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三章

    十二月二十九日,星期六。终于来到达也等人……更正,深雪前往本家的日子。

    达也、深雪与水波三人吃完有点早的中餐后,便在中午前出门。

    四叶本家所在的村庄没有住址,所以很遗憾地无法使用货运系统。随身行李虽因此增加,不过实际上只有在车站上下电动车厢时需要行走,不会造成太大负担。原本就只有要带衣物与整理仪容的用品,所以不会重,只是体积会比较大。而且深雪穿的长袖和服每年都是由本家准备。

    从自家前往约定会合的小渊泽站,所需时间将近一个小时。途中没发生任何麻烦事,三人顺利抵达会合的车站。

    达也没忘记黑羽贡堪称袭击预告的那个要求,但他认为不可能在公共交通机构发动恐怖攻击。正面和政府为敌并非四叶的作风。达也预料在这之后的路途上才可能遇袭。

    迎接的车已经抵达,达也对司机也有印象。司机似乎和直到去年都在本家服务的水波有某种程度的交集,正带著笑容和她交谈。不过看向达也的双眼依然像是在看无机物。

    达也将行李箱放进后车箱之后,便前去引导深雪上车。因为要是司机看向达也的视线被深雪看见就麻烦了。达也个人希望司机可以再加强一下演技,以免造成无谓的纠纷,但小原管家管理的驾驶都是重视技术与胆量高于态度。由于不只要求司机具备开车技术,也要求他们要有万一遭遇火爆场面时可以解围的身手,所以态度有些笨拙或许也是在所难免。

    其实达也催促深雪上车还有另一个理由。因为正如他的预料,有人在观察他们。但与其说是在监视达也他们,感觉更像是在监视这辆车。

    如果四叶分家有卧底或是幕后黑手,应该不难查出这辆车是四叶本家派来接深雪的车。对方真的会做到这种地步吗?──这是达也心中毫不虚假的感想,但是无论他怎么想,现实都不会因此有所不同。

    不过,监视他们的视线比想像中的少。达也很在意这一点。感觉对方像是早就知道目的地而预先埋伏。如果情报外泄,就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而且对方目前没有出手的意思。基于自卫以外的目的使用魔法是违法行为,所以达也不能因为受到监视就使用魔法解决,就算不使用魔法手段解决也一样。在这种状况下,他只能选择尽快搭车出发。

    坐在副驾驶座的是水波。其实坐到前座比较容易监视周围,但因为水波迅速坐进副驾驶座,而且她虽然态度客气,却坚决不肯让座,达也才不得已只能在后座观察周围。

    离开城镇后才刚开始看不到民宅,对方就展开了行动。

    达也的警戒网侦测到可疑车辆。

    「哥哥,怎么了……」

    「是袭击!」

    深雪在达也出声警告之前就察觉了哥哥的变化。这让他们便于沟通,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会导致应对速度慢半拍。现在也是因为要打断深雪的话语而在应对上产生略微延迟。

    「是榴弹,前方二、后方一。」

    水波原本打算回应达也的告知,施展反物质耐热护壁的魔法。

    然而,却有毫无秩序可言又半吊子的魔法式射了过来。合计十一人份。

    对象是达也他们搭乘的自动汽车。十一人份的魔法式如同故意般打造出相克状态(毫无秩序重叠的魔法式相互干涉,妨碍魔法发动,成为类似演算干扰的状态)妨碍水波的护壁魔法。不对,并不是「如同」。十一个魔法式都调整为相同功率,由此可见对方是刻意打造出相克状态。

    达也认为这不是偶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训练就能表现的默契。

    不让对方使用魔法的魔法技能使用法。这简直是为了无法使用魔法的魔法师所开发的技术,是为了没能成为魔法师的强化实验体而开发的魔法战斗技术。

    「水波,中止发动魔法。」

    「啊?是!」

    达也不等水波回应,就将右手指向斜上方。他胸前挂著完全思考操作型CAD,手腕戴著思考操作对应圆环形特化型CAD「银镯」。

    榴弹在空中分解,失去飞翔力的零件散落在路面。

    接著射过来的第二、第三颗榴弹也踏上相同末路。

    达也等人搭乘的车从小规模的爆炸火焰旁边穿过。

    会有那些火焰是因为落地的冲击引爆了榴弹信管。幸好已经分离的主体炸药没爆炸。

    达也像是要赶走头上的飞虫般挥动左手。

    他发动的魔法是「术式解散」。

    发动到一半就被固定为相克状态的魔法式瞬间被震散。

    「回到市区!」

    达也无视坐在副驾驶座因为护卫工作被抢去而意志消沉的水波,指示司机掉头。

    但司机只是透过后照镜瞥向正从车窗伸出榴弹发射器的追击车辆一眼,无意踩煞车,也不打算打方向盘。

    司机不听达也的话,意图就这样强行突破。

    「请开回市区!」

    深雪重复哥哥的指示。

    「收到!」

    司机立刻听从深雪的命令。

    「水波,深雪拜托你了。」

    达也从怀里取出有耐热防弹功能的军用墨镜,同时对水波这么说。

    「啊……是!」

    达也以贴合脸型的墨镜隐藏长相后,又换向深雪说:

    「深雪,在车站前面会合。」

    「哥哥?」

    达也打开车窗的同时,驾驶也开始旋滑。

    这个时代的车辆彻底安装防锁死煞车系统,所以就构造上不可能侧滑甩尾,但是车上有安装自由度高的4WS,所以开车高手可以用近乎在原地旋转的回转半径转弯。这种技术在现代不叫「侧滑」,叫作「旋滑」。

    车子转弯的瞬间,达也也利用离心力跳出后座车窗。他以「跳跃」搭配「惯性控制」落地之后便分解前方袭击者的武器,阻止对方继续射击车辆。

    达也一个转身,又拆掉了想追逐深雪座车而正在回转的车辆轮胎。现场短暂响起车身摩擦地面的尖锐声响。

    达也确认载著深雪的车子开往市区之后,就前去扑向距离最近的袭击者。

    对方应该没预料到会以这种形式遭到反击。但他们反应依然迅速,也看不出他们因为枪枝被分解而陷入混乱。身穿某货运工作服的这名男性从背后抽出格斗刀,和空手的达也对峙。这把刀有附加保护手指的宽护具,形状如同加装利刃的拳套。

    (是国防陆军的强化士兵……不对,人造超能力者吗!)

    这是以不依赖枪械的格斗战为前提制作的装备,普通士兵或暴力罪犯不可能拥有这种东西。再加上刚才蓄意造成相克状态的魔法式,可以推测这个战斗员肯定是开发魔法师时造出的失败作,是没能成为魔法师的人造超能力者。

    对方拿著刀子往前刺。达也「看得见」特殊不锈钢的刀身有带电。达也在推测出对方是超能力者之前,就已经同时使用肉眼与「精灵之眼」观察对方了。这样下去,就算躲开刀刃,也会因为不自然储存的大量电荷释放──引发闪络而受创。那不是电击棒那种非杀伤级的能量,是会致命的电量。

    达也不是以毫厘之差闪过刀刃,而是大幅跳向后方。

    刀尖喷出火花,电流从刀身传向男性的手臂。

    对方大概有穿防护服以防万一,看起来未因触电而受创。男性是为别的事情受到打击。

    自己的超能力擅自违背自身意志解除──被自己能力背叛的震撼导致男性停下动作,达也则迅速冲过去以掌心攻击。达也灌入如今擅长程度仅次于固有魔法的振动波,剥夺男性的意识。

    让男性刀子擅自放电的真相很简单。达也在向后跳的同时,以细细集中的术式解体震飞了对方用来收集电荷的魔法式。现代魔法原本就是从超能力的研究中产生的东西。超能力和魔法在本质上相同这个事实,对于达也他们来说是常识。

    男性可能是用来隐藏长相而压低的棒球帽造型工作帽,在他倒地的时候跟著松脱了。男性外表看起来是五十岁前后。

    达也没空仔细观察这个男性。敌人从左右两侧高速逼近,他们和刚才打倒的男性一样穿著某货运公司的工作服,戴著相同的帽子。不用深思,就可以知道这些人应该是同伙。

    两人的速度,匹敌达也所知中速度最快的魔法师──艾莉卡。

    然而对方运用身体的技术却──

    (真粗糙。)

    两个超能力者袭击而来的速度有微小的差距。如果达也不动,应该会先接触右边的男性。达也刻意朝右边踏出脚步。

    他不是要反击,就只是擦身而过。达也站到这名男性身后时,男性还没停下脚步。

    从左方袭击的超能力者和从右方袭击的超能力者擦身而过。

    达也等待左方的超能力者接近。

    刀子往前刺。

    手掌抓住头。

    达也躲过刀子绕到敌人身后,从掌心释放振动波,撼动超能力者的大脑。

    (杀掉了吗?)

    传来的手感超出预期地重,令达也在短时间内抱持如此疑问。他「看见」在路面滑动的男性发出生命迹象,才将注意力移向终于转身朝他过来的另一个超能力者。

    加速魔法式在男性的身上产生作用。没看到惯性控制术式的情报体。这种状态下,对方承受的G力理应超过人体极限,但对方并没有停下攻势。

    (肉体也强化过了吗?看来可以确定对方身分了。)

    对方的真实身分,是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是在二十年世界连续战争前半时期著手「开发」,却没能看到成品的一槿可以使用魔法的强化士兵。德国似乎也有以相同概念尝试操作基因,但日本采用的做法是透过药物强化。

    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的开发计画之所以被判定失败而作废,是因为超能力射程最远只有三十公分,也就是超能力只能作用在自己及长度三十公分以下的武器。要是超过这个距离,改变事象所需的魔法式就无法维持原形,只能投射无法对事象造成效果的损毁想子情报体。

    (所以这也不是完全没意义吗?居然刻意重叠不完整的魔法式,妨碍对方发动魔法……真是到处都有聪明的家伙呢。)

    先不提这个,如果他们的真实身分是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的实验体,那么年龄应该超过六十岁了。之所以会看起来稍微年轻一点,或许是强化措施带来的效果吧。

    掠过达也脑海的情报量转变成文字有这么多,思考时间却不到零点一秒。而且达也在这段时间当中,也在身上施以加速魔法迎击化为炮弹的男性。

    即使对方的动作快到令人瞠目结舌,以格斗术的标准来看却是毫不俐落。就达也看来,只能用粗糙来形容。虽然可能要排除他拿八云和柳当作比较对象的高标准,不过就算以更接近一般状况的水准比对,他们在技术层面上很拙劣依然是客观的事实。

    这并非训练不足所致。只强化速度的人造超能力者,认知能力跟不上强化过的速度。他们本身无法配合以魔法提升的速度。

    虽然达也所知最快速的魔法师是艾莉卡,不过如果只比较动作的速度,能比艾莉卡快的魔法师应该不少。柳跟风间或许都可以比她快。若从魔法力推测,深雪、真由美与克人应该也行。达也觉得一条将辉应该也可以。但他们在实战时不会使用这个等级的自我加速魔法。不是不需要,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加速后的身体。

    只有天赋异禀的艾莉卡,才能在这样的速度下保持平衡,并正确操控身体与武器。只凭冒牌的天分,没办法做到她那样的高度技巧。正因为是冒牌货,所以可以轻松应付。

    就像这样。

    达也稍稍张开双手掌心,摆出架式。

    人造超能力者握刀横砍时,手腕被达也的掌心吸入。

    有如自己主动被抓的这幅光景,酷似昔日柳在九校战会场对付无头龙施法器时的场面。

    达也消除己身的体重与惯性,将男性的手当成单杠往上跳。

    消除体重与惯性只是这一瞬间的事。

    伸出的手突然产生重量,让男性的身体因此被拖倒。

    达也的脚跨在男性的手臂上。

    这看起来像是飞身十字固定技,其实却是朝往头部的踢腿攻击。

    昏迷的男性重摔路面,在空中调整好姿势的达也一落地,就奔向下一个猎物。

    他以超知觉捕捉到的敌人剩下二十八人,其中人造超能力者共九人。除了故意打造相克状态的十一个超能力者之外还有一人,那个人大概是在追踪的车上待命吧。不是人造超能力者……也就是没有特异能力的十九个普通人已经开始逃走。

    但是达也不打算让任何一人平安离开。

    很可惜的是警察已经抵达,所以达也在打倒整整二十人之后就离开了现场。他慎重躲避警方眼线,花了一段时间飞奔前往车站,和深雪等人会合。

    时间已经来到下午四点。

    「哥哥,还好您没事!」

    在车站等候室喝茶的深雪一看到达也的身影就冲到室外。

    「抱歉,让你久等了。」

    深雪在即将扑过来抱住达也时停下脚步。达也轻摸她的头后,便和她一起走进被留在室内的水波所在的等候室。

    「水波也辛苦了。」

    「不,您平安就好。」

    达也摇手示意要起身鞠躬的水波坐下,自己也坐到她的正前方。

    深雪不用说,当然是坐达也旁边。水波旁边也放著三人份的行李。

    「来迎接的车怎么了?」

    「我让车子回去了。遇袭的过程肯定有被市区监视器拍下,所以我也吩咐司机不要直接回本家……那个……难道留下车子比较好吗?」

    深雪不安地仰望达也。达也将手贴上妹妹脸颊,并投以笑容让她放心。

    「不,这个判断是对的。亏你有办法想得这么周到呢,深雪。」

    「谢谢夸奖……」

    水波以「现在哪还需要害羞啊」的白眼看向红著脸低下头的深雪。

    但在达也移动目光的瞬间,水波又迅速切换为带有敬意的表情。

    达也看向水波的眼神会混入傻眼神色,大概是因为没漏看她变化的瞬间吧。水波拚命忍受著这股不自在感。

    幸好达也没将视线就这样固定在水波身上,期待她能敷衍多久。达也并未做出这种性格恶劣的行径。

    达也马上将视线移回深雪身上,也拿下了贴在她脸颊上的手。

    「啊……」

    达也无视于深雪依依不舍的声音,命令妹妹联络本家。

    「今天我们先回家,明天再来。麻烦他们到时候再来迎接吧。」

    原本就是只要在除夕抵达本家就没问题。之所以提前到今天,是考量到可能发生意外……不对,是可能受到外力妨碍行程。

    很遗憾,达也的担忧成真了。不过正因提前出发,他们今天也不需要执意前往本家。

    「知道了。」

    深雪立刻取出行动情报终端机,开启和本家的通讯线路。

    接电话的是小原管家。小原数度询问深雪是否平安,并为自己的草率做出更多次的道歉,不断表示会立刻派车过来迎接。

    「……小原先生,我想先回家一趟。」

    深雪终于生气了。不,她的语调没有加重到生气的程度,但是任何人听到她的冰冷声音,再怎么样都会理解到她没有改变主意的余地。

    『是,属下知道了。』

    小原在语音通话机的另一头立正不动──他回应的声音令人眼前浮现这样的光景。

    深雪认定这是个好机会,决定进一步提出要求。

    「请帮我转达姨母大人,今天的事情我会在回家之后向她报告。」

    『是,属下谨遵吩咐。』

    「然后,我希望明天也能派车来接我。」

    『是,请随意指定时间。』

    虽然小原平常的态度总是很夸张,但记忆中很少听到他讲话会这么拘谨。我刚才的语气这么重吗──深雪暗自反省,并以目光询问达也应该如何回应。

    达也在终端机输入「上午十点」,然后让深雪看画面。

    「那么,可以麻烦上午十点过来吗?」

    『遵命。』

    小原立刻回应。

    虽然深雪很怀疑是否真的没问题,不过她后来又心想这不是自己该担心的事情。

    「那么,明天就麻烦您安排一下了。」

    『是,深雪大人,回程路上还请小心。』

    这种说法依听者的解释不同,听来也可能像是话中有话,但深雪觉得这只是自己多心了,便只当成耳边风,挂断了电话。

    ◇◇◇

    在抵达家门之前,达也他们三人都完全没提到这个事件。

    到家之后,三人把打包好的行李直接放著,一直到换好衣服聚集在客厅后,自主封口令才终于解除。

    深雪与水波端了咖啡与红茶过来。咖啡是深雪为达也泡的,而红茶是水波为深雪与她自己泡的。虽然感觉两人各自准备饮料是浪费时间,但达也打从一开始就决定不过问这件事。

    「深雪、水波,你们两人都辛苦了。水波也坐这里吧。」

    达也出言慰劳深雪,并叫正要去坐饭厅椅子的水波坐沙发。

    「关于今天的袭击者……」

    等深雪坐在身边,水波也坐在深雪正前方之后,达也开始说明她们应该想知道的事。

    「那些人,是以国防军所开发失败的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作为主要战力的国防陆军兵卒。」

    「国防陆军为什么……」

    深雪这句话是询问袭击理由,不是询问真假。既然哥哥断言是陆军的军人,对于深雪来说就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此外,哥哥,『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是什么?」

    「他们这么做的理由不明。我在击倒袭击者的时候,警察就来了,所以我没能质问他们。至于身体强化并用型人造超能力者……」

    达也向深雪说明人造超能力者的开发原委。虽然很犹豫是否该在调整体第二世代的水波面前讲这个话题,但达也认为过于关心她的感受反而失礼。

    「……人造超能力者的开发计画在四十多年前就中止了,成为实验体的人们应该都超过六十岁。听说他们被软禁在前群马县或前长野县市,不过看来诹访与松本这边也有软禁设施。」

    「被软禁四十年以上吗……」

    水波轻声说道。

    「没陚予他们任何职责,就只是一直监禁……」

    她闭上眼睛低著头,或许是在强忍泪水。

    「……可是,可以从这种设施带走实验体吗?假设他们都是自愿离开,也是人体实验的活证人。虽然就我们看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过军方绝对想隐藏他们的存在,避免世间……尤其是媒体发现吧?」

    水波的指摘令深雪睁大双眼。

    「难道下令袭击我们的,是国防军相当高阶的将官……」

    「不,这不可能。」

    达也明确否定深雪怀抱的担忧。

    「如果国防军高层干部是幕后黑手,不可能派那种不上不下的战力对付我。就算要投入实验体,也应该会准备更强力的棋子,而且是真的强到难以处分的家伙。」

    换句话说,如果对方是国防军高层干部,即使无法打倒达也,也会计划藉由达也处理掉棘手的实验体。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而且光是想到就觉得不愉快,所以深雪决定换个话题。

    「夕歌表姊早就知道我们会遇袭了吧?」

    「应该是。而且她大概认为只要她跟我们一起行动,对方就不会袭击。」

    达也面无表情地拿起咖啡杯饮用。

    「而且还有黑羽先生的忠告。」

    达也在告诉深雪她们的时候,将贡的「威胁」改说成「忠告」。

    「虽然不愿这么想,但今天的袭击很可能是分家的某人暗中牵线。」

    「……是因为我吗?」

    深雪提心吊胆地询问。

    「不是。」

    达也立刻摇头。

    「至少黑羽先生说不是。而且今天袭击我们的那些人,看起来也不像冲著深雪来的。」

    其实,今天的事件无法证明对方的目标不是深雪。感觉袭击的一方也不清楚自己袭击的对象是谁。

    但是达也没有坦白告知的动机。

    「或许是不想让深雪出席庆春会。不过很可能不是要妨碍深雪继承四叶家,而是延后下任当家的指名。如果对方的目的是妨碍深雪成为当家,刻意选在我们抵达小渊泽站之后才袭击就不合理了。简单来说,趁我去FLT的时候袭击这个家,是更迅速又确实的做法。」

    达也将自己知道的内情与今天的事件巧妙串连,编出煞有其事的推理。

    「是这样吗……不,事情肯定就如哥哥所说。」

    深雪硬是让自己接受这个说法。

    这使达也感到内心隐约刺痛,但现在得先让深雪放心。虽然知道这只是将问题延后处理,不过比起费神担忧,延后处理一定比较有建设性才是。

    「深雪,差不多该打电话给姨母大人了。」

    「啊,说得也是。」

    达也起身前往饭厅。

    深雪站在摄影机前面,水波则在她的斜后方操作遥控器。

    真夜在画面上笑著接受深雪的道歉,并表示期待明天的相见。

    ◇◇◇

    当晚,松本基地的国防陆军年轻军官在小渊泽被卷入暴力事件身亡。隔天早上的新闻报导他是因为欲阻止黑道之间的纷争而不幸丧命。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