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五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五章

    十二月三十一日早晨,达也等人从津久叶家的别墅出发,期望第三次可以平安抵达。

    顺利的话,从别墅到四叶本家是两小时。即使途中可能因为积雪而无法开得太快,也可以在三小时内抵达。夕歌提议可以吃完午餐再从别墅出发,不过达也考虑到今天必定会遭到妨碍,便主张尽早出发。

    夕歌似乎是夜猫子,开车时看起来懒懒的,感觉身体还没完全清醒。或许她就是因此才提议下午出发。

    即使如此,她开的车依然顺利消化行程,现在终于来到了通往四叶村庄的隧道入口。

    隧道内部有岔路,必须在固定地点投射特定波形的想子波,才能进入通往四叶村庄的路线。意思就是隧道内设置了以无系统魔法为钥匙的自动闸门。因此至少以陆上交通工具来说,四叶本家是和外界隔离的。

    这个设施目的是用来隐藏前第四研的位置。机密程度特别高的前第四研只有名称广为人知,连政府与军方高官都不确定其所在地。四叶家接管这座设施的同时,也将知道这个秘密的外部人士的记忆如字面上的意思进行「消除」,完全隐藏根据地的位置。

    除了这里,还有其他数个地方有设置相同的闸门,不过随时都在运作的只有现在要前往的那一个。对于知道这一点的人来说,这附近是最适合设局妨碍的地点。

    然而,这个区域随时都在四叶家的监视之下,所以袭击者也必须做好相对的觉悟。

    夕歌藉此判断来到这里就不会再受到妨碍。

    但达也认为他们肯定会在这里遇袭。

    两人的观点之所以不同,就是来自这种认知上的差别。

    他们来到隧道口前的山路。

    这时有道白色海啸从斜坡上席卷而来!

    「深雪,融化雪崩!」

    在夕歌察觉雪崩来袭前一瞬间,达也就如此大喊。

    「是,哥哥!」

    深雪回应达也。

    夕歌急踩煞车。

    「水波,用半球护壁!」

    「啊,是!」

    深雪的魔法将雪化为水。

    车子停了下来。

    半球状的护壁包住车辆。

    这些事情全发生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

    浊流从停止的车子前面冲落。

    雪崩从一开始就是循著不会直接命中夕歌车子的路线冲过。

    「水波,解除护壁。」

    「知道了。」

    融雪形成的浊流冲落之后,达也便命令水波解除护壁魔法。

    护壁还没自然消灭之前,水波就消除了自己的魔法。

    如此下令的达也以及执行命令的水波,都面带严肃神情。

    达也走下车,站在车前。

    紧接著,水波、深雪与夕歌也依序下车。

    岩石与倒下的树木散落在车子前方。那些是雪崩以及融雪形成的浊流从山坡上带下来的东西。四人来到这些东西前面。

    「哥哥,这么做的目的是要阻止我们前进吗?」

    深雪也察觉到雪崩并非冲著车子而来。她由此进行推理之后,便如此询问哥哥。

    「不,是埋伏。」

    不过,达也的回答和深雪的推测略微不同。

    「给我出来!」

    出声怒骂的人是夕歌。

    「要是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自己开的车即使在四叶家的管辖范围内依然遇袭,刺激了夕歌的自尊心。

    因为对方没反应而感到不耐烦的夕歌从手提包取出了折叠型CAD,按下侧边按键开启数字键盘。

    折叠型CAD是从今年开始量产的产品,附数字键盘的手握部分是主体,打开的盖子是用来辅助瞄准的天线。这种天线不像手枪型那样是以枪尖瞄准对象,而是以盖子表面朝向目标的平面天线。

    这是FLT两年前在杜塞道夫发表的泛用型CAD加瞄准辅助系统进入实用阶段的新作,不过研发单位不是达也隶属的开发第三课,是母公司的研发团队。在去年九校战让这个技术进步到几近实用阶段的达也,只有提供如何将瞄准辅助系统嵌入泛用型CAD作业系统的诀窍。老实说这在性能上还不至于和普通的泛用型有明显不同,现阶段只有少数早期采用者觉得有趣而使用,不过夕歌似乎意外喜欢奇特的事物。

    然而无论她使用的CAD性能是优或劣,她发动的魔法都不是开玩笑的等级。

    精神干涉魔法「曼德拉」。

    这个魔法会往术士前方一百五十度范围内射出引发恐惧,并造成精神伤害的想子波。

    曼德拉产生的不是造成恐惧的幻象而是恐惧本身。这不是降低意志克制力让对象情感失控,而是直接产生「恐惧」这个情绪的魔法。

    曼德拉没有致命效果。但是中这个魔法的人无论精神抗性多强,都会陷入极度的恐惧,导致精神明显衰弱。或许接受过恐惧承受训练的人反而会受到更大伤害。这种人遭受本应已经克服的恐惧袭击,大多会陷入恐慌。中这个魔法的人不是陷入虚脱状态,就是因为内心无法负荷恐惧而昏迷。有些人还会留下严重的心理创伤。

    名为「福波斯」的魔法也具备相同效果,不过这是以想子光为媒介的术式。相对的,「曼德拉」是以想子波动──说穿了就是以想子的「声音」为媒介的魔法。

    曼德拉不是以物理声音传达,是以想子的「声音」传达的魔法,所以即使阻绝了物理音波,也挡不住这个魔法。但如果是以魔法阻绝音波就另当别论了。这种状况下,「阻绝声音」的意义也会传到想子领域,衰减传送过来的想子波。

    如同现在这样。

    夕歌使用「曼德拉」的同时,正前方也出现了另一个魔法。

    那是音波衰减魔法「寂静帷幕」。

    寂静帷幕无法完全防御曼德拉,但可以降低效果。曼德拉经过寂静帷幕弱化后,即使是不适合使用精神干涉系魔法的魔法师,也能利用强化自己的想子力场挡下攻击。

    「……这个魔法……是琴鸣小姐吧!我知道你的真实身分了,给我出来!」

    只不过,若要以这个方法防御,就得预先知道对方要使用曼德拉。说到知道夕歌身分、擅长魔法,又擅于使用寂静帷幕的魔法师,夕歌心里只有一个人选。

    「胜成表哥也别躲在女人背后,直接出来啊!」

    就在夕歌挑衅之后,她眼前的路面就产生了空气晃动现象。这不只是因为湿透的路面被热线照射而造成水分蒸发,也是因为柏油在加热之下形成局部的热空气层。

    「是声子迈射吗……」

    为了让事出突然而受惊的深雪与水波冷静,达也刻意轻声说出这个魔法的真面目。

    「我没有躲起来。」

    紧接著,一道清晰的低沉声音从前方传来,夕歌也扬起了看著晃动大气的双眼。深雪与水波也一样。只有达也看见落在路面的大石头后方走出三名男女。

    「只是钻过散乱的障碍物花了一点时间。」

    比达也高一个头以上,身高达一八八公分的高大身躯。身材看起来偏瘦,也因此完全没有大个子常有的笨重感。他的体格强健到即使说他是重量级世界拳击好手,也毫不突兀。这个人的真实身分是进入防卫省未满一年的职员,同时是四叶分家新发田家的长男,也是四叶家下任当家候选人之一──新发田胜成。

    「既然没躲起来,为什么没有立刻回答我?」

    夕歌一副很瞧不起他们似地哼声询问。

    「我们原本打算接近到可以正常交谈的距离再回答。」

    待在胜成身旁的青年一脸不悦地想要走到前头,但胜成伸手制止了他,然后回答:

    「是你在我们回答之前就先攻击。夕歌表妹还是一样好战呢。」

    胜成用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微微摇头。

    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使得夕歌柳眉倒竖。

    「喔……躲在暗处引发雪崩偷袭人的胜成表哥,居然讲这种话?」

    「我将雪崩路线设定为不会殃及你们的车。那场雪崩没有攻击你们的意思。」

    「没错!」

    刚才被胜成制止的青年像是按捺不住般插嘴。

    「之后的声子迈射也是刻意不打中!和突然就真的打过来的你不一样!」

    看来刚才的声子迈射是这个青年发射的。

    「奏太先生,可以请你退下吗?」

    这名青年的服装与穿法都很休闲,感觉像是音乐人或画家之类的艺术家。夕歌以做作的讨人厌语气对他这么说。

    「你说什么!」

    「我在和胜成表哥说话。意思就是津久叶家的女儿在和新发田家的继承人交谈,没有随从出面的份。」

    「你这……!」

    「奏太,好了。」

    制止奏太的是隔著胜成站在另一边的女性──琴鸣。

    「姊姊……」

    青年的全名是堤奏太。他是琴鸣的弟弟,同时也是新发田家雇来和姊姊一起负责护卫胜成的守护者。「我们是胜成先生的随从这点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夕歌小姐说的完全没错。」

    「可是……」

    「别让胜成先生丢脸。」

    这句话使得奏太退让了。

    「哇……胜成表哥很受部下的仰慕呢。」

    夕歌的语气暗藏挖苦的刺。

    「原来并不是只有琴鸣小姐『仰慕』你啊。」

    以话中有话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使原本已经退下的奏太脸色大变。

    「是啊,托你的福。」

    不过,胜成让人听不透情感的低音阻止了奏太的爆发。

    插图007

    「我觉得这样的部下配给我太浪费了。我总是希望自己能成为适合他们的主人。但我觉得照四叶家的作风来说,应该要对他们更冷漠一点。夕歌表妹,这方面我或许应该向你看齐。」

    这次轮到夕歌脸色大变。

    「我也是守护者,请容我插嘴。」

    夕歌之所以免于曝露丑态,或许是因为达也在绝佳时机介入了对话。

    「无妨。毕竟你虽然是守护者,却是当家大人的近亲。达也表弟,我认为我们的立场差不了多少。」

    胜成展现的大方态度,让人难以辨识究竟是对于晚辈的亲切,还是对待下人的那种粗鲁。实际上,深雪看起来就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面对胜成的言行,但达也本人当然不在意这种事。

    「谢谢。我很快就会说完。」

    他的态度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喔?什么事?」

    「只是简单的请求。可以让我们通过这里吗?」

    止如达也本人所说,他的要求直截了当。

    「嗯,这话很有达也表弟的率直作风。」

    「不敢当。」

    达也没低下头,甚至没以眼神致意,只以话语如此回应。

    他就这么等待胜成的回答。

    胜成大概是想配合达也的作风,态度没有拐弯抹角。

    「但是,我可没办法这么做。」

    胜成双眼散发慑人目光。

    「也容我说几句吧。麻烦几位沿著原路返回,这样就可以避免无谓的摩擦。」

    达也默默点头。但这并不是表示要遵照胜成的要求。

    「换句话说,如果要通过这里,就无法避免摩擦是吧?」

    而是表示「理解」的肢体语旨。

    胜成抿紧双唇。两旁的琴鸣与奏太脸上也浮现紧张神色。

    「正是如此。」

    胜成说出让事情成定局的一句话──不对,他只是自认说出来了。

    「那我有个提议。」

    不过达也还有话要说。

    在胜成内部建构到已经只需等待投射的魔法式,因为维持的意志中断而消失。

    「……说来听听。」

    琴鸣与奏太谨慎地将手指放在CAD上。正对面的水波也保持随时可以架设护壁的态势绷紧神经,不看漏任何动静。

    在这样的状况中,达也朝与自己对峙的胜成说出意外的提议。

    「虽然应该不需要我多说,不过四叶的守护者是保护主人不遭受任何危难的魔法师。」

    「所以?」

    「身为深雪的守护者,我不想让深雪站上危险的战场。对面两位也是一样的想法吧?」

    「当然!」

    回应达也这个问题的是琴鸣。

    「我不希望胜成先生因为这种内哄遭遇危险!」

    琴鸣如同担心心上人般,吐露心中的强烈情感。

    「我的想法也和姊姊一样。」

    弟弟奏太也出声附和。

    达也一脸正经地点头。

    胜成感觉自己像是中了恶质的诈骗手法。

    「……喂,难道……」

    他看见达也这张表情,便得出了某个推测。

    「我们想通过这里,而你不希望我们通过。」

    胜成想发言时,却被达也抢先说下去。

    「要打破这个僵局,就无法避免争斗。那么……」

    「等一下!」

    「要不要以守护者间的决斗来决定呢?这边由我单独上,你们那边两人一起也无妨。」

    「不行!」「好啊!」

    胜成与琴鸣同时做出完全相反的回应。

    「我们这边有第三方的夕歌表姊,所以会让水波负责保护深雪与夕歌表姊。我保证不会让她们出手。」

    达也不理会两人不同调的回应,迅速讲完自己要讲的话。

    「请让我们来!」

    「不行,太危险了!」

    只不过胜成那边也差不多。他们没听完达也说话,同伙之间就起了口角。

    「达也不是你们认为的缺陷品!即使是我,也不敢说可以确实打赢他。他可是在前任当家英作大人的授意之下,从出生之后就被培育为战斗魔法师啊!」

    「我们也是被造来战斗的调整体魔法师『乐师系列』第二世代啊!我们是从出生之前就在基因中植入战斗能力的魔法师,无论对手是谁,我们都不会轻易落败!」

    「我不是这个意思!达也和你们是不同次元的人啊!他第一次杀人,是在六岁的人造魔法师实验之后。那时他毫不犹豫地使用刚获得的力量对付一个很有干劲的三十岁战斗魔法师,而且他会赢不是意外也不是暗算,是打从一开始就是在相互厮杀的状况下让这个魔法师倒在血泊当中。当时他才六岁耶,甚至还不到上小学的年纪啊。」

    胜成提供的情报使得琴鸣睁大双眼,不禁语塞。

    哑口无言的不只是他。还包括水波,甚至连深雪都绷紧了表情。

    「琴鸣,你六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琴鸣无法回答胜成这个问题。

    「胜成表哥。」

    回应胜成这番话的是达也。

    「请不要随便泄漏他人的隐私。」

    胜成目光移向达也,再看向深雪与水波,然后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老板,请让我们来吧。」

    此时奏太介入了。讲得如同在叫咖啡厅店长的他,说出了支援姊姊的话语。

    「这家伙看起来确实难应付。光是和他面对面,我的后颈就传来一阵刺痛。但我不认为二对一还打不赢他。」

    奏太的主张令胜成蹙眉。

    「你说二对一就有胜算──但达也的策略就是让你们这么认为。」

    「就算真是这样也没关系吧?毕竟二对一可以让情势对我们比较有利。」

    「可是……」

    胜成在思考该如何说服两人时,又换深雪介入了对话。

    「新发田胜成表哥。」

    深雪刻意以全名称呼胜成。语气客气柔和,却也冰冷得彷佛会令人背脊冻结。

    站在达也身旁的深雪,以神采奕奕的眼神笔直看向胜成。

    「主宰四叶家的姨母大人吩咐我出席将在元旦举办的庆春会。为了完成这道命令,我必须在今天抵达本家。」

    伴随美妙抑扬顿挫的流利口吻听起来像是在吟诗,也像是在唱歌。别说反驳了,这甚至不允许他人附和。

    「妨碍我的去路,等于妨碍姨母大人的命令。如同胜成表哥所说,这种做法如同忤逆姨母大人,新发田家将被视为对本家造反。想必您也明白这一点吧?」

    胜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抱持会被解释为造反的觉悟出现在这里,但他没有看开到甘愿被直接断定新发田家意图违抗本家。

    深雪挂著天使般的笑容看向胜成。那不是一般人对邻居露出的笑容,而是法官对罪犯露出的笑容。

    「但您应该也有自己的立场吧。所以,我不是要向姨母大人告发您的所作所为,而是想交由哥哥处理这个场面。要是哥哥落败,我会乖乖折返。」

    这不是提议,是威胁。胜成应该有预料到会被当成叛徒,也做出了觉悟,但不知何时,整个新发田家都被当成人质,陷入了绝境。

    「很遗憾,我无法给您太多时间。请做出决定。」

    「……由我和达也表弟交战,这样不行吗?」

    胜成以透露出苦恼的声音反问。

    深雪带著过意不去的表情摇头。

    「我说过交由哥哥处理。至于哥哥的想法,也正如您刚才所听到的。」

    胜成持续陷入迷悯,没察觉自己已经掉进达也设下的思绪陷阱。

    原本胜成不需要在这时候迷惘。他下定决心要竭力将达也他们赶回去,才来到这里。既然一开始就想这么做,那他就没必要得到深雪的许可再和达也交战。

    只不过,胜成之所以束手无策,也是因为他自己规划的行动方针相当半吊子。深雪与夕歌不会乖乖掉头离开这种事用不著交涉也知道。反正最后都得采取强硬手段,照理说胜成、琴鸣和奏太应该不需先下最后通牒,直接二话不说地展开攻击才对。

    正因为胜成贸然认为「还有和平讨论收场的余地」,原本应该全面对决的情况才会变成被迫面对「附带条件的决斗」这个选项。这样一来就使得自己无法首当其冲,还害得琴鸣暴露在危险之中。明明只要说句「我拒绝」就能了事,他却陷入了不能这么说的状态。

    时间过得越久,精神上就被逼得越急──但只是表面如此,状况从一开始就完全没变。

    「我堤琴鸣代替主人新发田胜成接受司波达也阁下的挑战!」

    拯救胜成脱离绝境的人,果然还是琴鸣。

    「琴鸣!」

    胜成当然会想制止琴鸣,也大声喝斥她,但琴鸣这次没有退缩。

    「胜成先生,事到如今别无他法。不,对于想避免同族自相残杀而没选择先行偷袭的胜成先生来说,这是最好的结论。因为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导致伤害或失去当家候选人。」

    「就算这样,也不代表可以失去你啊!」

    「我不会轻易落败。这场对决,我一定会赢给您看。」

    「琴鸣……可是……」

    胜成非常担心琴鸣,不过琴鸣竖起食指,封住他的嘴。

    「胜成先生,请看看深雪小姐。」

    她引导胜成将视线投向深雪。

    「深雪小姐相信哥哥会胜利,所以她不为所动。」

    正如琴鸣所说,胜成眼里的深雪丝毫没露出不安神情。

    「胜成先生不愿意相信我吗?」

    闹别扭的语气,以及带著淘气笑意的双眼。不过胜成知道这是琴鸣在逞强,是努力装出来的模样。

    琴鸣知道达也的恐怖。她原本就有在和奏太会合之前的四天中,数度和胜成讨论达也使用的「分解」之威胁性以及「重组」的惊异度,她也有了解到达也身为战士是多么异于常人。

    那些训练不是为了让他担任护卫,而是打倒敌人。即使是胜成,也无法仅用三言两语来说明达也虽是魔法师,却接受过各种利用武器与招式打倒敌人的战斗训练的事实。不过凭琴鸣的理解力,光是胜成刚才举的例子,就能让她理解到达也非比寻常才是。

    即使如此,她还是像这样逞强。逞强,并且希望胜成相信她。

    「……知道了。我相信你们。」

    胜成认为既然这样,那自己也得回应她这份心意才行。

    「琴鸣、奏太,去打一场胜仗吧。」

    「交给我吧!」

    「请交给我!」

    堤姊弟如此大喊之后,便走到了达也面前。

    达也以手势指示深雪退后。

    胜成也配合深雪退后。他在后退的同时以魔法将散落在路面的岩石与树木推到路边,这么做大概是为了见证琴鸣他们战斗的样子吧。

    重新面对琴鸣与奏太的达也,不知为何露出了看起来很过意不去的表情。

    「……怎样?」

    达也以含带踌躇的声音回答奏太的询问。

    「抱歉在感动的场面泼你们冷水,但我不是要打得你死我活。」

    琴鸣的脸染上一抹红晕。

    「就……就算想用这种话让我们大意,也是没用的!」

    「我没有打算耍这种心机。」

    「那就随便你吧!我们可不会放水喔!」

    看来奏太想藉由对达也出言不逊,来掩饰内心的难为情。

    就达也看来,这只是对方擅自误会又擅自炒热气氛,但感觉要是出口指出这一点,就会毁掉难得达成的共识。总之,他们已经被拖住了两天,要是继续受到阻挠,达也大概会无法克制「想飞走」的心情。

    「话说,要直接在这里开打吗?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

    达也问完,琴鸣就朝身后一瞥。这是在确认胜成是否退得够远,但她看到胜成点头回应自己的视线后,却不禁移开了目光。

    「在这里就好。」

    「那么……」

    达也回应的同时,琴鸣的身体也飞上高空。

    「琴鸣!」

    前方的奏太正对达也发动攻击,但胜成无法从容见证攻击造成的结果。胜成的双眼直盯著被推测是用飞行魔法改编的重力魔法打到空中的琴鸣。

    突然被打上高空的精神冲击,使得琴鸣未能采取降低坠落速度的著地措施。此时胜成朝她伸出援手。

    他以惯性控制魔法中和琴鸣身体承受的G力。

    再以减速魔法减缓落下速度。

    最后以移动魔法将落点变更到自己的上方。

    胜成以按键式的手机造型CAD叫出三个启动式,接连朝琴鸣使用。

    胜成不是将三个魔法当成三个工序组成的单一魔法施展,而是连续施展三个魔法。不过多亏他迅速又谨慎地使出魔法,避免事象改写的定义内容相反,才没造成相克或增加所需的干涉力。琴鸣的身体顺利按照胜成所想,落入了他的怀中。

    「谢……谢谢您。」

    被胜成横抱著的琴鸣害羞到红起脸颊,就这么在胜成怀中向他道谢。

    胜成藏起深深松一口气的内心,将琴鸣放到路面上。

    「不好意思,胜成先生。我光是提防他的『分解』与直接攻击……结果变得对其他魔法毫无防备。」

    「小心点,达也现在可以利用闪忆演算使用『分解』与『重组』以外的魔法。这件事我应该说明过很多次了。」

    「是……」

    「他的闪忆演算威力只算三流,但发动速度在四叶之中也是最快的。而且他还可以瞬间重复发动相同魔法好几次,弥补不足的威力。你刚才也亲身体验过了吧?」

    「是的。」

    「知道的话就上吧。奏太正陷入苦战。」

    「我知道了。」

    胜成克制想要代替他们上场的心情,在叮咛琴鸣之后送她上战场。

    达也趁奏太分心注意飞向空中的姊姊时,以手心打向奏太胸口,也就是心脏的正上方。并在同时注入虚拟波动的振动波。

    不过,这个振动魔法还没撼动奏太的心脏,就被流经他体内的另一种波动阻挡了下来。奏太朝自己身体使用振动魔法,使得虚拟波动失效。

    益以事象干涉力更强的魔法,进行魔法的覆写。

    奏太主动向后翻滚,同时用左手手指弹指。

    手指响声化为虫声袭来之前,达也就分解了音响增幅的魔法。

    不过,奏太因而逃出攻击间距。

    「居然偷袭?有你的!」

    奏太挥动右手所握的短枪身特化型CAD,数度扣下扳机。

    空中出现和他扣扳机次数相同数量的发声魔法式。

    那是可藉由发射轰声造成人体功能暂时失调,且具备指向性的炮台。

    但振动系魔法「音响炮」还没发动,达也就将之悉数分解,使其失效。

    「啧,这就是术式解散吗!」

    看来奏太生性习惯要对战况一一说出感想才肯罢休。

    他这么做说不定是要鼓舞自己。确实是无法否定这么做可以提升斗志,不过就达也看来,这种做法不只白费力气,还会成为破绽。

    达也让全身充盈想子。他不是以神经,而是以想子掌控身体的运动控制功能。

    「那这一招怎么样!」

    奏太如此大喊,将CAD朝向达也。

    这时候的达也已经进逼到奏太面前。

    「缩地法」。不是仙术的「缩地」,是武术的「缩地」。

    这是八云传授给达也的身体操作技法之一。缩地法这个名称也是听八云说的,不晓得实际上是否真是这个名称。

    达也一点也不在乎历史上的正确名称为何。

    重要的是招式效果。

    达也身上并没有出现自我加速魔法的发动徵兆,就突然出现在奏太面前,使奏太惊讶得瞪大双眼。

    在奏太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达也就打掉了他的CAD,一拳打向心窝。

    奏太发出呻吟,弯起腰往前倒下。

    刚才那一争没有并用振动魔法,是纯粹的格斗术,使得奏太用魔法在体内制造的振动波就这么在发挥一点用处之前消失了。

    达也试图只靠一招就剥夺奏太的意识。虽然不会致命,不过好像只要不会致命,达也就不在乎会造成何种后遗症。然而,有如踢足球般踢向头部的这一脚没能真的踢出去。

    达也一边往后跳,一边处理掉散布在自己周围的「音响炸弹」。

    胜成送出琴鸣,是在「音响炮」接连被击落的不久之后。当时琴鸣和奏太之间顶多距离三十公尺。

    但她赶到剩十公尺距离时,奏太已经浑身无力地倒在路面上了。

    琴鸣将呼叫弟弟的时间节省下来,操作起CAD。

    调整体「乐师系列」是被制造来用于战斗的魔法师,擅长振动系魔法,尤其是干涉音波的魔法。不过虽然通称为战斗用,擅长的魔法倾向也各有不同。比起攻击用的魔法,琴鸣是更擅长索敌、迷惑、妨碍侦测与减轻损害的战斗辅助类型魔法。

    她擅长的魔法是「主动声纳」、「寂静帷幕」与「音响炸弹」。属于攻击手段的「音响炸弹」主要也不是用来打倒敌人,而是用来牵制敌人的辅叻魔法,论直接攻击力是比不上擅长「音响炮」与「声子迈射」的弟弟奏太。

    即使如此,看到弟弟陷入危机,她还是尽可能以最快速度大量放出自己擅长的攻击魔法。从作用点朝球状范围发出巨大声响的「音响炸弹」在这么沂的距离下使用,一般来说也会波及同伴与自己。

    不过,琴鸣与奏太随时都有对自己以及笼罩自己的空气层施加声音的情报强化。对于两人来说,施放这个魔法就跟魔法师放出保护自己不被他人魔法影响的情报强化防壁「情报体皮层」一样自然。对肉体有害的「声音」,都会因为这个常驻型的防御魔法变得无害。

    琴鸣就是基于这样的计算,才全力施展这个魔法。

    不过,琴鸣的「音响炸弹」还没化为具体的声音,就全被达也的术式解散分解了。

    「居然一次就消除了朝二十四个地方设置的魔法!」

    琴鸣惊愕地说道。她应该别讲这种废话,立刻展开下一个启动式比较好,但这或许是旁观者清的评论。毕竟达也瘫痪魔法的能力确实令琴鸣由衷感到意外,而她也没想到这段小小的停顿会成为破绽。

    达也突然从琴鸣的视线范围内消失。

    他只是跳到斜前方的上空,但琴鸣的眼睛跟不上他的动作。

    这是只在跳起的瞬间使用加速系魔法的单纯跳跃。由于没并用惯性中和魔法,让达也承受了相当大的G力,但他已经习惯了。最重要的是他没使用持续性的魔法,所以琴鸣不只是肉眼看不见,魔法知觉上也捕捉不到达也的动作。

    达也在空中再度使用加速魔法转换方向。

    琴鸣感受到魔法的气息转过身时,达也已经进逼到她的跟前。

    如果对方是奏太,达也大概会直接把人踢飞吧。

    不过对手是琴鸣,他就无法乾脆地出手了。

    会这样并不是因为他内心突然产生要怜惜女性的想法。达也担心要是用这样的力道冲过去,可能会踢死身材纤细的琴鸣。

    达也在著地的同时朝琴鸣脖子伸手,利用尚未散去的冲劲一口气压制住她。

    达也以不让瞬间被击倒的琴鸣受伤的谨慎动作,让她躺到路面上。

    吃下达也一记正拳的奏太终于恢复到能行动的状态时,目睹了姊姊被达也掐住脖子按在路面的模样。

    「放开姊姊!」

    插图008

    奏太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CAD,朝达也施展声子迈射。

    即使是达也,中了这个魔法也无法免于受创。不对,即使不到克人或水波的水准,只要是高阶魔法师或许都能以护壁魔法挡下,但要是来不及架设护壁就被打中,对于达也以外的人来说将是足以致命的攻击。

    但这道声子射线在中途就遭到消除。

    其实是魔法式在发动的下一瞬间就被分解,使同调波瞬间断绝,才会感觉像中途消失。声子迈射基本上有命中达也,但是照射时间太短,甚至没能烧焦衣服。

    「为什么?」

    奏太无法相信自己擅长的魔法一反自己所想地消失,重新发动声子迈射。

    两次,三次,四次。

    但他的魔法每次都被达也消除,没有再显现过第二次。

    达也再度跳跃。

    这次是跳向奏太。

    但达也的身体在空中被压缩空气产生的爆炸命中,使他遭到击坠。

    「哥哥!」

    达也大概是听到了深雪的呼叫,在被震飞之后立刻站起身子。

    「胜成表哥,这是怎么回事!」

    深雪才放心没多久,就厉声批判胜成。

    因为刚才的压缩空气弹是胜成制造的。

    胜成没回答深雪的质询,再度制作压缩空气弹。

    空气弹产生的速度快到达也来不及消除。因为这是四叶家下任当家候选人──新发田胜成擅长的魔法。

    胜成擅长的魔法是「密度操作」。这是聚合系魔法的基础魔法,不过正因为是基本技巧,所以适用范围也很广。这种魔法可以直接操作气体、液体、固体等所有物质的密度。

    例如只要降低固体局部的密度,该处就会产生洞。刚才的雪崩就是藉由操作雪的分布密度来连续制作雪量减少的点引发的。

    操作液体密度,就能制造出高压液流,也能让液流违抗重力逆流而上。

    而操作气体密度,就能制造出真空吸引器般的气流,或是利用释放压缩空气产生暴风。

    胜成擅长「普通」的魔法,不像四叶魔法师的风格。不过,他的魔法可以应付的状况非常广泛,而且发动速度快,同时发动的数量又多,事象改写的规模也大,就「一般来说」是很优秀的魔法师。

    达也一发现来不及消除魔法式,就将分解目标改为「造成空气密度差异的动态构造」。一种干涉力试图打造空气密度高的区域。

    另一种干涉力试图分解造成空气密度差异的动态构造。

    ──两种干涉力相互抗衡。

    结果造成胜成的魔法没有成功发动。

    「什么!」

    奏太从喉中吐出惊愕的叫喊。

    胜成和堤姊弟间的差异,就在于他不会因为擅长的魔法被挡下就停手。

    如今胜成完全加入战局,著手发动下一个攻击达也的魔法。

    不过,突然在局部产生的强烈上升气流阻止了他的行动。

    这股气流不足以让身体上浮。而那道气流本身并非藉由魔法产生的。

    以胜成为中心产生的上升气流,是在上空发动的魔法使然。

    胜成正上方出现了气旋,而吸入的风受到突然减压而冷却下来的稀薄空气影响,内含的水分逐渐凝结成细小冰粒。

    减压的原因,是占空气成分约八成的氢气同时大量液化。

    深雪在胜成的干涉力无法触及的高度发动「冰雾神域」。

    液化氢的雾和气旋结合,成长为被重力牵往地面的雨滴。

    雨雪从胜成头上洒落。

    降下的冰是水的结晶,但雨滴却是达到摄氏负两百度的液态氢。

    胜成架设反物质反射与真空膜两层护壁。

    液态氢气化造成的低温即使没有直接碰触,一个不小心也可能会威胁性命。

    胜成停止动作。

    达也做出三次跳跃。

    奏太以手枪造型CAD瞄准达也,却跟不上三度在空中利用蹬步改变方向的达也。

    奏太的下场和姊姊琴鸣不同,是被达也的跳踢毫不留情地踢飞出去。

    「哥哥,您还好吗?」

    达也俯视倒在路面上的琴鸣与奏太,深雪则跑到他的身边。

    ──但胜成没有发动攻击。

    「有没有受伤?」

    深雪担心著达也被胜成第一颗压缩空气弹击坠时受到的伤害。

    「我没事。没有伤到必须『回溯』的程度。」

    达也露出微笑表示自己平安无事。

    「太好了……」

    达也面前的深雪深深松了口气。

    水波来到达也身旁,并向他递出方巾。

    「达也大人,请用。」

    「喔,谢谢。」

    深雪投以犀利的目光,但是对象不是水波或白色方巾,而是胜成。

    「胜成表哥,我再问一次。您刚才介入战斗,究竟是什么意思?」

    胜成还没回答,来到深雪旁边的夕歌就跟著批判。

    「胜成表哥,你刚才那是卑劣的暗算行为。你不只违背只让达也表弟和琴鸣小姐、奏太先生三人对决的诺言,还做出暗算这种不知羞耻的行为,希望你可以解释这么做的理由。」

    不知为何,达也打断了深雪与夕歌的质询。

    「深雪,还有夕歌表姊,可以改天再讲这件事吗?」

    「为什么?」

    如此询问达也的是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胜成。

    「要是扔著他们两人不管,会留下后遗症喔。」

    达也的回答,正是胜成现在担心的事。

    「考量到现代医学与魔法治疗的水准,他们应该不会终生残障,但我觉得至少还是立刻做一下急救比较好。」

    达也不等胜成回应,就转身看向深雪。

    「我们先赶路吧。」

    深雪默默点头。对于哥哥这番话,她不只没有想反驳的意思,甚至没有丝毫不满。

    达也将擦过脸的方巾交给水波。水波谨慎地收下,随后把方巾简单摺好拿在手上。

    达也看向夕歌。

    「夕歌表姊,可以请您开车吗?」

    夕歌和深雪不同,她不满地雏起眉头说:

    「达也表弟愿意就这样放过他们吗?」

    夕歌看著胜成这么问。

    胜成正面露拚命神情以魔法治疗琴鸣与奏太。即使不是两人同时而是轮流治疗,也是连医疗型魔法师都难以做到的高阶技术。此外,从他没有因为私情就只先救琴鸣这一点来看,应该可以说他是个好上司吧。

    但夕歌就算看到这一幕,心屮对于胜成在刚才「决斗」时做出那种行为的负面印象也是丝毫未减。

    「就算您问我愿不愿意……创到底,我根本没理由责备他。」

    达也的回应令夕歌相当意外。

    「咦?但你不是被他偷袭吗?」

    「那是因为,他的『工作』是阻止深雪继续前进。我原本还觉得他们三人很可能一开始就联手攻击。」

    夕歌傻眼地望者以平淡语气道出这段话的达也。

    「所以你才会一开始就先将琴鸣小姐拋向胜成表哥那边吗?」

    达也没回答夕歌这个听来像足责备的问题。

    「而且,我的目的是让深雪顺利出席元旦集会。考量到还要做些准备,我们不是只要今天之内抵达就好。我想尽早前往本家。」

    「原来如此……只要胜成表哥没有继续阻挠我们,其他的事情就不重要是吗?」

    夕歌再度观察胜成。他似乎已经对琴鸣做好了急救,现在琴鸣已经恢复意识,而且虽然还无法站起身,也可以坐起上半身了。她原本就只是昏迷,没有外伤,只需要担心她会不会太久才清醒就好。目前胜成正蹲在奏太旁边进行治疗。

    「知道了。既然你愿意放过他们,我『现在』就不会把这件事视为问题。我们走吧。」

    四人搭上车后,夕歌便发动了车子。

    车子行经在路上继续治疗的胜成身边时,胜成也没看达也他们一眼。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