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序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序章

    台版 转自 百度贴吧FLT录入组

    扫图:a3702222222

    录入&校对:slexan No_13五月

    设立在全国各处的十所魔法师开发研究所,各自拥有不同的研究主题。例如最初设立的第一研,他们的研究主题是为了让魔法作为最有效率的武器来使用,使直接干涉生物体的魔法进入实用阶段。第四研则试图利用精神干涉魔法,对【魔法】这种特异能力的源泉,也就是魔法师潜意识领域的魔法演算领域本身进行强化。

    第七研着重于开发集团战斗用的魔法,其成果即是群体控制魔法。至于设立在奈良,延揽了许多古式魔法师加入的第九研,他们的研究主题是将古式魔法融入现代魔法。加入第九研的古式魔法师,期待以科学改良自己继承的【古老】魔法,促使更强的新魔法诞生。但第九研的目的,始终只是撷取古式魔法要素来开发强力的现代魔法,打造出可当成兵器的优秀魔法师。

    古式魔法师最后只落得受人利用、秘术被窃取的下场,他们不可能会接受这种结果。他们会对第九研出身,姓氏有【九】的魔法师抱持敌意,也可以说是在所难免。这样的对立,依然根深蒂固地残存到西元二〇九六年的现在。

    西元二〇九六年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一。日本魔法界的长老,拥有国防陆军退役少将头衔的九岛烈,和他的长子暨九岛家现任当家九岛真言,一起造访前魔法师开发第九研究所。第九研是国立研究所,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后就关闭了,但至今依然维持研究所的功能。如今这里是九岛家、九鬼家、九头见家共同出资的【民间】研究所,研究的是现今成果比不上作用系魔法的知觉系统魔法——对外是如此。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形态。这里确实有在研究知觉系魔法,却不是现在着重的主题。研究所深处——在烈与真言被带来的大房间里,整齐排列着许多和人类一样大的人偶。四排四列。合计总共有十六具。背靠着细长柱子,被固定在柱上的这些人偶,是女性型机器人【女机人】。如果这里是3H-人类家事辅助机械的开发研究室,这应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光景了把。为了其他用途(例如军事)而开发的人类机械研究设施,也可能出现这种光景。

    但女机人并不适合出现在魔法研究所当中——从至今的常识来看是如此。

    「进入如何?」真言问完,带路的研究主任便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寄生物培养的很顺利,附着在女机人身上的成功率,也已经提升到百分之六十了。如您所见,寄生人偶已试做到第十六具。」

    「也就是说,已经达到当初预定的数量了,是吧?」

    「是的。」

    回答的研究员所展现的这种态度,原本会令人感到他是在得意忘形,但真言与烈都不在意。他的团队确实立下了足以为其感到自豪的成果。

    研究主任或许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两人的容忍态度,讲起话便更加滔滔不绝。

    「培养的寄生物基于忠诚术式的效果,目前在寄生人偶里是处于完全休眠状态,当初抵抗术式的现象也观测不到了,忠诚术式是寄生人偶实用化面临的最大课题,这部分也可以说是解决了吧。只要您一声下令,随时都可以进行性能测试。」

    主任透露期待心情的这番话超乎真言预料。他原本认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行实战的性能测试,所以闹钟并没有预先设想到这个阶段。

    「现在要进入实战测试还太早了吧?就算安装了忠诚术式,测试次数还不足以容许他们采取自律行动。」

    回应研究员这个提议的不是真言,而是烈。

    「也还不知道它们能在实验室外部稳定使用妖力到什么地步。」

    「所以才需要为此做测试」

    烈挥手制止无法接受而不肯退让的研究主任。「你知道每年八月会举行魔法科高中的校际对抗赛吧?今年将采用【越野障碍赛跑】这个竞赛项目。这是必须克服物理障碍物与魔法阻碍,来抵达重点的长程障碍赛跑。」

    主任立刻理解了烈的真正用意。

    「您要将寄生人偶当成障碍物使用对吧?」

    「因为国防军应该也没有足够人手可以投入高中生的竞赛。要是使用寄生人偶,即使被学生反击,也不会有军方魔法师受伤的情况发生。而且,只要以忠诚术式限制妖力的输出强度,也不用担心学生受重伤。这对于离开实验室之后的首次运用测验来说,是个相当好的机会。」

    「可是前任当家,运营委员会肯答应吗?要是实验内容外泄,不晓得社会大众会有何反应。考量到这一点,我认为他们应该不会点头。」

    没有被告知烈有何计划的真言以九校战运营委员为借口,表达自己担忧社会大众对于把高中生当作白老鼠一事作何反应,但是烈仍不改其坚定意志。

    「不,运营委员会他们会点头。早在挑选今年竞赛项目的阶段,运营委员会就已经屈服,并接受国防军介入。如今的他们早已没有骨气驳回我们的要求。」

    只不过,烈没有提到情报外泄时将如何应对。很明显他并不想自行负起这个责任。而且烈与真言都没有提到,万一寄生人偶挣脱限制,进而危害到魔法科高中生的时候,该如何处理。

    烈将寄生人偶运用于实验的相关细节交由儿子处理,独自回到位于生驹的九岛主屋。烈一返家就前往真言的幺子——光宣的房间。

    九岛光宣今年满十六岁,就读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二高中的一年级。原本他在这时间应该还在学校,但是他今天请病假——不对,应该说是今天「也」请病假。

    「光宣,是我。」

    烈在敲门的同时这么说,接着在室内传出有些慌张的气息之后,房门便打开了。白皙文弱的少年从门后露面。虽然五官柔美细嫩,但应该不可能被误认为女生。如果可以这样形容,那么九岛光宣就是「典型的美少年」。

    「爷爷,恕我失礼只穿这样。」

    少年以符合他容貌的清澈高亢声线,向爷爷道歉。

    「不用在意这种事。比起那个,你不躺着没关系吗?」

    烈对于这个穿着睡衣的孙子所说出的这番话,并非客套话,烈脸上刻着的担忧表情,显现出他是由衷关心孙子的身体状况。

    光宣原本打算以笑容回应爷爷的爱。

    「不要紧,已经退烧——」

    但他才正要说出「退烧了」就剧烈咳嗽,没能达成这个小小的目标。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不想让爷爷担心」的想法,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光宣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让尊敬的爷爷看见他的泪水。

    「光宣,躺着吧。」

    烈温柔抚摸咳嗽孙子的背,在光宣症状缓解的时候如此催促。

    「爷爷是。「

    光宣本想逞强,但还是打消了念头。知道自己的身体多差的他甚至无法虚张声势。结果,乖乖回到床上才是最不会让爷爷担心的做法,聪明的他明白这一点。

    孙子自行将被子拉到脖子下方盖好,烈则是搬了张椅子坐下,像是吩咐般以沉稳的声音向光宣说话。

    「光宣,就算缺席天数多了点,你也没有必要着急。」

    这是安慰,但不是一时的安抚。

    「你的魔法力在年龄相仿的孩子之中首屈一指。即使和参加九校战的魔法科高中生相比,也几乎没有学生能够与你匹敌。」

    而且也不是偏袒自家人。光宣拥有不负九岛烈孙子之名的魔法力。

    「谢谢爷爷。」

    光宣大概是知道爷爷由衷认同他的天分吧,覆盖在他脸上的忧虑消失了。烈这番话成功激励了孙子。

    不过,这番话同时也有点轻率。

    「九校战啊好想参加看看。「

    光宣不是怜悯自己,而是怀抱着憧憬如此低语。这句话重重打在烈的心上。

    「光宣」

    如果只看魔法力,光宣应该百分百会获选为九校战代表吧。但前提是能够上场竞赛。光宣一年有四分之一的日子在病床上度过,即使他获选为第二高中代表,考量到会因为缺席造成团队困扰,还是只能婉拒。

    「爷爷,请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测试实力的舞台并不是只有九校战。」

    「也对,你头脑也很好,无论是魔法师或魔工师,今后你能活跃的机会比比皆是。」

    孙子在床上露出笑容,看见此幕的烈努力藏起涌上心头的痛,朝他微笑。其实光宣想参加九校战,想在大家看得见的地方进行发挥与生俱来的才华。烈非常明白这一点,同时也明白孙子觉得这种机会不会来临。

    若身体健康,就没有必要放弃的未来。

    若是无能,就不能怀抱的希望。

    光宣的丰富才华反而折磨着他。烈觉得这样非常不合理。而且带来这种不合理结果的,不是神或恶魔这种看不到的存在。——害的孙子得背负这种凄惨命运的就是我儿子。——而没能阻止他的正是我自己。自责的念头一点一滴地侵蚀烈的内心。

    「话说回来,响子表姐今天也有来探望我。表姐说她也想见爷爷一面。」

    「这样啊。光宣,她有来探望你真是太好了。」

    「是的。」

    在烈的孙子们之中,光宣与藤林响子的感情特别好。述说响子造访的光宣,看起来真的很开心的样子。

    孙子终于露出真正的笑容,但烈反而更加可怜他,难以继续留在房内。烈在触摸孙子额头确认没有发高烧之后,站起了身子。

    「光宣,休息一下把。那么一来烧也应该会退。」

    「我明白了。」

    孙子懂事的回话,烈好不容易才露出笑容回应他,然后便离开了光宣的房间。

    烈在自己的书房,深深坐在爱用的扶手椅上。柔软的皮坐垫使他陷入了会无止境下沉的错觉当中。烈觉得坐镇在柜子上的雅马邑酒瓶似乎在向他招手。他起身前进一步,接着又再度回到椅子上,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被容许以酒精来逃避。

    烈自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然后对此感到滑稽。这应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明明发生在别人身上总是以无能为力带过,但发生在自家人身上就烦恼到愁眉不展,这叫做自私。烈原本打算如此解释,但是再怎么嘲弄、斥责自己,这份苦恼也不可能消失。烈也理解这一点。

    光宣之所以会体弱多病,其理由是基因操作的副产物。他是调整体魔法师——强化魔法因子的基因改造人。

    真言会对亲生儿子进行基因操作这种暴行,是因为他对父亲——也就是对烈抱有着自卑感所致。真言从小就一直对于魔力远不及烈这件事感到自卑。他也对于自己孩子们的天分只有稍微胜于他,在十师族中也只是平凡等级一事感到失望。

    客观来看,真言与他的孩子们都具备这十分强大的魔法力,只是找错比较的对象罢了。烈成功接受生存几率百分之十的后天强化措施,而真言没有冒这种风险也展现了充分的能力,两者的差异仅止于此。烈反复对自己的继承人这么说,但他没能说服真言接受这种说法。

    真言内心的失望转变为对力量的执着时,疯狂便住进了他的体内。既然无法自然得到具备强大魔法力的后代,那么亲手以人工方式制作就好。这种妄念囚禁了他的内心。

    将以人工授精与人工子宫技术进行有计划的交配与组合而成的九岛基因进一步改良,进而创造出最强的魔法师。以这种方式制作出来的就是光宣。表面上,光宣是真言以人工授精的方式,将己身精子和真言妻子的卵子结合为受精卵而诞生,然而实际上并非这么正经。

    光宣在基因层面的父亲是九岛真言。

    基因层面的母亲,是真言嫁到藤林家的小妹。

    换言之,光宣和响子是同母异父的姐弟——是亲兄妹生下的孩子。

    但他并非是乱伦所生下的孩子。真言没有和妹妹进行性行为,始终只是提供了精子与卵子而已。即使如此,光宣也无疑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所生下的孩子。

    没有人知道光宣的体质究竟是基因调整的疏失,还是血缘过浓造成的影响。不过这种特殊的身世肯定诅咒了光宣。

    从强化魔法力的观点来看。调整是成功的。

    在现今所知的魔法师之中,光宣拥有最高等级的素质。他的魔法力足以匹敌司波深雪与安洁莉娜两人。

    但光宣因为体质极度容易生病而无法持续发挥这份魔法力。他并非五轮澪那种虚弱体质,所以没有生病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地施展魔法。但他动不动就卧病在床,使得以魔法师身份活跃的机会大幅受限。这个幺孙不只是无法以独当一面的魔法师身份活下去,他身为调整体魔法师——以生体兵器的身份诞生,但连这份职责都无法胜任。施加在光宣身上的诅咒,是现代魔法开发走上歧途,想将魔法师打造为兵器所造成的,这是烈苦恼了十几年之后做出的结论。

    ——必须要阻止这个社会将魔法师作为兵器使用。

    ——绝对不能再让更多像光宣这样的孩子诞生在世上。

    烈不晓得是第几百次、几千次下定了这个决心。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