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卷 来访者篇 中 第十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来访者篇 中 第十一章

    「它」位于黑暗之中。

    明明意识清醒,身体却无法动弹。

    眼睛睁不开。

    耳朵听不到。

    嗅觉与触觉也没有运作。

    「它」若是人类的话,大概会在这半天发疯。但「它」并不是人类。基于「一般意义」甚至不是生物。

    「它」可以永远等下去。因为「它」没有寿命概念。「它」在意识清醒之后,一直思考自己寄宿于什么东西、自己是什么东西。为了探索真相,让自己逐渐渗入自己寄宿的容器。

    「它」立刻明白自己是什么东西。是谁让寄宿在这个空容器的自己得到意识,这种问题根本无须思考。正因为是空空如也的容器,所以不会受到其他杂讯意念的干扰。

    「它」理解到自己为何「诞生」。接下来只需等待得到行动能力。

    静心等待的「它」,忽然感觉到一股活力注入「容器」。

    「它」迅速掌握「躯体」。这方面的知识已有预先蓄积于「头脑」。虽然和「上次」的状况不同,但幸好「它」不记得当时的事。将「头脑」里四处飞窜的电流转换为想子讯号读取,是「上次」也有的经验。「它」即使不记得也知道怎么做,而且幸好这个容器储存大量的想子。

    朝内侧发送的想子讯号,以渗透想子的己身读取。「它」成功地学会了这具身体的使用方法。「眼」看得见、「耳」听得到。手指、双手、双脚可以动。这样就可以让「那个人」使唤自己了。「它」得到可以随心所欲驱动的身体,好想将这份喜悦显露在脸上。

    ——然而,表情并未改变。这具身体不具备打造表情的功能。所以「它」以获得的头脑一边寻找「那个人」,一边试着以「自己的能力」表达喜悦。

    ◇ ◇ ◇

    二月十五日。

    第一高中校内不同于昨天的浮躁空气,洋溢着奇妙的困惑。

    这个事件并非和全体学生有关。反倒和大多数学生没有直接的关系。

    即使如此,这份困惑乘着好奇心的涟漪,眨眼之间扩散到全校。

    达也是在午休时间,还没用餐时就来到事发现场。

    他并不是表现出爱凑热闹的天性。是面识的一年级同学(这个人是货真价实的「当事人」)不断拜托之下,才不情不愿地跟着过来。

    「啊,司波学弟。」

    五十里认出达也,以听起来松一口气的声音叫他。

    「五十里学长,辛苦了。中条学姊也被找来?」

    达也称为「中条学姊」的人不用说,当然是梓。之所以没有称她为「会长」,是因为达也心中「学生会长即真由美」的印象过于强烈,没有其他用意。五十里身旁当然由花音陪伴。仔细看向人群,也看得见社团联盟总长服部的身影。

    「因为这个现象造成许多学生的不安……」

    梓本人不安地回应。她虽然被找来,但这件事似乎不适合由她处理。

    「不过如果是事实,我觉得高中生没办法处理。老师那边怎么说?」

    达也讲到「如果是事实」时,拉他前来的同学传来一股不满地噘嘴的气息,但达也实在不认为是事实。

    3H(Humanoid Home Helper:人型家事辅助机械)——亦即机械人偶居然露出了笑容,释放魔法力。

    如果只是人偶露出笑容,应该不会如此受到关注。实际配备有表情更换功能的人型机械已经试作成功。如果没安装这个功能的P94型真的换了表情,就某方面来说是异常事态,但不熟悉机械技术的人肯定不会太在意。而且魔法科高中生大多不熟悉魔法系统以外的纯机械技术。

    然而,原本应该不会变换表情的人偶却挂着微笑施展魔法,就是魔法科高中生不可能忽视的灵异现象。

    他们使用的魔法是「超自然」现象,却不是「灵异」现象。或许正因为他们操作超常法则,才会对于脱离这种法则的现象感到恐惧与不安。

    「廿乐老师直到刚才都在调查,但他说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

    「也无法否定?」

    「是的。」

    如此回答的五十里,脸上的为难神色更加明显。

    「从P94的躯体观察到高浓度的想子痕迹。老师说是从躯体胸部中央对外释放。」

    五十里的回应令达也蹙眉。他会质疑也是理所当然吧。

    「3H的胸部是电子脑与燃料电池的存放区吧?从哪一边释放的?」

    3H的构造是头部安装通讯元件与主感应装置,左右胸口各一颗燃料电池,电子脑安装在燃料电池中间,骨架里是情报传输线与能量输送管。

    既然是从胸部中央释放,来源应该是电子脑……

    「是电子脑的所在区域。真是的……这也太优秀了。」

    答案正如预科。达也好想和五十里一起叹气。

    虽说是理所当然,但电子脑没有释放想子的功能。电流讯号与想子讯号需要感应石才能进行双向转换。3H只不过是家庭自动化系统终端装置,没必要安装感应石。实际上也没安装——理应如此才是。

    「……会不会是这里的成员改造过?」

    达也说的「这里」是机器人研究社。他们交谈的地点,是分配为机研社办的机库。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达也这个问题听起来一点都没当真,结果得到的回应夹杂着干笑声。

    无聊的玩笑话,完全没发挥转换心情的功能。

    「而且也侦测到灵子痕迹。不过无法确认灵子源头位于内侧还是外侧。」

    「因为灵子观测机器的性能,比想子感应器粗略得多。」

    达也嘴上随口带过,但五十里补充的这个情报,强烈刺激他的思考能力。

    达也脑中建构出超乎常理的假设。他以意志力克制差点失控的思绪,暂时将这个关于源头的假设塞入意识一隅。

    「控制的部分没有异常吧?比方说会擅自乱动……」

    「噢,这部分到目前还没有。现在依然按照指令处于待命状态。」

    后方传来想要搭话的气息。大概是深雪与穗香担心达也就这样没吃午餐而买来餐盒。

    「所以我要怎么做?」

    但达也还没和五十里结束讨论。要是没确认自己被找来的用意,就没办法安心用餐。

    「想请你检查P94的电子脑。CAD是结合电子技术与魔法技术的代表性机械,而且你是本校最精通CAD软体的人材。至少我这么认为。在九校战……」

    五十里说到这里,可能是事到如今才察觉围观学生的视线,而压低音量。

    「在九校战曾经发生『电子金蚕』的案例,想请你确认是不是混入类似的东西。」

    「原来如此。」

    达也总算明白五十里在担心什么。

    若是潜伏型的延迟术式,先不提表情变化,或许可以让人偶看起来像是使用了魔法。虽然会让人质疑做这种事有什么用,但随兴犯案的可能性也不是零。

    「我明白了。不过在这里无法充分检查,我想借用维修室。」

    「没问题,我立刻申请。」

    这声回应是来自于梓。她正如自己所说,熟练俐落地操作行动终端装置,接着松了口气,抬起了头来。

    「校方准许使用维修室了。时限到第四堂课下课为止。」

    意思是暗示我跷课?达也在心中如此吐槽。

    附带自动调校功能的CAD调校机,设置在名为「试机室」的房间。学生或教职员通常都用这个房间调校自己的CAD。

    维修室不只是用来将CAD配合使用者调校的房间,也可以进行CAD本身的改装或调整。这里的机器可以进行详细的设定变更或简单的改造。不过这些机械属于高度专业,难以操作,因此很少人使用。达也将P94搬到这间维修室。

    同行的除了五十里与梓,还加上深雪、穗香、艾莉卡、雷欧,干比古、美月等固定班底。委托达也处理这件事的同学,不晓得是被大有来头的坚强阵容震慑,还是处于这群小团体之中觉得不自在,早早就匆忙逃离现场。

    花音学深雪她们去福利社购物,服部赶走多余的看热闹学生。即使服部自己也是看热闹的一员,他依然允许自己与艾莉卡、雷欧等人列席,他复杂的个性由此可见。不过这应该不算缺点。实际上,五十里与梓就因为少了许多看热闹的视线,表情变得稍微放松。

    「总之,方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五十里表示可以先吃,达也恭敬不如从命地吃着三明治,首先要求正确的情报。

    「我只知道校内的传闻。」

    拉达也过来的同学也没有充分说明状况。

    「事情的开端是在今天早上七点整。」

    五十里点头认同达也的要求很中肯,以制式化的语气开始说明。

    ——二月十五日,早上七点。

    机研机库保管的3H,通称「琵库希」的P94型,经由外部的无线通电,从待命状态恢复运作。Humanoid Home Helper——简称3H的家事辅助机器人,具备以内部电源重新启动的定时功能,不过考量到燃料电池的负担,建议启动时使用外部电源。

    琵库希在学生还没上学的这个时间清醒,是因应自我诊断程式的执行。3H的使用说明书建议机器人每天正式运作之前要跑一次自我诊断程式。一般家庭很少遵守这个步骤,不过机研借用的P94也兼为测试用途,所以忠实遵守说明书要求的所有事项。

    如前面所述,机库没有学生。自我诊断的状况,是以安装遥控应用程式的伺服器自动监控,机体则是以机库里的监视器确认是否有异常举动。

    自我诊断程序没有发现异常就结束。程式本应就此关闭,3H也将再度恢复待命状态。

    然而,理当没有异常的3H,并没有按照既定程序停止功能。

    自我诊断程式关闭之后,P94开始和伺服器通讯,试图连结校内学生名册的资料库。

    遥控应用程式判定系统很可能感染恶意程式,发出强制停止指令。不只是3H,只要是以电子脑控制的机械,强制停止指令比所有指令都优先。只要使用的是设计理念正常(不允许机械失控)的作业系统,不可能在软体层面抗拒这个指令。

    如果是军用机械,可能会内建阻绝遥控指令的装置,但民生机械并不会安装这种硬体。P94当然也没有安装。就算为了转移到安全停止动作的程序,必须花点时间才能完全停止,也不可能无视于指令本身。

    即使如此,琵库希依然没停止运作。

    P94后来也持续向伺服器提出连结要求,直到伺服器端关闭无线连结才停止异常运作。

    监视器记录到琵库希在异常运作时,脸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

    「当时是一副按捺不住,期待已久的表情。」

    五十里如此总结时,旁边的梓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应该是那张笑容令她感觉毛骨悚然又恐惧。原本不可能变换表情的机器人偶要是露出这种脸,达也肯定也会觉得毛骨悚然。

    「后来我也有检视P94的记录档,发现它确实接收到强制停止指令。不,虽然难以置信,但要是记录档正确,P94的电子脑已经执行强制停止指令。」

    达也听完这番话,深思片刻。

    「……电路层面本应停止的P94之所以会继续运作,在于电子脑以外的某种东西发出非电子指令的讯号控制机体。而且操纵的可能是想子波本身,或是伴随想子波的魔法力量。」

    「不愧是司波学弟,正是如此。不只是廿乐老师这么说,我也觉得只能如此说明。」

    「明白了……我检查看看。」

    依照刚才所说,机体被新型病毒感染是最妥当的推论,但这样无法说明「笑脸」。达也犹豫是否要在五十里与梓面前使用「视力」,不过一切似乎要等「看过」才能开始。

    「琵库希,解除待命模式。」

    达也向坐在自走式台车(正确来说是坐在固定于台车上的椅子)的少女型机器人下令。

    命令立刻生效。换句话说,语音指令的功能正常。昵称为琵库希的机体张开双眼,从椅子上起身之后深深鞠躬致意。

    「请问有何指示?」

    琵库希的嘴唇微微蠕动,流畅说出启动时的既定话语。

    无须建构文法,平顺播放预设的制式字句。虽说如此,语气听起来比以前更像人类。

    「我要阅览今天早上七点以后的操作与通讯记录。仰躺在台子上进入检修模式。」

    「请出示管理者权限。」

    达也这个命令需要管理者权限,琵库希的回应也是预设的制式反应。

    琵库希没走下台车,因此她(?)从稍微高于达也的位置注视着他的双眼——这当然是套用在人类动作时的形容方式,实际上应该是注视整张脸。在这个距离进行虹彩认证的技术还没进入实用阶段。

    然而,达也并未登录为琵库希的管理者。因此不可能靠脸通关(以脸部认证通过保全系统),非得提出得到授权的证明。

    实际上,达也胸前口袋别着证明管理者权限的卡片。

    所以琵库希的视线原本不应该朝向达也脸部,而是胸前口袋。

    即使如此,琵库希的视线却固定在达也脸上没有移动。

    这段停顿的时间,形容为「凝视」最为合适。

    不只是达也或梓,在所有人觉得「不太对劲」的时候,琵库希动了。

    她嘴里编织出「找到了」的细微声音。

    以堪称慎重的脚步走下台车。

    在下一瞬间扑向达也。

    (不可回避!)

    达也脑中闪过思绪。

    (威胁度:低。)

    这是压缩过的思绪。

    ——达也从正面接住比自己矮一个头以上的琵库希躯体。

    考量到会用在民宅里,3H是以轻量材质所打造。

    扑过来的冲击不强。肯定和平均标准的成年女性扑抱力道差不多。

    响起无声的尖叫声。

    琵库希的双手稳稳搂住达也的脖子。

    换句话说,真的是从正面拥抱。

    包含达也本人,所有人都说不出话。

    「哑口无言」应该就是用在这种场合吧。

    这种程度的惊讶支配着室内。

    机器人居然进行如此热情的情感表现,根本不可能——

    「……哇,连机器人都会迷上司波学弟啊。」

    没有目睹震撼一瞬间的某人,打破这股笼罩室内的沉默。

    刚刚进入房间的花音,以冷淡的声音吐槽。

    麻痹的情感以此为契机,接连重新启动。

    达也感受到芒刺在背的视线。

    正后方传来近似暴风雪的冰冷怒气。

    最早从当机状态恢复为常态的是深雪。

    但现在的她是否可以形容为「常态」,并不是毫无争议。

    「……没想到哥哥居然有玩娃娃的嗜好。」

    「深雪,总之你先冷静下来。」

    如果只有穗香投以责备视线就算了,达也万万没想到妹妹也冤枉他花心(?)——平常就预料这种事的「哥哥」,肯定在这方面有点不正常。

    「不是我主动抱它,是它抱我。」

    「凭哥哥的身体能力,应该能轻易躲开才是。」

    达也若想躲开确实办得到。3H的机械最大动力,限制在成人女性的平均力气以下,以免失手破坏家具或餐具。更重要的是避免一不小心伤害到拥有者的家人。

    「要是我躲开,不就会撞到你?」

    即使如此,达也依然没躲开,原因在于深雪位于正后方。达也和琵库希有体重差距,所以它扑过来也接得住,但如果是深雪很可能被撞倒在地。

    「喔喔,原来达也在那一瞬间计算到这种程度?」

    「这种事一看就知道吧?」

    雷欧以一副随时会敲手般的声音表达惊讶之意。闻言,艾莉卡随即便以一副「现在还讲这什么话」的语气吐槽。

    「……非常抱歉,我说得太失礼了……」

    另一方面,不知道背后真相(应该说没有思考到这么多)的深雪双手按着嘴角,意气消沉地为自己的错误道歉。只是她虽然看起来沮丧,也隐约透露一丝喜悦。

    「不提这个,将琵库希处理一下吧。」

    此时总算重新启动完成的梓,以有些顾虑的语气提议。

    达也俯视依然紧抱自己不放的琵库希,露出愧疚的笑容。

    「琵库希,放手。」

    达也一声令下,以软性树脂包覆的机械手臂随即微微颤动——这肯定只是马达启动时的反作用力吧。

    琵库希听话地乖乖松开双手——之所以看起来依依不舍,肯定只是看错。

    仰望达也的双眼似乎注入火热视线,肯定只是多心。

    明明这一切肯定只是错觉——达也却不知为何无法无视。

    「取消变更模式的指令。琵库希,坐在台上。」

    「遵命。」

    琵库希这次立刻遵从指示。基于常识,这应该解释为达也这个命令不需要管理者权限。但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异常动作烙印在眼底,琵库希看起来仿佛因为是达也下令才会乖乖遵从。

    「美月。」

    接着达也呼叫的是美月。

    「什……什么事?」

    完全抱持旁观心态的美月突然被点名,声音不禁高八度。

    感到意外的不只是美月本人,五十里与花音也投以疑惑的目光。

    「美月,帮忙看看琵库希的内部。麻烦干比古帮忙防护,以免美月受到太大的伤害,」

    「……你认为琵库希被某种东西附身?」

    如此询问的干比古,声音下意识地压低。

    「居然说『某种东西』,干比古,你选择的说法真是拐弯抹角。」

    达也同样没有直接回答,却足以传达他的预测。

    干比古取出符咒代替(校内)禁止携带的CAD,注入意念。

    美月似乎也明白达也的想法了。她神情紧张又有点害怕,但还是好好注视着琵库希,同时取下了眼镜。

    美月的双眼睁大。

    琵库希在她开口之前产生变化。

    模仿人类打造的面具,产生表情。

    存在经由「被看见」而定型——这或许也是这种现象的一例。

    「有东西……是寄生物。」

    某人倒抽一口气。

    美月以外的所有人,各自以不同方式表达惊讶之意,各自摆出架式提防。

    「可是……」

    美月的低语还没结束。

    「这个波形是……」

    美月蹙眉发出「唔~」的声音苦恼思索之后,忽然转身。

    「咦,什么?」

    她的视线投向穗香。

    美月凝视穗香好一段时间之后,视线在穗香与琵库希之间反覆来回。

    「这个波形……很像穗香同学。」

    美月编织出这个结论。

    「咦咦!」

    穗香惊声大喊。

    「……怎么回事?」

    花音率直地将疑问说出口,但如此疑惑的不只她一人。

    「寄生物受到穗香同学思念波的影响。」

    美月面对理所当然的惊讶与疑问,难得以果断的语气回应。

    「那个……意思是它被光井学姝控制?」

    「不,我认为不是这种连结。」

    美月摇头回应五十里的问题。

    「并不是穗香同学和寄生物之间有连结,感觉是寄生物复制了穗香同学的意念。或许应该形容为穗香同学的『心意』烙印在寄生物上。」

    「我没做这种事!」

    「美月并不是说穗香刻意这么做。」

    达也安抚着差点陷入恐慌的穗香。

    「对吧,美月?」

    「啊,是的。我觉得不是刻意使然,近似于残存意念。」

    免于产生恐慌了。

    但是疑问完全没有解开。

    「残存意念……换句话说,光井同学某种强烈的想法,被凑巧漂浮在附近的寄生物复制?然后附在琵库希身上?还是说,光井同学的意念烙印在藏身于琵库希的寄生物上……?」

    干比古这段话是用来整理自己的思绪,本质上是自言自语。

    但他说完之后,穗香慢半拍地突然低下头。

    她以双手掩面。

    从指缝窥视到的脸,比平常红得多。

    看来她心中有底。

    在某人出言询问之前……

    『正是如此。』

    当事人本人(不对,这时候应该称为「本体」)告知答案。

    『这名女性对这名男性的意念特别强烈,使我觉醒。』

    琵库希的嘴唇模仿人类说话时的动作。

    但是这番「话语」不是传入耳中,而是在意识里响起。

    「主动型心电感应?」

    「看来残存想子的真面目不是魔法,而是超能力。」

    达也回应梓的低语,走到琵库希正前方。

    「你有可能使用语音沟通吗?」

    『我可以理解他人的语音。不过,这具身体的发声器官难以操作,因此请容我以心电感应传达意识。』

    「因为那不是器官,是装置。是说,你辨识我们语言的能力很高,怎么学会的?」

    『我有继承前宿主的知识。』

    「你果然是当时的寄生物?」

    『寄生物——我们确实是那种东西。』

    「你们可以用这种方式更换宿主啊。至今牺牲了多少人?」

    『牺牲——我对这个概念有异议。无法回答「几人」这个问题。我不记得那件事。』

    达也与琵库希里头的寄生物进行对话时,没人打算插嘴。

    所有人都紧张地屏息,注视眼前的一人加一具。

    「意思是多到记不住?」

    『不是。我们更换宿主时能够继承的,只限于脱离宿主人格的知识。和人格相关的记忆会在更换时失去。』

    「原来如此。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你们不知道前宿主是什么样的人,不记得换过一人、两人甚至更多人。」

    『正是如此。您的理解是正确的。』

    「看来你也可以像这样,除了回答问题还述说感想。你们也具备情感?」

    『我们具备自我保存的欲望。』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具备好恶,用以判断对于保存自我有益或有害。」

    达也说到这里暂时停顿。

    「但我不打算在此时此地讨论情感源头。」

    他立刻继续询问。

    「该怎么称呼你?」

    『我们没有名字,所以请以这具个体的名称「琵库希」称呼我。』

    「你也可以从电子脑抽取知识?」

    『自从掌握这具身体就做得到,但是关于个体名称,您刚才就使用过。』

    「那么琵库希,你和我们敌对吗?」

    『我专属于您。』

    「专属于我?为什么?」

    『我想归您所有。』

    琵库希——寄宿于其中的寄生物,朝达也投以更加热情的视线。

    『我是基于她——个体名称「光井穗香」的这份意念,从休眠状态觉醒。』

    后方响起无声的尖叫,接着某张被捂住的嘴发出呻吟声,传入达也耳中。

    达也转头一瞥,发现深雪与艾莉卡一起按住穗香的嘴。

    『我们会受到强烈意念的吸引,以该意念为核心形成「自我」。』

    「强烈意念?无论是哪种意念都可以?」

    『不。只有高纯度的意念可以产生我们的自我。』

    「你说的『高纯度』,是指基于单一欲望的意念?」

    『正是如此。以你们人类的话语来形容,「祈求」这个概念应该最为接近。』

    达也没问琵库希是以何种「祈求」觉醒。毕竟他已得到答案,而且再问一次只会导致自爆。然而达也明明没问,琵库希却热情地诉说自己的根源。

    『想为您竭尽所能。』

    达也身后的呻吟声变得激烈。

    『想成为您的助力。』

    后方传来挣扎乱动的气息。

    『想服侍您。』

    大概是挣扎力道相当猛烈,压制的人也开始气喘吁吁。

    『想归您所有,想将一切奉献给您。这就是让我清醒的「祈求」。』

    如果穗香没被捂住嘴,大概会放声大喊吧。

    『如刚才所述,前宿主的「记忆」已经消灭,因此我不知道是何种意念将「我」拖进这个世界。而且如今我的核心由「想归您所有」这个欲望构成。因此我专属于您。』

    后方响起三个人「咚」一声倒地的声音,大概是穗香终于害羞过度再也站不住,拖着深雪与艾莉卡一起倒下吧。

    但是达也并没有对穗香的害羞情绪起反应。

    「我很感兴趣。」

    达也现在的意识没有「感性」,是以「理性」填满。

    「我很意外你们具备自我,也意外你们始终处于被动的立场。换句话说,你们并非自愿来到这个世界?」

    『我们原本只是存在于某处而已。「愿望」是由宿主所赐予。』

    「听来真刺耳。总之,之后再找机会追究责任……琵库希,我可以当成你服从我吧?」

    『这是我的「愿望」。』

    「那么,你就听从我的命令。今后没有我的允许,禁止使用超能力。更改表情也是一种念动力吧?这也禁止。」

    「如您……所愿。」

    琵库希以生硬的声音回应,如同以这句话主动证明。

    她的脸上失去笑容,成为原本以机械骨骼覆盖的面具般的表情。

    然而,这张面具般的表情,看似浮现妖艳的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