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卷 来访者篇 中 第十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来访者篇 中 第十二章

    「没想到魔物居然会附身在机器人上头。」

    「大概因为是人型吧。天底下居然有这种付丧神。」(注:日本相传物久成精的妖怪)

    深雪依然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达也同样以不愿相信的语气回应。

    兄妹对话的场所不是自家客厅,是自动驾驶车的车上。这辆车不是市民共用的通勤车,是达也的私人用车。名义上是父亲的车,但买车的钱来自托拉斯·西尔弗的收入。

    即使利用通勤车的费用便宜得和半世纪前的公车差不多,达也依然有一辆自用车的原因,是基于接送深雪时的保安需求,以及为了「镀金」。

    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深雪是名门后代,换句话说就是「千金小姐」。而且还是相当高级的大小姐。

    学校之外的才艺课程也不可或缺,这是千金小姐的素养。

    多亏四叶的特殊背景,深雪还不需要像真由美那样得在社交场合露面,不过在上流阶级专用的教室学艺时,即使是一对一的课程,也得维持某种程度的体面。

    这辆高级车当然具备自动驾驶控制的人工智慧,还具备军用车辆等级的防弹、耐热、吸震功能。打扮为外出造型的深雪,在车上以不符合华丽服装的灰暗表情继续询问。

    「那么哥哥……您有什么打算?」

    「你的意思是要怎么处理琵库希?」

    另一方面,达也虽然穿上深色外套,却很难称得上正式,就某种意义来说是高中生会有的打扮。他脸上浮现不上不下的表情,如同想要苦笑却失败。

    「毕竟不能带回家,应该会适当地编一些借口,在学校打听情报吧。」

    「……您不带回来?琵库希不是这么期望吗……」

    深雪以暗藏畏惧的声音询问。

    「不可能让她踏进家门。」

    如此回答的达也,这次姑且露出算是笑容的表情。

    「我们几乎不晓得寄生物的生态与性质,也完全无法保证那个寄生物没说谎。」

    「妖怪不会说谎,只有人类会说谎」这个通俗说法,因为「天之邪鬼」这个说谎妖怪的存在而出现漏洞。不说谎的妖怪与说谎的妖怪都只存在于童话中,但达也不相信,当时在场所有人都没怀疑附身在琵库希的寄生物所说的话。

    「『感应到穗香的意念』这个主张并非完全没有根据,因为美月看见的『形体』可以作证。但除此之外都只是她的片面之词。我们不晓得她拥有什么能力,不可能准她深入和我们接触。要是琵库希可以和其他奇生物通讯,在我们睡着时呼朋引伴,将是最坏的结果。至少要确认她是否有联络其他个体的手段,否则甚至不能贸然询问。」

    深雪听到达也以平淡的语气果断回应,脸上的阴影逐渐散去。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即使询问,也无法确定是否能相信她的回答吧?」

    「这方面和询问人类俘虏时一样。只能由我们判断她所提供的情报真假。」

    深雪的表情还有点紧绷,却已经拭除如同薄纱覆盖的担忧神色。

    ◇ ◇ ◇

    这是一幢规模不大,却超脱平民观念的气派西式建筑。达也在门口进行护卫交接。

    虽说是交接,也只是确认对方的长相。

    深雪上钢琴与礼仪课的这间教室(或许应该形容为学校)禁止男性进入。即使是上流阶级的随身护卫也无法获准进入。

    「我会一如往常,等时间到了就来接你。」

    「好的。我等您来迎接。」

    所以必然会进行这样的对话。

    顺带一提,迎接时间是两小时后。在这种时间回家是不上不下的做法,因此达也大多在附近餐饮店打发时间。

    达也以导航适度地挑选一间适合家庭聚餐的餐厅入内。即使是主要贩卖酒精饮料的店,达也只要打扮得成熟一点就不会吃闭门羹,但他今天没这种心情。

    晚餐已经在家里吃过,所以达也只点饮料。只点饮料就坐将近两个小时,一般来说是令店家感到困扰的顾客,但他每次在任何一间店等待深雪,都会点比较高价的餐饮。这样应该就不用担心遭到预料之外的挖苦。

    要是店家不给好脸色看,只要视而不见就好。

    达也坐在窗边座位,没打开书籍网站,就只是以手托腮眺望着窗外。

    看起来像是心不在焉。

    达也自己也没有专注于某些事物的念头。

    但他现在的状态,和一般所说的「心不在焉」完全相反。

    他不是在集中意识,是扩散意识。

    扩张再扩张,知觉以自己与深雪为两个焦点,布满该区域的每个角落。

    不是从空中,而是从情报体次元俯瞰。

    不是复数焦点的椭圆球形空间,是和物理距离无关,以因果律连结强度定义的关系空间。达也以「眼睛」专注观察这个空间。

    不放过任何危害深雪的事物。

    他拥有这对「眼睛」,因此可以超越性别限制,独力胜任护卫妹妹的工作。

    但他并非平时就能具备这样的「视野」。平常下意识进行的行为,如今他以自己的意识进行,因此更加强化。

    若身体位于突然发生的因果关系——「偶然」频繁产生的物质次元,视野却放在关系空间,肯定会动不动就受伤。正因为处于这种能够静心「观测」的状况,才能将意识转移过去。

    虽说是关系「空间」,却不代表存在着这种次元。

    是一种认知架构,一种「观看方法」。

    此外,虽说是「关系」,也不代表以红线、黑线或锁链相连,只不过是可以读取具备因果关系的情报。若是想像方式不同,或许看得见丝线或锁链,但依照达也的想像,是看透隐藏在认知焦点所在的事物后方,具备因果关系的存在或事象。

    这种做法在原理上也可以预知未来,但达也还只能读取「现在」以及最长二十四小时之前的「过去」。相对的,这是非常有效的索敌方法。识别「敌人」的范围与精度,足以匹敌甚至胜于先天的远距离透视技能。

    达也的视野,显示出进逼而来的敌方情报。

    不是针对妹妹,是针对他自己。

    (我真是失职的护卫。)

    自己成为目标,反而会让护卫对象暴露于危险。「护卫失职」并不完全是自虐发言。

    不过,没发出声音的这句细语,并未包含失意或反省等任何情绪。

    ◇ ◇ ◇

    瓦吉妮雅·巴蓝斯上校接到部署完成的报告,微微点头。

    为了本次的作战,她先分析目标对象的生活模式,发现袭击机会少得夸张而愕然。

    因为对方完全没有孩子应有(?)的夜游行径。

    目标对象每天晨训前往的地点,是不能贸然出手的忍者道场(许多美国人依然只有这种程度的理解)。

    目标连续两个周日都骑机车外出,但即使跟踪也会立刻被甩掉。就算使用监视卫星,也依然完全查不出去向。

    经过两周的观察,只确认他绝非普通的高中生。视为特殊部队的干员更能让人接受。这个质疑协助确定对方就是目标(正确来说是假设),所以本次调查并非完全白费工夫。

    目标和妹妹在一起时的棘手程度,已经由希利邬斯少校证实。目标长时间独处,而且逃走可能性不高的机会——今晚就是极少数的机会之一。

    「希利邬斯少校,你听得到吗?」

    巴蓝斯直接以通讯机呼叫,于是莉娜立刻回应。她依照预定在附近公园待命。

    作战如下所述:

    「STARDUST」成员伪装成强盗闯入餐厅,发动不会致命的攻击。要是可以当场抓到就直接掳走;若遭到反击则是一边交战一边逃走,引诱目标前往少校等待的公园。

    虽然计划简略,但是在不确定要素太多的条件之下,即使拟定缜密计划,也只是向上呈报时比较好看,并不实际。巴蓝斯在极为实际的实战中学习到这个道理。

    对奕是因为看得见对方所有棋步,高度缜密的战术才会管用。

    (只担心STARDUST在第一阶段就全军覆没……)

    不过这种可能性极低——巴蓝斯强行克制自己的不安情绪。

    STARDUST即使是确认作废的失败品,也是灌注USNA魔法工学技术的强化魔法师。他们不可能在五对一的状况下,被十几岁的少年全部打倒。

    若她的预料正确,对方是不为人知的战略级魔法使用者。但是以大规模破坏为目的的战略级魔法,大多在对人战斗时派不上用场。具备那种破坏力的战略级魔法更是如此。应该要抱持同归于尽的决心才会使用。

    除非使用布里欧奈克之类的特殊道具。

    (假设真的全军覆没,STARDUST所有记录都已删除,对方不可能查出身分。)

    所以即使作战失败,也不用担心受到影响。上校以此将自己的思维做个了断。

    她下意识不去思考墨菲定律的问题。(朱月:墨菲定律主要内容是: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 ◇ ◇

    莉娜和巴蓝斯上校讨论结束之后,在公园停车场的厢型车上,进行战术魔法兵器「布里欧奈克」的最终检查。

    为她制作,只有她能使用,却连身为USNA魔法师部队总队长的她,也不能以一己之见使用的超级兵器。虽然是可携式兵器,最大威力却匹敌战舰主炮,拥有此等破坏力还能自由控制功率与射程。这把超乎常理的兵器,外表是长约四尺、略粗的棒子。

    靠近手边的三分之二和网球拍握柄差不多粗,前端三分之一是大了两圈的粗圆筒状,交界处有一根十字交叉的方形短棍,是她刚好可以握住的宽度与厚度。

    虽说检查,但这把武器纯粹以魔法力驱动。

    甚至不是武装一体型CAD,是魔法兵器。

    布里欧奈克不只没具备电流动力,甚至没有弹簧动力。当然无从进行机械层面的检查。这里所说的检查,只是让武器在即将发动魔法的状态待命,并且确认反应。

    从这个道具的性质,就知道构造无法制作得过于复杂,看起来洋溢着手杖、长枪或棍棒之类的气息。莉娜带着这样的布里欧奈克,觉得自己像是变成奇幻小说(或是游戏)的女主角,内心五味杂陈。

    说到五味杂陈……

    (虽然不是怀疑上校的能力……但这个计划会顺利吗?)

    老实说,莉娜质疑这种粗糙的作战是否对达也管用。

    过于复杂的作战不适合用在实战。莉娜也能理解这一点。

    不过,仅有五名「STARDUST」级的术士负责本次作战的大前提,莉娜觉得要撑下去有难度。甚至担心很可能立刻全军覆没。达也拥有和四名STARS队员(即使只是卫星级)交战且技高一筹的实际经验。

    莉娜一开始也认为达也虽然是棘手的对手,但深雪更难应付。

    如今,这种想法完全消失。

    她现在毫无瞧不起达也的想法。

    直到最近,莉娜总算觉得自己当时失手绝对不是粗心。

    摆脱虚张声势的心态之后,就发现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令人毛骨悚然。因为她察觉自己完全不晓得对方做了什么。

    ——将「舞刃阵(Dancing Blades)」化为尘土的魔法是什么?

    ——让「炽炎神域」失效的技术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时,她单纯认为是分子结合遭到破坏。

    认为是术式被中和。

    但莉娜思索怎么样才做得到这种事的瞬间,她的思绪冻结了。

    她察觉做不到这种事。

    至少包含自己在内,STARS没人做得到。

    破坏分子结合还做得到。

    要让炽炎神域失效就……

    中和魔法时,术士干涉力必须超过该魔法。

    即使承认达也的干涉力高于身为天狼星的莉娜,但当时深雪的魔法也在作用中。

    在那个领域,莉娜的「炽炎神域」和深雪的「冰雾神域」相互拮抗。

    即使使用反向术式撞击也只会抵销效果,不会中和魔法。要中和魔法就非得让改写魔法式的术式起作用。

    换言之,若达也当时使用的手段是中和魔法,他发挥的干涉力就是莉娜的两倍以上。

    莉娜想到这里时,止不住身体的颤抖。

    若达也做得到这种事,代表他甚至拥有隐藏此等实力的技术。

    若他不是以中和的方法让魔法失效,只可能是直接破坏魔法式。

    莉娜也知道使用高压想子流撞击,借由冲击破坏魔法式的手法,但当时没有这种反应。

    不是以外力冲击,是直接干涉情报构造加以破坏——如果是STARS副总队长班哲明·卡诺普斯少校,或许会看穿达也使用的魔法是「术式解散」。但莉娜不晓得术式解散这个魔法。

    年纪轻轻(或许形容为「年幼」更适当)就加入STARS的她,不同于一般的少年少女,实战经验相当丰富,却因为时间被实战占据,相对的在知识层面有些不足。相较于一般的(魔法科)高中生,她当然知道更多不同的事情,但知识总量是以学习时间决定上限。即使记性再好,没学过的知识也不可能存在于脑中。

    莉娜抱持的不安,源自学习时间不足导致她缺乏经验扩张能力。若要追根究柢来说,她要担任STARS总队长还过于年轻。

    或许可以说是显露出能力至上主义的弊端。

    这方面至今并未产生负面作用,但这次是在国外出任务,而且是在缺乏支援的状况下,莉娜得应付达也这种以质弥补实战机会的量,又习得丰富知识与技能的战士。这使她为至今偏重实战的做法付出代价。

    ◇ ◇ ◇

    达也并不好战。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而且实际上他只限于某些条件才会主动引发争端。具体来说,只限于必须保护深雪安全或名誉的场合。

    就算这么说,他也不是无抵抗主义者。达也同样也有和年轻人一样(?),觉得战胜是保护和平的必要手段。

    (五人吗……)

    停在道路对侧的厢型车里,敌人做好随时冲出来的准备。达也确认人数后稍微犹豫。

    如果想逃离这里,应该逃得了。车子晚点再遥控叫来就行。

    达也一秒做出结论。

    他以桌上的终端机结账之后起身。

    对方应该是看见这一幕,厢型车的门匆忙打开。

    达也迅速走向店门口。

    餐厅玄关位于厢型车正前方。

    戴着类似滑雪露眼头套的五个蒙面人站在路面,达也几乎同时走出店门口。

    从头套露出的眼睛颜色各有不同,分别是蓝、红、黑、褐与灰色。

    如果是以彩色隐形眼镜伪装成外国人犯罪,那他们做得相当彻底,但应该不是如此。他们想隐藏外表的意图反而不强吧。或许是有自信即使长相曝光也不会被查出真实身分。

    达也像是抢先般站在袭击者面前,似乎使得他们困惑。

    不过,双方的互瞪没有持续太久。

    达也行动了。

    不是前进、不是后退,是从对方身上移开目光,沿着步道行进。

    传来一股目瞪口呆的气息。

    达也不改脚步,远离他们。

    在五公尺的距离拉长到十公尺时,袭击者们回过神来。

    举枪的细微声响传入达也耳中。

    不是冲锋枪造型的大型CAD,是将CAD组装在冲锋枪的武装演算装置。

    他们光是使用这种装备,就如同承认自己是USNA的魔法师。

    东西欧各国或新苏联,都不使用构造如此复杂的武器。

    除了美军,大概就只有日本的独立魔装大队会使用这种设计精细的武器吧。

    从展开的启动式就知道,这种魔法赋予的效果,是让矽化合物的软性子弹于发射时带电,并且在命中时放电。算是一种电击枪吧。看来他们受命活捉达也。

    达也已经将右手伸入怀里,握住CAD的握柄,手指挂在模仿扳机设计的按键上。

    达也就这么背对着蒙面人们扣下扳机。

    接着迅速转身,朝路面猛蹬。

    达也在开始冲刺之后,才听到冲锋枪零件散落在柏油路面的清脆声响。

    在敌方惊愕得僵住时拉近间距。

    敌人的僵硬症状,直到达也进入空手攻击的间距才解除。

    达也心想他们受到的打击也太大了,但这或许是在所难免。

    要以魔法干涉已经受到他人魔法影响的物体,干涉力必须明显高于对方的魔法力。要是术士身体直接接触该物体,干涉难度就更为大幅提升。这就是CAD或武装演算装置号称几乎不可能以魔法直接破坏的理由。

    然而,如果他们是基于这种理由而惊讶,那就错了。

    他们原本要使用的魔法,是对子弹赋予带电与放电效果的魔法。魔法作用于子弹,不是枪。虽然枪身和CAD相连,但是闭锁块与撞针是独立于CAD的机构。

    原本为了保养而制作为方便拆解的枪枝部分,对于达也的魔法来说很好处理。

    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受到打击的原因,或许在于如同昔日的日本人有日本刀信仰,美国人也有枪械信仰。

    达也当然不只是悠哉思考这种事。

    他只是看见对方惊讶的表情,脑中反射性地掠过这种思绪,意识则是对焦于如何攻击进入间距的敌人。

    达也没有理由留活口。

    不过,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街。

    即使不是繁华区,又是夜晚,路上依然有人行走,各处也设置街道监视器。要是下杀手似乎会引发各种麻烦事。

    就算这么说,既然肯定有人监视,达也就不想展现太多次「分解」魔法。部分分解最好也是别用为妙。

    达也如此心想,才会刻意拉近间距。

    他以掌心往前打。

    目标是腹部。

    不花时间瞄准心窝。

    掌打命中的同时,使用闪忆演算。

    发动的魔法是振动系。

    振动波会从接触的掌心打向对方躯体——本应如此。

    但达也的魔法被反弹。他不是以手的触感,是以「眼睛」看见而得知。

    他立刻往旁边跳。

    感受到一阵风从下往上卷。

    戴着黑色光泽指节套环的敌人,朝他的残影一拳往上挥。

    达也钻过对方身旁绕到后方,再度击入振动波。

    从死角使出的这一招,使得男性倒地。

    话说回来,对方的魔法抵抗力值得惊讶。

    达也是经由身体接触,朝着情报强化铠甲弱化的部分击入魔法,对方却以反射性发挥的干涉力抵销。即使是从虚拟魔法领域所施展的威力较差的魔法,一般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防御。

    (调整体——不对,是强化人?)

    敌人重整态势发动攻击。达也向后跳躲开,连结敌方身体情报调查真面目。

    扭曲到不只是基因改造程度的构造情报,肯定是后天反覆强迫强化的结果。

    (这些家伙为什么在这种状态还能动?)

    达也至今「看过」几百个濒死的人,知道他们处于随时丧命都不奇怪的状态。

    他们比起开枪或挥刀,更适合躺在医院病床打点滴。

    即使如此,却具备此等活力。

    如同即将燃烧殆尽的流星。

    这正是被地球捕捉的星尘焚身释放的光辉。达也不认为自己应付这种程度的敌人会输,却不晓得这种超常对手会多么乱来。

    即使得冒些许风险,也应该早点了断。

    达也如此改变方针,在意识之中迅速描绘未来蓝图。

    ——继续往后跳,拉开距离,将手伸进怀里的CAD。

    ——在抽出CAD的同时,发动部分分解四次。

    ——这样就能确实阻止对方行动。

    状况凑巧在达也这份构想定型的同时发生。

    「他」闯入战局。

    千叶修次在慌张。

    他没预料到居然会突然在街上开打。达也的理论成绩优秀,他从这份资料先入为主地认定达也个性慎重。

    这里是中等高度大厦三楼露台,距离他监视与护卫的少年约八百公尺。调查书记载少年能敏锐地感应气息,所以他刻意保持距离,却造成反效果。

    他心急到不想从阶梯冲下楼。

    而是抓起武器跳下去。

    修次就这么朝路面猛蹬。

    已经习得神足魔法(原本是仙术技法)的修次,短跑速度最高达到时速一二〇里。

    如果是这种距离,跑步比驾车更快、更迅速。

    抵达所需时间约三十秒。

    他在途中感应到振动系魔法发动两次。

    看见袭击者背部被掌打命中而倒在路面。

    原来那个少年会使用魔法武术——修次在心中低语。

    这是调查书没记载的情报。

    这不是明明知道却需要隐瞒的情报,所以应该是情报部也没查出来。

    看来少年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底牌。

    修次心中对「司波达也」这个监视对象(现况转变为护卫对象)的兴趣逐渐高涨。

    他究竟能战斗到何种程度……

    不过,要确认这一点得找其他机会。修次是公私分明的人(他如此自认)。

    他按下手上武装演算装置的按键。

    短棍变化为小太刀。

    这是千叶家开发,开始导入警界的新产品,修次改良性能作为自用。

    比起「雷丸」或「大蛇丸」这种高性能的独特武器,他更喜欢方便替换的泛用武器。

    武器终究是道具,是消耗品。何况名刀也可能因为使用者而变成钝刀。

    修次被誉为「在三公尺之内是世界最强实战魔法师之一」。他使用普通武器,是自负于己身实力的另一种显现。

    他要护卫的少年大幅往后跳。

    少年所应付的部队的相关报告书浮现在修次脑中。

    对方是「STARDUST」——隶属USNA军的强化魔法师,不,是魔法生物兵器。无法承受调校与强化,推测肯定会在数年内死亡的魔法师组成的敢死队。STARDUST分成不同组别,各自朝不同性质特别强化。修次从情报得知,少年正在交战的集团,是特别强化近距离战斗的士兵。

    既然活不久,就不能枉死……被赋予这种方向的心态,肯定是一种洗脑,但修次不认为是歧途。如字面所述搏命完成使命(不是信仰)的态度,甚至令他产生共鸣。

    不过,对方也因此非常棘手。

    死士是这个世界最难应付的士兵。

    即使少年实力再强,这个担子对于高中生来说也过于沉重吧。

    修次介入达也与STARDUST之间。

    达也掌握到有人监视他,也知道是不同于USNA军的势力。

    但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就介入,超出达也的预料。他原本推测对方始终只会旁观。

    既然他背对自己,代表他至少在这时候不是敌人吧。

    从对方闯入战局时的侧脸,达也就知道这个人物是谁。

    是艾莉卡的二哥。

    但达也不知道他出面协助的理由。

    「司波同学。」

    他主动搭话出乎达也预料。

    「我叫千叶修次,是你同班同学千叶艾莉卡的哥哥。」

    他主动表明身分,也出乎达也预料。

    「这里由我应付,你退后吧。」

    他终究没说明详情,但现在也不是这种场合。

    「谢谢您。」

    既然他说交给他处理,达也没有异议。

    达也迅速后退时,修次背上传来像是期待落空的气息。

    或许他预料会听到「我也要打!」这种回应吧。

    很抱歉,达也没这么任性。既然专家要他退后,他只会乖乖退后——只要对他有益。

    修次突然闯入,只让对方疑惑了数秒钟。

    除了已经倒地的一人,四名蒙面人不知从哪里取出手枪瞄准修次。

    现代魔法是重视速度的技术体系,CAD是因应需求的解答。

    即使如此,比起非得处理启动式、构筑魔法式的魔法,解除安全装置扣扳机还是比较快。既然距离这么近,也不需要花时间瞄准。

    这群人应该相当惯于实战。比起依赖魔法这种特殊技能,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迅速排除障碍的手段。他们并非完全放弃魔法不用,而是同时处理移动系魔法——让飞翔物体静止之魔法的发动程序,大概是要防止对方使用射击武器。

    以枪为矛、以魔法为盾。

    这群人依照两者的特性灵活运用。回想起来,他们应该是受到「活捉」这个命令的束缚,才无法对达也发挥原本的战斗力。他们原本的战斗方式肯定是二话不说击毙对手。追求合理性的战斗风格,足以打倒大部分的敌人。

    只是,千叶修次并非普通的对手。

    修次比他们扣扳机的速度更快拉近距离。除了进逼过去的当事人之外,其他人肯定以为修次消失了。连达也都必须集中注意力才跟得上这个速度。

    小太刀在擦身而过的瞬间出刀。刀尖以黑色线条加框。

    对方握着手枪的手,手腕以下的部位落地。小太刀的刀尖产生左右推压的排斥力场,撕裂皮肤、扯开肌肉、截断骨骼。

    不晓得这群人是否发觉,修次在挥砍瞬间发动了加重系魔法「压斩」。

    三人无视于同伴的哀号,将枪口重新对准修次。

    子弹贯穿修次的残影。

    修次以玻璃破碎声与惨叫声为背景音乐,拉近间距。

    明明还不到神速的程度,士兵们却无法瞄准。

    实像与虚像在他们的视野重合。

    在后方观看的达也,要是同样以极近距离对峙,他没自信完全捕捉修次的实像。

    分身的真相,在于反覆冲刺与停止。

    修次反覆进行冲刺、停止、转向、冲刺、停止,在对方视网膜产生残影。

    剑之术理原本就讨厌停止,也就是讨厌「停滞」。除去琐碎的理论,停滞代表筋肉的僵硬,停下双脚的动作会使得腿部肌肉僵硬定形,成为陷入停滞状态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是只以肌力行动为前提。

    修次以魔法管制「触发」,也就是躯体的首发动作,使他能从完全停止的状态毫无延迟地切换为最高速。

    不过这种事说来简单,实践起来极为困难。

    在武术世界,动作快于思考是理所当然的事。甚至有人说,若是无法在思考前行动,就无法成为一流武者。

    修次现在所做的事,是在身体超越思绪行动之前,更早发动魔法。

    这么说来,刚才的「压斩」也是瞬间发动、瞬间结束。别说是对手,连旁观者都察觉不到。这样对手根本看不出端倪,无法拟定对策。

    这种切换、开关的速度,肯定就是千叶修次让消息人士宣称他在全世界位居前十名的技术精髓。达也如此认为。

    达也分析修次的实力时,蒙面男性们全被剥夺战力。

    修次放下握着小太刀的手。

    虽然没有解除警戒,但似乎稍微放松。

    达也亦然。

    达也走向修次,想对他的协助致谢。

    达也走到第三步,就受到强烈危机感的袭击。

    修次可能也感觉到了。达也压低身体与修次握起小太刀的动作几乎同时。

    紧接着,灿烂的光束袭向修次。

    小太刀迎击这道光束——高能电浆光束。

    光束在命中刀身的前一刻左右分开。

    应该是在刀尖形成的「压斩」排斥力场,扭曲了电浆的激流。

    但是不足以阻绝电磁波的影响。

    光束消失。

    不可思议的是,电浆光束在命中路旁并排的建筑物之前就消失了。

    修次维持握起小太刀的姿势,伫立在原地微微颤抖。大概是极近距离照射到电磁波造成肌肉痉挛吧。如同全身被高功率的电击枪命中。

    达也看向推测的光束发射地点。

    远处,因为夜色而模糊的车道中央。

    在街灯下朦胧浮现的身影。

    深红的头发、金色的双眼。

    蒙面魔法师「安吉·希利邬斯」将手杖般的物体指向这里,以引诱的眼神看着达也。

    (待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