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一卷 来访者篇 下 第十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来访者篇 下 第十七章

    没有感官能视认妖魔主体的莉娜,也感觉得到它毁灭的样子。「情报」的聚合物在停止——冻结之后粉碎。既然成为魔法师的条件是可以操作位于情报体次元的想子情报体,那么身为最高阶魔法师的「天狼星」,不可能没察觉随着寄生物主体毁灭而喷发的大量想子。

    「Lunar Magic(月之魔法)……?」

    而且就算自己无法使用干涉精神的魔法,以莉娜的魔法感受性,也可以从引发的结果推测使用了什么魔法。

    月之魔法指的是英语圈魔法师的精神干涉系统魔法中,尤其用来攻击精神、对精神造成直接伤害的魔法,源自系统外魔法之中最有名的魔法之一——精神攻击魔法「Luna Strike」。

    在精神干涉系的系统外魔法之中,Luna Strike是罕见将程序公式化的魔法,STARS「一等星」级都会学习Luna Strike的术式,借以习得如何应付使用这种魔法的魔法师。

    莉娜当然也数度目睹Luna Strike,基于这个经验,即使她无法理解首度看见的悲叹冥河个中机制,依然能正确推测这是对精神造成直接又致命打击的魔法。

    而且,也知道是深雪使出这个魔法。

    「能使用这么强力的Lunar Magic……深雪,你……不对,你们兄妹究竟……」

    莉娜瘫坐在地面,愕然低语。

    要是在决斗时动用这个魔法……这个想法没有在她的意识里明确成形。惊吓过度的情绪依然占据她的内心。

    其实,深雪此时也处于类似的状态。

    她半身沉浸在忘我之渊,依偎在达也胸口。应该是因为久违地绞尽全力使用魔法,加上首度目睹达也视野的庞大情报量而晕眩,

    气氛险恶的两人心智失常(?)的状态是最佳机会。达也取下耳朵的通讯机关机。

    「莉娜,刚才看到的光景,不准对外透露。」

    俯视的视线、低八度的声音、高压的语气。

    「什……什么嘛,突然这样……」

    如果是平常的她,这种高压的说法应该会造成反效果。但是正如达也的预料,现在不是平常的她。

    暴露在沉重的压力之下,紧绷的紧张情绪承受过度的负担时,当前的目标突然消失,因而陷入一种虚脱状态。这是最适合「说服」的状态。

    「相对的,关于安吉·希利邬斯的真实身分,我发誓会三缄其口。本誓言不只适用于我与深雪,也适用于这边和今天这件事相关的所有人。」

    莉娜迟迟没回应。

    蓝色的眼眸直盯着达也俯视的双眼。达也看出她逐渐恢复思考能力。

    义务感。

    猜疑心。

    保身。

    自我辩护。

    各种思维掠过了莉娜双眼,试图在她心中(基于心理学层面)合理化。达也没有精神分析的造诣,也没有精神感应的技能,所以并不是很明确地理解,却基于直觉知道,莉娜试图让自己接受这件事。

    莉娜的内心纠葛没有持续太久。

    「……我没有权力拒绝吧?」

    「没那回事。」

    达也否定莉娜隐含死心念头的话语,却没说她拒绝的话会如何。

    猜疑将会孕育出不安。并未说出口的话语,应该说「并未说出口」的这个行为,推了莉娜最后一把。

    「好啊……既然你愿意保密,对我也不是坏事。我不会说出达也与深雪的事……反正应该不会有人理会。」

    最后一句话只在嘴里低语,所以达也听不见。他也没有回问。

    他横向抱起深雪双脚依然使不上力的身体。妹妹突然回神在怀里挣扎。「安分点。」达也如此命令之后背对莉娜。

    只是背对,没有踏出脚步。

    就在莉娜觉得奇怪,正要对达也开口时……

    「莉娜。」

    达也反而先叫莉娜,

    「还有什么事?」

    这句话光看字面可以解释成莉娜不耐烦,但她的声音没有字面那么不悦。

    直到刚才那股陷入绝境的气氛,如同祓除心魔般消失。

    「如果莉娜想从STARS退役……」

    「啊?」

    「如果你想辞职不当军人,我想我帮得上忙。不,我自己没什么力量,但我知道几个熟人应该能提供助力。」

    「达也?你在说什么?」

    莉娜无法回应「多管闲事」而生气,也无法回应「说什么傻话」一笑置之。

    「我并不想离开STARS……不想辞去『天狼星』的职务。」

    只是诧异地如此回应。

    「这样啊。」

    达也没有回头,以简短的话语回应她,踏出脚步。

    「达也,等一下!为什么要问这种事?」

    莉娜大声叫住达也,但达也到最后都没有回头。

    「我刚才胡言乱语了,抱歉。」

    他只留下这句话就远离。

    虽然是理所当然,但随侍达也的机械人偶也没看莉娜一眼。

    只有被达也抱着的深雪,隔着哥哥的肩膀朝莉娜投以关心的眼神。

    ◇ ◇ ◇

    达也的身影消失在夜晚树荫的黑暗之后,莉娜骤然回神。

    她察觉自己动也不动地注视达也的背影,连忙从地面起身。

    自己的双眼为何追着达也的背影……脑中浮现这个质疑的莉娜用力摇头。

    (是因为达也说那种奇怪的话。一定是这样。)

    直到注意到这件事,真的都只是以目光追着他的背影。

    自觉己身行动的下一瞬间,感觉心跳加速、脸颊发热。

    其实这只是被自己的思绪拖着走造成的「误会」,但莉娜陷入某种作茧自缚的情绪,不可能以客观角度冷静分析这样的自己。现在的她囚禁于类似吊桥效应的心理状态。

    莉娜为了从并未存在的「爱慕之意」转移注意力,试着随便找别的事情思考。结果思绪自然被刚才的疑问吸引。

    达也那个无法理解的提议。

    他为什么要讲那种话?莉娜再度歪过脑袋。

    因为自己处分被魔物入侵的同胞时,表情与身影看起来很难受吗?

    若是如此,莉娜认为这是天大的误解。

    朝「自家人」举枪,确实心痛。

    (……不过,比起成为魔物活下去,不如让他们安息。)

    莉娜觉得这样比较慈悲,相信这样会成为当事人的救赎。

    因为她学习到人类灵魂的尊严,就是如此尊贵的东西。

    ——这确实是难受的工作,却是一定要有人担负的职责。

    ——我不打算逃离这个岗位。

    ——既然拥有强大魔法力的魔法师坠入魔道,讨伐他们的工作就应该交给最强的魔法师天狼星,换句话说,只有我做得到……

    (……只有我?)

    不过,莉娜的思绪在意外的地方碰壁。

    除掉失去理性的魔法师,避免出现新的牺牲者。这个任务,确实是最适合由她这个最强的魔法师执行。

    莉娜对此深信不疑——以往是如此。

    如今,她知道并非绝对如此。

    即使她没做,那两人也会帮忙做。

    她不用留下难过的回忆,无须被杀害同胞的罪恶感苛责,国籍不同的那两人也会——

    (原来如此……所以我才会迷惘、慌张。)

    这一个月左右一直停留在脑中的阴霾,似乎突然散去。

    即使我没做,也会有人帮忙做。

    对于莉娜来说,这是出乎意料的发现。

    原本以为已经既定、已经无法改变的未来,其实是可以选择的。莉娜明白了这一点。一直认定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眼前却突然出现叉路——真要举例的话,就是这种期待与不安。

    莉娜明明总算刚摆脱一个迷惘,意识却完全混乱。

    ◇ ◇ ◇

    达也前往的地方,是成功封印的两具寄生物倒地处。不过已经有客人先抵达该处。

    两个集团正在对峙。

    一边是黑衣集团,由脸上刻着岁月痕迹的深深皱纹,姿势却依然笔挺的老人所率领。

    另一边同样是黑衣集团,由身穿奢华黑色连身裙的娇怜少女所率领。

    虽说是对峙,却并非抱持敌意互瞪。至少少女率领的集团,没对老人率领的集团展现敌意。恐怕是因为主宰这个集团的少女,并未对老人抱持敌对意识。

    少女看向老人的眼神,反倒是怀着敬意——至少外在的表现是如此。

    「九岛阁下,很荣幸见到您。」

    少女走到老人面前,以看起来优雅的动作屈膝致意。但是虽然优雅,却没有贤淑的印象。她眼中蕴含的光芒过于强烈,不足以评定为贤淑。

    「小女子是黑羽亚夜子。在四叶忝居末座,担任当家真夜的使者。」

    亚夜子抬头露出甜美的微笑。

    挑衅又吸引人的妖艳笑容。

    但对方毕竟是九岛烈,并不为所动。

    「是四叶女士的代理啊。难怪年纪轻轻却如此能干。看来你知道我是谁。还是说我应该做个自我介绍?」

    九岛在熟人(并非交情好的意思)面前是使用「真夜」这个称呼,但在公开场合,对方是同列、对等的十师族当家。「四叶女士」这个称呼方式,是表明他在此时此地,将年龄如同孙女的亚夜子视为对等的「敌对者」。

    「不,小女子不会提出这个惶恐的要求。」

    九岛眼中蕴含和意图相符的目光。但是,亚夜子面对这样的目光,并未改变自己娇怜又无惧一切的态度。

    「话说阁下,毕竟时间不太充裕,想和您打个商量。」

    这样的态度可以评为性急,但九岛老者并未明显表露不悦情绪。虽然他觉得不到没时间的程度,但同样想尽早完成工作。

    「说来听听。」

    「谢谢您。」

    老人大方点头,亚夜子再度以装模作样的动作鞠躬,接着笔直仰望老人的双眼。

    「恕小女子冒昧,小女子明白阁下想将这里受到封印,名为寄生物的魔物带走。但说实话,当家吩咐小女子的任务,也是将封印完成的寄生物带走。」

    「喔……」

    九岛眼中的目光更加强烈又犀利。

    正面承受这道目光的亚夜子,虽然脸上微微露出了畏缩的样子,但她的表情立刻被倔强的笑容给涂满。

    「——幸好在场封印的容器有两个。不如阁下与小女子各带走一个,您意下如何?」

    亚夜子维持强势的笑容,正面承受老人的目光等待回应。

    九岛突然笑了。

    愉快地笑出声音。

    「哎呀哎呀……了不起。记得你应该还是国中生才对。」

    亚夜子没将自己的年龄告诉九岛。九岛这番话的言外之意,是他在亚夜子自我介绍之前,就已经调查亚夜子的底细了。

    但这次亚夜子没表现出乱了分寸的样子。包含自己在内,九岛烈将四叶家的棋子调查得一清二楚也没什么好奇怪。她有这种程度的心理准备。

    既然知道九岛烈会来到这里,对方不知道这种程度的事反而不可思议又不自然。

    「好吧。这次就维持友好关系,彼此各带走一个吧。」

    「阁下,谢谢您。」

    亚夜子表情没变,在内心松了口气。

    亚夜子没有高估自己的魔法力。她不像达也只能使用特定的魔法,却也不像深雪是万能型,反倒是擅长与不擅长的领域划分得很清楚的魔法师。而且她不太擅长近距离直接战斗的魔法。要是和曾经被称为「世界最巧」的魔法师正面交锋,她不认为自己有胜算。

    地上的猎物有两个。亚夜子为这个巧合献上无言的感谢。

    然后——

    (达也哥哥,托您的福,看来我可以顺利达成任务。)

    事实上,达也并未答应协助,更何况亚夜子甚至并没有提出协助的要求,但亚夜子依然趁机在心中低语。

    ◇ ◇ ◇

    深雪在达也怀里绷紧身体,缩了起来。

    无论她再怎么恳求,达也只有今天不打算从怀里放开妹妹。深雪并不是特别娇小的女性,体重也不轻。即使达也受过再多锻炼,一直抱着她应该会觉得重。但达也抱着深雪身体的手臂抖都不抖,甚至非常用心地抱着她,即使山林地面剧烈起伏,也没让深雪感觉晃动。

    若是从平常的言行举止,深雪主动积极追求亲密互动或许比较自然。但深雪甚至没搂住达也的脖子,只将双手放在自己胸前紧握,忍受着羞耻的情绪。

    沉默好难受。

    不是难过,是胸口不舒服。

    这样下去似乎会停止呼吸,心脏似乎会破裂——从外人看来,应该会傻眼地觉得「太夸张了」,但深雪本人相当不知所措,以发热的大脑拼命寻找话题。

    「哥哥,莉娜她……」

    最后找到的主题是这个。

    达也在意莉娜的程度非比寻常。至少超越对普通朋友的关心。

    深雪知道这一点,所以老实说,她不太想在哥哥面前提到莉娜的话题。

    但她现在立刻想得到的话题只有这个。

    「嗯?」

    「莉娜她……会好好接受哥哥的说法吗?」

    何况莉娜现在也很在意深雪。

    「不知道。我不可能知道。因为我不是她。」

    达也的语气之所以隐约透露莫名自嘲的感觉,大概是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吧。

    深雪当然知道哥哥那番话不是单纯的多管闲事。即使就深雪看来,善良又直性子的莉娜也不适合从军。或许这不是深雪该挂念的事,但看见莉娜就非常为她担忧。

    「莉娜有她的难言之隐吧。无法随心所欲驾驭自己,并不是只限她会有的烦恼。」

    「即使如此,哥哥还是向她伸出援手吧……?为什么?」

    「『为什么』的意思是?」

    深雪自觉话题突然朝向没预料到的方向,也知道要打住话题只能趁现在。

    但深雪没打住话题。

    「哥哥……为什么想帮莉娜?因为对莉娜……抱持特别的情感?」

    达也听到妹妹这番话瞪大双眼,不过真的只是一瞬间的反应。

    「看来你在各方面有所误会……」

    达也洋溢着苦笑般的气息,但是表情非常正经。看起来至少想诚实回答妹妹的疑问。

    「深雪刚刚说我只对莉娜这样,不过我是第一次和莉娜这种立场的人交流。因为至今接触到的军人尽是比我年长,选择从军为职业的人们。」

    他逐一、仔细地解除误会。

    「我对莉娜抱持的情感不是你想的那种。直截了当来说,我只是认为莉娜离开STARS,将来行事会比较方便。可以的话希望她不只脱离军方,还搬到这里住,最好归化日本。」

    从达也这番话感觉不到虚假。两人正在像这样零距离感受着彼此。若是哥哥的话语有半点虚假,深雪有自信看穿。

    「当然,我也不是不同情她。基于某种意义而言,我和莉娜很像。或许应该形容为我们是同类比较恰当吧。」

    达也的双眼看着远方。

    「我与莉娜都是被迫处于『现在的立场』,实质上没有别的选择。我能成为一高的学生,也可说是我硬抢到手的『选择』,但我觉得莉娜大概连这种琐碎的选项都没有。」

    虽然眼神依然落在深雪身上,焦点却落在更远的地方。

    「我迟早会创造没被赋予的选项并且选取。会抛下被分配的『工作』,离开被赋予的舞台。如果莉娜抱持相同的期望,我想基于同类的情谊提供助力,不过……」

    达也欲言又止,将视线焦点移回深雪,露出尴尬的笑容。

    「看来,似乎是我……多管闲事了?」

    达也语气停顿是有原因的。

    至今缩在怀里的深雪搂住他的脖子,以近乎窒息的力气紧抱。

    达也不由得放开抱着妹妹的手。

    就算这么说,也并非放手让深雪落下,而是轻轻让深雪从双脚着地,这大概是植入身体的下意识动作吧。

    深雪即使双脚着地,也没放开搂住达也脖子的手。

    「这不是什么多管闲事……哥哥的这份关怀总有一天……不对,在不久的将来,一定就会传达到莉娜的心中。」

    达也感觉妹妹在怀里编织的话语,直接渗入自己的胸口。

    「因为,莉娜经过这次的事件,肯定对『现在的自己』抱持了『质疑』。莉娜虽然有点单纯,却是聪明的孩子。和哥哥如此深入来往之后,不可能没抱持任何疑问。」

    「居然说她单纯,真过分。」

    深雪抬起头,达也将双手移到她的肩膀。

    兄妹彼此相视而轻声一笑,和乐融融地并肩踏出脚步。

    ——不知道该说身为机械却如此,还是身为机械所以如此,至今察言观色(?)而正如字面所述化为摆饰的琵库希,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 ◇ ◇

    即使是兄妹俩的温馨气氛,看到这一幕也不得不改变。

    最初封印寄生物的场所已经空无一人。封印的两具寄生物被某人带走。

    『达也同学,对不起……我自认没移开目光,可是……』

    『……达也同学,很抱歉。』

    『达也,请你别责备柴田与光井同学。我保证并不是因为她们两人松懈。我也没察觉完成封印的「容器」被带走。明明是我的封印……』

    「三位都别这么自责。我完全不在意。」

    通讯机传来消沉至极的声音、沉浸于自我厌恶的声音,以及不甘心得咬牙切齿般的声音。达也努力以开朗的声音回应。

    『达也同学……』

    回应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感激,应该是误会吧。达也的态度并非为对方着想的演技,而是真的不太在意。

    ……但还是感到相当傻眼。

    「虽然被别人坐收渔翁之利,但只代表这次对方技高一筹罢了。毕竟原本就没深入思考抓到之后怎么处置,也不应该一直执着下去。」

    正如达也所说,关于「抓到之后怎么处置」,他们没有订立具体的计划。只有漠然心想「交给干比古他家处理就好」,完全没想过封印的寄生物可以如何利用。

    基于这层意义,感觉被那些人带走较能有效活用。毕竟如果是他们,应该不会犯下不小心让寄生物逃走的愚蠢行径。

    (不过……总之,应该是早有计划吧?)

    「哥哥?」

    深雪关心地询问,大概是误会达也沉默的理由吧。达也摇手示意没事。

    深雪从达也的样子,理解到哥哥对于犯人是谁已经有个头绪。她觉得,应该是使用回溯情报的能力查出了犯人吧。

    ——达也确实也有使用「视力」,因而大致掌握到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但是在这之前,「犯人」之一就预先留讯息给达也。他感到无力主要是这个原因。

    一阵风吹过,卷起还没回归为土壤,依然残留原形的枯叶。

    达也双眼的高超夜视力,捕捉到其中混入八成是乌鸦的黑色羽毛。

    ◇ ◇ ◇

    达也和艾莉卡与雷欧的搭档会合时,修次与拔刀队都已经撤退。

    他们互相慰劳,没有互相追问发生什么事就踏上归途。

    琵库希就这样放在学校机库。

    为了进入校内,非得多花力气先翻越围栏一次再重新走正门,但艾莉卡与雷欧都没因为嫌麻烦而先回家。

    和干比古等人会合的四人成为七人组,一群人离开学校。

    时间这么晚又这么多人,在走出校门的时候,守卫还是有所怀疑。不过他们说出预先准备好的借口,表示有个仪式魔法的实验非得在这个时间进行,加上女性们耀眼笑容的威能,因此没被深入质询就成功脱离。

    就这样,漫长的一夜宣告结束。

    此时的达也还无从得知,今晚的事件将为人、魔、魔物在人类世界的暗处争斗的历史,揭开新的局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