起莫名的哀愁感,但真由美毫不安抚就面不改色地回到正题。她的本性果然是「小恶魔」无误。

    「从时间顺序来说,首先是魔法大学的学生与职员受害,我们家调查这个案子的关系人反遭对方打倒,而且受害程度在这段时间扩大。」

    「确实不能置之不理。」

    克人深深点头回应。他的表情各处依然残留着真由美造成的打击。

    「没有什么线索吗?既然对方的能力足以危害七草的魔法师,那么可以推测应该是强化兵或魔法师,而且很有可能是外国人。在案件发生时间前后入境或来到东京的外国人之中,是否有人有嫌疑?」

    真由美摇头回应克人的询问。七草家应该也有相同看法,并且已经调查过了。

    「不过,说到在案件发生前后入境的外国人……」

    真南美说到这里支支吾吾,但看到克人催促说下去的视线,就半犹豫地说下去。

    「有不少USNA的魔法师留学生或魔法技术员入境。本校也来了一名交换留学生……十文字,你觉得她可疑吗?」

    「我觉得可疑,但她应该不是凶手。」

    克人毫不思索就立刻回应。

    「我不认为完全无关,但应该可以暂时扔着不管。」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看来真由美也不是真的怀疑莉娜。真由美没什么自信地看着下方。见状,克人问了她一件在意的事。

    「但如果是这种状沉,我觉得更应该也请四叶协助。」

    这次轮到真由美为克人这个中肯的提议板起脸。

    「其实我也觉得应该这样……但毕竟是我们违反不成文约定。除非父亲主动道歉,否则应该没机会和好。」

    「但令尊却不打算向四叶谢罪吗……考量到弘一阁下与真夜阁下至今的恩怨,我不是无法理解……但是,四叶的态度很难得强硬到这种程度。」

    四叶讲好听是走自主独立路线,讲难听就是唯我独尊路线(但唯我独尊原本绝对不是负面意义),一直维持着「不在乎其他家系做什么事」的立场至今。四叶如同鬼上身般,专注于提升自己的能力,只靠魔法力就和七草家并列为十师族之首,即使在十师族之中也堪称异端。

    四叶背地里究竟在搞什么鬼,克人有时也感到毛骨悚然,但是就他所知,四叶即使如此也不会摆出足以令师族会议分裂的明确敌对态度。虽然不方便对真由美说,但对立的种子大多源自于七草家。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克人的这个想法大概显露在脸上吧。

    「我也不清楚细节,不过……」

    真由美像是不情不愿般地开口了。

    「那贼老爸似乎偷偷介入国防军情报部某个和四叶挂钩的单位,结果东窗事发……」

    「……原来如此。」

    这样就可以理解四叶的态度为何如此强硬。面对露出一副随时会咬牙切齿的表情的真由美,克人只能如此附和。

    现在的真由美心中,大概满是对父亲的恶言咒骂吧。经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真由美总算恢复平静的表情,再度正对克人。

    「所以,你意下如何?十文字家愿意和七草家并肩作战吗?」

    真由美连询问的语气都变得郑重。克人立刻点头同应。

    「我们就携手合作吧。」

    「虽然是老样子……但你同应得真快。」

    克人毫无迷惘的回应,使得真由美傻眼地低语。

    「我刚才也说过。既然得知是此等事态,十文字家也不能置之不理。」

    克人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就乱了分寸。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